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8中文网 > 神级系统之商女重生 > 2.二婶到家

2.二婶到家


  对于这个二婶,她始终是喜欢不起来,如果以前的经历算是上一世的话,那在上一世,房子卖掉和她二婶也脱不开关系。
  她想留无常在屋里,但它执意跟来,没办法,便让它蹲在自己的肩上。
  阳光正好,她懒懒的伸了个懒腰,险些把无常掀翻下去
  出了卧室,便看到二婶在客厅坐着,眼睛里的鄙视丝毫不掩饰的流露出来。
  她二婶家里一开始在贫穷的时候,沈爸沈妈没少帮助她,后来二叔干了买卖,挣了大钱,便开始目中无人起来,总觉着她们做这些事是应该的。
  沈伊冷冷的看着这两个人,一屁股坐在了她的对面。
  而沈妈还在厨房做饭,此时的她并不知道沈伊已经神态自如的做到她二婶旁边,自顾自的到了一杯水,喝了起来。
  对于重生,她想了很多,重生一次,又怎么能像上一世一样庸庸碌碌,任由她们肆意欺负自己的爸妈,便将自己职场上的气势拿了出来,毫不吝啬的喝了起来。
  “哼”见沈伊不理自己,二婶哼了一声,她本来就属于暴发户,说是暴发户还勉勉强强,但是却把暴发户的气质拿捏的一般无二,她看着刚从厨房出来的沈妈怒道“这孩子比不上我们家吴佩半倍,一点儿都不懂尊重,一点儿教养也没有!”
  这话刚好被成厨房出来的沈妈听道,端着手中的菜愣了一会儿,然后尴尬的挤出一个笑容,看向了沈伊。
  “妈,愣着做什么,快点儿坐。”她喝了一口水,侧头对着沈妈笑道,将心底的那一刹那不舍忍了下去,完全恢复了一般毫不关心的态度。
  “姐,别说那么多了,赶紧吃饭吧。”沈妈刚想将手中的菜放下去却听得二婶继续道“这饭我可吃不起,也不看看你们家沈伊什么态度,完全的没有把我当长辈来看,一点礼貌也没有!”
  二婶说话的声音很尖锐,刺的沈伊揉了揉眉心,说道“二婶我可什么也没说,你不能这样冤枉人。”
  “那个……别说了,别说了,吃饭吃饭”沈妈似乎想扭转一下这尴尬的场面,却丝毫没有起到效果。
  随着门口吴佩的进来,沈伊才正经打量了一般这上一世一直压迫她的姐姐。
  吴佩长的挺好看,有一种文静的感觉,这个姐姐比她早生了一个小时,却总是打心底想处处压制着她。
  “姑,饭做好了没?”她一进门便开口笑道。
  “做好了,做好了,就等你来吃呢。”沈妈说道,她是实实在在的喜欢这个吴佩,不仅学习好,长的也好。
  “哦,沈伊也在啊”她嗤笑了一声,坐在二婶旁边,毫不客气的开始吃了起来,完全当成了自家一样。
  二婶看着沈妈对吴佩的态度,心里更嚣张起来,果然是穷酸命,就配给人打下手的,她完完全全忘记了自己家过不下去的时候是谁来帮助的她
  “吴佩今年……考了多少?”沈妈不好意思,有些迟疑地放下筷子问道。
  “不过都上了九十而已,这些成绩无关紧要。”吴佩笑道,却打量起沈伊肩上的无常来“大姑家里还养着猫,倒是挺可爱的,只是不知道那猫打没打针,要是随便从街上捡来一些流浪猫,可是要生病的。”她最后调皮的一笑,眼神却看着沈伊。
  “猫?沈伊你猫哪来的?”沈妈刚刚忙完,然后又哄着二婶,这会儿才看见沈伊肩上还有一只白猫。
  “同学的,临时养几天。”她说着,将四周人的表情尽收眼底。
  “我看着饭还是不要吃了吧,要是吃出点啥事儿,你们可担当不起,我们家吴佩身体可是很娇贵的。”二婶横插了一句,尖锐的声音刺的沈伊耳朵都发麻。
  “沈伊这猫你还是还给你同学吧,咱们家从来都不养猫,而且猫这东西细菌就是挺多的。”听完二婶和吴佩的话,沈妈思考了一下,也劝着沈伊把猫还给那个同学。
  “大姑不用那么麻烦,我们家有空地,把这个猫给我就行了。”吴佩看着这一切笑道,眼底的挑衅之欲越来越旺,她当然认识她肩头的这只是白猫,折耳猫,在市场上卖的也挺贵的,她一直想养这么一只,没想到却被眼前这个豪不起眼的丑小鸭先养了。
  她可不认为他大姑家有多少钱可以买的起这么贵的猫,不过是沈伊做的不正当的勾当吧,这么没颜色的人就是上不了台面,白白可惜了她那张脸。
  不过在她说完,明显感觉到安静的蹲在沈伊肩上的那只白猫,蓦然抬起了头,一双眼睛直勾勾地盯着吴佩看,竟从它眼睛里看出来讥笑。
  不可能,应该是我多想了,不过是一只猫而已。她拍了拍胸口,却不敢直视无常的眼睛。对于吴佩的变化沈伊自然是知道,也知道这位姐姐表里不一的功夫有多么厉害。
  “这倒是对,我们家有专人看护,到时候她同学来要的时候,直接向我们家来要就行了。”
  “沈伊……”沈妈有些艰难地开口,她自然听说来二婶和吴佩这番话不过是想要那只猫而已,她也知道自己的女儿一向很乖,只要装的柔弱点儿,可怜点儿,应该就能说服吧。
  对于眼前这些人的丑陋行径,确确实实让沈伊心头燃烧了股怒火,不过重活一世,若是继续让她们欺压下去,那倒是真真切切的白活了。
  “吴佩姐是想养只猫吧,这我可不敢做主,我同学说这只猫很贵的,除了我她不放心交给别人。”她漫不经心的开口,却将多年职场经验的气场全部放出,压的他们喘不过气来。
  吴佩心里也是诧异,平常这么任人欺压的一个人,现在倒是哪里不同了,但是也说不出来是那儿。
  “如此,不是我不想给你们,而是我做不了主”她表示很无辜,用手摸了摸无常的脑袋。
  “既然这样,我就不勉强了”吴佩僵硬的笑着,一双眼睛却死死的盯着沈伊,缓了一口气,说道“沈伊今年考了多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