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8中文网 > 神级系统之商女重生 > 69.麻将

  这可能是上官岚平生吃过最简陋的饭,但是却一点都没有嫌弃,在他身上根本看不出一点纨绔子弟身上所具有的刁蛮跋扈。
  第一次睡在炕上,就同赵尤第一次来的时候,翻来覆去的睡不着,他盯着天花板,沉沉的叹了口气。
  这玉山石可是大宝贝,稍有不察居然就被人偷走了,走私文物居然走私到这么一个小山村里来,这可真让人意想不到,若不是老爷子把玉山石看的像宝一样,他可能这辈子也不会踏足在这个地方来。
  多年以后,他每次想到今日,都不由感叹命运的奇妙之处。
  同赵尤一起住了几天,他一边暗自打探消息,一边没事就和她一块做运动,这个女孩不是那么特别爱说话,但是有问必答,虽然她大多数都什么都不知道。
  “不对,不是这样”他看着女孩掰着肩膀压腿,皱眉说道“这样容易把韧带拉断。”
  他简单示范了一下,却发现少女意外的聪明,学什么都特别快,就像是有基础一样,学什么都不费力气,但是有一些基础理论她还并不是那么懂。
  日子就这样一天一天平淡的过去,玉山石的下落也稍微有点门路,不少人都说他们看见过,但是具体后来去了哪,他们谁也不知道。
  “你又要去打麻将吗?”在上官岚收拾好正准备出门的时候,赵尤忽然开口问道。
  他点了点头,一般只有这些地方才是获取情报最重要的来源地,但是他并不打算同这个女孩子多说。
  “家里柴火不够了,回来的时候上山砍点”赵尤道。
  我砍柴?上官岚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他低头看了一下自己的双手,这么一双纤细用来赌博的手,居然要用来上山砍柴,这可真是暴珍天物。
  虽然心里这么想着,但他还是答应下来,赵尤又嘱咐了几句,转身进屋。
  她觉得自己现在一点都不排斥这个陌生人,但是这个人却给了她一种危险的感觉,让她打心底里不是那么愿意特别靠近。
  ……
  老刘小店
  “小伙子你又来了!”就在上官岚一脚刚迈进后屋,一个老头兴奋的声音从里面蓦然传来。
  这个屋子很朴素,只有几个放麻将桌子孤零零的摆在地上,这里并没有麻将机,但是就这么几个桌子,上面却是人员爆满。
  因为经常过来并且实力不错的原因,不少人都和他混了个脸熟。
  他们如果知道,每次上官岚和他们打麻将的时候,就只花了百分之一的功夫,还故意让自己输掉的话,估计会气的突出血来。
  “嗯”他随意的答应了一声,便迈起大长腿走到一个麻将桌面前,等其中有人离开以后,他才坐了上去。
  摆弄自己麻将的时候,对面有一个微胖的妇女,一边搓着麻将,一边大声说道“哎,你知道吗,老二嫂家里进贼了,但是什么都没拿走,就对着老二嫂动了几下手脚,就走了”
  “哎呀!这可不得把老二气完了吗!”
  “那可不,据说每天晚上蹲点都没蹲着人,也不知道是真的假的”微胖妇女摆好麻将,喜滋滋的乐道“这把我得胡啊”
  “胡什么胡,你不点炮就不错了!”旁边一个眼睛底下有一个大疙瘩的女人笑道。
  小胡子男人看了微胖妇女一眼“就你王玉的臭手能胡的话,那我早就赚翻了!”
  “这你可真不会说话”王玉有一些不乐意的看向了默不作声的上官岚,眼睛一亮“哎呦,这小伙长的可真俊。”
  “那可不说怎么地,你一看就不是本地的吧,我瞅着怎么这么眼生呢”大疙瘩女人笑道。
  上官岚勾了勾嘴角,轻笑一声“我看这边风景不错”
  “风景不错?这小旮瘩的地方有什么风景不错的,穷完了穷的”小胡子男人不屑的哼了一声,随即抬手“五条”
  “哎碰!”王玉大嗓门喊了一声,就把小胡的男人刚刚拿出的五条给拿了回来。
  上官岚看着麻将,脸不红心不跳的说道“我是摄影师,要参加一个比赛,特地过来取景的”
  “俺说你怎么面生,俺瞅着你就像从大城市出来的人”疙瘩女人笑道。
  “你可拉倒吧,你什么时候这么有眼力了”王玉讽刺道,拍出了手里的五筒
  “杠”上官岚把桌子上的五筒拿了回来,和其他三个放在一起。
  “你瞅我这就光顾唠嗑了,都没好好打麻将”王玉懊恼道
  “你怎么不说是你打的不行呢”小胡子男子打趣道,王玉作势就要去打他,却让他轻松躲开
  “继续继续”她气呼呼的说道,甩出了手中的麻将。
  “胡了”上官岚推麻将,疙瘩女人仔细看了一眼,大声笑道“我就说你指定得点炮”
  “继续继续,我还就不服了!”王玉搓起袖子,开口说道。
  上官岚盯着眼前的麻将,这些人都只是会普通的打麻将,连炸胡和老千都没有,他刚才听他们聊天听到有些认真,一不小心就让自己糊了。
  当然这些话,他也只敢在心里想想。
  几轮下来,他也只敢控制让自己赢两把,并不想让自己太多出风头,虽然没有什么有用的消息,但是目的已经达到,他便随口借脱有事就先走了。
  马上快要走到赵尤家的时候,他才忽然想起,临走时她对他说让他出去砍点柴,这件事情被她忘的死死的,但是已经走了这么远,就不带要往回走,便抬起腿继续朝赵尤家走去。
  刚进院子里,他就发现有一些不一样,大门上的锁子松垮的挂在上面,他知道一般白天的时候,赵尤都不锁门,况且现在才刚刚到了六点多钟,居然大门的锁已经挂好了。
  走到门口,他试着推了一下门,却发现门被顶的死死的,像是在里面被锁住了一样。
  漂亮的狐狸眼轻微眯了一下,感觉有些不对,便走到窗子处从外面一把把窗户推开,屋里一片狼藉,不时还有东西落地的声音。
  这样就更加让他感觉奇怪,却忽然听到一阵噼里啪啦的声音,还有一个男人龇牙咧嘴的怒骂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