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8中文网 > 神级系统之商女重生 > 75.好好谈谈

75.好好谈谈


  但是庞翠那个性子怎么能让她如愿,她继续喋喋不休的说着,似乎是完全都没有注意到面前的女孩子已经心不在焉了。
  她说得兴高采烈,把这几天上官岚辛辛苦苦隐瞒的所有事情全开口抖了出来,说完之后像是惊讶一般的看着赵尤,语气中满怀担心的问道“你怎么了?怎么脸色这么差?”
  但是这话,仔细听却隐隐有一种幸灾乐祸的感觉。
  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上官岚这辈子最怕对付的就是像她这种自认为很聪明沾沾自喜的女人,当即无奈的抹了把脸,轻笑道“可能是身体不好吧,前两天因为下雨她生病了,看来还是不能太累,不能太吵。”
  他这话,明晃晃的下了逐客令。
  庞翠不傻,自然听出了他语气中的意思,肥胖的脸上险些有点绷不住表情,不好意思的开口说道“你瞅我这,我这一来看见小尤就激动,那行,那我就不打扰你们了,还有最近的流言蜚语你们也别放在心上,过几天过去就好了”
  听起来满满像一个长辈的关爱的话语。
  当即,上官岚扯出一抹灿烂的笑“我希望过几天可以把这件事情澄清了,反而不是更加严重”
  他这笑,怎么看起来都有一种算计的意味在里面。
  无论哪句话都像是提醒庞翠一样。
  这让她有些不敢小瞧眼前这个人,本来是想继续过来套点东西,顺便过来恶心一下赵尤,但是现在看起来虽然被赵尤恶心了,但是自己也好不到哪里去。
  “我累了”赵尤此时配合一样的出声,更加给了上官岚做戏的机会,他学着庞翠满脸担忧“是不是吵到你了,那太不好意思了,没事儿没事儿,一会儿就不吵了”
  “吵到你?这不分明就是我吵到你了吗!”庞翠心里恶狠狠的想着,没有说出来,但是一双眼睛却要愤怒得像滴出血一样。
  偷鸡不成蚀把米,让她心中气结,更何况她也不是一个能忍的住事情的人,正想出言反击,却看到上官岚看她的眼神里面充满了一种说不出来的意味,使他硬生生的咽下去刚才正想说出来的话,憋了一肚子气离开了。
  看着庞翠的背影,上官岚笑的越发越灿烂,还用手拍着赵尤的肩膀,兴冲冲的说道“她下次再那么说你,你能不能别像个怂包子一样在那坐着,我都看不下去了!”
  这个要求对别人来说很容易,但是对赵尤来说确实十分的难,她不知道该如何与人相处,只能有时候靠着自己心里的情绪来分辨自己现在的心情如何,但是有一些情绪就连她自己都说不出来,包括此时现在的情绪。
  她只是抬头淡淡的看了上官岚一眼,并没有说任何话,这让上官岚不免吧唧了一下嘴,嘴里连连说着无聊。
  “你以后可以不用给我房租了”憋了半天,赵尤开口说道,却上上官岚忍不住捧腹大笑,看着赵尤的眼神就像是看着国宝一样。
  他觉得赵尤越来越有意思了。
  玉山石的下落他还在慢慢调查,似乎是有了一点头绪,但是所处的位置极为隐蔽,他打算再过上几日,等自己和赵尤混熟了以后,到时候就把阿四带过来,找一个借口敷衍赵尤,借机还能再帮他探查一下玉山石的下落。
  主意打得满满当当的,任凭谁也没想到变故就忽然来了。
  似乎是觉得没得到的东西都是好的,或许是觉得新鲜,上次青年失手之后,即便是流言被散发出来,但他却仍是不甘心。
  最近有一个非常重要的东西在屋子里,他爸让他每天去守着它,但是就守着它的这段时间,他自己一个人却总是能想到那天那个皮肤略黑,气质却非常好的女孩,就像心里面有一个小虫子爬来爬去,爬得他心痒痒。
  心中有一个略微的计划,也趁着他爸出门,他这颗蠢蠢欲动的心却再也忍不住了。
  他找来自己的好兄弟和他说了一下自己的计划,并答应事成之后给他一大笔钱,就这样不知道那个人用了什么样的方法,就把赵尤骗进了村长家。
  而那个青年,就是村长的儿子。
  据说是拆迁返钱,这件事情她不能自己擅作主张,但是那个人却强烈要求她过来了解一下,三说两说就把她说的心动了,想着江芳家的条件,觉得这件事情对她非常有帮助,便同意了下来。
  这是她第一次来村长家,也是赵资村看起来最敞亮上档次的房子。
  这是他们家自己搭建的二层楼,院子里种花种草,看起来极为养眼,一点都不像一个农村家里的样子。
  她随着那个男人进了屋子,想着这是村长家,应该更能可靠一点,便毫无防备心的跟着进去。
  村长家里是瓷砖地,还有客厅,她就坐在客厅里等着,那个男子说家里有事就先回去了,并告诉她到时候看见村长应该怎么说怎么说,她认认真真的记在了心里,打算好好了解一下这件事情。
  等了半天却等不见人,她有些无聊,却也不敢在房子里瞎逛,只能老老实实的坐在凳子上等着,忽然之间眼前一黑,像是被什么东西套住了头,然后整个人被凭空抱了起来,被人抱着不知道要去哪里。
  赵尤顿时慌了,连忙反抗折腾,但是抱着她那个人力气非常大,让她无论怎么折腾都无济于事,就这样被抱到了一个地方才松开了她。
  感觉解脱之后,她一把把头上的套子取了下来,看见面前的人瞬间瞪大了双眼,满脸不可置信的往后退了两步。
  她眼前这个人,正是上次到她家对她动手动脚后来被上官岚赶跑的那个人,这张脸她记得非常清楚,以至于现在一看到他心里止不住的害怕。
  “你是不是在想我怎么会出现在这里?”青年轻浮的笑道,满脸猥琐之色“你不是说要谈拆迁的事情吗,我是村长的儿子,来来来,咱俩好好谈一谈”
  说着,他似乎就要上前揽住赵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