E8中文网 > 寥寥灯影 > 爬山

  第七章
  三个人为了某种仪式感,都坐在客厅里一会儿说说话,一会儿又做点自己的事情,硬生生都熬到了十二点。
  孟言走到厨房拿了几罐啤酒出来,一人手上发一瓶,大家心照不宣碰到一起:“新年快乐!干杯!!”
  林升感慨:“时间过得可真快,又是一年了。”
  丁逸问孟言:“姐夫这几天都还在外地不回来吗?”
  孟言一提到张少辰脸上抑制不住的甜蜜:“回来了,他们去考察的公司元旦也是要放假的呀,他说明天一起去玩,你们也一起呗。”
  丁逸当下就以自己要去公司为由否决了。
  林升喝了一大口啤酒:“要不我叫上沈向洲一起?咱们好久都没doubledate了,“她决心扬眉吐气一次:”我不想再当你们的电灯泡了。”
  孟言不置可否,林升拿起手机就准备打电话,按了两下又放下了:“他现在肯定睡了,反正他早上起来得早,我明天再问他也是一样的。”
  第二天电话里沈向洲果然没什么兴趣:“我就不去了吧,你们都是几个年轻人,玩得也开些。”
  林升不乐意:“你之前不是说这几天都没安排的吗,我们也不是年轻人了好吗,都是被生活折磨的疲惫成年人,现在也不可能像以前读书那会儿玩得那么嗨了。”
  沈向洲想起昨晚的事也觉得有些对不住林升就答应了。
  一行四个人上午九点就到了岐黄山山脚,张少辰出差时间多,跟孟言两个人一碰头就粘上了,两人时不时就抱一下亲一下,要么就旁若无人地贴在一起说话。林升也想去粘沈向洲,拉拉手还好,林升一要进行更亲密举动的时候沈向洲就有些不自在了。
  他轻轻推开林升,咳嗽了两声:“我们往上走吧,争取中午的时候走到山顶,正好在日出山庄吃午饭。”
  林升也不知道沈向洲到底在急什么,她好几次想停下来休息一下吃点东西沈向洲都在旁边催,她真的很想告诉他我们是来的不是特地上去吃饭的。可她一点也不想和沈向洲吵架,在石头上坐了几秒就站起来,两人几乎是一言不发走上了山顶。
  到了之后孟言和张少辰当然还没到,山顶上除了饭店,还有一大片露天的座位,不少人都坐在那里看风景、拍照、吃东西。
  林升走到旁边的小卖店去买了两杯酸奶,走过来递给沈向洲一个就坐在靠边的位置上,扭过头去看山下。
  林升爬上山微微有些出汗,脸上也红扑扑的,冬日里的阳光照在脸上显得皮肤越发透亮雪白,她头发别在耳后,被风吹起几缕的碎发还留在脸旁,沈向洲看着她背后层峦叠嶂的山峰,又看看她,觉得真像是一幅画般。
  他见林升一直不说话,也发觉自己之前态度是有些不好,便想上去搭话。
  他主动走过去挨着林升坐:“怎么了?是不是累了?”
  林升一直看向围栏外面,头也没回:“嗯,一直不停地走当然累了。”
  沈向洲不知道该说什么了,又是一阵沉默。林升虽然看着孤僻,可面对熟悉的人一向是古灵精怪,以前两人在一起的时候都是林升叽叽喳喳找话题,好像沈向洲回不回应,或是听与不听她都不是很在意。
  可今天她突然不这么做了,沈向洲顿了顿:“那我们先进去点菜吧,一会儿孟言他们上来了直接就能吃。”
  林升点点头说好。
  沈向洲斟酌半天,最后点了八个菜,还不忘嘱咐服务员上菜快点。
  ”你下午还有事吗?“林升问道。
  沈向洲愣了一下,”没事啊,“他反应过来后笑道:”我跟你说,这种旅游景区的饭店你不催他他上菜会很慢的,你也赶紧打电话给孟言,让他们快点儿。“
  林升打完电话又等了一会儿孟言和张少辰才到,两人脸上还有着没来得及收敛的笑意,一坐上桌子林升觉得气氛总算是活络些了。
  他们在桌上聊一些以前大学时候的趣事,孟言和张少辰是大学同班同学,跟林升也是一届的,提起学校现在又扩建了,还把之前的操场重新装修了,几个人都是一阵痛心疾首,大呼果然永远也摆脱不了一毕业学校就装修的定律。孟言还在一边叽里呱啦地说学校里面哪儿哪儿又不一样了,林升偷偷去看沈向洲,怕自己冷落了他。
  她故作不经意地提起象芜最近新引进的生鲜板块销量很好,张少辰马上激烈加入讨论,说现在最受欢迎的融资率最高的就是这些科技公司了。
  孟言也感叹现在真是科技改变生活。
  林升笑道:”多亏了我们这些懒人,科技才能发展得这么快,是吧?“
  她转过头去看沈向洲,她怕在座的都是自己熟悉的人,如果连她也不同他说话他会尴尬。
