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8中文网 > 乱三国之吕布 > 第426章 去忧军 一

第426章 去忧军 一


  董野的脚上加重了力道,
  那家伙立刻疼的惨叫出声,
  凄厉的叫声听起来甚是可怖,
  董野却冷硬着脸庞,
  沉声发出了一连串的询问:
  “你们的其他人还有谁?另外你们的上线是谁?在哪里?”
  “啊……啊!我,我,我不知道呀!我只是,只是一个斥候……这些,这些消息我怎么可能清楚……”
  董野其实也明白,
  这种机密自然不可能让所有人都知道,
  否则也不可能称之为机密了,
  看来唯一知情的应该就是那个脸上有刀疤的家伙,
  可是眼看不敌的时候,
  那家伙竟然用出拼命打法,
  这才将董野的另一位同袍拼了个重伤,
  但他仍然有些不死心,
  反复折磨了对方许久,
  几乎将他折磨得都不成人形,
  只求给个痛快地时候,
  依然没能问出其他有价值的情报,
  董野只好一刀将那家伙刺死。
  牵来对方那几匹无主战马,
  剩余三人带上了络腮胡伍长的尸体,
  和那名重伤的同伴,
  向着大军追赶而去,
  身后只留下几具冰冷的尸体。
  董野将探查到的消息第一时间传回了上级,
  但是却似乎如同石沉大海一般,
  并没有接到下一步行动指令,
  董野虽然心中焦急,
  但是却也不敢表现出来。
  当夜部队驻扎了下来,
  中军大帐之外,
  典韦插手立于营帐门口,
  任何敢于近前的人,
  都在他的严密监视之下。
  宽敞的大帐之中,
  只有两个身影,一站一坐,
  吕布手指轻轻敲着桌面,
  在他的面前是一张司州的地形图,
  沙盘虽然在并州军内部已经推广开,
  但是由于其制作不易,
  并且现有的方式制作出来的沙盘没办法搬运,
  因此随军时,主要还是以地形图为准。
  好在吕布军由于出色的情报系统,
  地形图也比其他势力的要精确许多。
  “……袁绍军那边的探子已经出现,为了避免打草惊蛇,只是消灭了其中的几组人马。”
  站在吕布面前的人是刘军,
  如今总算是有了些许的改进,
  在吕布的面前不会说出太多的废话。
  吕布手指微微一顿,
  身体缓缓前倾,
  看了看桌子上的地形图,
  找到了部队如今的位置,
  轻声说道:
  “咦,袁绍的这帮探子这时候才露头,倒是挺沉得住气。”
  顿了顿,吕布再次开口道:
  “要不是害怕打草惊蛇,早就把这些尾巴揪出来了,如今倒也正好派上用场了。”
  刘军张了张嘴巴,
  还是没忍住,开口问道:
  “主公,咱们这样子是不是太刻意了,万一……”
  吕布打断了刘军的话语道:
  “呵呵,我等的就是他们的那个万一,若是对方不上这个当,我还真是会头疼。”
  吕布的手指再次轻轻敲击桌面,
  “看来还要再搞点幺蛾子出来,要不然这两边的老狐狸都不肯出窝呀……”
  刘军微微抬起眼看了看吕布,
  发现对方的嘴角微微上翘,
  那模样像极了一个狐狸,
  刘军脖子忍不住微微一缩,
  将嘴边的话语咽了下去。
  吕布目光转到了刘军身上:
  “这一次多亏了你,人手训练得如何了。”
  刘军听到这句问话,
  不由得脸垮了下来,
  吕布之前曾要求他训练一些人手,
  让他们能够学会一些与兽类沟通的诀窍,
  但是事情远比预想的要难。
  “主公,这……”
  吕布一看刘军的表情,
  就已经猜到了结果,
  轻轻笑了笑宽慰道:
  “没关系,这种事情也怪不得你,原本就只是碰碰运气而已……”
  刘军白皙的脸上涨红了一片,
  此时此刻也不好意思开口说话。
  吕布闭上眼沉吟了半晌,
  挥了挥手让刘军退了出去。
  刘军走出了军帐之后,
  吕布将目光再次移向了桌上的地形图,
  从北方的青州、冀州看向了南方的荆州、豫州,
  眉头时而舒展时而皱紧,
  最后敲了敲桌面,
  他嘴角翘起一个蕴含深意的弧度。
  河东郡与河内郡交界处,
  这里是一片平原,
  不过优越的地理环境和气候,
  使得这边生长着无数茂密的树林。
  在一座不知名的小山坡处,
  周围环绕着繁茂的树木,
  在这个隐蔽的所在,
  隐藏着一支数量不少的人马,
  这支人马清一色的骑兵,
  并且清一色的白盔白甲,
  只是配备的战马并不全是白色,
  但这并不影响这支人马给人的震撼。
  若是这支部队出现在外面,
  或许很多见到的人,
  脑海之中都会浮现出一个名字——白马义从。
  这支部队正是吕布交付给夏侯兰以及赵云的部队,
  虽然组建的时间不算长,
  但是两人都是极为擅长训练军卒之人,
  因此这支部队已经初具规模。
  赵云和夏侯兰两人席地而坐,
  神情十分的兴奋。
  “子龙,咱们终于可以共同踏上战场了。”
  夏侯兰拨弄了一下面前的杂草,
  双眼之中满是激动。
  赵云也是类似的神情,
  不过他还是相对沉稳一些,
  微微点了点头道:
  “咱们可一定要打好这一战,千万不能辜负了主公的信任,一定不能辱没了主公亲自赐下的军号‘去忧’!”
