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8中文网 > 嫡女重生倾天下 > 第六十三章 鬼蜮阁

第六十三章 鬼蜮阁


  今日,叶清如约来到醉烟楼,她坐在绾雪厢内,一袭白衣衬得她肌肤似雪,白皙剔透,柳眉淡扫过风情,朱唇不染娇而红,一根素白玉簪挽起她的发丝,面色平静,手端茶杯,茶香淡淡。
  旁边放置檀香云烟袅绕,午时三刻,阳光透过半开的窗户,一抹斜阳洒进屋内,蝴蝶飞进,停在这束光下翩翩起舞,金色的翅膀晶光闪闪,此时几缕微风吹来拂去几分炎热。
  “你来了。”察觉到有人靠近,叶清放下茶杯,眼里始终波澜不惊,平淡的语气像是对一个陌生人说的一样。
  “我就知道你会来的。”君弈看着叶清,目光看似冷静,但是眼底深处藏着的几分欣喜却暴露了他,即使知道她会来,但是他还是拿捏不准,毕竟过去这么久,也不知道她到底变了没有,如今看来,她还是从前的那个阿清,真好。
  “寒门殿。”
  君弈一听,心头微微一惊,脸上划过一抹不自然的神色,随后又恢复平静,她果然还是猜到了。
  “你都知道了。”君弈坐到叶清对面,看着她,眼里的柔情却被深藏,只有如死水一般的寂静。
  叶清凤眸半眯,低着头,眼睛直直的盯着手里的茶杯,若有所思的缓缓开口道:“君弈,我知道是我对不起你。”
  君弈有些愕然,他没想到叶清会给他的道歉,在他的印象中,叶清出生尊贵,无比自负,是一个自尊心极强的人,从来不会给人道歉,如今却对他说了对不起。
  那种疏远感让他心里很不是滋味。
  叶清与君弈聊了没多久叶清便告辞了,今日这次见面,他们到底说了什么,无人知晓,但是叶清知道,她和君弈以后将有一场硬战要打。
  今天叶奕不在府中,边疆那边战事频繁,皇上招他入宫商讨对策,叶清觉得自己的计划得赶紧开始了,不然要是君弈抢在她前面事情可就难办了。
  鬼蜮阁。
  叶清高坐在高位之上,如墨漆黑的明眸透着冷冽,旁边书架上摆放着各种各样的情报,昏暗的烛光照亮漆黑的大堂,支撑地宫的柱面雕刻着奇异的禽纹,明珠嵌在顶上散发出幽幽寒光。
  “主子,姹猡堂那边已经准备好了,还有最近从巫塞刚进的货也到了,陈王最近要回帝都,听说是要向皇上商议无明国投降一事。”烟柳一边向叶清说明情况,一边在一旁整理着资料。
  “叶笑还有叶倾瑶最近怎么样?”叶清听到这些丝毫毫不在意,懒洋洋的倚靠在椅上,眼底透着几分精明却又带着些高冷。
  “叶笑曾派人刺杀叶倾瑶,按照主子的意思我们救下了叶倾瑶,目前已经派人十二个时辰轮番保护她,至于叶笑,自从上次刺杀叶倾瑶失败便消停了,一直到现在都没有动静。”烟柳一愣,她以为主子会问陈王或者姹猡堂那边的具体情况,没想到竟然会问那两个女人。
  “消停?我的这位妹妹可从来不消停,如今陈王即将回朝,她怕是片刻都不得安宁,她一定会在陈王回朝之前,扫除所有障碍,到时候我们还得好好利用她的价值,来一个借刀杀人。”叶清淡淡的笑着,手指漫不经心的缠绕着顺滑的乌发,凤眸藏着几分戾气,但是很快就消失不见。
  “那叶倾瑶呢?”
  “自然是,好生护着。”
  叶清始终扬起一抹浅浅的笑容,笑里满是算计还有阴谋。
  我亲爱的好妹妹们,我这个做姐姐的可是要送你们一份大礼,好生接着,别辜负了我的心意啊!
  烟柳见状,脸上也扬起一抹高兴的笑容,他们等了这么多年,终于能够派上用场了。
  很快,天玄国的天就该变了。
  听雪楼中,叶奕双手背立而站,白衣修身,乌发高冠,身姿挺拔,深色的瞳孔如黑夜寂静而又神秘,透出幽幽的寒光让人不敢直视。
  “主子,他们已经在调查凤凰之女的下落了。”云将半跪在地,白皙的皮肤,清秀的脸蛋让人看不出他竟是一个杀人如麻的暗卫,看起来不过十五左右的年纪有着与年龄不符的成熟与稳重。
  “那就让他们好好查!”叶奕目光平静,但是却暗藏杀机,总有些人要去查那不该查的,明明都提醒过了却还是一意孤行,这样也好,替他倒也省了许多事,那就让他们……自相残杀!
  夜里的风总归要比白天冷些,叶清独自一人在院子里站着看天上的星星,里面只有一件单薄翠烟衫,凉风习习,更显得她有些孤独。
  以前听那些老人说,人死后会变成星星,也不知道是真是假。
  “怎么不多穿点,着凉了怎么办?”叶奕不知何时突然出现在叶清身后,温柔的为她披上披风,随后搂在怀里,满眼宠溺的低着头看着她。
  “你最近都不怎么理我。”叶清有些委屈的撇了撇嘴,其实她也不是怪他,只是觉得他们好不容易在一起了,他却整天都要处理各种事务。
  “娘子,为夫错了,以后为夫天天陪你。”叶奕颇有些无奈的笑了笑,这丫头,他还以为她怎么了,原来是在怪自己最近太忙没有理她,不过这些日子也的确冷落她了,看来他得好好补偿她才行。
  “夫君是大忙人,怎么会整天念着我呢?”叶清傲娇的冷哼两声,撇过头去,语气颇为不满的说道。
  “娘子就是我的思念。”叶奕说完,温柔一笑。
  叶清瞬间脸红得不像样,她清楚的感受到自己脸颊发烫,心扑通扑通的,明明一副要羞涩死的模样却还要假装高冷。
  “花言巧语!”
  “娘子若是高兴,为夫天天说给你听。”叶奕见叶清这般羞涩的模样不由心情大好,随后调戏着说道:“那娘子,花好月圆之夜,我们不该做点什么吗?”
  “做什么?”叶清被这一问有些摸不着头脑,大晚上还要做什么吗?
  ------题外话------
  谢谢大家阅读收藏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