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8中文网 > 船撞桥头它也沉 > 第四百九十三章

第四百九十三章


  修罗叹了一口气。“并非是我想的周全,而是我看的多罢了,据说年将军的府里有许多的小妾美姬,女人之间的争风吃醋那手段可不是一般人能够想象的到的,我无非就是听说的多一些罢了。
  蒋浩辉也跟着点头感叹。“你说的也对,这世道女子存活本来就已经很辛苦了,都靠着嫁人来扭转人生,哪有几个人能够做到安然那般的洒脱和别具一格的呢?”
  “正是这个理。”修罗点头,十分的赞同,嘴角微微上扬,显示出自己的好心情,看的蒋浩敏有些忍俊不禁,这是夸安然的,修罗开心个什么劲呢?
  怡红院的对面,当当已经在铺子里打扫卫生了,所有的铺子只有她这一个装修是最快的,因为不用大兴土木什么的,之前都是装修好了的,虽然比较仓促,但是一个美白丸的药铺,也不需要太过华丽,只需要镜子多一些就好了。
  看着那一面面的镜子,毒王就开始唉声叹气,手里的抹布都有些嫌弃了。“这要擦到什么时候啊?”
  福泉在一旁竖着耳朵听着,他这一把老骨头了,什么时候还做上丫鬟做的事情了,完全是在难为他呀,但是不敢怒也不敢言呐。
  毒王的声音刚刚落下,当当的声音就响了起来,听声音好像没什么情绪一般。
  “都擦干净了就行了,在开业之前每天都要来擦上一遍的。”说到这里当当坏心眼的停顿了一下,顺便观察了一下毒王和福泉的精彩表现,小八低着头看不到,当当也就没有过多的在意了。“不过你们也不必担心,也就是这几天,等到人员都定下来了之后,就有人来打扫了,你们也不必每日都做这样的苦工,只是闲暇之余来看看就可以了。”
  福泉真的是为自己捏了一把汗了,这当当越发的坏了,说话总是喜欢停顿这么一下,搞得自己心跳都不均匀了。
  反之毒王却是放松了下来,看着手中的抹布都有力气了。“那就好,那就好,那就赶快分人吧,也省的我们日日都来擦拭了,老子的手有多金贵你也不是不知道,哪里是做这些粗活的人啊。”
  “就是,就是。”小八抬头笑眯眯的附和,显然自己也是不想日日都来擦灰的。
  福泉低着头忍着笑,就等着当当直接怼他们二人,可谁也没想到当当什么都没有说,只是手上的动作加快了,这就有些不太寻常了,福泉觉得一会可能还有什么安排。
  几个人打扫完了之后才折返回楼里,安然已经回到了后院自己的房间了,盖着被子,听着乒乒乓乓的声音,有些烦躁又有些悦耳。
  “吵?”宋公子微微蹙眉,傅雷这个不贴心的,怎么就不会快些干完呢,这声音真的是太吵了。
  十三爷也瞧了过去。
  “还好吧,没有那么吵,可能是我最近心情不太好所以觉得有些烦躁而已。”
  “心情不好?”原本正在跟十三爷下棋的十爷歪了歪脑袋,让自己能够看见安然的小脸,而不是十三爷这副他不太喜欢看的脸。
  安然点头,没怎么太过专心的回答。“嗯,心情不太好,许是着急这几个铺子开业的事吧。”
  可怜的十爷就这么被安然轻描淡写的忽悠了,人也正色了起来,开始宽慰安然的心情。“这有什么好着急的,你看看翠花她们多能干啊,我估计啊用不了多久,这几个铺子就都能开业了,到时候你就不忙了啊,而且现在她们也都十分能干的,我看啊,你就是瞎操心而已,你看看翠花她们做事情都是井井有条的,而且都是按照你的规划来做的,出不了什么太大事情,所以啊,你宽心就好了,人家毒王不是说了嘛,不要你想这些劳心伤神的事情了。”
  “好好好,我不想不想了啊。”安然完败了。
  翠花回来的时候蒋浩敏和嫣然也带着竹子回来了,安然看着手里的竹子有一瞬间的迷茫,索性抬头就问了蒋浩敏。“怎么拿来这么多竹子?”
  “你忘了?”蒋浩敏十分诧异的看着安然,余下的人也是一样的表情,这不像是安然的常态啊,对于铺子的事情安然是不会忘的,这是怎么了?
  傅雷也从后院回来了,已经是快到了吃中饭的时候了,原本想跟子奎说一下多做一些,将工人的也带出来,可是没在厨房里找到子奎便直接上了楼,所以才看到了这一幕。
  小荷她们也都是坐在椅子上,还是不太习惯的的样子,不过也都是乖巧的不怎么说话。
  “什么事我忘了?”安然还是没有想起来,这一脸的问号。
  “哎呦。”十爷忍不住吐槽。“安然你这女强人也有今天啊,平日里跟你说什么你都会忘,唯独铺子的事情你是永远都不会忘的,今天可真是让我遇上了啊,实在是难得了。”
  大家也都抿着嘴偷笑,经十爷这一说,安然才想起来,拍了一下自己的额头,“啊,我想起来了,快将竹子给我拿过来一截我看看。”
  傅雷随意挑选了一个短一些的竹子就走了过去,眼睛里全都是笑意,看的安然直接甩了个眼刀过去。“你不在后院,跑回来做什么?”
  傅雷摸了摸鼻子内心里检讨了一下,是自己没藏住笑意吗?安然鲜少会发脾气了,今日也不知是什么缘故,只能先讨好了。“我这不是回来蹭饭了吗?但是没在厨房没找到子奎,我想着让子奎多做一些,将工人的饭菜也都带出来,所以这才跑到了这里。”
  安然点头,对于这些事情安然还是没有那么小气的,莫说是一顿饭了,就说多给一些银两也都是没有意见的。
  听着傅雷的话,翠花和嫣然也都开始汇报自己回来的原因了。
  “小姐,我回来是想跟你说,今日我找了人牙子,想着买一些艺妓和技师回来,但是有个什么样的标准我也不是很清楚,另外我觉得我们的人还是不太够用,要不要再买一些人?所有的铺子都开了之后,人员还是需要很多的,这才回来的,而且小荷她们还没有脱离奴籍,我想着等她们人齐了,大家一起去办理,也省的再多跑几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