  夏侯兰闻言也是神情一肃,
  认真地点了点头道:
  “这是自然。主公与我恩同再造,若是没有他,也便没有了今日的夏侯兰,更加不会有如今的去忧军,而且这一次也算是仇人见面,于情于理都要打好这一仗。”
  赵云看到好兄弟双眸深处燃起了熊熊的战意,
  这才满意地点了点头:
  “这是去忧军第一次亮相,咱们需要好好筹谋一番,这一次对方派出的人马可不容易对付。”
  两人正观察地面上展开的地形图,
  一个士卒快步跑了过来,
  “二位将军,敌军出现了!”
  赵云和夏侯兰相视一眼,
  都从对方眼眸深处,
  看见了兴奋和激动。
  冀州的边界处,
  一支数万人的部队缓缓前行,
  中军帅旗上书巨大的颜字,
  看其装束应当是袁绍的部曲。
  处于中军最中央位置的,
  是一黑一白两位武将,
  他们正是袁绍麾下大将——颜良、文丑二人。
  这支部队正向河内郡前进,
  在他们的对面,
  是严阵以待的曹操军,
  领军大将是曹操的心腹爱将——曹洪,
  微风轻轻吹动军旗在风中飘荡,
  同时吹乱了曹洪头上散落的发丝,
  他胡乱抹了一把,
  将恼人的乱发扒拉到一边,
  双目微微眯起看向缓缓行来的不速之客,
  眼眸深处却是露出了一丝令人心悸的寒芒。
  曹洪身后走出一人,
  身材高大虎背熊腰,
  手持一柄三尖两刃刀,
  此人名叫晏明,
  是曹洪的得力部下,
  他瓮声瓮气地说道:
  “将军,对面那就是袁绍的军队了吗?”
  曹洪微微点了点头,
  “看旗号应该是袁绍手下的头号大将颜良文丑二人。”
  晏明瞪大他那双眼睛,
  想要将这久负盛名的两个人看个真切,
  但是双方距离甚远,
  纵然是目力最好的神射手,
  也不可能在几里地外看清人的长相。
  曹洪见状,紧绷的脸露出了些许笑意,道:
  “你这呆子,一会有的是让你自己看的机会。”
  顿了顿,曹洪接着说道:
  “让弟兄们都打起精神来,虽然咱们人数远逊于对方,但是气势上万万不能给我丢了面子!”
  “喏!”
