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8中文网 > 嫡女重生倾天下 > 第六十七章 开始行动

第六十七章 开始行动


  风雪南庄。
  “将军,近日有人传播谣言说噬魂石在我们手上,现在已经来了三波刺客了。”
  “是吗?噬魂石……”居坐高堂之上的君寒若有所思的玩弄着戴在手上血玉扳指,薄唇似血,吐露着几分魅惑之气,一袭紫狐裘显得他雍容华贵,最为突出的便是他的一双绿紫异瞳,似乎带有某种勾人心魄的魔力,好似一眼便能看穿人心一般。
  噬魂石……长生不死,看来那群人为了杀他真是什么谎话都说得出。
  “将军,我们现在该怎么办?”陌言问道。
  “自然有人会替我解决。”短短一句,却透露着一种说不出的诡异。君寒似乎有些出神的看向外面,眼神中闪过一抹寒意。
  叶笑,我相信你不会让我失望的,毕竟你可得我精心栽培的一颗棋子啊!现在正是你发挥作用的时刻了。
  陌言见状便知君寒早已有了对策,也便松了一口气,最近为了噬魂石前来的人实在是太多了,他们为此损失也不小。
  “小姐,陈王已经进帝都了,目前在风雪南庄住下,明天就进宫。”清兰慌慌张张的向叶笑跑去,叶笑见状眉头微皱,开口问道:“清兰,陈王进帝都怎么了?慌慌张张的。”
  “小姐有所不知,不知是谁散播谣言说,陈王此番回朝是因为带了噬魂石要孝敬皇上。”清兰急得满头大汗,赶忙向叶笑汇报道。
  叶笑听后一愣,眼底满是疑惑,“噬魂石?那是何物?”
  “据说,噬魂石曾是魔族之物,能够让人长生不死。”清兰解释道。
  长生不死?陈王殿下什么时候有这种东西?更何况,就算殿下有,他自己用了这噬魂石,神不知鬼不觉的,又怎么会孝敬给皇上?
  这其中一定有诈,想来是某些小人暗地里算计着陈王。
  她是绝对不会让任何对陈王有威胁的人活着。
  “你去调查清楚,这谣言是谁散播的,然后再重新散播谣言,就说噬魂石在叶家。”叶笑原本惊愕的神情瞬间变得平静,仿佛刚刚什么都没发生过,又是一副弱不禁风,楚楚可怜的样子。但是她眼底的那抹算计却暴露了她的狠毒。
  清兰有些愣住了,小姐这是要大义灭亲的节奏啊!且不说散播了这个消息有没有会信,就算没有人信,要是传到皇上耳里,叶家又岂能清白?
  噬魂石这种传说中的东西,大家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毕竟它可是有着长生不死的功效的。
  目前这谣言才散播一天左右,陈王那里就已经遭受三波刺杀,可想而知小姐这方法一旦实施,叶府怕是没几个好日子可过了。
  “小姐,老爷他平时待我们不薄,我们当真要这样做吗?小姐要知道,小姐这可是大义灭亲的举动,若是被人发现,轻则被赶出叶府,重则被砍头啊!”清兰心底有些发虚,但是满眼却是担忧,毕竟她早就视小姐为亲人,她无法眼睁睁看着小姐引火烧身。
  “清兰,你是不是忘了谁是你主子?”叶笑目光冷冽,给了清兰一道警示的眼神。
  “是清兰愈矩了,清兰这就去办。”清兰知道,自家小姐为了陈王殿下连命都豁的出去,更别说什么大义灭亲了,小姐啊!就是爱得太深,她怕只怕到了最后她会为了陈王殿下欲火自焚。
  叶笑不会去想那么多,也不会去管后果,因为在她世界里便只有陈王,只有陈王好,她才会好。
  就算后果是付出生命,她也心甘情愿。
  就像飞蛾扑火,明知是死,却还是义无反顾。
  噬魂石在叶府的消息一出,每天就有不少的人盯着叶府,叶府上下大门紧闭,仿佛噬魂石真的就在叶府一样。
  而此时在将军府的叶清知道这个消息后并未第一时间赶去叶府,她手里拿着今天红玉拿回来的信封,上面是叶倾瑶写的,叶正被叶笑关了起来,整个叶府都被叶笑掌控,并且叶府还时常遭遇刺客的暗杀,现在整个叶府闹得是人心惶惶,她希望叶清能够让叶奕出面摆平此事,也顺便解救叶正。
  但是叶清却不为所动,她并不是不相信叶倾瑶的话,因为她无比清楚叶笑是怎样的人,为了陈王,大义灭亲有什么?她甚至能豁出性命!
  这么一个痴情人不好好利用,那她岂不是愚昧至极?至于叶家,叶家百年根基,其实一个叶笑就能轻易扳倒的?她爹一定会留后手,再说还有她娘也不是吃素的,所以叶家一时半会出不了什么事。
  “夫人,我们下一步该怎么做?”红玉见叶清出了神,便小声唤道。
  “去鬼蜮阁通知烟柳,让姹猡堂那边的人准备行动,这次的目标是陈王,然后替罪羊自然就是——皇上。”叶清嘴角勾起一抹冷笑,面若芙蓉,凤眸暗沉,任谁也不会想到这般美若天仙的女子会有如此深的城府和心机。
  “是!”红玉得令后来到外面,一个信号弹升上天空,然后又书信一封给了烟柳,烟柳看见信号弹和书信的内容后,脸上扬起笑容,随后来到姹猡堂,怀揣着一颗满怀激动的心,对着姹猡堂的说道:“主子有令,行动!目标陈王,替罪羊皇上!”
  “是!”下面声音震耳欲聋,众人脸上满是期盼,姹猡堂,一个常年处在地底的刺客,终日过着如同地狱般的生活,他们从进入姹猡堂的那一刻开始便只有无休止的训练还有淘汰,他们就像是暗处的狼,一直潜伏,等待时机。
  如今时机已到,他们将会拼尽全力去厮杀,去享受捕捉猎物的快感。
  “那个东西,终于要来了……”沧玄天之上,长空雄鹰嘶鸣,天边似火烧般炽热,一名身着素衣的白发老人,单手背立而站,清风道骨,白花的胡须长至胸前,衣袂任风起,天边的红光映在他苍老的容颜上,几道深深的沟壑显得更为沧桑,黑色的眼眸犹如混沌般琢磨不透。
  ------题外话------
  谢谢大家阅读收藏支持~
  现在开始每日两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