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8中文网 > 寥寥灯影 > 缘分

  第五章
  丁逸就职的青岩科技离林升和孟言上班的写字楼不远,林升打开手机一看定位就离了一公里。
  两人下了班一合计就决定走路过去,可真没想到这一千米米走得是七拐八绕,林升留意着导航一边心想在这上了快三年班竟都没发现这后头还有一条小巷子。
  好不容易找到那栋破楼,孟言也愣了:“看似光鲜亮丽的金融街原来背后居然还有这么几栋破房子的呀。”
  林升苦笑:“这也算是柳暗花明又一村了。”
  这栋楼只有四层,虽然楼层低可横切面积还是挺大的,整体建筑特别像一座废弃的厂房,青白色的墙面上挂着几块要掉不掉的墙皮,外墙窗户边上错落挂着几块歪七八扭的公司招牌,估计这里头的公司都是看上了这地段,却又没钱去租一条巷子外的那几栋高档写字楼就都挤在这儿了。
  楼道里墙面上几条裂缝触目惊心,林升上楼梯上得飞快,生怕天花板突然就掉下来一块,她高跟鞋走得咔咔响,声音大得像是整栋楼都听得见,她又不自觉放轻了脚步,致使整个人的动作都变得诡异了起来。
  四层楼走得如履薄冰,好不容易上了四楼,进去一看还有一个长长的过道,一侧是房间,另一侧对着院子里一颗歪脖子树,设计很像学校里的教学楼。
  靠近楼梯的一间大屋子是打通了的,里面应该是之前开过公司后来搬走了现在还没租出去,桌子椅子胡乱堆放着,上面的灰尘看着能有几厘米厚,靠近过道的窗框子上空荡荡的连个完整的玻璃窗也没有,一片衰败。
  再往里走另一间大屋子就是青岩科技了,兴许是有了前一间屋子的强烈对比,林升和孟言站在门口交换了一下眼神,一致觉得干净整洁,里面的气氛也是热火朝天,看着挺像那么回事儿。
  公司没有单独隔开的办公室,整个空间一目了然,丁逸立刻发现了她们两人迎了出来。
  丁逸第一天上班的节奏相当快,丁逸来上班才发现整个公司包括他一共就五个人。除他以外程序员就是闫恒、何青泽两个,他们三个除了编程、开发项目,工作内容还包括了策划、测试、技术、运营。还有一个听说也是何青泽好说歹说请来的美术总监杨成曦,虽然名号是个总监,但其实美术部门也就他一个人,也是原画、UI、3D、建模都他一个人包了。还有一个负责财务、打杂以及后勤的魏子川。
  丁逸还没来得及认识这几个人就被火速拉进了房间深处,在一个小圆桌坐下开始开会,会议内容直切主题,直接就发下来一份策划里面详细介绍了准备开发的一款游戏app,他们只给了丁逸十分钟的时间消化文件,丁逸还没来得及发出惊叹,何青泽就开始打开投影仪发言了,他讲话速度极快,条理清晰,句句都是重点,跟闫恒两个人你一言我一语,丁逸觉得有些跟不上节奏,他集中起所有精力,上一句话赶紧领会努力刻在脑子里下一句话就又来了。
  何青泽做事风风火火,半小时就开完会,给丁逸布置完任务最后还不忘关切几句,用怀柔政策画大饼,将丁逸从专业实力和人文关怀两方面都收拾得服服帖帖。
  一回到座位上,刚刚来不及合上的嘴巴又张大了,他终于明白家里条件不错的何青泽到底是把大头的钱花哪儿了,这电脑这配置……一打开速度流畅清晰,显卡、引擎、CPU、内存条统统都是最顶级的。
  丁逸显然还没从这一天的高强度高节奏生活里回过神来,他正晕乎着,突然听见林升一声惊呼:”是你啊!“
  整栋楼的装修风格都是大平层,这间办公室也是又大又通敞,林升几乎是一眼就看到了坐在最里面的何青泽。他身量欣长,坐在电脑前也能几乎露出整颗脑袋。
  林升觉得这世界真小,看着何青泽的目光就带着些亲切了。”没想到我弟弟的老板就是你,还真有缘。“
  何青泽也觉得挺巧,但他心中还有别的考量。
  他本就刚刚回国,对业内规则以及人脉统统都是两眼一抹黑,他急于招兵买马培养自己的心腹班子,所以不想放过任何潜在机会。
  因此,何青泽表现得很热情,笑吟吟地走过来:”你们是丁逸的姐姐?他是个不错的孩子,努力上进,业务能力也过硬。“
  孟言在旁边默默打量何青泽,他穿着休闲,衬衣外套,下身是一条黑色休闲裤,宽肩窄腰,气质不凡,五官瘦削分明,鼻梁挺拔。乍一看让孟言想到了以前学校里的那一类风云人物,看着朝气蓬勃,会来事儿,特别受女孩欢迎的那种。青春洋溢,颇具少年感的形象,唯独一双眼凌厉如锋,明亮如星,让人不敢长久与之对视。
  许是察觉到孟言打量的目光,何青泽微微侧身:”来,带你们参观一下公司,当时比较匆忙,就找了家装修好了的房子。“
  他笑容和煦,语调轻快,一边往里走一边巴拉巴拉开始介绍,介绍自己也介绍公司。
