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8中文网 > 皇后的肆意生活 > 第129章 大胃王

第129章 大胃王


  “哥、哥哥哥。”这时候一旁被忽略的章和风突然鬼叫了起来,“哥,她杀了我的马,你要帮我的二宝报仇。”
  章和弦一听这话,似乎这才刚刚发现一旁已经死了的马,看着被章和风指着的君易,突然一笑,“小易,你又杀了我一匹马,这个怎么算?”
  “又?”章和风一听这话给怒了,好啊,这疯女人竟然已经杀过她们章家一匹马了,真当他们章家人好欺负不是,章和风撸起袖子,往君易走去。
  章和弦一掌把自己的弟弟拍飞,一边往君易走去一边道,“这次,你可不能再逃了。”
  夏子珩挥剑,被章和弦身边跟着的人拦下,君易转身,赫然看到的便是在观音庙被她杀了的那群人的头头,君易皱眉,“你没死?”
  “让君小姐失望了。”男子阴翳着一双眼扫过君易,眼底闪过恶毒,转瞬即逝。
  “不可能。”君易看着男子就要上前,她当时明明是用银针了结了这个男子的。
  “小易。”章和弦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走到了君易的身边,伸手揽住了她的胳膊,“再次见到我,你不开心吗?”
  “和弦。”君易唤了一声。
  章和弦将食指放在君易的嘴边,轻声“嘘”道,“乖,我喜欢听你唤我阿弦。”
  夏子珩手起刀落,轻松地扣掉了侍卫男子的剑,男子飞身一脚踢了过去,眼看着夏子珩躲避不急,君易双眼一眯,狠狠地踢在了他的身上。
  男子翻身而起就要反抗,被章和弦叫住,“黑风。”
  黑风停下,阴邪的眼神落在君易的脸上,退到了章和弦的身后。
  “小易,有时间吗?”君易说,“我有话想对你说。”
  君易盯着黑风,不说话,夏子珩警惕地看着章和弦。
  “黑风,你先带二少爷回去。”章和弦说。
  刚刚跑上前来的章和风不愿意,“哥,我不回去,我要让这个女人付出……”
  话,未说完,章和风被章和弦的眼神给吓到了,低首垂眉,“我知道了。”
  一直到章和风和黑风消失在视线中,君易才看向章和弦。
  也不知道是不是商人天生一副笑脸,章和弦此刻一张脸笑得极其温柔,看着君易的眼神几乎快要滴出水来。
  “小易?”
  君易抬头看了看,指了指五百米外的一家酒店,“听说那家饭菜不错,我们去那。”
  章和弦连声应好,君易的习惯他再清楚不过了,不管什么时候,她唯一不会委屈的便是自己的肚子。
  “我有事问他。”君易靠近夏子珩,说,“你将琳琅带回去交给夏安歌,让他看着人,我一会就回去。”
  “你……”
  夏子珩显然是拦不住君易的,更何况现在他的身份也没有拦的资格,只能看着君易跟夏子珩进了酒楼,确定了他们的位置,夏子珩将武侯琳琅飞快地扛回来江府,将人扔给夏安歌,看着站在一旁的厉风,“跟我走。”
  夏安歌甚至没来得及说出一句话,就看着厉风和夏子珩消失在眼前。
  江陌这时候跨进了门,“世子,你找我?”
  夏安歌囧,这不是厉风来了吗,心说让他去看看雅儿,谁知道夏安歌突然出现将人给带走了,此时江陌来了,他该怎么说?
  江陌倒是没注意道夏安歌的紧张,看了眼地上的人,江陌双眼一挑,“琳琅?”
  武侯琳琅的面纱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散开,此时一张脸完整地暴露在两人面前,夏安歌之前急着找借口没反应过来,这时候听见江陌的声音这才看到武侯琳琅,顿时站了起来,“武侯琳琅?”
  两人话出口,面面相觑,突然夏安歌就问,“你认识武侯府的小姐?”
  豫州第一富商怎么会和武侯府有联系,这是想要干什么?
  江陌看着地上的武侯琳琅,“世子,我们是不是先找一个大夫来看看?”
  这边,夏子珩带着厉风刚刚赶到,就看见章和弦站在君易的身后,身子微弯,手放在君易的肩膀上,低着头嘴巴往君易的额头上过去。
  夏子珩甚至来不及思考,直接一剑过去,生生地制止了章和弦的动作,剑面直接与他的下巴相碰。
  君易睁开眼睛,就看见夏子珩站在自己的面前,揉了揉脑袋,“我怎么感觉头有点晕啊?”
  章和弦在三人的注视下脸不红心不跳地离开君易,坐到一旁的凳上,不慌不忙地为自己倒了一杯茶,浅酌了一口,“应该是这里的香薰味太重了,一时不适应。”
  君易哦了一声,倒是没有质疑的意思,看着夏子珩道,“怎么这么快就来了啊?人没事了吗?”