  晏明闻言立刻神色一正,
  抱拳行了一礼,便转身前去传令。
  曹洪提了提马缰,
  扭动了一下身子,
  用只有自己才能听到的声音轻声道:
  “袁绍,结盟?没这么简单吧。”
  曹洪一万人的部队全部拉了出来,
  在边界处摆出整齐的队伍,
  做出迎接盟友的姿态,
  文丑手搭凉棚观瞧了半晌,
  轻声对身旁的颜良道:
  “公骥,看来这曹洪挺小心呀,将曹操留给他的兵马全拉了出来。”
  颜良抬起手擦了一把额头的汗水,
  有些不耐烦地说道:
  “管他那么多做甚,叫我说,咱们直接冲将过去,那样多省事爽利呀。”
  文丑还未答话,
  身后一个阴柔的声音响起,
  “颜将军威猛无敌,区区一万曹军定然不在话下,不过若是如此一来,我军反而会陷入被动。之前主公布置在司州的探子们,如今已经开始了活动,司州各地的动向都在我军的掌控之中,这一次借着南下攻打袁术的幌子,夺取司州才是主公的真正目的。”
  那声音是从二人身侧一辆精美马车内传出来的,
  大军之中有这样的一辆马车甚是奇异,
  不过周围的袁绍军似乎对于马车中的人甚是忌惮。
  颜良闻言点了点头,
  文丑在一旁笑着说道:
  “有郭先生随军,这些动脑子的事情,就不需要为难我们兄弟二人了,哈哈哈。大家都是为了主公办事,还需要多多仰仗郭先生了。”
  那阴柔声音的主人乃是郭图,
  他缓缓地掀开车帘,
  目光向外张望去,
  听到文丑说出这有些谄媚的话语,
  脸上忍不住露出得意的笑容,
  眼底深处划过一丝不屑,
  淡淡开口说道:
  “二位将军乃是主公最为倚重的柱石,虽然之前打了几个败仗,不过主公仁义,给两位将军将功补过的机会,还请二位要好好把握才是。”
  听闻此言,颜良文丑二人脸色俱是微微变了变,
  尤其是颜良,
  一张俊脸上满脸通红,
  双目闪过怒色,
  正想要开口说话,
  却被身旁的文丑一把拉住。
  文丑冲着颜良微微摇了摇头,
  这才制止住冲动的颜良,
  二人的小动作没有为郭图所发现。
  郭图随手放下了车帘子,
  身形微微向后靠去,
  漫不经心地说道:
  “二位将军,抛头露面的事情就有劳二位了,切记不要冲动,以免坏了主公的大事。”
  颜良脸色再度一遍,
  显然对郭图颐指气使的姿态十分不满,
  文丑连忙先开口说道:
  “先生放心,此事就交给我们兄弟吧。”
  “嗯。”
  车厢内传出轻飘飘的一声回应,
  便缓缓地放满了速度,
  随即大半袁绍军也跟着放缓,
  颜良文丑二人相视一眼,
  带着近万属下也逐渐放缓步子,
  向着对面的曹军迎了过去。
  好不容易等到离大部队有些距离,
  颜良满脸愤懑地说道:
  “这般小人嘴脸,真恨不得一巴掌扇烂他。”
  文丑沉声开口道:
  “公骥,主公的性子你还不清楚吗?咱们兄弟二人能有这次戴罪立功的机会,已经实属不易。这种小事,就不要多做计较了。似郭公则这般阿谀小人,如今是这般模样,等到咱们将来再次得势时,他又会是另外一番嘴脸。”
  颜良自然也十分清楚,
  只是素来在袁绍麾下趾高气昂的他,
  何曾受过这般屈辱,
  心中难免有些不爽,
  抬起头看见对面越来越近的曹操大军,
  颜良心中又是一阵烦闷道:
  “唉,主公这究竟是怎么了,为什么会做这样的决定。”
  文丑转过头看了自己生死兄弟一眼,
  沉声开口道:
  “公骥!主公的决策可是你我所能评论……”
  颜良不耐烦地打断道:
  “大哥,我难道说错了?主公趁着众人都在攻打袁术讨伐叛逆之时,偷偷做出此等安排,岂不是让天下人寒心……这向来以忠贞著称的袁氏,如今却是……”
  文丑摆了摆手,
  制止颜良越说越离谱的话语,
  脸上也显露出深深的担忧之色,
  只是过了半晌,
  却也只能自嘲地一笑:
  “若是从前,你我开口劝谏一番,主公或许还能够听得进去,可是如今,咱们连面见主公都非易事……”
  顿了顿,文丑微微一叹接着说道:
  “主公做出如此决定也在情理之中,前一段时间吕布发布的那篇祭文,可是引发了不少的轰动,虽然矛头指向袁术,但是主公这边受到的影响也不小,许多士子部将已然有所浮动。再加上曹操与吕布已经联合起来,等到曹操占据了徐州,下一步的敌人必然会是主公,与其等到那时被双方共同压迫打击,不如趁此机会先发制人,趁着他们双方主力在外,以夺回整个司州作为跳板,继而将整个兖州收入囊中,这样主公方能再次占据主动。”
  颜良张了张嘴想要反驳,。
  最后却只是哼了哼道:
  “可那家伙值得信任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