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8中文网 > 再见仍怦然 > 第164章 我知道你很心急

第164章 我知道你很心急


  她定了定心绪,刚刚才开始的恋情,她才不要被这个男人吃得死死的。
  “你自己就有牛排,为什么要吃我的!”她嘟囔着小嘴,有些不满道。
  女人看似不满的讨伐惹得男人微微一笑,他拿起刀叉,随即在自己面前的餐盘里切了一块,递到秦萌萌面前。
  “那现在,换我来喂你!”
  此情此情,秦萌萌真的要被秦子瑜惊得张大嘴巴,他不是外界口中冷峻孤傲的冷面阎罗么?他不是任何事物都无法牵扯他丝毫情绪的铁面大老板么?
  为什么此刻,他竟然拿着一块牛排,像个腻腻歪歪地小情侣一样的和她你喂我一口,我喂你一口的,做着这小孩子才会做的事情呢?
  “在想什么?”见秦萌萌一脸懵懵的模样,秦子瑜忍不住伸手刮了刮她的鼻尖。
  不知为何,每次男人都喜欢伸手刮她的鼻尖,秦萌萌往后缩了缩身子:“没什么,就是突然间有点不习惯。”
  “不习惯就慢慢习惯,虽然我知道你很心急,但我会给你时间!”
  男人说着,一双黑湛湛的眸子定定的望向她,柔和的灯光照进他的眼里,秦萌萌分明能看见他的瞳孔里,装得都是她。
  什么叫她很心急!明明是他说要飞速前进的好不好!
  莫名其妙地被男人冤枉,让她一个姑娘家的面子往哪儿搁?秦萌萌扬起小脑袋,为自己辩解道:“你瞎说,我什么时候说过我心急………唔………唔………”
  话还没说完,女人小巧的嘴巴就被人给生生堵住。
  每次都是这样毫无征兆地占她便宜,以前是,在一起后更是!啊啊啊——
  秦萌萌的心底在叫嚣,可怎奈男人醇熟的口勿技却总是能让她失去自我,无法控制地沉醉进去。
  三十岁的男人,果真是如新闻八卦里说得那样,如郎似唬,秦萌萌被他弄得晕头转向,整个人都飘飘然似的,摸不着头脑。
  “秦子瑜,你——”
  粉红的小嘴里发出叫嚣的声音,可男人却神情自若的,好似刚刚的一切都没有发生过一般,伸手环住了她的脖颈儿。
  一丝凉意瞬间在女人白皙的脖颈儿间环绕,秦萌萌低下头,却发现一条钻石项链倏然落在她的脖子间。
  镶嵌着紫色宝石的切割形六棱项链,晶亮的钻石镶嵌于花朵之中,精致到人的心里。
  “这——”
  如樱桃般的唇间发出踯躅的声音,这样突如其来的礼物还真是让她感到有些意外。
  “都说项链能圈住人心,我也希望可以用它来圈住你!”男人说着,脸上写满了真诚,这样的一幕竟然让秦萌萌彻底失了神。
  说罢,他伸手摸了摸她的头:“好了,快点吃东西,食物凉了就不好吃了!”
  这个男人,还真是有着蚀人心骨的本领,秦萌萌被他扰的心乱,此时此刻,她哪里还有心情去吃东西。
  吃过饭,秦萌萌和秦子瑜一同开车驶回穆德斯庄园。
  一路上,秦子瑜都充当着司机,厉业安排好一切也被总裁大人放了假回家休息。
  秦萌萌一路昏昏沉沉地睡到家,醒来时车子已然停靠在穆德斯庄园的大门口。
  她伸出手揉了揉惺忪的睡眼,转过头却发现男人正斜着脑袋默默地注视着她。
  小心脏猛地一缩,这家伙竟然在看她睡觉,也不知道她刚才有没有张嘴、流口水,要是被男人看到了那该多………
  算了算了,前几次她稀里糊涂地睡在他那里,估计再差的睡相都已经被他给看过了。
  “你怎么没叫醒我!”她张开小嘴,先发制人。
  可男人却俨然一笑,轻轻地拍了拍她的小脑门。
  “我把你画成花,未开得一朵花,再把思念一点一滴化成雨落下………”
  秦萌萌拿起电话,还未等言语半分,就只见电话里传出一个女人啼泣的声音。
  “萌萌,你快来劝劝宁宁吧,她………她想自杀!”电话里,传来魏红沙哑的哭泣声。
  自杀?秦萌萌心头一慌,拿着电话的手不自觉地颤了一下:“阿姨,您别急,我马上赶过去!”
  ………
  潘氏公司的大楼上。
  一个女孩穿着一身睡衣,身上披着一个薄薄的绒毯,坐在楼顶的天台上,注目着整个城市的街景。
  世间万物,本是繁华,可这繁华的背后,却是众生迷离与孤苦无依。
  二十几层高的建筑物上,傍晚的风呼啸而过,吹动着女孩身上的薄毯随风飘动,如同随水而流的浮萍般,没有归依。
  “宁宁,你千万不要想不开呀,就算那个混蛋欺骗了你,你还有爸爸妈妈啊,你不能丢下我们不管啊!”
  潘宁不允许潘建振夫妇靠近,魏红只能远远地站在一旁,看着女儿站在生死的边缘,无能为力。
  尽管是夏夜,可晚风微急,吹的潘宁手里的报告单哗哗直响。
  她怀孕了,孩子是徐飞的!
  这些日子,她曾极力想要忘记他,从刚开始的安安静静到尽量找一些东西来分散自己的注意力,她就是想要浪费时间,让她没有时间去想他。
  她把他送给他的求婚戒指扔进马桶里,可她还是接到了医院确诊的怀孕报告单。
  命运似乎和她开了一个莫大的玩笑。
  一个极尽全力想要骗到她家财的男人,一个给她描绘了海市蜃楼的男人,一个想要把她推进万劫不复的深渊的男人,一个她极力想要忘记的男人,一个凭空消失的男人,竟然鬼使神差的再次和她有了割舍不断的牵连。
  她张开双目,看着繁华耀眼的城市街景,唇间不禁散发出一丝苦笑。
  潘宁伸出手,摸了摸自己的肚子,如果那个男人是真心示意地爱着她,那么这一刻,他将会是一个幸福的存在。
  而此刻,那个男人机关算尽,弃她于不顾,而世人本就挑剔,如何善待于未出生的他。
  听着母亲撕心裂肺的哭声,潘宁的心里尽是后悔,可现在想想这一切,也都太晚了。
  秦子瑜载着秦萌萌在宽阔的马路上飞速前进,急速赶往潘氏公司。
  秦萌萌坐在副驾驶上,紧紧地握着手里的手机,一颗心都提到嗓子眼儿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