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8中文网 > 嫡女重生倾天下 > 第十二章 叶正

第十二章 叶正


  翌日清晨,太阳刚从西边升起,初春雾薄,凝结的露珠晶莹剔透,从树叶上落下垂落至水面泛起点点涟漪。
  人们早已起来展开了一天的忙碌,而叶清还在睡梦中,只依稀听到外面传来窸窸窣窣的脚步声。
  她立马瞬间清醒过来,头脑保持着清醒,目光炯炯,谨慎的盯着门口,何人会在这个时候来她这里?
  叶清脑子中快速回忆前世这个时候是谁来到她这里,要做什么,她接下来该如何应对。
  “去把小姐叫起来。”门外,夏如月对着身边的红玉低声说道。
  “是。”红玉应了声后便前去推开门,她看着里面没有任何动静,张望了一下四周便走了进去。
  “小姐?”红玉一边走进里面一边小声唤道。
  “何事?”只见叶清已经坐起来,正在穿着衣衫,神色自若的看着红玉。
  “夫人让奴婢来叫小姐起床,少爷回来了。”红玉见叶清正在换衣衫,急忙低下头去,往后退了两步将夏如月对她说的话悉数告知。
  “知道了,就来。”只见叶清已经穿好衣衫,白嫩的小脚穿进鞋子落地,手指轻轻将垂至脸边的发丝捋到耳后,动作优雅且姿态优美。
  坐在梳妆台前的叶清一双美眸流转,波光潋滟,好似那山间的泉水清澈动人,小嘴不染而红,雪白色的披肩遮去了精致的锁骨,头挽堕马髻别镂空珍珠簪,耳垂吊挂着珍珠流苏耳环,只要她微微动动身,侧侧头,那流苏就跟着她一摇一晃的显得十分俏皮可爱,但是她的脸上却如死水一般平静,她什么话都不说,只是这样静静的坐在这里,就像天边的皎月一样清冷高贵。
  红玉看见叶清这般模样,竟觉得她好像比之前又美上了那么几分,也不知是她错觉还是怎地。
  “走吧。”红唇轻启勾起一抹美艳的弧度,缓缓起身,步盈轻履来到外面。
  见到来人微微福身,声如娇鸳,婉转动人,轻声道:“女儿拜见娘亲。”
  夏如月看着叶清,眼底充满了赞许,她笑着点了点头温柔的扶起叶清:“阿清,今日前来,娘亲是要告诉你,那叶奕打了胜仗从边塞回来了,如今就在大厅,你爹让我来唤你前去,你记得一定要知礼数,懂分寸,切不可让你的义兄对你失望,他如今势头正旺,我们以后做事还需要他的帮助。”
  “女儿明白。”
  言毕,夏如月牵着叶清的手来到了大厅,这是叶清重生后第一次来大厅,这里还是同前世一般。
  雕梁绣柱,丹楹刻桷,红木雕刻的花纹似飞鸟似鱼虫,映入眼帘的便是头顶的牌匾,用上好的沉香木打造而成,泼墨潇洒的刚正不阿几个大字还带着几分刚毅,对称的桌椅整齐有序的摆放在两边,桌椅茶杯被擦拭得一尘不染。
  只见叶正穿着黑色的官服长袍金丝滚边增添了几分尊贵,一张正气凛然的国字脸上充满了严肃,黑色的眼睛里是多年养成的深不可测,像是黑夜里的毒蛇,发出幽幽的寒光,好像能直透人的内心一般。
  “女儿拜见爹爹!”叶清看着眼前熟悉的男人,这个男人是她的父亲,一个为了她甘愿跪下去求叶璇的父亲。
  他一生是那么的骄傲,征战无数,为国操劳任劳任怨,可是,最后他一生效忠的皇上不信他,他拼命保护的百姓恨他,被叶璇诬陷贪污尸骨无存,而他最疼爱的女儿,最后也死了。
  父亲,你放心吧!这一世,我会好好保护你,我要你看着那些负你之人是如何付出代价!
  我要让他们都知道!你叶正!没有叛国!你是忠臣!你是女儿唯一钦佩的人,那些伤害过我们的,我要他们带着悔意去地府忏悔!要他们永世不得超生!
  叶清瞬间心头一热,眼眶微微泛红,但她知道自己现在不能有一点的异样,于是她脸上又恢复了平静,仿佛刚刚在心里的五味翻腾都不曾存在过一番。
  “阿清来了,快,来见见你的大哥,他刚刚从边塞打完胜仗回来。”叶正在见到叶清的时候脸上的神情终于有了一丝缓和,他眼带笑意的招了招手将叶清唤去。
  叶清微微转过头看了夏如月一眼,好像在问怎么办,而夏如月只是轻轻拍了拍她的手背,眼神示意她快过去,不要紧张。
  叶清在得到示意后离开夏如月身边向叶正走去,她用余光偷偷斜瞥叶奕一眼。
  高挑秀雅的身姿挺立,穿了件上好蚕丝织成的冰蓝色长袍,腰间绣着雅致花纹看着几分脱俗,衣摆处是用墨晕染开来的墨花,与他头上带着的墨色玉簪交相辉衬托出他的清冷淡然的气质,远山眉宇之间煞是俊美。
  剑眉星目的深处是一抹无人懂得的悲伤,但却又带着生人勿近的疏离,好像能把你所有的心事尽收眼底。
  叶奕正好对上叶清探测的目光,四目相对,气氛有些怪异。
  叶清急忙收回视线,心扑通扑通的跳动着,她刚刚竟有种被他眼睛吸进去的感觉,好像在她面前,自己的心思与缜密都不堪一击,能够瞬间被解开一样。
  叶清觉得这样一个眼神便能将你看透的人实在是太过于可怕,因为你不知道什么时候自己的心思被他看穿,然后他反过来算计你,你却浑然不知。
  所以,除了必要的接触她还是与他保持距离的好,不然要是被他看出什么异样那可就遭了!
  “叶奕哥哥凯旋而归,阿清在此恭喜叶奕哥哥了。”叶清一副小女儿家的姿态,羞羞的低着头,语气极柔,像是一片叶子落在湖面上,落地无声却能泛起点点涟漪。
  “嗯。”叶奕冷若冰霜的脸上看不出任何表情,让人不禁怀疑这站着的可是个活生生的人?唯有在看向叶清的那一瞬间,那眼底的一抹柔情才让人感到一丝丝的温度。
  叶清低着头,心里暗暗回想着叶奕,叶奕是叶家的义子,是父亲在她出生的前几天在门口捡到的,那天大雪纷飞,他孤零零的一个人站在叶府的大门口,一遍又一遍的敲着大门,但是却无人回应他,他身上只穿了件破旧且单薄的衣衫,风毫不留情的袭击着他瘦弱的身躯,他被冻得瑟瑟发抖,一张小脸惨白得可怕。
  那天若不是父亲刚好从宫中商议要事回来,他可能就等不到父亲而先冻死在那个寒冷的冬夜。
  ------题外话------
  谢谢大家阅读收藏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