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8中文网 > 神级系统之商女重生 > 50.贪污?

  看着眼前半大少女,郑伟英的心中有那么一刹那错愕,但是更多的是对现在自己这幅形象的难为情,既然这个人把他带到这里,就不可能是不认识他。
  “伊姐你猜的的真准,冯利那小子果然要处理了他”郑伟英顺着声音望去,看到一个粗壮身影站在那个少女旁边,得得瑟瑟的说道
  可能是老周长的吓人,又在这么昏暗的环境里,给郑伟英一种庙像旁边张牙舞爪的雕塑形象,他不禁揉了揉眼睛,怀疑自己是不是已经死了
  “如果是你,对于一个一点没有用处还容易时时刻刻威胁你的人,你会留着他?”沈伊戏谑的笑了笑,无端让地上坐着的郑伟英脸色惨白
  沈伊说完又转身冲着地上的人淡淡问道“你是郑伟英?”少女目光柔和,但是在柔和之中却不知道为何让人感觉到非常犀利,特别是少女肩膀上那只猫的眼神,让郑伟英感觉到自己浑身有一种压抑感
  他企图站起来,但是腿上阵阵疼痛,导致形象看起来无端滑稽,他蠕动了一下嘴唇,声音悄不可闻的答道“是我”
  “当丧家犬的滋味如何?”沈伊一针见血的轻笑道,事实上她确实想笑,郑伟英本来体型就肥胖,如今又因为受了伤站不起来,整个人看起来就像头猪一样坐在那里。
  郑伟英没想到少女的话语如此直白,胸口有一股气憋在那里,这是他活这么大头一次被一个女孩子嘲笑,自从自己当上郑氏集团的老总以后,所有人见他都要给他三分薄面,不管是虚与委蛇还是真情实意,几乎都没有被人看扁过,而他早就已经忘了被别人看扁时候的心绪
  “我知道你现在很生气,被人利用完就抛弃的滋味不好受吧,如果我是你的话,我就会聪明的带着自己的家人走的越远越好,而不是为了那所谓的自尊心,再去寻找那最后一次尊严”似乎是觉得刺,激的不够,沈伊再次开口,话语中充满了讥笑。
  如果是正常人在这个时候,早就不由分说撸起袖子冲上去大干一场,但是郑伟英不能,他刚刚才死里逃生,不能再一次把命交出去。
  他思绪纷飞,眼前少女的话正中他的心怀,他刚想动嘴,却又听那个女孩继续说道“如果你今天被冯利杀死,别人只会当你畏罪自杀,但是你好好想想,你的妻子和儿女,他们将来怎么办,他们会顶着舆论生活一生,无论走到哪里都有人指指点点,况且郑冉只是个孩子,一个孩子在那么小的时候就失去了父亲,失去了信仰,无论你再怎么不好,不管是杀人也好,放火也好,在她心里你依旧是她的父亲,只要你活着,她就是一个有父亲的人”
  这些话让郑伟英有一些动容,但是眼前这个人还是一个孩子,他不由自主的就摆出大人的姿态来,忘了自己现在狼狈不堪的样子。
  “你说再多也没用,郑氏集团已经垮了,我已经像个废人一样,很感谢你救了我,但是我没办法和你玩小孩子的过家家”他只是思考了一下,便冷静开口。
  他也是久居在高位上的人,如果没有一点算计的话,也撑不起来那么大的公司,即便是眼前这个女孩说的再让人感动,他也不会失去理智顺应而去。
  “你他妈这个人怎么说话呢!”老周听见以后刚想发怒,却看见沈伊把指头放在嘴边比了个嘘的手势,还想开口,被身边的人拦了下来
  “你就这么甘心吗?”沈伊笑眯眯问道“知道你也是个聪明人,那么我也不拐弯抹角了,如果现在给你个机会,你愿意把冯利拉下来吗?”
