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8中文网 > 大宋的变迁 > 399章 广州之行 上

399章 广州之行 上

吴梦在儋州港规划好榷场,曹闲押送物资来到儋州,吴梦便打发张亢、郑钧、尹洙、占林和一部分厢军和船只回了基隆。
  
  他坐着金定号,由曹闲指挥淡水号护航,和丁谓去了三亚察看沉香树的种植,再视察了崖州府代管的种植园,随后往广州港而去。
  
  他此行的目的就是为了拜访陈从易,请他务必将广州港真正建设成南方的国内国外贸易中心,对于陈从易这个清正廉明且实干的官员,他还是很敬佩的。
  
  广州自唐朝以来便是南洋商贸的第一大海港,有着千年商都的称号。自秦朝始,广州一直是郡治、州治、府治的行政中心,城外还建有供外藩商贾居住的蕃坊。
  
  此时的广州为大宋广南东路路治所,南洋北上朝贡的藩国必须先在广州登记才可去往泉州或是北上京师,广州也设有大宋最大的市舶司。按照大宋朝廷的定制,广州知州既是广南东路的安抚使,亦是广州市舶司使,可谓重任在肩。
  
  蒸汽车船从伶仃洋驶入珠江入海口,经过东莞盐场、大宇盐场后进入后世的虎门水道,冒着黑烟突突发出怪叫的蒸汽车船把此处的东莞县渔民们吓的要死。
  
  渔民们发出怪叫划着小渔船纷纷躲避,直到看见船上那斗大的“宋”字才惊魂稍定,对着蒸汽车船指指点点,议论纷纷。
  
  蒸汽车船一直沿着珠江上溯,路上碰到虎门水上巡检司的巡逻船,拦住两船要检查,吴梦在甲板上见这些巡丁穿着破破烂烂的皮甲,又黑又瘦,打着赤脚,和交趾云屯岛上的守军真是有的一比。
  
  两艘蒸汽车船降速停船,曹闲在战船上递过官印和兵符,巡逻船上带队的巡检副使仔细看过,然后用带着南粤口音的官话抱拳道:“在下是广州南沙巡检司的副使,不知上官驾到,多有得罪,我等在前方为上官引路吧。”
  
  曹闲见这巡检副使如此客气真是又好气又好笑,他们跟着这小划子后面作蜗牛爬么,便对副使道:“副使,你且上我等的船吧,在船上引路便好,你那船忒慢了。”
  
  巡检副使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带着一个巡丁爬上蒸汽战船,两艘船重新启动轮桨,往广州码头行去。
  
  副使上船后四处打量,见战船上台湾厢军盔甲鲜明,艳羡不已,抱拳问道:“请问上官,恕在下见识短浅,台湾厢军驻地是在哪里?”
  
  曹闲抱拳回礼道:“我等的驻地在台湾府的基隆县,此次从南洋巡视归来,上广州城拜访陈知州。”
  
  副使贼溜溜的眼珠在厢军的盔甲和钢刀上转来转去,哈喇子都快流下来了,曹闲不禁好笑,不过看在这副使对人颇为热情,便拍拍他的肩膀学着南粤话揶揄道:“副使,我等盔甲和钢刀是不是好靓啊?”
  
  副使连连点头道:“好靓嘎,好靓嘎。”
  
  曹闲道:“副使,快把你嘴巴上的哈喇子擦擦,送你二人一把刀,别流口水了。”
  
  说罢吩咐军士取来两把钢刀,宋给他和兵丁一人一把,副使抽出钢刀,摸着雪亮的刀身,连连称谢。
  
  有了巡检司的人引路,一个时辰不到,蒸汽车船进入广州城,蒸汽车船拉响汽笛,慢慢靠近栈桥。码头上的帮工和守卫的厢军吓倒了一片,副使收了礼物,倒是颇为勤快,不待船停稳,赶紧跳下车船去找码头的厢军都头通报。
  
  吴梦四处张望一番,见码头上倒是热闹非凡,此时南风正旺,今岁吴梦又调停了三佛齐和注辇国的战争,三月以来北上大宋榷货的大食、蒲甘、注辇客商停靠在广州码头的渐渐增多。
  
  吴梦看着广州码头的四周不禁皱成一个深深的“川”字,这码头哪有天朝上国的气度,与交趾云屯岛的码头的破旧倒是有得一拼,远比不上占城国和真腊国真蒲港,更不要说三佛齐的浡淋邦港了。
  
  再看看广州的城墙,这就不是城墙,完全是苏州乡下的土墙,又矮又破,远远望去,还有不少倒塌的地方,码头上的厢军和交趾水军一个模样。
  
  就这样的城墙、这样港口居然还是堂堂大宋的第一海贸大城、第一海港。难道当地的官员就是如此混日子过的么?
  
  大宋早两年确实财力艰难,那是被真宗皇帝的封禅和一把大火把国库给搞空了,想搞也没那个财力,但几十年前,真宗皇帝即位后的咸平年间岁入已经很不错了,完全可以造出一个像模像样的海港出来。
  
  皇帝当然希望把钱都能收到京师,但是下面的官员应该要提醒他不可竭泽而渔,要放水养鱼才可越收越多。
  
  这充分说明当时的三司、转运使司、广州府衙相当无能,衙门的官吏根本没有深入了解海贸的现状,只知道放肆购买南洋的香料上贡和自己捞钱,而没有打造出一个强盛的广州城,反倒让朝廷的铜钱大量外流,吴梦估摸这里面少不了当地吏员的贪赃枉法所致,说不定还勾结商贾逃税。
  
  现在朝廷的岁入已大大改善,当地的官员就更应该担起这个责任来建设港口,可如今一看港口和城墙明显是年久失修。
  
  吴梦没有去过泉州港,心道若是泉州港也是这般模样,三司使李谘,以及前广南东路转运使黄震,前福建路转运使吕言,泉州市舶司市舶使、广州市舶使(已经去世了,只是吴梦不知道而已)都该引咎辞职。
  
  吴梦下船后脸色很难看,曹闲还从未看过吴梦如此怒容满面,他小心翼翼问道:“先生,何事让先生如此发怒。”
  
  吴梦指了指四周那破破烂烂的房屋和远处垮塌的城墙道:“你看看,这还是天朝上国的第一大港么,和交趾的云屯岛有区别么?如何能吸引南洋商人来做生意,那些欲北上朝贡的藩国使臣一看这般模样,对我大宋哪有一丝敬意?一群只知道往自己怀里搂钱的无能之辈。”
  
  曹闲赔笑道:“先生勿怒,此处我等也管不到啊,基隆港可是比这强多了,他们不做生意我等带些客商去基隆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