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8中文网 > 他才不是小奶狗 > Chapter81 融冬

Chapter81 融冬


  孟荛这才惊觉她把自己的车停在了咖啡馆的转角阴凉处,许知晗就站在她的车子旁边,很显然是在等她。
  他不知道听进去多少,方才她最后一句是觉得没有意义懒得争辩才没有回嘴,可许知晗听见会怎么想,她根本就不敢猜。
  身后白桑脸上已经露出了得逞的笑意。
  她分明没做什么亏心事,不知道有什么好心虚的。她尽量使自己走起路看起来四平八稳胸有成竹,自以为很自然地对许知晗道,“回家?”她没有问他为什么在这儿。
  许知晗深深看了她一眼,视线越过她又去看白桑。
  对他而言这个人简直就像春风吹又生的野草,教人烦不胜烦,偏偏孟荛还要被这人影响到。
  确切的说是自己会因为他的出现动摇原本就不怎么坚定的想法。
  但不管怎么样,孟荛都是他的,哪怕她不喜欢他呢。
  孟荛上前去拉他的手,许知晗的手软趴趴的,一点不使劲,像是有点麻木。
  她抬头看他,用商量的语气道,“我们回家好不好?”
  许知晗用力地攥住她的手,孟荛都开始觉得有点疼了。
  “许知晗。”有人在旁边喊了一声。
  三个人同时转头看过去。
  是江池青。
  许知晗身上的低气压没有因为这一声提醒有分毫好转的迹象。江池青叹口气,毕竟他也不是那个诱因啊。
  谁能想到当初流连花丛片叶不沾的许少现在变成了这个样子呢。以前被他耍过的女孩子该弹冠相庆了。
  孟荛看见他出来,意识到了问题所在,即便时机和场合实在是有问题,“许知晗,你听我说,”她强行把他的脸扳过来,“他说的话纯属胡扯,你一个字都别信,我只喜欢你你听见没有?”
  许知晗表情已经有些木然,“喜欢”两个字总算不负孟荛所望使他的眼神有了一丝波动。
  孟荛再接再厉道,“回家?”
  许知晗点头,“好。”
  孟荛松了口气,自觉地开了车锁,许知晗进了副驾,临走前看了还站在原地的白桑一眼。
  白桑看出他只是外强中干而已,可那又怎么样,总之孟荛现在不会站在他面前捧着他的脸对他说“我只喜欢你”这种话。他现在体会不到任何胜利的喜悦。
  +
  孟荛车开的比平时快许多,车里蔓延的沉默有些令人窒息,
  她不能每次表白说些热辣辣的情话都选在不合适的时间点,最起码要回到家才行。刚才当着白桑这个前男友的话把“喜欢”两个字说出口真的已实属她尽力了。
  又是一个莫名其妙就来不及买菜的下午,唉,只好又回去在手机上买了。
  天已经完全黑了,城市里高楼大厦灯火辉煌,人间天堂,一秒地狱,都是这个城市的性格,有很多人爱它,也有很多人恨它。而从小活在这个地方的许知晗,对这个地方又是什么感情。
  她以前曾经觉得,得遇许谦这个伯乐赏识,从旧事的阴霾里不带牵挂地走出来,大概是她这辈子最大的幸事。可现在真相大白,伯乐是假的,她却仍旧不后悔被骗这么一遭。不然怎么遇见许知晗呢。
  她停车在小区的停车场里,许知晗解开安全带正要开车门,孟荛把车门给锁了。
  许知晗:?
  孟荛道:“下车之前商量一件事。”
  许知晗:“你说。”
  “回家以后,不管我说什么,你都得听着。”
  +
  玄关的灯被孟荛利落地打开,一周半的时间,足够她熟悉这个家的各种构造了。夜晚的落地窗是许知晗这个房子里唯一看起来有点人情味儿的所在,能够在一瞬间看到万家灯火的时候,就不会觉出寂寥。
  孟荛匆匆换了鞋把许知晗拉到沙发边上,摁着他坐下去,然后蹲在他面前,仰视着他此刻看起来冷漠的有些不近人情的脸。
  “这些话我不会经常说,你听好了,我没有在以姐姐的身份照顾你,也不是在因为同情心感激之情或者别的什么狗屁原因迁就你,我喜欢你,就跟你喜欢我是一样的。”
  这都什么跟什么。
  孟荛心想要是许知晗突然说我什么时候喜欢你可怎么圆。
  但好在她很快就被一双手勒的紧紧的。
  “你说的,是真的?”他的声音有些颤抖。
  孟荛叹了口气,“你什么时候见我……好吧我是对你说过假话,除了上次在你们学校门口说的那些……你先忘了吧。”
  “孟荛,我提醒你一句,我很霸道的,你对我说了这样的话,以后再没机会反悔了。”
  她当然知道,“我没打算反悔,我这个年纪还能捞到你这样要钱有钱要模样有模样的小帅哥,我为什么要反悔?”她分明在笑,眼前不知何时已经糊了。
  “这是你说的。”
  “我说的。”
  许知晗哭了,她能感觉到。她的领口已经有些湿了,全是拜这个人所赐。
  客厅逐渐安静下来,孟荛突然才意识道除了玄关的柔和的顶灯,他们两个谁都没有开大灯。昏暗的室内,有种静谧的温暖。
  可许知晗还凑在她脖子上不肯松手,孟荛试了试,他立马把手收得更紧。
  孟荛:“……你再抱下去,我今晚什么都不用做明天就能有落枕的效果。”
  他笑了一声,“反正你也不用上班。”
  孟荛:……
  “今天下午……”
  “今天下午的话全是他在鬼扯,你见我搭理他了么?”
  许知晗撇撇嘴,“可你单独和他说话了。”
  孟荛:“我不知道你听了多少,但他原本和我说的是别的事。”
  “什么?”他的声音依旧闷闷的。
  “他说许谦……和我原来的导师,也就是他父亲曾经一起共过事,但不知道因为什么产生了分歧。”她斟酌半晌,还是没把“你父亲”这仨字说出口。
  许知晗眼睫微动,关于许谦早期的那些勾当,没有人比他更清楚,但关于姓白的,他知道的倒很少。
  但突然被拽回到正事上的注意力还不太适应,他有些委屈,“那你究竟有没有因为他才……”
  孟荛手在他后背狠狠拍了他两下,“我要是真因为他,那咱俩根本就不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