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8中文网 > 神级系统之商女重生 > 22.也许,就是因为这样,或许因为,你是我姐

22.也许,就是因为这样,或许因为,你是我姐


  这种熟悉,只算得上是单方面的,上一世,慕向东这张脸没少出现在各大新闻和报纸上,全球最火的枫罗限量珠宝公司老板,一个年轻帅气的单身黄金汗,他们公司出品的珠宝全球限量,每出一套都被迅速买走。
  而在上一世她在的公司正好也是珠宝公司,而她上一级的对手正好是枫罗,对此,她在上一世没少调查过慕向东这个人,不过这一世,居然提前了这么早再次遇见他,同上一世不同,这一世,她们绝对不会是对立面。
  “慕总好雅兴,把我叫过来居然只是为了喝茶”沈伊笑道,抿了一口茶“恩,慕总手艺不错。”
  “谢谢夸奖,沈小姐怎么知道慕某人的大名”男子漫不经心的说着,一身白色西装衬着他就好像是不是人间烟火。
  “慕总那么年轻有为,怎么会有人不知道?咱们也不要拐弯抹角了,有什么话就直说”沈伊笑道。
  “沈小姐的确很聪明,那我也就不拐弯抹角了,沈小姐今天上午在外围一连解出两块老坑种,而且记录显示沈小姐在外围一共就买了三块毛料,所以慕某觉得沈小姐一定有办法辨别那块毛料里会出绿,对不对?”慕向东转头,一双眼睛就像是要把沈伊看穿。
  “所以,慕总是要如何?我可不相信慕总兴师动众的叫我过来只是为了像我确认我一共解出了几块玉。”沈伊说道。
  “既然沈小姐知道我,自然也知道枫罗,如今枫罗打算推出一系与花有关的饰品,但是原料还是没有找到中意的,所以就想请沈小姐帮忙,如果成了,只要要求不过分,沈小姐随便提。”男子笑道,继续泡茶。
  “慕总果然如传闻所说,钟爱泡茶,却不爱喝茶。”
  “慕某的癖好,见笑了”他轻笑道“沈小姐这么年轻,将来必定不凡,如果可以,我到是真的很想和沈小姐合作。”
  慕向东就像是一条披着羊皮的狼,外表温顺,可是一个能经营起枫罗的人,又怎么能如同表面一般温顺?
  “慕总是打算要一块什么样的玉?整个枫罗都没找到原料,为什么会找到我?”沈伊靠在沙发上,说道,如果不是上一世,她还真有可能被慕向东出尘的气质所迷惑。
  如今的慕向东才不过20,正直大好年华,却将枫罗打理的仅仅有条,很难想像,到了他老年后枫罗会变成什么样。
  “我会和你去,倒时候费用我出,沈小姐只用帮我找到适合的玉就好。”他笑道,置身在茶雾中,五官被衬得更加出众。
  “慕总你的鼻子很好看,电话我给你留下了,时候不早了,我该回去了,如果有事打电话就好。”沈伊勾了勾嘴角,接过慕向东递来的纸笔,写下自己的电话。
  我的鼻子,很好看?
  在沈伊走远后,他摸着鼻子,半响,笑道,“你真的,很面熟呢。”
  回了酒店,沈伊给沈程打了个电话,两个人去楼下吃了顿饭后,天已经黑的差不多了。
  出了饭馆,沈程懒懒的伸了个懒腰,笑道“夜黑风高,正直杀人夜”
  “在大街上明目张胆,不怕被抓起来?”沈伊笑着回了句,用手指了指一边“从那走吧,顺便消化消化。”
  “南阳市这么乱,有谁顾得上我?姐,有时候我真的很好奇你是做什么的,吴佩和我说你特别胆小,我看未必吧。”
  “恩,吴佩说的,那就说说你对她的印象吧。”
  “……你这个人真奇怪,听别人说话竟捡些没用的,吴佩吧,虽然她也是我姐,但我总觉得她不配,她内种人太过于虚荣,是有利益能出卖一切的,我和老爸一直都不喜欢她。”思考了一下,沈程说道,迈开大长腿,不紧不慢的跟着沈伊。
  “眼力不错,你也是可怜,这么小就要经历这么多。”她叹了口气,说道,仿佛一下子沧桑了不少。
  “你也不过是比我大了一个月而已”沈程接道。
  “不一样”她又叹了口气,我大了你一世,两世加起来,同大伯都差不了多少,这种念头刚一出来,立马瑟缩了一下,原来不知不觉我已经这么老了啊。
  她不说话,沈程也不知道该说什么,顺着街道走了一段距离,他才开口“你知道我第一次杀人吗,那时候我才十岁,别的孩子十岁的时候都被爸妈捧在手心里宠着,要什么有什么,而我不同,我从小经历各种事,和老爸去各种地方,过着和平常人不一样的生活。”
  “那时的我还什么也不知道,以为所有和我一样的同龄人都在和我做一样的事情,直到有一天,老爸把刀给我,让我杀了眼前的那个跪着哭的女人,那时的我才知道了害怕,同时还有一些不忍心”
  “那个女人哭得那么惨,一直在乞求我们放了她,当时的我真的不知道为什么一定杀了她,但当刀子进入她脖子的那一刹那,温热的血流了我一手,那时候虽然我很小,但是我知道,我已经和同龄人不一样了”
  “后来有段时间我精神都快崩溃了,一闭上眼睛全是那个女人的哀求,直到后来我才明白,那时候如果你不杀了他们,他们会反过来杀你,其实想想,我和同龄人也没有什么不一样,只是我经历得比他们多得多而已,所以到后来有女生追我的时候,我会莫名其妙的感觉我们不合适”
  “就像不在一个世界里,无论做什么都是不同的,直到你昨天杀了那个大汉的时候,我突然打心底里觉得咱们是一路人,无论你做什么,我都会无条件的相信,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或许是因为你是我姐”
  他说完那一堆话,眼神空洞不知道在想什么,这也许是埋藏在他心底最大的秘密,让一个十岁的孩子就接受那么多,也无怪他现在是这样,是该庆幸他走出了那段阴影。
  “所以说,你决定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