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8中文网 > 神级系统之商女重生 > 27.生日宴

  回到青东市,着手整理了一下一云,如今一云已经初具规模,有老周石峻他们坐镇,再加上一开始的威慑,倒是没有什么人敢找麻烦。
  在南阳市还没有什么理会,不知不觉到过了好几个星期,沈伊抓紧时间回家,怕沈妈沈爸担心。
  由于今天天气不好,一进门就看见沈妈沈爸在沙发上看电视,沈伊的出现倒是让沈妈狠狠的惊讶了一把。
  “沈伊你集训完了?怎么不见你大伯和你一块?”惊讶过后便有些喜出望外的问道。
  “恩,集训完了,大伯先回去了,我们今天上午下的飞机。”她道,其实飞机是今天早上到的,不过处理了一下一云的事儿,所以现在才能回家。
  “在那边感觉学的怎么样?”沈爸吸了口眼,问道。
  “还可以吧,应该进步了吧”沈伊有些心虚,自从到了南阳市,忙的里外不可开交,到真是没有什么时间看书。
  沈爸没有再说什么,继续看向了电视,而沈妈已经在厨房忙的不可开交,沈伊放下了行李,将无常从书包里掏出来,许久不伸展身体的它一出来就大大的伸了个懒腰,一脸傲娇。
  沈妈早就对无常的出现默许了,也不再去问沈伊它的来历,一家人简单的吃了一顿饭后,沈爸又道“还有下个星期就是你吴佩姐的生日,你去看一看送个什么礼物比较好。”
  下个星期,这么快?
  沈伊挑眉,倒是真应该想想这个礼物了。
  到时候肯定会来不少亲戚,吴佩指不定要做什么幺蛾子,想想就有些头疼。
  两天后,九仲打电话,说是场地有着落了,在落华街街边,不过不是空地,原先是个饭店,因为老板急需钱,所以这店便要着急出售。
  沈伊大概看了一眼,觉得大小都很合适,地理位置也不算偏僻,这事儿出奇的顺利,就是贵了点,房产证一到手,沈伊就扔给九仲一张银行卡,让他们好好装修一下。
  如今在道上已经传来老周他们又跟着一个新的老大崛起,据说这个新老大杀人不眨眼,几下子就带着他们将王乌龟连根拔起,这倒是激起了不少人的兴趣,不过说这个人行踪不定,很少露面。
  这消息传到沈伊耳朵里倒是让她忍不住大笑,杀人不眨眼?行踪不定?这倒是让她考虑要不要去神级交换处找个面具戴戴。
  二婶家还算有点家底,吴佩的生日宴弄的还算隆重,场地很大,包了一个酒店,不少亲戚朋友都到了,吴佩穿着一件湖蓝色的礼服,层层叠叠的轻纱绕在两边,在加上她今天的打扮,有种让人眼前一亮的清丽感。
  她大概看了一眼,没有发现那个身影,一脸不屑。
  “吴佩,你不是说你有一个特别丢人的妹妹嘛,今天怎么没见着?”一个画着淡妆的高挑女孩走过来,笑道。
  “在等等,我那个妹妹最爱出风头,今天一定会来。”吴佩耻笑,这次沈伊敢来,一定要让她狠狠的丢一次人。“也有可能是不敢来了”高挑女孩四处看了看,突然眼神定格在一个人身上,用胳膊肘碰了一下吴佩,问道“他是谁啊,长的好帅啊”
  什么?
  吴佩顺着她的目光看去,看见沈程站在大伯身边说话,从侧面看去五官十分精致。
  吴佩知道这个弟弟,小时候不怎么和她们玩,但是一脸男神风范,也不怪郑瑶觉得他长的好看,就那么一双大长腿,走哪儿都十分惹眼,更不用说他本来长得也很好看。
  “那是你弟弟?”郑瑶有些不可置信“你怎么不去和他说说话?”
  “他和大伯在说话的呢,现在打扰他有点不合适”吴佩应付了一句,眼神一撇,却看见门口的人影。
  因为家里有事,沈伊来的有点晚,她没穿的太过于正式,就连在南阳市买的衣服都没带回来,今天穿的还是上次的哪天白裙子,头发懒散的披了下来,一身贵气。
  明明是吴佩的生日宴,却因为沈伊的出现吸引了不少目光,再看看一身精心打扮的吴佩,越看越觉得充满了小家子气。
  沈妈有些不自在,不知道为什么这么多人都超这边看,好不容易挤出一个笑,走到二婶身边开始套近乎。
  “姐,你怎么来的这么晚”沈程一脸抱怨。
  “路上遇到点事”沈伊轻笑,南阳市之行到让她和这个弟弟的关系越来越好,这倒是意料之外的收获。
  “在南阳市弄了那么多钱,你都成小富婆了,怎么没弄高端大气的礼服穿穿,啧啧,这衣服。”沈程戏谑道。
  沈伊撇了他一眼“衣服怎么了?小混蛋,叫谁小富婆呢,有没有把我这个姐姐放在眼里。”
  被称为小混蛋的某人脸黑了黑“……”
  “我还以为吴佩过生日你不来了呢”
  沈伊挑眉“为什么不来,不来她们不知道又说我什么呢。”她用余光看了一眼脸色发白的吴佩,冷哼一声,眼底渐渐布上了阴霾。
  她是抱着无常进来的,一进门就把无常放在了门边,因为无常体型小到是没什么人注意,就在两人时时用意念在脑海里交流的时候,吴佩在一群人的鼓掌中上台说话了。
  “欢迎大家参加我的生日宴,无论如何也要在这里说声谢谢,各位叔叔阿姨们都是看着吴佩长大的,从我蹒跚学步到现在,即便这只是一个普通的生日,各位也不要怪我们为什么这么隆重,吴佩只是想让每一个生日都变得有意义,除此之外,我还要感谢我的父母,感谢我的同学,谢谢大家。”
  吴佩说完,深情的鞠了个躬,显得十分得体,不过怎么看沈伊眼里都有一分讥笑,这种陈词滥调每年都要说上一遍,早就听的腻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