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8中文网 > 嫡女重生倾天下 > 第十七章 水落石出

第十七章 水落石出


  “爹……我……”严欣手足无措,她真的要哭了,她怎么知道那毒还是什么边疆特有的剧毒,连沾一点都会死,她只是想要邀功给皇上留个好印象,日后若是想嫁人也可以谋个什么好人家,如今她这是偷鸡不成蚀把米,她真的要被自己蠢哭了。
  看着严欣微微泛红的眼眶,一张清秀的脸上充满了恐惧与焦急。
  但是严大人见此却并未吱声,只是冷冷的看了严欣一眼,眼底有着无限的失望还有寒意。
  严欣一愣,爹爹这是什么表情?难道他要放弃自己了吗?不,不可能的,她可是他最宝贝的女儿,他怎么可能会眼睁睁的看着自己去死呢?
  这时叶清却开口了:“皇上,大家都搜完身了,可是臣女记得我的阿妹还没有搜身,既然阿妹如此大义,那么想必她也是不会介意搜身的吧?”语气中带着一丝激动,一丝雀跃,叶璇,好戏即将上场,我真是好期待!好期待你等下的表情该是多么美丽,犹如你的心一样!
  叶璇听后愕然,叶清她刚刚说什么?要搜自己的身?难道她察觉到什么了吗?不,不可能,她明明那么相信自己,她说什么她都从不曾怀疑过自己,她怎么可能会察觉到什么,不会的,不会的,一定是她多想了。
  “阿姐不是说过吗?清者自清,浊者自浊,我叶璇是清白自然不怕,搜身便搜身吧。”叶璇一副无所谓的样子,因为她早就把毒药偷偷藏到叶清身上了,虽然不知道叶清是用什么办法蒙混过去的,至少她不用害怕会被查出来。
  众人看着叶家两个小姐在这里内斗,心底不由一阵发笑,像这种权贵家里的窝里斗他们可是最喜欢看的了,反正左右也伤不到他们。
  “那就搜身吧。”君墨下达命令后,宫女上前搜身,很快便从她的衣袖里搜出一个白瓷小瓶。
  “皇上,搜到一个白瓷瓶。”宫女急忙递上白瓷瓶。
  叶璇眼底满是不可思议,怎么会?她明明已经趁机放到叶清的身上,怎么会突然之间又回到了她的身上?难不成是叶清……
  叶璇看着一脸淡然的叶清,心底突然升起一个令人毛骨悚然的想法,会不会,今天这一切都是她提前算计好的,她早就知道自己要毒害皇后然后栽赃陷害给她,然后她就设计了这一出戏好反将自己一军。
  但是她怎么可能知道自己要陷害她,毒药是她亲自出府购买的,没有一人知晓。而且这中间还有诸多变故,她是怎么做到安排得如此缜密,并且将毒药原封不动的又还到自己身上,而自己却毫无察觉。
  太医将白瓷瓶接过,打开瓶塞靠近鼻子边闻了一下,随后脸色大变,急忙盖上盖子大惊道:“皇上!这就是毒害皇后娘娘的毒药!”
  “什么?!”叶正听到后立马不可思议的惊呼道,璇儿怎么会毒害皇后娘娘?
  而在场的人听到后无一不脸色大变,谁也没有想到看似天真可爱的叶家二小姐竟然有如此歹毒的心思,竟然敢谋害当今皇后娘娘。
  而叶清的嘴角微微上扬起一抹得意的弧度,内心如潮水翻腾汹涌,但是很快便归于平静。
  叶璇,来了,来了!你看见了吗?地狱的大门向你敞开,死亡在向你招手,今晚,我会让你铭记于心,生生世世都不得忘记。
  “皇上!这一定是陷害!臣女怎敢毒害皇后娘娘!一定是有人栽赃给臣女的!”叶璇也被吓到了,她急忙跪下来,眼睛就像是断了线的珍珠簌簌而下,哭得梨花带雨,看起来可怜至极。
  “证据在此,你还敢狡辩!来人,将叶璇给朕打入天牢!三日后问斩!”君墨龙颜大怒,随即一声令下便出现侍卫要将叶璇带走。
  叶璇慌了,她压根就没想到在自己身上会被搜出毒药,她急忙爬到叶正脚边,可怜兮兮的抱住叶正的脚哭诉道:“爹!你要相信女儿!女儿一定是被人陷害的!爹!你要相信女儿啊!”
  “皇上,这其中会不会有什么误会?璇儿怎么会敢毒害皇后娘娘,微臣建议再次排查一遍。”叶正见此于心不忍,再怎么说她也是他的女儿,作为父亲怎么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女儿入大牢被问斩呢?
  “朕就给叶丞相一个面子,来人,把皇宫上下重新排查一遍,还有可疑人物统统给朕抓起来!”君墨知道自己也不可做得太过于明显,所以便同意了叶正的请求,反正他早已吩咐下去将一切都准备好了,叶家这次想要翻身可没那么简单。
  “对了皇上,臣女在进宫的时候无意间看见有一个宫女在皇后娘娘的宫殿里鬼鬼祟祟不知道在做些什么。”叶璇忽然想起什么,急忙对皇上禀报。
  “那你可知道那名宫女是谁?”君墨冷着一张脸,心底不由勾起一抹冷笑,捶死挣扎。
  “臣女见过!刚刚在宫宴上臣女看见那么宫女靠近皇后娘娘耳边,不知说了些什么,很可能她就是在那个时候下的毒。”叶璇连忙应声道,生怕皇上不信她。
  “哦?那你告诉朕她是谁?”
  “就是她!”叶璇眼神坚定,指着站在君墨身后的一名低着头的宫女说道。
  “来人,搜身!”君墨慵懒的语气带着一丝嘲笑。他到很想看看这个不过六七岁的小女孩能够怎样为自己开脱。
  不久,那名宫女身上也被搜出相同的毒药。
  “皇上恕罪!”那名宫女见到自己身上被搜出毒药来,立马惊慌失措的跪倒在地上求饶道。
  “说!为什么要毒害皇后?是谁指使你这样做的?!”君墨见到相同的毒药,表面虽是愤怒,但是内心却对叶璇和叶清同时产生了浓厚的兴趣,这两个小女孩年纪轻轻竟有如此城府,日后若是能为他所用……
  “皇上恕罪!都是贱婢的嫉妒心作祟,凭什么她可以贵为一国之母,可以荣华富贵享受不尽,而贱婢却要任劳任怨受人欺辱,贱婢气不过,一时间鬼迷了心窍才做出如此傻事!还望皇上恕罪!贱婢知错了!”宫女被吓得浑身发抖,全身上下冒着冷汗,神情闪过一抹不自然,稍纵即逝,没有任何人看到。
  “毒药从何而来?”君墨阴沉着一张脸,冰冷的语气像是冰锤一样能刺入人的内心。
  “贱婢有个哥哥在边塞做事,于是贱婢就托贱婢的哥哥替贱婢搞到了毒药……”宫女越说到后面越害怕。
  叶清冷笑着,她死死的盯着这名突然冒出来‘凶手’没想到叶璇还有这一招,找个替死鬼替她顶罪,不过没关系,她接下来的大戏可是不会再让到手的鸭子飞了,叶璇啊!你现在就笑吧!只有这样才能表现出你等下是何等的绝望!
  事情的真相水落石出,大家终于纷纷松了口气,那名贱婢三天后处以极刑,而严家也在一夜之间被夷为平地,皇上心底十分清楚是谁做的,但是奈何没有证据,所以也就不了了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