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8中文网 > 释怨——谋而后行 > 三百六十六 没想到的重要

三百六十六 没想到的重要


  赵昊彦攻下晋西以后,因为石晋堂当年在赵家被灭族之后的背信弃义,赵昊彦将石晋堂夫妇抓到赵家宗祠下跪谢罪。王后赵氏在知道儿子死后,就再无生的念头,何况她更加愧对赵家的人,所以在赵家宗祠里撞柱而死。石晋堂想到晋国己灭,妻儿相继死去,自觉再无颜面对石家的祖宗,也在赵家宗祠经死谢罪。
  赵昊彦着急想将赵家寄放在北武的赵氏族魂迎回赵郡,并未在晋西有过多的停留,留了赵大鹏守在赵郡,便回了北武。途经西凉国时,西凉国主张峻主动恭迎称臣。自此北地,除了燕北、成国结盟,两国还有王之外,其他诸国均灭,再无称王之主。
  四月,在姜仲景的帮助下,仍然借助姜筱璕身上的那枚血玉,赵家的人将赵氏冤魂从北武迁回了晋西赵郡。在赵郡安置冤魂时,因为姜仲景年迈,已不能爬山涉水的远途劳累,姜旭南尚幼,姜仲景终是将姜氏的安魂之术传予了姜筱璕,由她随着赵家人一起去了晋西赵郡。
  北地一统之后,赵昊彦虽暂时未称王建都,却留书司马琰与司马承颐。按照以前的约定,将秦、赵、北武和成国都交给了司马琰叔侄,将自己的兵力全都带往西北一带的大凉国和晋西布置。
  既然已经统一了北地,赵昊彦认为是时候让司马琛知道赵家还有人活着的事实了。遂将赵家冤魂迎回赵郡的仪式办得极为隆重和声势浩大,直接向世人宣告,赵家还没有灭亡,他赵昊彦活着回来了。
  收到消息的司马琛在猛咳了几口鲜血之后,想着靖南的兵力薄弱,重新将杜宪淳派往交州守城,古清风专心守冀州。同时,为了加强靖南的防线,将西三营的卢慎林派往靖南,任三军的统帅。
  交州离晋西最近,听闻被自己下毒后,又射成刺猬一般的赵昊彦,硬是在箭拔出后,拖着混身是洞的身体活了下来。虽然缺了一条腿,仍然用了八年的时间卧薪尝胆,一统北地,将赵氏冤魂迎回晋西,杜宪淳哪里敢再回交州?
  但当杜宪淳想称病,托杜氏宗族的族长杜永靖为其说情时,杜永靖却以如今正是皇权即将要交接的重要时期为由,劝杜宪淳还是先握住兵权,暂时前往交州,待五皇子登上皇位后,自然会将他调回。并安慰他道:“赵昊彦虽然未死,也统一了北地,但却未必就立时敢来攻打大庆,否则八年的时间,为何都只在北地转悠?”
  杜宪淳无奈之下,怀着侥幸的心里,带兵重回交州。
  四月下旬,司马琛越发地觉得身体不行了,有时会突然地晕倒,人事不知。遂发了两道圣旨,以庆生为名,召回了还在隆安城外的三个儿子,在朱震庭手中侥幸活下来的司马长悦和司马长水,以及在武垣的司马承颐。
  另一道圣旨则是除武将守边之外,各地四品以上的官员均一同回隆安城。这道圣旨下来,朝官们都知道皇帝许是有重要的事要交待,不出意外,便是皇位交接的大事。
  尚在晋西的赵卓恒,以卓恒的名任着沧洲刺史,还代管着益州,自然也在此次回隆安城之列。当沧洲的传信传到晋西时,赵卓恒带着传信,找到了回到晋西的赵家人。
  赵昊彦看了传信后,沉吟了一会,最后抬起头来,说道:“去,是时候回隆安城看看了,三叔会多派些人保护好你,趁机将隆安城的情况好好打探清楚。”
  赵卓恒听着赵昊彦的这个回答,倒不意外,只拿眼瞅着一旁的姜筱璕,说道:“只怕去了,六月便不能赶回来了。”
  听了他这话,赵昊彦与姜筱璕都有些奇怪,姜筱璕更是直言问道:“六月?六月有什么重要的事需要赶回来吗?”
  赵卓恒没有立时回答,赵卓衡看一眼自己的这个堂弟,心中有一种说不出的落漠与悲凉感。六月,有一个重要的日子,自己和堂弟都等了八年了。遂说道:“想来卓恒是担心参加不了筱璕的及笄礼。”
  “哈……?”姜筱璕听了这话,笑道:“我还以为六月有什么重要的事呢!原来是个小生日,每年我不都是随随便便的就过了,算不得大事,正经事要紧。”
  怎知赵家三人的表情都极为严肃,只听赵卓恒说道:“女孩子的及笄礼哪能说不重要,倘若是你的母亲还在,不知道得多早就开始准备了。”
  赵昊彦听得赵卓恒这般说,有些惭愧地说道:“卓恒说得对,赵家没有管家的女眷,梓桐虽然成家了,却去了涿州郡。何况她还有两个孩子,如今又怀有身孕,没有多余的精力照顾到你,实是委屈了你。”
  姜筱璕以前是听过及笄是古时女孩子成年的标志,是女子极为重要的日子。可于她的心里,自己的灵魂早已经是三十多岁的人了,哪里想过要过人家十五岁的生日?遂说道:“不委屈、不委屈,舅父和两位表哥不用担心,有大姑姑在呢,大姑姑每年都记得筱璕的生日!”
  赵昊彦听了这话,转头对赵卓恒说道:“的确,筱璕还有她大姑在,应当早就在做准备了。时间不多,你这就从晋西直接去隆安城,我会安排人护送于你。待你走后,我们也会即刻启程,赶回武垣,帮筱璕准备及笄礼。”
  姜筱璕听得要为了自己的及笄礼赶回武垣,正想说不用这般着急。赵卓恒已经提前先开了口,说道:“三叔,筱璕这个生辰,在卓恒的心里很重要……”
  他话未说完,却见到赵昊彦用满含深意的眼睛看着赵卓恒说道:“你的意思三叔明白,这些年来,筱璕对于姜家、赵家都做了太多的事,无论是人品、才能、智慧,大家都看在眼里,是难得的好孩子。”
  说到这,赵昊彦又用同样满含深意的眼神看向姜筱璕,说道:“不知不觉,筱璕已经长成大姑娘了。三叔回去会立时寻世叔祖说,一定要将筱璕的及笄礼办得隆重。”转头又对赵卓恒安抚地说道:“你的心意,三叔会帮你向世叔祖转达,你放心去隆安城吧!”
  赵卓恒听了这话,眼睛直盯盯地看着赵昊彦,在赵昊彦隐隐的点头示意下,赵卓恒确定三叔是知道了自己的心意,不免有些羞红了脸,低下了头。朝赵昊彦一拱手,说道:“多谢三叔成全。”
  赵昊彦走过去拍了拍赵卓恒的肩,叹了一口气道:“是赵家亏了你们,好在你二嫂已经有了身孕,你也终于等到了今天。”
  赵卓衡情绪虽极为低落,却仍然走到赵卓恒的身边,说道:“此去隆安城,定然有许多的风险,你当小心再小心,争取早点回来。”
  赵卓恒转头看了一眼有些懵懂的姜筱璕,转头对赵卓衡躬身一礼说道:“多谢二哥成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