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8中文网 > 神级系统之商女重生 > 66.要进县里

66.要进县里


  这个事情是到后来江芳才告诉她,当时赵风年轻的时候在赵资村也算是一表人才,村里挺多老人都很满意,给他撮合婚事,三弄两弄,谁也没想到赵风最后居然娶了江芳,又因为江芳的性格,导致她一下被推到浪尖口上。
  村里人已经有不少看见她都是冷嘲热讽,无非就是她是个傻子,配不上赵风什么的,从她嫁给赵风开始,到现在已经麻木了。
  她只是告诉赵尤以后看见她们能躲则躲,尽量不要和她们纠缠,赵尤心里暗暗的记了下来,心里却不知道为什么莫名有一种不服气的感觉。
  ……
  阴天
  阴云密布
  窗外大雨倾盆而下,赵尤缩在炕尾的拐角处,一言不发的坐在那里。
  江芳颓废的坐在炕沿,半身微屈,头发被双手抓的散乱,抱头把自己被泪水浸湿的脸隐藏起来。
  屋子里浓重的烟味,赵风仍在一根一根不停抽着烟,面色发愁,整个人被烟雾包围着,气氛沉重。
  “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了”她哽咽的说道
  “现在我们只能去一趟县里,去看看你爸”赵风吐出嘴里的烟雾,抖了一下烟灰,脸色并不是那么好看。
  就在几个小时前,一通电话造就了如今的局面,江芳父亲被查出癌症,现在正在县里住院,据说也活不了多长时间了。
  这个噩耗一下子把江芳打击的如同行尸走肉一样,她甚至都不知道这几个小时是怎么过来的,两个人必须在这几天进县,但是现在最大的问题就是赵尤该怎么办。
  赵风不是没想过带着她去,但是让老爷子知道他家原本就没钱还收留了一个人,准得活活气的背过气去,况且老爷子也对他家了如指掌,想瞒也是不可能的
  他抬眼看了一眼坐在角落里的赵尤,内心复杂。
  而赵尤也察觉到这一切可能和她有关,更是连话都不敢说,直视赵风的勇气都没有。
  “把她留在这里,指不定那些人得怎么说”江芳考虑过这点,况且是她提出的收留她,如今就把她一个人晾在一边,于情于理心里都过不去。
  赵风深深的叹了口气,这么长时间相处下来,他的心也不是石头做的,一想到要把她扔在这里,况且周围人的所作所为他也不是完全都不知道,这让连把赵尤送去别人家的可能性都没有
  “给她留点钱,让她自己买点菜,你再教她做饭,我们尽量快去快回”他紧锁眉头,作下了这个决定,可是江芳又舍不得她爸,犹犹豫豫的决定不了,这让这件事情一下子又陷入了死胡同。
  赵风疯狂的吸了几口烟,猛地咳嗽了几声,狠狠的砸了一下身边的桌子,怒道“那你想怎么办!”
  他难得的生气,本来气氛就让他心里沉重,如今江芳又这样,让他顿时胸口就憋了一口气。
  这是两个人结婚后赵风为数不多的对她发脾气,这让她原本就压抑的心一下子想被一只手紧紧攥住,难受的止不住流眼泪。
  “哭哭哭你就知道哭,你能不能想一些实际性的办法,现在问题就摆在眼前,你说要怎么解决!”他心中无奈,江芳是温柔柔弱不说,但是有的时候,她的柔弱几乎都变成了累赘。
  她又用双手狠狠的抓了两把头发,一句话也不说的坐在那,有一种死寂的沉静。
  赵尤大气都不敢出,她感觉自己现在就像累赘,深怕多说一句话就惹人发烦,但是到了这种节骨眼上,却不得不得开口,就像当时决定跟着她们回到赵资村一样,她现在甚至都在后悔当时的决定。
  但是不及她开口,江芳却突然同意了下来,回头对着正想说话的赵尤开口,犹豫了半天才说道“赵尤,你应该也知道了,你姥爷病了,我们必须得去趟县里,尽量会快去快回,给你留上钱,家里的东西也够你吃上几天,等你不够的时候去老路小店买点,我们用不了几天就会回来。”
  这些话到让赵风有一些意外,但是想一想却又释然,即便是她的柔弱再过于累赘,也分得清主次,顾得了大局。
  “我们去县里之后你一个人在家待着,晚上把门都锁好了,再碰到偷鸡贼你也不要说话,鸡损失就损失了,你没事就好”
  “晚上想上厕所的时候就在院子里上就行了,别去后院,黑天瞎火的容易遇到蛇”
  “还有你知道怎么生火做饭吗,你就把柴火放进去就行,别让它出来让它慢慢烧着,味大你在开门放放烟,实在不行你就去小店每天买点面包什么的应付一下,我们过不了几天就回来。”
  “等下次庞翠再来咋们家的时候就说我不在让她有时间再来,她要是非要进来你就威胁她报警,平常听见她们说那些乱七八糟的话别搭理她们,让她们通通烂嘴巴,等有谁欺负你回来你告诉赵叔,你赵叔帮你出气”
  “平常你在家也适当做一点肉,改善一下伙食,我多给你留一些钱,等你不够花的时候你去老刘小店赊钱,等我们回来再还…”
  她絮絮叨叨的说着,让赵尤再也忍不住她心里的难过,而她刚才说的是姥爷,更是完完全全把她当成自己家的人。
  这是亲情吗?
  她不知道,只是觉得好温暖,好让人想哭,她鼻头发酸,从角落里走出来,上前了几步,把江芳一把抱进怀里,眼泪啪嗒啪嗒的落了下来。
  她一哭,江芳也忍不住了,两个人就抱在一起抱头痛哭,赵风掐灭最后一根烟,仔细想了想,这几个小时里他居然抽了整整的一盒。
  “行了行了,又不是生离死别,我们过几天就回来”他心情略微好受一些,自己都不清楚为什么为了这点小事折腾了这么长时间。
  “对对,大风说的对,我们很快就回来”江芳抬手擦眼泪,结果越擦越多,心里忍不住想她小时候和她爸在一起的场景,如今这件事情像是压垮了她心里最后一根稻草。
  两个人折腾了好久,这件事情才草草落定,江芳用了整整两天的时间教她如何做饭,如何生活,鸡鸭怎么喂,也把赵风平时上山砍柴的地方告诉了她,虽然知道她不能去,不过还是想把所有东西都告诉她。
  第三天,两个人买了上午八点的车票,踏上了去县里的路程,只留赵尤在家做着锻炼,一下子空荡荡的家也让她多了几分不适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