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8中文网 > 神级系统之商女重生 > 10.坑爹的系统

10.坑爹的系统


  盘算这心里的事,沈伊漫步走到远上酒吧的门口,五颜六色的灯光打在这个不大的小楼上,却显得十分热闹。
  她穿了件黑色的半袖,配了一条九分的牛仔裤,高挑的身材使她备受瞩目,不过那些目光里多数都带有一些不怀好意。
  无常就静静地跟在她的身边,巴掌大的小猫现在就像一个毛绒玩具一样。
  远上酒吧到是不拦未成年人进去,只是里面灯红酒绿的让人不由感觉这个酒吧很乱,台上的时候少男少女疯狂的扭动着身体,脸上画着浓妆,喷着香水,丝毫看不出原来的样子。
  不时有人在酒吧里光天化日的就直接跟小姐来上了一炮,再加上四周人的起哄,糜烂和酒精的气味布满了整个酒吧,同远上酒吧比起来,一云简直正经的多了。
  “小姐请问你要来些什么?”半响,一个酒保打扮的少年走到他的跟前,毕恭毕敬地问道。
  “一杯白兰地,谢谢。”思考了一下,沈伊说道。不过心中还是诧异到他这么小就来酒吧打工。
  “你的白兰地。”过了一会儿,少年就端着一杯酒走了过来,看了她一眼,又低声道“如果有陌生人给你酒你千万不要喝。”
  沈伊抬头看了他一眼,眼底满是笑意,这孩子倒是挺善良的,不过她上一世也来过不少次酒吧,对于一些基本的自我保护知识还是知道的。
  眼看的少年准备离开,沈伊勾了勾嘴角,轻声道“再来一杯白兰地。”
  少年对她的话十分诧异,却还是端来了一杯白兰地,只是表情有些好奇而已,白兰地算上比较贵的酒的,除非只有有钱人家才能大量消耗得起,不过怎么看眼前的少女不过都是一般人家,只不过是长相略微出众而已,莫不是……
  想到这里少年的脸色变得有些怪异。
  “无常,你来尝尝,这个酒不错。”无视了少年的眼光,沈伊笑道,拍了拍无常的脑袋,此时少年才发现她的怀里还有一只白猫,而那被酒,赫然是给那只白猫喝的。
  无常看着眼前的酒,有些迟疑的舔了一口,随后便顾不得形象,趴在桌子上奋力的喝着那些酒。
  少年已经转身离开,酒吧里的尖叫声越来越大,台上有大胆的女人甚至跳起了脱衣舞,这样一贯保守的沈伊有些微微不适应。又呆了一会儿,还是没有找到什么有用的信息,她用透视术将酒吧四周查看了一遍,终于在二楼的某个地方看见了被五花大绑的石峻。
  “美女,喝一杯酒?”刚收回透视,一个油头满面的男子向她走来,坐在她的对面说道。沈伊打量了一下他,大金链子大金手表全部摆在身上,就像是多么有钱一样,赫然是一个暴发户的做派。
  “对不起,我不喝别人的酒。”她笑了一下,满含歉意的说道,不过此时喝完酒的无常偷了一眼沈伊,暗自诽腹,这哪是歉意,明明是对人家的大金链子起了贼心,还装的那么义正言辞。
  “美女不要那么生硬嘛,你想喝什么我都给你买,就是拉菲也行。”男子用手摸了一下下巴,色咪咪的笑道,好像是笃定了眼前的人一定会喝他的酒一样。
  “酒嘛,喝了倒也无所谓,不过不是什么人的酒我都喝的,有的时候还怕折寿呢。”沈伊笑道,她不怕事儿大,就怕引不出来远上背后的人。
  “你他妈给脸不要脸!”男子怒了,对着沈伊骂道,这边动静固然挺大,却还是大不过酒吧里的音乐,就只有之前那个少年将目光一直放到这里,用眼神示意沈伊赶快离开。
  接收到少年的目光,她笑了一下,这时候脑海里突然出现久违的系统的声音
  任务:喝掉那杯酒(作为一个将来要成大事业的人,这能没有这点肚量呢?)
  任务奖励:普通抹布。
  妈蛋!
  沈伊的笑就僵在了脸上,心中对系统骂了个八百八十遍,咽了口口水,对着男子道“那么容易动怒干什么,我喝了还不行。”
  于是端着男子的酒喝了下去,嗓子里火辣辣的,不由心里诽腹,明知道酒里有药,还要喝下去,有谁比自己还惨。
  不过好在,接收到完成任务的消息后,不一会儿便恢复了正常,看着眼前男子笑的万分邪恶,她顿了顿,才说道“酒我已经喝了,先生你还有什么事儿吗?”
  “恩……要陪美女聊天嘛”他搓了搓双手,说道。若是一个长得好看的男人做出这番动作来,沈伊或许没什么感觉,不过换成这么一个油头满面的人来做,身上的鸡皮疙瘩都泛了起来。
  既然系统的任务已经完成了,那自然不必对眼前这个人有太多的好脸,安抚了一下身上的鸡皮疙瘩后,她才笑道“先生未免太闲了吧,酒我已经喝了,如果没有什么事儿的话我就走了。”虽说是笑,但是眼睛里那一抹寒意,估计只有无常看见了吧。
  “一夜多少钱,明说了吧,我有钱。”男子从兜里掏出一张金卡,说道,眼睛里的情绪已经毫不掩饰的流露出来。
  “你觉得我缺钱?还是那句话,不管什么都要分人。”她笑道,将无常揽入怀里,顺式就要起身。
  “你这种人我见多了,无非不是嫌钱少,刚才你都喝了我的酒,陪我一夜而已,钱少不了”他财大气粗的说着,却忽视了沈伊眼里的讥笑。
  开玩笑,要是没有系统,我能喝你的酒?
  不过本着把事情闹大,故作恼怒的说道“你这个人什么意思,自己长的够丑了,还想着不切实际的美事!”
  “臭娘们,你他妈知道我是谁吗!我就是在这儿把你干了也没人管我!”他将酒瓶子狠狠的摔到了地下,有些醉意的骂道。
  酒瓶子破碎得声音倒是惹来人的注意,不少人都抱有看热闹的情绪看着男子继续口不择言的骂着。
  很好!
  她眯了眯眼睛,现在就该计划着如何上二楼了,音乐声再次响起,仿佛刚才的闹剧就不存在一般,除了眼中闪着精光的沈伊和骂骂咧咧的男子外,就只有那个将目光一直放到这边的少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