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8中文网 > 他才不是小奶狗 > Chapter83 假象

Chapter83 假象


  华灯初上,许谦合上钢笔笔帽。
  “魏延。”他拨通内线。
  魏秘书接起来,“许总。”
  “你跟了我多少年了?”
  “和大少爷年龄差不多……大概二十多年了。”
  如果孟荛能仔细观察一下许谦的长相,就会发现许知晗那肖似乃父的狭长的凤眼,在闪烁精光的时候也同许谦如出一辙。
  下班时间已经到了,顶层办公室的落地窗已经能够透出外面愈渐昏暗的天色。魏秘书转身将办公室的大灯打开。他也因此没注意到许谦眼睛里一闪而过的犹疑。
  “许知晗最近有联系过公司的其他人么?”
  魏延没料到他突然之间将话题转得如此之快,向外张望了一眼,而后走到门口确认门已经被锁上。
  “除了和孟荛在一起以外,没有任何异样的地方。”
  许谦嗤笑一声,“他真的指望能凭女人成事?也太小看他老子我了。”
  魏秘书嘴唇微启,但最终什么也没说。
  二十多年,他比任何人都清楚许谦的脾性,他这时再提许知晗未必不会在逃过他们的监视情况下联系到某些人,未免有刻意洗脱罪名之嫌。
  许谦不会放弃怀疑他,方才问的那一句话已经足够他感知到了不被信任的危机。
  “回家。”许谦从衣柜上取下外套。
  “是。”
  +
  姜缪把烤箱里的小曲奇小心翼翼的端出来,一抬头看到了迈进厨房的许谦,她温柔笑笑,“今天回来的怎么这么早?”
  许谦没有回答她的问题,“不是说了想吃什么让他们去做?”他看了一眼她盘子里看上去就很甜腻的东西,努努力没让眉头皱起来,歇了要去拿一块尝尝的心。
  姜缪何其敏感,她当然知道他不喜欢,但在这些小事上他一向很纵容她。她没有提出请他尝尝的问话。而是起了另一个话头,“晗晗很久不回来了。”
  厨房里四处飘着甜甜的味道,许谦终究还是把眉头皱起来了。
  听见这话,他神色未变,“谁知道他天天野什么?”
  “知晧呢?”
  “楼上写作业去了,我给你叫他。”她摘下隔热手套,洗了个手准备上楼。许谦拽住她,“别叫他,让他好好写。”
  “别像他哥哥一样,连是非好歹都分不清。”
  姜缪眼神闪了闪。
  她不清楚外界有什么事,除了能在电视的财经报道上时而不时看到那些她并不能看懂的新闻,她对外面发生的一切一无所知。但从最近他回家的频率和时间,以及财经频道主持人和本地电视台提起谦达的态度,她能猜出来应该是出事了。
  魏秘书比起她来,其实更像是贤内助吧。
  她抿抿唇,“最近是不是很累。”摸上了许谦的太阳穴。
  “没有。”许谦握住她单薄的手掌,拉着坐在客厅的沙发上。
  还好,这个女人同许知晗的母亲一样,她们的无知能叫自己省不少事。但姜缪比她聪明多了。
  她总知道什么事该知道什么事该装傻。
  这才是大智慧。
  但他无法同无知的女人产生共鸣,一大遗憾。
  姜缪静静坐在沙发上,许谦靠过来枕着她的腿。她两手按在他的头顶轻轻按着。许谦闭上了眼。
  ===
  在许知晗的温室里待了一个多月的伪装成娇花的孟荛,终于忍不住了。
  “你要出去找工作?”
  孟荛伏案一手摆弄电脑,另一手在纸上做笔记,“早就应该做的事儿了。”
  两个人都窝在卧室里,只开着床两头的阅读灯。书桌上的台灯很亮,孟荛一边奋笔疾书一边唉声叹气。
  她实在无法忍受这种长期米虫生活。
  许知晗半躺在床上借着阅读灯看一本书,下午刚刚去复查过,医生说恢复的很快。下个月应该就可以回学校了。
  他心里有点舍不得,但如果回学校上课再住到这边就有点赶。
  这就得再想个办法把孟荛骗过去和他住那边的房子。
  他把书放下,一只手肘撑着脑袋,目不转睛地盯着孟荛的侧脸看。孟荛余光瞟见,转过来赏了他一个白眼儿。
  许知晗瞬间委屈。
  “孟荛你不爱我了。”
  孟荛:……
  “……你是不是躺太久把脑子躺坏了。”她眼睛未离开电脑屏幕,“出去玩一会儿吧,医生说你可以适当活动一下了,别在这儿碍事。”
  许知晗笑笑,掀开被子走下床。
  孟荛注意到他下床了,没怎么在意,结果两秒之后就有人往自己睡衣领口吹气,还把手伸进去了。
  孟荛:……
  这大领口的家居服还真是方便作案。
  她把某些人长得过分好看的手拽出来,“规矩一点这位同学。”
  “你不是让我适当活动吗?那我们是不是可以……”
  他脸颊贴着她的,可能是床上待的久了,声音有些与他平时说话不太一样的沙哑低沉。简直要了孟荛的老命。
  她当然知道他问的是什么,“你想都别想,”她转过头来抓着他的手,“在你完全康复之前。”
  许知晗更委屈了。
  但他一向雷声大雨点小,孟荛不以为意,自动略过他故作楚楚可怜的表情,松开他的手继续看屏幕。
  许知晗明白在这博不到关注了,自己出去了。
  孟荛还有些诧异这回怎么不像平时一样耍耍赖矫情几下就这么自觉,侧头看了一眼。
  五分钟之后许知晗在客厅叫她。
  孟荛没动。
  “怎么了?”
  “你先出来。”
  她叹口气,明白这是又有新花样,把最后一个岗位的信息抄完,合上笔帽摘下眼镜出去了。
  许知晗端着两杯牛奶坐在沙发旁。
  “你喝牛奶吗?”
  孟荛:“……就这事儿?”
  他摇摇头,“还有别的啊。”
  孟荛认命般无奈摇摇头,上前正准备端那杯离自己近一点的,却被许知晗挪远了。
  “两杯都是我的。”他神情还颇自豪。
  孟荛:……
  “那你问我干什么?”
  许知晗拍拍自己身边的位置,她自觉坐过去。
  “你喝吗?”
  孟荛:“……不都是你的吗?”
  “你先回答我。”
  她只好配合,“喝,成了么。”
  然后许知晗就灌了一小口牛奶,然后快速凑过来把她压在沙发上,吻上了她。
  孟荛:……
  ……说了这么多,还不就是想接吻吗?
  ------题外话------
  那什么,如果大家有推荐票和月票的话能不能,咳,就是……(疯狂暗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