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8中文网 > 嫡女重生倾天下 > 第二章 重生

第二章 重生


  叶清感觉自己全身上下要被撕裂了一般,疼!实在是太疼了!原来这就是死亡吗?难怪世人都说死过一次的人再也不愿意死第二次了。这般的痛彻心扉,莫过于心死吧?
  “小姐?小姐你醒醒……”迷迷糊糊之中,叶清似乎听到了一个熟悉的声音。
  叶清努力的睁开眼睛却只觉得眼皮上有千斤重,疲惫占据了全身,她现在别说睁开眼,就连动一下都觉得痛苦不堪。
  “小姐……”
  “叶清,你生来是下贱的胚子,现在是,以后也是,翻身?呵!只要有我叶璇在一天,你就休想翻身!”
  “阿清,我喜欢你。”
  “阿清,对不起……我骗了你……”
  “阿清。”
  “阿清……”
  无数的回忆犹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向她袭来,这些前世的记忆,每一个都像是杀死她的利器刀刀刺入她的心里。
  为什么?为什么还要她回忆起这些痛苦的回忆?为什么到死了她还要受如此折磨?
  叶清终于撑不住这强烈的疼痛而晕了过去。
  不知过了多久,叶清感觉整个人都在下坠,这种感觉和她当初跳崖一般别无二致。
  她猛地睁开眼,一刹间,她只感觉莫名的熟悉,这时,一股淡淡的桃花香传入她的鼻腔。绛红色的帘子,木檀香的气味,熟悉的家具。
  这?这不是她七岁时候的闺房吗?
  还有眼前这个丫头,安若?她不是早就被叶璇陷害杀死了吗?她怎么会出现在这里?而且看样子怎么才七八岁的模样?
  叶清看了看自己的小手,这是怎么回事?她的手怎么这么小?难道说……叶清脑子里有一个大胆的猜想在心里蔓延,她重生了?而且还是重生回了七岁时候的自己?
  她虽然不知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但是既然她没有死,而是重生,天不亡她,那么她叶清又有何惧?
  这一世,她势必要祸乱天下!神挡杀神,佛挡杀佛!她倒要那些人看看什么才是恶毒,什么才是蛇蝎心肠!她要登上那九五之尊的位置,她要睥睨天下,傲视群雄!她再不会是别人棋局里的棋子,她要成为下棋的人!
  此后,再没有人能够骗她,欺她!只有她才能够做恶人!她也绝不会让前世欺负过她的好过,她要他们痛不欲生,她要他们下地狱去给曾经的自己忏悔!
  君弈,叶璇……
  我叶清与你们不死不休!
  叶清攥紧了棉被,眼睛流露着凶狠,周身的戾气吓得安若大气都不敢喘一个。
  没有人知道此刻的她内心有多么激动,也没有人知道此时她的内心充满了仇恨,这次,她不信天,不信地,不信神,不信因果轮回,不信什么报应!
  经历了上一世,她明白了,只能相信自己!相信权利!因为只有这个才能让她得之所想,杀之想杀,没有人胆敢说她一句。
  曾经她以为爹爹和娘亲已经替她铺好了所有的路,她可谓高枕无忧,因为她是他们最疼爱的女儿,天下的父母谁不是把最好的都给自己的孩子呢?她也不例外,所以她很天真的总是相信别人,以为这个世间再没有什么能够伤到她。
  可是,到了最后,母亲含冤而死,父亲尸骨无存,阿欢失去毕生的修为,而叶璇,这个骗了她一生的女人!和她心爱的男人在一起,成为天下最尊贵的女人,害得她家破人亡!
  其实叶清到现在都不明白,叶璇为什么可以为了爱,为了一个男人能够灭自己的九族,能够杀害自己的至亲。
  或许她一辈子都不会明白,但是她始终明白一点,那就是再大的本事,再好的容颜,什么亲情,爱情,友情都输给了那个位置。
  坐在那个位置的人无需多言便能轻易的决定你的生死,决定你的一切,这可比那些所谓的爱情和亲情来得靠谱得多。
  安若看着原本还好端端的叶清突然泪流满面,瞬间慌了,小姐昨日还在和她嬉皮笑脸的,怎么今日突然如此悲伤?
  “小姐你别哭,是安若不该这么早叫你起床,小姐你睡吧,安若不会叫醒小姐的。”安若一张还未完全长开的小脸蛋上浮现出焦急的神色,她慌忙的抬起手用衣袖抹去她脸上的泪,笨拙的样子使得叶清破涕为笑。
  “什么嘛!原来小姐是在玩弄安若啊!”看着叶清笑得花枝乱颤的样子,安若心底松了一口气,随后佯装生气的对着叶清说道。
  亏得小姐是闹着玩的,不然要是让大夫人知道小姐不开心了,她还真不知道该怎么办!
  看着稚气未脱的安若,婴儿肥的小脸蛋白皙红润,一双灵动的双眸明亮得不像话,像是一面明镜般不染尘埃。
  叶清眼底流过一丝温柔,几许她没有如此看过她了?在她还是幼年的时候便被叶璇陷害死于非命,那时候她记得她还只有八岁,独自一人被烈火灼烧,她那双不谙世事的眼睛一直在看着她,眼底充满了疑惑,或许是在想她为何不救她。
  其实她想救,她比任何人都想救她!前世今生,唯只有她一人才是真心待自己,只可惜那时候的她被叶璇欺骗,她以为安若是母亲安插在自己身边的一颗棋子,后来才知道那不过是叶璇骗人的把戏。
  悔恨当初自己为何如此相信叶璇,对她竟半分怀疑都不曾有过。
  看着刚刚还笑得一脸灿烂的叶清突然沉默,安若立马又急了:“小姐你怎么不说话了?安若没有生气,你看!安若没有生气!”安若急忙摆了摆手,脸上露出一个大大的笑容,深怕叶清不相信她。
  “我知道。”叶清马上挂起一抹淡淡的笑容,眼底深处是无尽的怀念。
  “这样就好了嘛!安若说过,小姐笑起来的样子是最好看的!”安若笑嘻嘻的看着叶清,此刻的她并不知道她这般模样使得叶清心底的愧疚越发浓烈。
  她记得七岁的时候安若因为和她走得太近而被母亲责罚,仔细回想,今天……
  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