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8中文网 > 神级系统之商女重生 > 21.好久不见

21.好久不见


  沈程的瞳孔猛地一缩,她是不要命了吗……
  看着眼前少女单薄的身材站在大风中,那么瘦弱,突然间打心底的想帮她一把,而后又摇了摇头,既然她能发现并且躲开那颗子弹,自己现在这样也许会给她造成麻烦。
  楼上的大妈准备收衣服的时候听见了这句话,吓得手一抖,险些掉到地上,她快速关上窗户,怕一会儿看见血腥凶残的场面。
  闻言,王乌龟眯了眯眼睛“该说你是勇敢还是傻,没事儿,等你死了,老子一定让石峻他们那帮去陪你,好让你不孤单,哈哈!”
  说话的同时,食指一缩,嘭的一声,子弹脱抢而出,像一阵风似的马上就要打在少女的胸膛上,而她不知道却怎么一转,正好躲了过去。
  “王乌龟,你不厚道啊,你兄弟都在下面等着你,你自己怎么还在这逍遥?”稳住了身形,沈伊笑道,云淡风轻的脸上多了一丝痞痞的邪笑,就像是看了一场好戏一样。
  她单薄的身影好似一阵风就能吹跑,却又像是牢牢长在地上一样。
  怎么会?
  他明明瞄准了她心脏的位置,况且子弹的速度哪有那么好躲开,莫不是,风干扰了子弹的方向?
  眼底闪过一丝戾气,抓着手枪的手不自主的加大了力道,连着三枪,对住沈伊的脑袋打了出去。
  “如果你就有这么点能耐的话,那还真是高看了你。”沈伊讥笑道,微微侧身躲过了子弹。
  她不过是用了鬼术,让身体变得飘忽灵活而已,如果没有系统,她敢保证刚刚已经被打成了筛子。
  怎么……会?
  王乌龟平常也杀过不少人,虽然不敢自称自己是神枪手,但每次都是百发百中,这一次连着四枪都落空,算是巧合吗?
  “你他妈别以为我真的不敢杀你,你试试!”王乌龟怒吼道。
  “是吗?四颗都落空了,只剩一颗,你确信?”其实平常她说话的腔调也不是这样,但是今天有意无意的就想戏耍一下他,故意将说话语气变得戏谑,再配上一脸笑意,活脱脱就像一个从地狱里出来的阎王。
  她从来没想过去了南阳市会发生这样的事儿,也低估了这里市风之乱,不过对于自己送上门的人,她从来不心慈手软,也许今天你放走了他,明天他的枪就顶在了你的头上。
  想到这,她动了。
  所有人都没有看清少女的动作,只听见砰的一声,之前拿枪威胁的大汉就躺在了地上,头以诡异的角度偏向一边,他的眼睛睁得很大,却逐渐变得空洞。
  由于这些事情经常发生,周围的人也没表示有多大的惊讶,只是有些好奇少女的身份而已。
  “王乌龟,不好意思,没控制住”沈伊站起来,慢条斯理的擦了擦手,笑道。只是这一句话怎么看都没有道歉的感觉,反而更像嘲讽,对于这种败类,也真的是死不足惜。
  “姐,我们走吧。”沈程跟上来,说道。一开始他也像其他人一样质疑过她的身份,但是那又有什么呢?只要他不伤害自己,他还是自己的姐姐。
  况且冥冥之中,总感觉他们是一路人。
  “好”沈伊笑了笑,没有过分的纠结他怎么心血来潮的承认了自己是他姐,总体来说,她对这个身高一米八多的弟弟还是很有好感的。毕竟是亲人,而他又没有吴佩那些花花肠子。
  回了酒店,大伯还没有回来,临走就留给沈程一句话,说他有事儿,如果回的话自己买火车票和沈伊回去。
  对于大伯这种放鸽子的行为上沈程已经习以为常,用他的话来讲,每次都是两个人去一个人回。
  看他那种无奈的表情,沈伊再一次刷新了对大伯无耻的认知,看来上一世自已接触的事情太少,还以为大伯是一个一丝不苟的严肃长辈。
  一下午闲的没事,刚躺在床上休息了一阵儿,被一阵急促的敲门声吵醒。
  “沈小姐,有人找”门口站了一个类似于服务生的女人说道。
  “谁找我?”整理一下自己的衣服,又重新梳了个头,说道。
  “这些我不好透露,沈小姐去了就知道,但绝对会是对沈小姐有益的,如果沈小姐同意,那就顺着地点过去,我们老板在那里等你。”女子笑道,留了一张纸条。
  她好像笃定了沈伊一定会答应,毕竟那么大的诱惑没人会拒绝。
  “给我个理由,非去不可吗?”沈伊笑了笑,给自己倒了一杯水,润了润嗓子。
  “我们老板说了,只要沈小姐去了就绝对不后悔,沈小姐为什么不去看看呢,反正对沈小姐只有好处没有坏处。”
  只有好处,没有坏处?
  “我倒是有些好奇你口中的老板是谁了,这么有信心?”她笑了笑“你这么说,我倒是越来越有兴趣了。”
  “沈小姐,我们老板约你到洞花茶楼天字包厢见面,希望沈小姐准时。”
  “你不是要回去吗,正好把我也送过去,我收拾好了。”喝完最后一口水,她说道,她从来不是什么矫情的人,这有一个免费的车不坐,为什么要出去花钱打车去洞花茶楼呢。
  女子的笑容有些崩裂“沈小姐,我的意思是你收拾好了再去。”
  “这不是已经收拾好了,还要如何?”她对着镜子看了看“我觉得挺好”
  “……沈小姐确定?”女子有些迟疑,通常那个女子听说要见老板不是都要收拾上个好几个小时?画上精致的妆容,在穿上全国限量版的礼服,哪有这么,这么,素面朝天出去的人?
  沈伊撇了她一眼,着实觉得她的话有点多了,她到现在还没说出自己口中的老板是谁,难道自己见个人还得盛装出席?自己才15岁好不好。
  坐上了女子的车,没多久就到了南阳市最大的茶楼,洞花茶楼。
  推开天字包厢的门,一阵茶香扑面而来,女子适时的现在了门口,没有进去。
  “沈小姐来了,坐,尝尝我泡的茶”男子转头,笑道。
  看见男子的面容,沈伊一下子说不出话来,这张脸,十分面熟。
  慕向东,好久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