  “什…什么?”郑伟英愣了愣,把冯利拉下来?这种话从一个小女孩嘴里说出来怎么看怎么不可思议,但是他不免又想到一种可能,那便是她可能是冯利的某个仇家,整了容以后回来报仇,而且这种猜想越看越可能,如果真的是一个小孩子,心智不可能这么成熟
  “难道我说的还不明显吗?郑先生”沈伊挑了挑眉,直勾勾看着郑伟英的眼睛,把郑伟英心里看的一阵心虚
  “你到底是什么人”他颤巍巍开口,把自己都吓了一跳,他本来想佯装镇定,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开口的声音确实受惊过度
  “好奇心害死猫,我觉得你还是最好别知道了,你只要回答我我刚才的问题”沈伊勾唇,在这昏暗的情况下犹如鬼魅一样让人心惊
  为什么不开灯?郑伟英很想问这个问题,在这个昏暗的环境里他感觉到心境都要崩溃了,三番五次遭到打击,哪怕是心境在成熟的人都承受不住
  “你要怎么做?”他避开了话题
  “郑先生长年在冯利手下干活,虽然这件事情非常隐蔽,但是郑先生难道就没有抓住一点冯利的把柄吗?”沈伊蹲到郑伟英面前,一双眼睛里充满了笑意,她虽然恭恭敬敬的称呼他为郑先生,但是这本来平常的称呼从少女口中叫出来就觉得非常渗人
  他感觉自己就像菜板上待宰的鱼肉,任人宰割
  “有把柄有什么用,冯利的手段通天,只要他否定了,真实的把柄也会成为虚构的”这种事情郑伟英又怎么没想过,如果有用的话他也不会到现在这么狼狈
  “手段通天也有够不到的地方,郑先生只要说是冯利暗地里让你偷税的就行,如果妥协的话,在这段时间,郑先生的安危我们也会负责”沈伊斜视他了一眼,摸了摸无常的头“你说是吗?”
  回答她的只有一声猫叫
  郑伟英脸色变了变,她是要他做假证?这么儿戏的东西果然也只是小孩子才能想出来,他眼神满是失望
  “郑先生可以好好考虑,既然我们有救了你的本事,就有再把你送回去的本事”少女勾了勾嘴角“郑先生好不容易跑出来,还想回去吗?”
  想到冯利的那张脸,郑伟英脸色沉了沉,只要能保住自己的命,就让这个女孩自己随便折腾吧,下定了决心,他便吧他知道的事情全部告诉了沈伊
  “贪污?”少女咧嘴笑了笑,同之前不同,这个笑是她发自内心的笑,贪污,这就好玩了
  不得不说这个冯利也是手段通天,在这青东市里是人人想要巴结的对象,但是不好就不好在他这个人完全看利益形式,通俗来说就是地地道道的小人,这就是为什么她会和蒋建华合作而不是沈伊
  蒋建华虽然多疑,但他一直是一个内心正直的人,而且从他对蒋进的态度就可以看出来,虽然外表严厉,但是内心却很细腻,既然想在青东市发展,那么蒋建华无疑是一个最好的选择
  心里有数,便把郑伟英放在蒋建华手皮底下,留下来,关键时刻说不定能反扑一口,沈伊处理完一切,回到家美美的吃了一顿饭,想起郑伟英,无奈的摇了摇头,郑氏集团算是被她拖下水的,她既没有像别人一样家庭显赫,也没有一个关系强硬的亲戚,不管做什么事情都要束手束脚,这种感觉让她很不喜欢
  如果到最后扳倒了冯利,给郑伟英一个机会让他重新开始又如何?她心里安安盘算着
  上一世郑氏集团倒闭以后,郑伟英因为无力偿还欠款而入狱,郑冉也早早的退了学,这一家算是彻底的垮了。沈伊思考,如果她保住了郑伟英呢?但是自己见过他那么难堪的一面,也不难保他不会起二心
  她无奈的揉了揉头发一下栽倒在床上,这件事情可真的是太费脑筋了,她取出电话给蒋建华打了个电话,告诉他冯利贪污的事情,剩下的就只能看他自己怎么查了
  蒋建华知道这个消息后,不免有些疑心,但是没多久郑伟英也确确实实的被她送到了他这边,他在惊叹沈伊能力的同时又不由暗自伤神,自己还得想办法给她弄军火。
  想起那个小女孩人小鬼大的模样就有点暗自头疼,蒋建华无奈的笑了笑,这丫头,看来有必要和她再见一次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