  夏子珩摇头,“没事了。”
  君易点头,看了眼跟在他身后的厉风,没有多问,倒是看着夏和弦道,“你还没回答我问题呢?黑风是谁救的?”
  “小易,你确定要谈这件事吗?”章和弦温和地问道,“你将我的人杀了个遍,好不容易有一个生还的,当着我的面可惜他没有死,这是不是有点不近人情?”
  君易倒是无所谓他的责问,“你知道的,我想杀一个人不可能还让他有活着的可能,黑风明明被我杀死了现在看着不仅没事,反而武功还精进了。
  这是大难不死必有后福,还是、死而复生?”
  章和弦拿茶杯的手微微晃了一下,除了杯里的茶水有些许的震荡,外面几乎看不出有任何的不妥,甚至接话的时间都隔得刚刚好。
  “死而复生?”章和弦失笑,宠溺地看着君易,一脸的包容她的无理取闹,“小易,一段时间不见,你似乎变可爱了。”
  “我一直很可爱。”见章和弦不说,君易也不问,嘿嘿傻笑道,“看来你眼神还是一如既往地不行。”
  “客官,菜来了。”
  掌柜的带着小二来上菜,不一会的功夫满满的一桌子上面摆的全是肉,对于房间里多出来的两个人掌柜的只当自己没看到,麻溜儿地上完菜带着人退了下去,将空间留给两人。
  “都是你喜欢的,我没记错吧?”章和弦夹了一块红烧肉到君易的碗里,笑道,“我眼神不行,记性还是不错的。”
  红烧肉、麻辣猪蹄、粉蒸排骨、清蒸鱼、焦香大膀子、酸辣鸭掌……
  君易挑眉,确实都是她喜欢的。
  “你请客?”君易还是确认了一遍,她身上可没钱了。
  “当然。”
  君易拿起筷子,直接夹住了一个猪蹄,“那我可不客气了。”
  在三人的注视下,君易开始了今天的“大餐。”
  半个时辰不到的时间,一桌的菜被君易给吃了个精光,除了猪蹄还剩了一些汤,其余的连辣椒都没有了,眼看着君易就要将汤往自己嘴里倒,被章和弦急忙拦下,即便已经见识过一次君易在吃方面的恐怖,再次看见还是忍不住打嗝。
  他和君易两个人,算上素菜一共九个菜,还不算那满满的一碗米饭,他从头到尾就吃了一个鸭掌和一块红烧肉,剩下的全是君易一个人搞定。
  章和弦将视线投向君易的肚子,那么小的肚子吃那么多,她是怎么装下的?
  君易摸摸肚子,不喝汤就不喝吧,正好留着肚子一会吃甜食。
  虽然这次是吃的多了点,但葵水来了之后,武功进步了,现在看来胃口也变大了。
  这样以来,钱会花的更快了。
  “哎。”
  君易忍不住叹了口气。
  “你、还没饱?”
  章和弦还好,再怎么惊悚这也是第二次见到了,虽然这次比上一次君易给他的视觉冲击更大,但好歹经历过一次,有了承受力。
  可是夏子珩和厉风就不是了。
  从君易开始吃第一个猪蹄开始,夏子珩就处于呆滞状态。
  他跟在君易身边的时间也不断了,也见过很多次君易吃东西,知道她胃口大,但这么恐怖倒真是他第一次见。
  至于厉风……原谅他没见过世面,对于医者来说,良好的饮食习惯是极为重要的,君易这种胡吃海喝的模式,简直就是在拿自己的身体作死。
  对于这种事,他这个学医的该怎么办?
  厉风抽搐着嘴角移开视线:撑死算了,反正太子爷也不想要这个太子妃。
  夏子珩对君易的厌恶有多深,他们几个是再清楚不过了。
  “饱了。”君易摆摆手,“那行,今天谢谢你了,我们有缘再见。”
  “吃完就走?”章和弦说,“这未免也太无情了吧?”
  “那啥,你还记得刚刚躺地上的那人吗?那是我妹妹。”君易说,“她受伤了,我得去看看。”
  “妹妹?”章和弦问,“你一个孤儿,无父无母的,什么时候有妹妹了?”
  君易就笑,“你人都找到这里来了,我有没有妹妹你还不清楚?”
  章和弦还要说话,被君易打断,“哦,对了,除非你想告诉我黑风的事,不然我们还是不要见面的好。”
  “你可是杀了我两匹马,就想这么溜了?”章和弦说,“不准备赔偿我的?”
  “喂喂喂,那可不是我的错,我是想要救人的,这大白天的你们两兄弟任由马在闹市乱窜,这不是存心的吗?”本来还想着自己需要赔偿的君易,在见到章和弦之后就彻底打消了这个念头,她现在甚至怀疑章和弦是故意让章和风做的这件事,就想拦下她。
  想到这,君易猛地一愣,“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