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8中文网 > 嫡女重生倾天下 > 第二十四章 还是忘不了他

第二十四章 还是忘不了他


  而此时另一边的君弈丝毫不知危险的到来,他孩子心性,偷偷溜走甩开了侍卫一个人在街上高兴的东看看,西看看。
  人潮人海中他一袭麻布粗衣,丹眸潋滟,稚气未脱的小脸带着些许兴奋,叫人分辨不出这到底是富贵的孩子还是普通家的孩子?
  那满身高贵的气质,翩翩少年的风华绝代是麻布粗衣也无法遮住的,好似那天上的皎月,冷清却带着一分灵气,人们纷纷投去惊艳的目光。
  君弈欢快的在街上闲逛着,对了,不久便是母亲的生辰,他此番出来可以给母亲准备一个别出心裁的寿礼,毕竟那些珍珠玛瑙都未免显得太过俗气。
  他这里瞧瞧,那里瞧瞧,眉梢带着喜悦,嘴角挂着笑容。
  忽然,他在一个偏僻的发簪摊前停下,开始认真的挑选起来,这么偏僻的发簪摊,很少有人会经过这里,但凡他停下好好想想便能察觉到不对劲,可他到底还是孩子,怎么可能会想到这样一个不起眼的小摊会有危险呢?
  “小公子,你这是给母亲买还是给小公子的心上人买啊?”那发簪摊的老板看到君弈来到他的摊位前,面目慈善,笑呵呵的问道。
  “给母亲买。”君弈认真的回答道。
  “来,小公子看看这个,这是刚刚进的新货。”说着,老板从下面拿出一个桃木制作而成的木簪,笑着递给了君弈。
  君弈接过木簪,上面的花纹倒是挺独特的,看起来淡雅却不失俗气,君弈隐约闻到从木簪上面穿出来淡淡香味,他疑惑的拿到鼻前闻了闻,随后头晕眼花,很快便晕倒在发簪摊前。
  那老板一见君弈倒下了下去,急忙抱起君弈匆匆离开。
  此时的叶清坐在桃树下,欣赏着漫天的桃花,淡淡的桃花香传入她的鼻腔,沁人心脾。
  叶清一袭红衣霞披,略施粉黛,眉心点痣,红艳的樱唇带着一丝端庄却又隐约露出一分妖媚,绿鬓朱颜,曼理皓齿。只见她缓缓抬起白嫩如霜的藕臂,拿起放在一旁的桃花酒,修长的手指节骨分明,打开桃花酒微微昂起头,酒入喉,桃花酒自带一股清香,但是由于是新酒所以带有点点火辣。
  几坛酒下肚,杏腮桃颊,眼睛像是蒙上一层薄雾,看似几分神秘,带着些许醉人的迷离。
  风起,衣袂动。
  “阿清。”从远处走来的叶奕,黑色的金镶边锦绣长袍,鬓若刀栽,身姿挺拔修长,步履轻盈,如腊月寒梅,高贵冷艳,颇有遥遥若高山之独立,巍峨若玉山之将崩的气质。
  他看着这般失魂落魄的叶清,心底泛起点点涟漪,明亮的眼眸里微微闪烁着不忍与心疼。
  “叶奕哥哥……”叶清见到来人,像要站起来却浑身无力,大抵是因为喝醉了的缘故。
  叶奕见此急忙过去,而叶清不甘心的勉强站起来,风吹着她单薄的身躯,红纱轻飘,青丝飞舞。
  “叶奕哥哥,你怎么来了?”身上带有淡淡的酒气与花香,摇摇晃晃的往叶奕走去,但是却一个趔趄险些摔倒,好在叶奕急忙跑去搂住她的芊芊细腰。
  “怎么喝了这么多酒?”语气极柔带着一丝责备。
  “高兴……自然……自然就喝多了。”叶清笑了,就好像那寒冬的暖阳能够融化人的心,云里吐雾,磕磕巴巴的说着。
  “以后,别喝这么多酒了。”叶奕颦眉而微怒,她这般不爱惜自己的身体,叫他怎么办才好。
  “可是……我还是忘不了他,我还是忘不了他!为什么?明明我都那么恨他了……”叶清无助的落着眼睛,哭泣的声音像是冰锥一样刺痛叶奕的心。
  还是忘不了吗?
  阿清,你果真还是忘不了他吗?
  “为什么不放过你自己呢?”叶奕温柔的抚上她被泪打湿的脸颊,心疼而又无助。
  “放过我自己?我又何尝不想?可是他就像刻在了我脑子里一样,我想尽一切办法抹去他,可是我发现,却是用力,我就越疼,我还能怎么办?”
  叶清笑着,眼睛充满了泪水,几缕发丝贴在她的脸上,看起来几分狼狈可笑。
  “阿清!你为什么?为什么就不能……”不能试着爱上我呢?为什么不能试着接受我的爱呢?或者试着不要抗拒我,这样,也好啊!可是为什么呢?为什么你总是将我推得那么远,让我没有办法好好对你。
  叶奕狠狠的抱住叶清,好像在害怕失去某样心爱的东西。
  春盛,微风带来一丝凉意,拂去了几分醉意。
  叶清终于清醒了一点,她看着自己被叶奕抱住吓了一跳,她急忙推开叶奕,脸上尴尬的神色无处可藏:“叶奕哥哥……刚刚我……”
  “无妨,你好生休息,明日,我再来看你。”叶奕苦涩的笑了笑,眼底皆是无奈与叹息。
  “那阿清就不送了。”叶清也不知道她到底是怎么了,刚刚竟然趁着酒劲将自己憋在心里的情绪都发泄出来了,而且对象还是叶奕。
  这一次她犯了一个致命的错误,那就是将自己的脆弱展现给陌生人,这可是大忌,此番教训她日后定不会再犯,若要成王,必要隐忍!
  叶奕没有多说什么,眼底复杂的情绪看得叶清神情微微一愣。
  随后叶奕离去,空气中似乎还残留着他独有的气味。
  夜晚将至,月光柔和的洒落地面,凌洛洛与墨柒眼见天已黑便想着找个地方,今晚暂且将就一夜。
  二人来到湖边,水面平静,皎洁的月亮投影在湖面上,水波粼粼,整个夜寂静得只有风呼沙呼沙吹过树梢的声音。
  黑沉沉的夜仿佛随意挥洒的浓墨重重地涂抹在天际,连星星的点点余光也没有。寂静的黑夜里,乌鸦时不时传来几道凄厉的叫声,树叶静悄悄的落在湖面。
  凉风来袭,凌洛洛打了一个寒颤,浑身哆哆嗦嗦的来到墨柒面前,看着眼前升起的熊熊烈火,火的温度传到凌洛洛体内,一股暖流从心底而发。瞬间凌洛洛就不再哆嗦,也不再打寒颤了。
  凌洛洛刚要坐下便被墨柒拉入怀中,独属于墨柒的温度传入到凌洛洛的体内,熟悉的味道让凌洛洛瞬间心安。凌洛洛小鸟依人般依偎在墨柒怀里,她抬起头望着墨柒,但是犹豫她与墨柒身高相差过多,所以.......她只能看到他的下巴!
  这货,果然生来就是为了打击人的,长得比她好看,身高还比她高,真是人比人,气死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