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8中文网 > 嫡女重生倾天下 > 第三十六章 一人的独角戏

第三十六章 一人的独角戏


  众人纷纷散去,所有人都不曾在意过那辆翻倒的马车,此刻的它正孤零零的在街上,带着除了始作俑者知道的罪恶一同停留在了这儿,它是一辆马车,也只是一辆马车,无法将它知道的,看到的说出来,它的命运到底还是被人抛弃。
  而那车夫也偷偷溜走再没有回来,谁都不知道车夫的脚上沾染了两种不同的泥土。
  自始至终,作为始作俑者对着一切都了如指掌,但从头到尾都不见半分身影。
  风吹起了满地的尘埃,覆盖在马车上,似乎要将上面的戾气与罪恶掩盖住。
  安顿好叶笑后,慕容云急匆匆的赶到君弈的房间里,她看见正在为君弈检查的御医想要冲进去问问情况,但是却被陈轩拦住了:“娘娘,御医说任何人都不得进去,殿下需要安静。”
  慕容云也不纠缠,她明白这件事的严重性,事关她儿子的事都是大事,她可不糊涂,这种有可能危害到奕儿的事情她绝不会去做。
  慕容云来回踱步,眉头紧锁,双唇紧闭,紧张的搓着手,眼睛一直看着里面,就盼望着时间能过快一点,这样检查完了她就能进去看看奕儿了。
  而此时另一边。
  五月的春风带着些许暖意吹进人的心里,阳光从屋檐斜洒而来,落下了一地金光,伴着桃花的香气,蝴蝶纷纷飞来,舞动着金色的翅膀,在阳光下翩翩起舞,像是空中精灵般既唯美又浪漫。
  叶清蓝色的长裙落地,如墨发丝垂至而下及于腰间,梅花点降染朱唇,青丝挽发似飞舞,面若冰霜的脸上带着绝无仅有的寒意,神情恍惚,看着金色的蝴蝶飞至肩头停下,一时间竟有些恍若隔世的错觉。
  那年大雪纷飞,天地间白茫茫一片,唯取那枝头一点红梅染相思。
  “阿清,日后你定是要嫁给我做妻子的,我会好好对你,将你宠上天了!”年幼的君弈天真无邪的笑嘻嘻对着叶清说道,随后他拉着叶清的小手在雪地里奔跑,风来得温柔,只微微吹起了空中的雪花。
  “那你一定不能反悔哦!”同为天真的叶清竟将这份莫须有的承诺放在了心上,而这一放就是数年。
  “本殿下做的决定从来不会反悔!你就乖乖等我,长大了我就让娘亲去你家提亲,到时候你就是我君弈唯一的妻子了。”风吹得君弈稚嫩的脸庞有些泛红,从西边出来的太阳暖洋洋的洒到二人身上,像是渡了层金光似的,笑语嫣然,君弈颇有些霸道的说道。
  “那万一到时候我爱上了别人怎么办?”叶清害羞的低下头去,声音轻轻柔柔的落在君弈心上。
  “你敢!你可是本殿下的人,我看谁敢和本殿下抢人!”君弈声音微微提高,耳根子微微泛红,但表面还是一副得意傲娇的样子看起来可爱至极。
  “殿下这是害羞了?”叶清像是发现什么新大陆一样,好奇加吃惊的歪着头凑近问道,扑腾的羽睫像柳枝一样又浓又密,一双灵动的眼眸带着些许笑意。
  “没……没有!本殿下怎么可能会害羞!”君弈整张脸已经红透了,耳根子也红得直发烫。
  “呵呵,殿下你害羞了。”叶清发出银铃般清脆悦耳的笑声,原来堂堂南安王殿下也会害羞啊!
  “你……你看错了!本殿下怎么可能会脸红?”君弈对上叶清明亮的眼眸,一时间竟被叶清这如花笑靥晃了神,随后他急忙撇过脸去,脸上浮现出一抹不好意思的神情,结结巴巴的反驳道。
  只见,转眼间,原本年幼稚嫩的小男孩已经长成了一个俊郎的少年郎,而当初天真的女孩也已亭亭玉立,变得成熟稳重,不再同往日那般嘻嘻哈哈了。
  再相见,满怀憧憬与希望,当再提起往事时却只是冷道一句:“那都是年少不懂事,还望叶小姐莫放在心上。”
  一句话瞬间将之前的所有撇得干干净净,也将他们之间的情缘断得一干二净。
  当他们都已长大成人,宫宴相见,她满心欢喜的跑去找他,问当年的事可还算数时,却看到他怀中抱着她的好妹妹。
  她上前质问,他却面无表情,毫无愧疚之意,冰冷的话刺痛了她的心脏:“叶小姐,幼年时的玩笑当不了真,我如今爱的是璇儿。”
  幼年时的玩笑,当不了真,她忽然觉得自己像个傻子一样,竟然会为了他的随口一句玩笑而当了真,等了他那么多年却只等来了一句爱上别人了,而那人竟还是平日里对自己尊敬有加的好妹妹。
  那日,桃花盛开,灼灼其华,眼前的一幕使她红了眼眶,他忘了,他彻彻底底将她忘了。
  一句‘叶小姐’将他们之间的关系判决得毫不留情,带着疏远与冷漠还有残忍。
  她不甘心,她要让他再次爱上自己,最后,她没了尊严,跪在地上苦苦哀求着他爱自己一次,可是却换来了他的冷言冷语。
  他说:“叶清,你怎么变成现在这个样子了?”
  哈哈,怎么堕落成这个样子?还不是为了你那可怜的爱,她堂堂叶家嫡女,身份何等尊贵,却为了他一次又一次刷新底线。
  换来的却是他的怜悯,甚至是厌恶。
  她叶清被世人唾弃,而他和叶璇却造就了一段佳话,他们恩爱有加,浪迹天涯,云游四海。
  只有她一个人苦苦等候,等着他回头看自己一眼。
  他从来不知道自己对他的爱是如此的卑微,因为他眼里从来就没有过自己。
  终于,她叶清,被逼上绝路,成为了他口中的蛇蝎毒妇,成为了他眼中最厌恶的一种人。
  当她以为自己终于可以和他在一起时,她才发现原来这一切不过又是他的一场算计。
  最终,他成了叶清心口朱砂,是那一抹难解的爱恨纠缠,是挂在心尖愁苦的思念。
  而叶清却成为了他的无关痛痒,为了利益而用的棋子,是成全他和叶璇的垫脚石。
  多可笑,从头到尾都是她一人的独角戏,所有人都看着她自导自演,自顾自怜,暗自嘲讽。
  她是那么的爱她,爱的那么卑微,犹如飞蛾扑火,明知是死,却依旧一意孤行。
  最后尸骨无存,惟愿祈求那一抹温存。
  用尽一生,爱了不该爱的人,等了一不归人。
  最后,她累了,终于放弃了,再也不会苦苦纠缠,再也不会卑微如土,任人摆布。
  我亲爱的南安王殿下,你去死好不好?我会在地府等着你,看你满身狼狈,可怜至极的模样。
  就像上辈子的我一样,遭受世人的笑话!
  ------题外话------
  谢谢大家阅读收藏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