  孟言逐渐目瞪口呆,一方面是对他的履历和口才,更重要的一方面是觉得这人脸皮也忒厚了,夸起自己来能说半小时不带重样的,还能说得脸不红心不跳。
  林升也对着何青泽发出了由衷的赞叹:”有没有人说过你很适合去当传销头子。“
  何青泽哈哈大笑,丁逸在旁边咳嗽两声,偷偷拉林升的衣服:”姐,你别乱说。“
  门口穿来一声巨响,魏子川提着几个大塑料口袋哐当一下踢开门,累得哼哧哼哧:”我去,送外卖的小哥竟然找不到这地方,还得本少爷亲自下去拿,找他都找了二十分钟。“
  刚把袋子一放,转头看见林升,眼神一下亮了:”咦,你不是那天请青哥吃烧烤的……“
  魏子川还在作努力回忆状,林升说:“对,我是。”
  在何青泽的一再盛情挽留之下,林升和孟言还是以太晚公交车就要收车为由拒绝了与他们一起吃饭。
  刚走上工作岗位的丁逸干劲十足,元气满满:“我还得加班,你们别等我了。“
  一走出大楼,孟言就忍不住八卦开了:”你看那眼神,冒着精光呀,现在的小年轻可真厉害,一开始跟我说刚毕业我都不信,刚从学校出来能有这气度?说话做事游刃有余,我们刚毕业那会儿可没这份圆滑世故。“
  林升笑道:“我也没想到是个话痨,跟小丁说的冷面学霸完全不符。”
  林升包里的手机嗡嗡作响,她拿出来一看是沈向洲,连忙接起。
  ”林升,你在哪?“
  林升边走边说:”就在我们上班的写字楼附近,我们来看丁逸工作的地方。“
  ”他找到工作了?帮我恭喜他,下回有空我请他吃饭。“沈向洲身边似乎很安静,一点儿不像林升这边喧嚣,他又继续道:”对了,你明天不是放元旦节吗?来跟我们一起钓鱼,我一早来接你。“
  沈向洲语气不容置喙,似是只是通知林升一声,林升看着眼前马路来往的车辆,声音闷闷的:“还有谁啊?”
  “就是王总他们几个,你之前见过的,明天早上早点来接你,你记得定闹钟早起。”说完不等林升回答又自顾自地说:“明天见。”
  林升她们一走何青泽站在电脑点了根烟,问丁逸:“你那两个姐姐是做什么的呀?”
  丁逸正吃着东西,说话声音含含糊糊:“升姐是数据分析师,在象芜上班。还有我言姐,也是荣大的高材生,现在在东远审计工作。”
  丁逸说起自己姐姐语气难免透着些自豪,何青泽眯了眯眼,有意想套他的话,故意问:“看不出来呀,你升姐看着懒懒散散的,没想到也是IT民工。”
  丁逸果然上钩,一听他这语气心里老大不乐意了:“升姐平时看着随性洒脱,做什么都懒洋洋的,可她做正事的时候就不一样了,无论是学习还是工作,一旦进入状态可认真勤奋了。她大学虽然学的方向是计算机,但是她当年数学和统计这两门课成绩都特别好,看不出来吧?”
  何青泽弹了弹烟灰,没说话。
  丁逸像倒竹筒豆子一样就说开了:“升姐和言姐当初高考可都是我们康城市里的前几名,升姐从小就特别臭美,所以看着可能不太像个好成绩。”他说着说着像是想起了什么好笑的事情一样,看着何青泽兴致勃勃地说:“你知道吗,以前升姐和言姐读大学的时候他们几个班一起组织了去隔壁市一个古镇旅游,我当时正好高考完也跟着去了。你能想象得到吗?就去三天,我们所有人都是轻装上阵就背了一个小包里面一两件换洗衣服,可就升姐拖了一个大箱子,别人还以为她要出门一个月呢。里面全装着化妆品,还有什么好几个美发工具,她连吹风都自己带了,她还睡不惯酒店的床,床单被套枕头全都自己带上。”丁逸笑嘻嘻地说:“从那以后,升姐就多了一个外号叫豌豆公主,一直到现在她那些大学同学还这么叫她呢。”
  何青泽本意只是想打听业务能力,求职的人不胜枚举,一个个面试他实在分身乏术,若是能找到有能力的人收入麾下那是再好不过的,只不过在他的旁敲侧击下丁逸这个二愣子居然开始聊起了生活趣事,他也只能耐着性子继续听着。
  何青泽跟丁逸聊了半天,刚回到自己座位就对上了魏子川颇有深意的眼神:“怎的?看上了?你这才旷了几天呀,就寂寞难耐了。”
  何青泽压低声音:“说什么呢,她根本不是我喜欢的类型。我就是看了丁逸的简历上写他是孤儿院长大的,有点儿好奇。”
  魏子川一想林升也确实跟何青泽一贯的交往对象风格不同,林升五官清秀气质淡雅,说话声音温温柔柔,是个娇滴滴的人,这种类型虽然也深受不少直男喜欢但却不是时下流行的长相,更不是何青泽喜欢的。他过去交往过的那都是清一色的五官大开大合的明艳路线,妖艳奔放,身材火辣,妆化得一个比一个浓。
  “那你难不成是想把她挖过来?”
  何青泽说:“我是还想招人,但也不急,再说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