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8中文网 > 神级系统之商女重生 > 59.系统透支?

59.系统透支?


  她觉得自己的体力实在是太差,现在她浑身的力量都已经虚脱,哪怕那些人稍微用一点劲,她的命可能真的就会丢在这里
  “我开启备用能量,能够你支持一阵”无常语气严肃
  如果自己能量恢复了,根本就不会让落到今天这个境界
  该死!他心里狠狠咒骂道,却浑身上下都充斥着一种无力感
  随着备用能量的开启,沈伊手脚立马恢复了力气,闪身躲过男子的一击,擦了擦头上的汗
  那个男子漏出了诧异的表情,刚才还油尽灯枯的人瞬间生龙活虎,让他有一些不敢相信。
  但是只有瞬间,他面色又冷厉下来,抬手挥了一拳,与其同时另一些人也在四面八方挥起了拳头,沈伊保证,这一拳头落在她身上,她都得少了半条命
  借了个巧力,顺着空隙中溜了出来,还趁机顺走了一把枪
  “你们是什么人!”她冷冷开口,却没有得到回复,这些人仿佛不怕疼,只知道一昧的冲上来,给她一种是不见尸体不罢休的感觉
  一来一回又多出来不少人,开启了备用能力她也有一点吃力,汗水顺着额头落进眼睛,只能生生的忍着不适感,腾不出一点空来擦干
  身上已经分不清是汗还是血,是她的血还是别人的血,四周血腥味蔓延,这些人像是原始的野兽,受过训练的原始野兽,她的拳头已经火辣辣的疼,可那些人依旧没有停下来的意思
  嘭!
  她扣动了扳机,一枪朝着最近的一个人打去,却堪堪打住那个人的小腿,不过是小腿也是足够可以限制他的速度
  夜色愈深,她本想早早解决,可是这次遇到的人确实前所未有的难缠
  打退一个还有两个,打退两个还有三个,但是她的体力确是十分有限,不仅如此,她的眼前仿佛又出现了幻觉,一个分不清是男孩还是女孩的小孩,走在死亡的边缘上,双眼似乎都被血色染红
  她咬破舌尖,舌头上的阵阵疼痛感可以提醒自己回过神来
  这次袭击的人都是穿清一色的白色背心,看似散乱毫无规章,实际上只有交起手来才知道他们到底有多么恐怖,就像是深山里的野兽,有着本能的兽性。
  这些人既不回答她的话,也没有和对方交流,仿佛只有一个目标,就是打死眼前这个少女。
  这个念头让她心生恐惧,似乎是自从看见眼前这些人,她就有一种发自内心的恐惧,就在一开始沈伊还能和无常在脑海里正常的交流,但是现在明显感觉到他的声音慢慢虚弱
  本来是想速战速决,但是眼前这些人非常棘手,她一点把握都没有,反而有一种深深的危机感。
  大街上有人看到这一幕都远远的躲开,生怕自己招惹到什么事情。
  那些人出手法凌厉,沈伊忽然感觉到有人抓住她的胳膊,没等她反应过来,整条胳膊都被生生的扭断,她面色惨白,已经很久都没有受过这种疼痛感,眼神不自觉的冷冽下来,既然胳膊已经被扭断,就顺着拧了个劲,腾空飞起一脚踢到那个男子的胸膛上。
  凭着这股猛劲,硬生生的把那个男子踢得倒退了几步,借此,她又举起枪,毫不留情的朝着那个男子的头上开了几枪,枪枪正中,溅起了一抹血花。
  踉跄的站到了地上,她喘着粗气,用手抹了一下嘴边的血迹,面色上带上了狰狞,她已经感觉不到疼痛,浑身麻木,只是失去了对右胳膊的知觉。
  “太难缠了,必须要找个空隙溜走”无常的声音都能感觉到他在发愁
  “我觉得我今天可能要死在这里”她自嘲了一声。
  “不会,不会有那么容易死”声音顿了顿
  但是即便是这么说着,但是无常的语气里却有那么一丝不确定,整整一年的时间,两个人之间已经都有了类似于亲情的感情,如果沈伊真的离去,那么他觉得他一定会非常接受不了。
  “说不定我在这里死了,就能回到上一世,这里发生的一切只是一场梦而已”她的眼神已经有点飘忽,自顾自的说着,口腔里面全是铜腥味,意识模糊,她感觉踩着地面的脚就像踩在了棉花上,随时都能一头栽倒在地上。
  她扭头朝着远处跑去,后面的人穷追不舍,她一边跑一边朝身后开枪,提起了自己全身的力气,却仍是双腿发软。
  双眼通红,似乎激发了野兽的本能,在同他们打斗之中,她感觉到自己的速度明显的提升了上去,狠厉的技巧也学了不少,用鲜血换来的洗礼似乎也不是那么亏
  她没有看到自己现在的样子,但是一定非常狼狈,浑身不知道从哪来了一股狠劲,明明已经落了下风,算是半个残废,却仍是有一股劲儿,生生的把一个人给撂倒。
  以少胜多就要去找他们的缺点,她现在把所有中心都放到了他们下盘,只要让他们的双腿残废,那么她就有一线生机
  一边躲着子弹,一边用左手开枪,左手不如右手有力,也不如右手有力气,每次开一枪,都要被震退几步,虎口发麻,好在,她感觉到现在自己已经慢慢掌握了主动权,有一种浴血重生的感觉。
  靠着系统拼了命杀死最后一个人之后,她终于支撑不住身体的重量,浑身瘫倒在地上,眼前一片模糊,连动一下指头的力气都没有了
  意识渐渐消散,只有耳畔回响着系统的话语
  系统正在修复宿主身体
  1%……
  5%……
  20%……
  50%……
  系统能量透支,陷入休眠时期……
  声音飘忽不定,又似在空中有回响,最终支撑不住沉重的眼皮,陷入了一片黑暗。
  ……
  “请下注”金碧辉煌的大厅里,有着一双狐狸眼的漂亮少年对着桌前一位穿着唐装的中年男子笑道
  男子面色阴沉,却仍是将桌前的一摞红色砝码推了出去,咬牙切齿的从牙缝里蹦出两个字“全,下!”
  这个不知道从哪里蹦出来的少年,赌法了得,整个赌场都没有能找到赢过他的人,并且还要顾忌他背后的势力,不能轻易动得了,只有忍气吞声,硬生生的忍下来陪他赌,但是如果这次再输的话,整个赌场可能都会被他赔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