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8中文网 > 他才不是小奶狗 > Chapter85 歧路

Chapter85 歧路


  孟荛和一个猎头公司的经理约在江池青的咖啡馆。
  今天嘴甜的江医生不在,孟荛觉得通体舒畅。
  “一池清荷?”一个穿着体面的中年男人提着皮包落座,笑着道,“这着实听起来不像个咖啡馆,倒像个茶馆的名字。”
  孟荛也笑,“偶然看到的,环境不错,人也不杂,是个好地方。”
  她翻开单子,“周经理喝什么?”
  被唤做周经理的男人依然挂着十分职业的笑,“最普通的咖啡就好。”
  她点点头,对侍应生道:“一杯现磨,一杯蜂蜜柚子茶。”
  “好的您稍等。”
  “孟总怎么有闲情约我喝咖啡?”
  孟荛摆摆手,“周经理用不着抬举我,况我以前也得被唤‘副总’才对,”她手里把玩着手机,神情轻松的有些出人意料,“我被开也不是这两天的事儿了。”
  大家都是人精,今日孟荛的用意周经理也能猜个十有八九,但他从前与她打交道甚少,并不知道原来是这么一个直截了当的性格,“不瞒孟总,您这个事情的确有点难办。”
  孟荛无所谓点点头,“我清楚。”
  无论什么地界,泄露机密除却一等一的罪过之外,高管本人的名声也就到此为止了。周经理干这行的,不可能不知道孟荛为什么被炒。
  所以说自己辞职与直接被开没什么分别,在业界人眼里,都是因为手脚不干净被开了。
  但孟荛觉得,有眼睛的都能看出她根本没必要这么做。
  她这个年纪走到这个位置前途一片光明,这根本就不是她职业生涯的顶峰,她也不可能自以为走到终点了。她有什么理由自毁前程。
  这也是她有底气重出江湖的原因。
  周经理道:“我先把消息放出去,至于结果怎么样我真的不能保证。”
  “我理解,”侍应生刚好把两个人点的东西端过来,孟荛道了声谢,“但周经理一定不会吃亏。”
  周经理把方糖放进杯子里,拿起匙子搅了搅,“我当然不会吃亏,但我总得知道——”他停止搅动,然后抬头看她,“孟总值不值得我信任。”
  “哈,”她轻笑,“周经理是个聪明人,虽然不是干我们这一行的,但我觉得聪明人看事情不至于和那些庸碌之辈一样?”
  周经理笑笑,“您这话真是一箭双雕。”
  孟荛双手捧着陶瓷杯,“为了生计,谁不得拼尽全力呢。”
  ===
  许知晗照旧一身T恤破洞牛仔就回了家。
  许家老宅是在许谦起家之前住的地方,后来家底逐渐殷实,便把原本清流之家住的小村落附近的地都买了下来,扩了个现在看起来着实体面的许宅。
  隐在重叠的树木之中,倒也不负许老爷子是个清贵的读书世家传人给人的印象。
  只是后代身上的铜臭味自许谦这一辈起,大概再也洗不干净了。许知晗冷笑。从骨子里带出来的功利因子,他无法抗拒。
  曾经他因为这点与生俱来而感到厌憎,但他得感谢这个特质,不然怎么遇到孟荛。
  他手里转着车钥匙玩,结果刚迈进小院就被兜头打了两巴掌。
  “叫你回来好好吃一顿饭,你看看你自己穿的像什么样子!”真佩服老太太快七十了还这么有力气,打这么一下真是疼得要死。
  他“嘶”了两声,边揉脑袋边皱眉,“干嘛啊您。”
  他奶奶匆忙给他使眼色,许知晗一头雾水地往家里面看。
  沙发上坐着一个打扮靓丽的年轻女孩子,笑的温婉。
  他脸色不动声色地沉了下来。
  他把声音放轻,“奶奶,这是?”
  他奔着不坏人面子去的才低声说话,结果他奶奶根本不给他留余地,“这是你涵妹妹啊,你小时候经常和她一起玩的,你记不记得?”
  许知晗根本对什么寒妹妹暑姐姐毫无印象,他哪有什么童年玩伴,他记忆里只有永远安静的房子,不回家的父亲,和精神状况每况愈下的母亲。
  他索性不再跟自己奶奶客气。“不记得。”
  霍女士在背对着女孩的地方冲许知晗垂下了嘴角,“小时候你们妈妈经常说你们名字取得有缘的,你怎么可能不记得?臭小子就是被我惯的,”她又转过头对那女孩笑的万分慈祥,正当许知晗惊讶于自己奶奶的变脸速度之时,他的腰被狠狠拧了一下。
  他死死压抑才没有叫出声来。
  要知道孟荛平时在家里都是特别害怕他磕了碰了的,没想到回了老宅反而遭此横祸。想到这就觉得想死她了。
  “我去看看午饭,你们同龄人有话说,我就不在这捣乱了。”
  许知晗真的不想进去,但是实在不太好看,只好勉为其难坐在离那个女孩最远的一个沙发上。
  何初涵看在眼里,嘴角的笑意淡了一点,但只有她自己知道。
  许知晗落座后就开始百无聊赖地玩手机,待了一会儿觉得实在尴尬,便准备起身去后院转转,从侧门出去,正好还能避开奶奶的耳目。
  “知晗哥。”何初涵突然叫住他。
  他没来得及抬起的下半身反应了一下,还是站了起来,他不好装聋子,低头居高临下看她,连话也未说,不耐烦地看向她。
  “听说你也留过学,你在哪个学校?”真佩服她还能笑的这么毫无芥蒂。
  许知晗反思了一下自己自进门之后的态度,实在不觉得能有什么信号给了这个人他可以被很容易搭上话的错觉。
  他这些年玩儿时候居多,这女孩儿是蛮厉害的。
  “你是来找我讨论学业的?那我爸比我更清楚,你问他。”说完迫不及待地往后院走。
  何初涵眼睁睁看着他走开,却没有理由能拦他。
  她从小众星拱月地长大,从来没有受过如此冷遇。就是在国外留学的时候,她也从来没有这样上赶着和谁讲过话。
  她很早就知道许知晗这个人了,小时候不记事大人们挂在嘴边儿上的不算,她和许知晗来自同一个城市的同一个圈子,也就只有许知晗这种人会对自己的同类一无所知。
  霍老太太端着一盘西瓜进来的时候,发现只有何初涵一个人。
  “那小子呢?”
  何初涵不太好意思地笑笑,“可能我不太对知晗哥的脾气吧。”
  “兔崽子,”老太太把水果盘子重重放在茶几上,“你坐着,我去找他,太没分寸。”
  何初涵在她转身的一刹那散尽了笑意。她不得不承认,她的确被许知晗的样貌和通身的漫不经心惊艳到了。
  而且,不巧她还就喜欢搞不好对付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