  可即使是说到了大家都能聊的话题他也还是不说话,一副很忙的样子一直低头看手机。
  还好菜很快上来了,沈向洲也放下手机给大家盛饭,张少辰对沈向洲这种事业有成的前辈莫名地就有种恭敬感,两手接过饭还郑重地说了声谢谢。
  林升和孟言笑成一团,孟言打趣他:“都见过多少次了?你还这么拘谨。”
  张少辰尴尬地笑笑:“知名企业家嘛,崇拜也是很正常的。”
  沈向洲也不想摆架子,笑了笑招呼大家:“来来来,快吃菜。”
  说完就往林升碗里夹了一筷子的苦瓜。
  几乎在筷子落下的一刻,世界就安静了。
  沈向洲感觉到了气氛不对,迷茫地看向林升,孟言艰难提醒:“林升是不吃苦瓜的,她这辈子最讨厌吃的就是苦瓜。”
  沈向洲有点尴尬,故作轻松地给自己圆场:“她不吃的东西太多了,哪能这么挑食,就是得什么菜都吃才能身体好。”
  林升骑虎难下,硬着头皮挑了一块尝了尝只觉得味觉都受不了了,她飞快吐出来,趁沈向洲没注意把碗里其它的苦瓜也飞快扔到地上的垃圾桶里面。
  吃完饭孟言提议打麻将,正好四个人,一拍即合就坐在了外面院子里开始厮杀。
  林升水平最差,一直输不停,打着打着就开始犯困。
  几个人又慢慢悠悠下山,沈向洲打电话把司机叫过来,先把林升孟言和张少辰先送回家,下车的时候林升飞快地凑上去亲了沈向洲一下,沈向洲见孟言在旁边似笑非笑的脸上有些挂不住,转过头去不看她。
  林升又戳了戳他手臂:“我走了啊。”她说完就打开车门,站在路边隔着窗户看着沈向洲,似是在等他告别。
  沈向洲冲她挥了挥手,然后对司机说:“走吧。”
  孟言和张少辰去超市买了一大堆菜,晚上准备自己做饭。
  假期的主要工作就是操心三顿饭怎么吃。
  林升走到厨房给孟言打下手,孟言一边切菜一边说:“沈向洲怎么从来都不来我们家啊?”
  林升正在旁边洗菜,她说:”可能是觉得跟我们小屁孩在一起不自在吧,他毕竟是个大人了。“
  这话说完她自己都觉得有些好笑,孟言也忍不住吐槽:”说真的,都毕业两三年了,我至今都还没完全把自己当成大人。“
  林升笑个不停:”你还记不记得我小时候特别喜欢吃汉堡薯条?可是当时我们身边的大人都不喜欢吃,我就一直以为变成大人了就会自动不喜欢吃这些东西,可我现在都25了,我还是特别喜欢吃那些垃圾食品,我觉得我可能会喜欢吃一辈子,但是反过来想那是不是就证明我还没变成大人。还有,我以前上学那会儿特别爱睡懒觉,可是我观察了身边的大人,他们都是不睡懒觉的,而且觉特别少,所以我就想肯定是存在着这样一个年龄,过了这个年龄人就自动不爱睡觉了,我现在就一直在等这个年龄的到来你知道吗?”
  孟言乐得不行:”你别给你自己睡觉找借口了行吗?要是这个年龄一直不来怎么办。“
  林升做出思考状:”那也不太可能啊,不然你看哪个人一大把年纪还天天睡懒觉的?“
  孟言笑的刀都拿不稳了:“那你就等到七老八十的时候再去奋发图强吧。”
  林升是不会做饭的,所以看着孟言最后噼里啪啦端出几个菜,心里很佩服的。
  “以后离了你我可怎么办啊……”她看向张少辰:”你找着我们家孟言可真是赚翻了。“
  张少辰疯狂点头,又对林升说:”我跟你那个男朋友在一块儿老有点不自在,中午都没吃饱。“
  孟言一开始对林升和沈向洲的事情是很欣慰的,颇有种小女孩终于追到男神的畅快感,可在一起久了之后她就越来越觉得不像那么回事儿了,有陈芜这个定时炸弹不说,沈向洲的态度也有些微妙。她明里暗里提过好几次林升都给挡回去了,最后的结论都是:沈向洲是个成熟男人了,也有过一次失败的婚姻,谈起恋爱来当然不可能像二十多岁一样激情四射了。
  孟言见林升是一头扎进去不管不顾的,久而久之也就不说了。
  听见有同盟,她又忍不住阴阳怪气说了一句:”他一直自诩成功人士,当然不屑于跟我们在一块了。“
  ”他没有!“林升果然急了,筷子一丢就想护犊子。
  孟言一看她这架势心中也有些后悔,抬起头摆手:”我不说了,对不起。“
  她顿了顿又说:”我就是希望你好,我想你过得好,过得开心。“
  林升见她一本正经的样子,噗嗤一声就笑出来了:”我知道,你放心吧,我的事我自己心里有数的,我可是个享乐主义者,会做对自己好的事情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