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8中文网 > 嫡女重生倾天下 > 第三章 搜身

第三章 搜身


  “安若,今日娘亲可有来唤我?”叶清看着满脸童真的安若,恨意与悔意杂交在一起使她的内心五味杂陈,前世她没有保护好她,这一次,谁也无法伤害到她!
  “对了!大夫人让奴婢来叫小姐去落轩亭,说是有要事同小姐商议。”安若听到叶清的话顿时拍了拍大腿,猛地想起她来这里的目的。
  “既然如此那就赶紧替我梳妆吧,省得娘亲久等了。”叶清一双墨黑色的眸子看起来平淡无奇,该来的总会来,她叶清再不会任人摆布,也绝不会让自己所守护的被别人夺走!
  “是,小姐!”安若感觉今天的小姐有些怪怪的,但是她说不出来,或许是前些日子大夫人没有答应小姐外出游玩所以还在闹脾气吧!
  安若不知道,此时的叶清早已不是那个只知道耍大小姐脾气的叶清了,那个为了不让外出游玩就闹脾气的叶清已经不复存在,存在的只有从地狱爬回来的恶魔,带着怨恨与悲伤!涅槃重生!
  叶清坐在梳妆台前看着铜镜中的自己,七岁时的容颜虽没有完全长开,但那眉宇之间的灵气还有精致的五官都无一不透露着她的美丽,朱唇不染而红,眉不描而黛,面不施而白皙如玉。眼角泪痣几分柔情,但是那微微上扬的眉梢又带着几分不俗的霸气,腮凝新荔,鼻腻鹅脂,凤眸潋滟,可夺魂摄魄,荡人心神。
  这般如神祇的容颜惊为天人,日后长大不知又该落得如何美艳惊人。
  脸上的阴鹭让人不在她在想些什么,面无表情的看着铜镜中的自己,心思不知去向了何处。
  “小姐,好了。”替叶清梳妆完毕,安若看着铜镜中叶清,眼底不禁流露出惊艳与羡慕的神情。
  小姐当真是越发的标志了,可谓是倾国倾城,貌若天仙,也不知日后是哪个郎君能够修得这般福气娶了小姐。
  来到碧清园,目光所及尽是花团锦簇,姹紫嫣红,朵朵的牡丹开得娇艳,旁边是盛开的木兰吐露着乳白的花蕊,几朵含苞待放,洁白无瑕,像极了不染红尘的仙子,硬是替这满园春色增添了几分雅气。
  只是这凡是出生于人世间的生物也好植物也罢,怎能不沾染俗气,人们也不过是被它纯洁的外表所骗罢了,终有一天花枝枯萎,消磨殆尽,所有的美丽终归于尘埃之中,那时又会有谁记得它曾存在过呢?
  叶清看着头顶强烈的太阳,额头冒了些许汗珠,四月的阳光算不上毒辣但到底也是十分强烈的。
  目光望去,在这春圆满色中一座凉亭独立坐落在花丛中央,一位莫约三十左右的贵妇人,芊芊玉手执一盏清茶放入口中浅抿,润了润微微干燥的红唇,一袭紫色广袖长裙及地,岁月没有在她脸上留下过多的痕迹,反倒替她增添了几分成熟女人的韵味,肤若凝脂,身材丰润。
  青丝绾鬅髻,头别鎏金穿花戏珠步摇,雍容华贵,浑然天成的端庄与眼底不易察觉的毒辣使人不禁心生望畏。
  叶清心下一沉随后起步来到亭子间微微福身朱唇轻齿:“女儿拜见娘亲。”声如黄鹂,婉转动人,撩人心弦。
  见叶清的到来,夏如月脸上浮过一抹喜色,随后放下茶杯轻启红唇带着一丝愉悦,“清儿,来,坐。”夏如月玉手轻拍旁边的石凳,柔声道。
  “是。”叶清随声应付,缓缓坐下,十指尖如笋细润光滑略过耳边几缕发丝绕至耳后,一举一动都无比妩媚动人。
  “清儿,今日前来其实就是想和你说个事。”夏如月一脸慈祥的看着叶清,手轻搭在她手背上。
  别人或许不知,但是叶清知道,夏如月越是这般慈祥的模样,等下说出的话做出的事就越狠毒,笑面虎说的大抵就是夏如月这样的人了。
  “娘亲请说。”叶清脸上没有任何表情,她一双丹凤眼如死水般波澜不惊看着夏如月,夏如月心中微微一惊,清儿的眼光怎么如此平静,平静得不像是她这个年纪该有的稳重。
  “前些日子娘的玉簪丢了。”夏如月若有所思盯着叶清,阿清应该不会怪她吧?不会的……她这样做都是为了她好,为了能让她登上那个位置,这么一点小小的牺牲她想她应该不会怪她的。
  “可有找到?”叶清心底清楚的如明镜,这件事果然还是来了。
  “不曾,不过前些日子阿罗看见安若曾进出过我的房间。“此话一出,安若瞬间就愣了,脑子里一片空白,傻傻的在那里站着,眼眸满是疑惑和不解。
  大夫人这是在说什么?她明明从不曾去过大夫人的房间,大夫人这样说不就是明摆着诬陷自己吗?
  “娘亲可是怀疑安若?”叶清脸上没有浮现出任何的惊讶与焦急,反而淡定的端起一盏清茶闻了一下便送入口中细细品尝起来。
  “娘知道安若是你的贴身侍女,只是俗话说得好,日防夜防,家贼难防,娘亲也没别的意思,只是想说搜搜身,没有搜到自然是好事,若是搜到了……”夏如月剩下的话没说完,但是叶清却已经明白她这话的意思,无非就是要栽赃陷害安若。
  凤眸暗沉,脸上的阴沉一闪而过,快得让人看不清任何神色。
  果然,娘亲总以为只有没有感情的人才配坐上那个位置,凡是能让她动感情,产生软肋的东西都该一一扫除,安若是如此,甚至连她自己都是如此。
  她要将她打造成一个冷血,残忍的女帝王,她要自己没有任何软肋,成为一道坚不可摧的城墙;要让她登上那个位置改朝换代,要天下都成为她的天下!
  “娘亲的意思阿清自然知道,既然娘亲都这么说了,那便搜身吧。”
  平淡无奇的话让安若傻了眼,小姐……小姐这是不信她吗?
  不!不会的,她跟了小姐这么久,小姐最清楚自己的为人了!小姐一定是相信她的!安若眼睛充满了希翼的看着叶清,眼神坚定而又清澈,似乎要让叶清知道她是清白的。
  叶清看着安若眼睛里闪烁着期待的光芒,藏在袖子里的手紧握成拳头,锋利的指甲刺入肉里几分生疼,但是唯有这股痛意才能使她的头脑保持清醒,越是在这种时候就越是要表现出不在乎,要是被娘发现自己有一点的异样那可就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