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8中文网 > 地府引路人 > 第五回 大师招魂

第五回 大师招魂


  晚饭后,方萍学着昨日的孟师傅一般,把装满饭菜的碗放到了路边,今日她倒也算是习惯了一些,没有昨日那般恐惧。待她再次回到店里时,店里已经来了三人,其中一人是一位年过半百的老妇人,两鬓早已花白,另外两位三十岁上下,看样子应该是一对夫妻,三人神情焦急,孟师傅却一脸神色淡定。
  男子首先开口道:“孟师傅,我听熟人说,您这里能招亡魂,所以特来求您,前几天我老父亲走得突然,我们怕他有话没说完,所以像把他老人家再请上来问问还有没有什么未了的心愿。”
  男子话才说完,那名老妇人顿时老泪纵横,泣声接话道:“我家老头儿平日里不怎么吭声,冷不丁这么走了,万一有什么放不下的,这可如何是好啊。。。”
  两人的话可真真切切地传到了方萍的耳中!此事再次令她为之一怔,这人死了还能招魂回来?这她可是闻所未闻,心中虽然有些害怕,可还是不自觉地立在一旁仔细听着。
  孟师傅掐灭了手中的香烟,缓缓说到:“他是怎么死的?”
  男子答到:“心梗!那天晚上坐在沙发上看电视,突然人就这么没了,到最后也没有留下一句话,这不我娘才让我找孟师傅您帮忙问问。”
  孟师傅突然眉头紧锁,一脸严肃地说到:“此事万不能耽搁,人走时如果心中有事,咽不了最后一口气,确实不吉!游魂会舍不得到地府报道,到时难免会在人间徘徊,最终难免会祸及家人。”
  孟师傅话音刚落,三人不约而同的突然脸色大变,男子率先开口道:“那还劳烦孟师傅赶快帮帮忙。”
  孟师傅叹了一口气,问到:“老爷子是哪天不在的?”
  男子答到:“上周三晚上八点。”
  孟师傅听罢连忙伸出手指,开始掐算,口中念念有词,终于他再次开口说到:“今天都已经是第九天了!我且问你,前天晚上你家里可有不寻常的异相?”
  “异相?”老子一脸疑惑,他转头望了望另外两人,二人也是一头雾水,连连摇头。
  孟师傅继续说到:“异相就是比如说房间里生出其他人的脚印,晚上有碗、盆摔到地上的声音,可又什么都没有摔碎。”
  男子闭起眼睛仔细回想了一下,最后终于摇了摇头,答到:“好像没有。”
  孟师傅突然脸色一变,严肃地说到:“那可就大事不妙了!我再问你,最近家里人可有灾劫或是病患?”
  男子听罢,连忙答到:“孟师傅,实不相瞒,自我父亲走后,我那三岁的儿子就一直高烧不退,这都好几天了,也检查不出个什么问题来,所以才。。。来找孟师傅的,请问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孟师傅闭起了眼睛,再次长叹了一声,缓缓说到:“前天晚上,是你父亲去世的第七天,也就是我们常说的头七,如果鬼魂了却心愿,愿意前往地府,那他就会到自己生前生活过的地方看看,然后就顺利地走了,可他那晚没回来,就说明。。。他不甘啊!你家小孩高烧不退,恐怕正是。。。你父亲在他身边所致!”
  孟师傅话音刚落,三人已经从刚才的疑惑变成了大为惊恐!那名三十多的妇人一时没有主意,竟然控制不住开始大哭起来,老妇人也随即泣声。
  终于,男子开口道:“那还快请孟师傅想想办法,帮帮我们吧!”
  孟师傅缓缓地直起了身子,打开了后堂的门,朝三人说到:“你们随我进来吧。”三人不敢耽搁,连忙起身随着孟师傅进了后堂,孟师傅随即关起了木门,可方萍再次止不住好奇,轻声走到了门前,趴在门缝上,朝屋内望了进去。
  只见孟师傅取出了一张黄纸,用朱砂在纸上开始画起了符咒,紧接着问到:“死者姓名、年龄、生辰、死期,何方人士?”
  老妇人听罢,连忙一一作答,孟师傅用笔在黄纸上一一记下。
  终于,孟师傅放下了手中的笔,语气沉重地说到:“一会儿我会把你家老爷子的鬼魂招到我的身身上,有什么话你们就快问,鬼魂一旦入体,对人的阳寿影响极大,即便是我也不能支撑太久,你们就挑重要的事问,明白了吗?”三人听罢连连点头。
  孟师傅继续说到:“记住!切不可问逝者个人隐私的问题,或是激怒逝者,否则他不肯走,后果会变得非常严重!”三人再次点了点头。
  孟师傅见已经交代清楚,于是取来了一个土碗,又从一旁柜子里取出了一个黑色的瓶子,说到:“这是黑狗血,通灵的。”说罢便将黑狗血倒入了土碗中,紧接着又将刚才的黄纸点燃烧尽后将纸灰放入到了土碗之中,整个过程一气呵成,却透出一丝诡异。
  孟师傅示意几人坐下,然后从怀中掏出了一个鸡蛋,一根筷子,一手搓着鸡蛋,一手用筷子敲击桌子,口中喃喃念到:“鬼门开,孤魂来,祖师让我召你来。。。”絮絮叨叨,后面的方萍听得不是太清楚,屋内几人面面相觑,一时不敢多言,整个房间内弥漫着恐怖的气氛,似乎随时鬼魂都会到此一般。
  大概念了有五分钟,突然!!!孟师傅手中的筷子“啪”的一声折断了,突发的变故着实吓了几人一跳,两名妇人连忙捂住了嘴,怕叫声影响到了孟师傅。随着断筷落地,孟师傅随即端起了桌上的土碗,将碗中的血一口含到了口中,紧接着“砰”的一下,头重重地磕在了桌子上,再无动静。
  几人见状,不免一惊,不知此间到底发生了什么。男子正欲伸手推孟师傅,可孟师傅突然身子一挺,直直地坐了起来,眼睛半睁半闭,神情大变,似乎换了一个人一般,低哑着声音说到:“你们来啦?”
  三人顿时大惊,孟师傅的语气、口吻像极了他家刚过世不久的老爷子,三人不禁开始有些恐惧,最终还是男子鼓起了勇气,颤声喊到:“爹。。。爹,是你吗?”
  “孟师傅”轻轻点了点头,没有吱声。男子当即大哭,泣声道:“爹,你是有什么未了的心愿吗?为什么要缠着您孙子啊?”
  “孟师傅”用半睁半闭地眼睛盯着男子,过了许久,终于缓缓说到:“我要。。。回老家。。。土葬!”由于他嘴里喊着血,口齿有些不清,不过男子还是听懂了他的意思,连忙点头,答到:“爹。。。我知道了,一定照办!”
  男子话刚说完,被震惊了半晌的老妇人终于回过了神,颤声说到:“老头子,你还有其他没交代的吗?你不过怕,过两年我。。。我就去陪你!”话说到一半,又开始泣声大哭起来。
  “孟师傅”轻轻摇了摇头,同时全身突然开始不停的抽搐,整个人像发疯了一般,看得三人是又惊又怕,终于“孟师傅”将含在口中的血喷到了地上,整个人身子一松,再次“砰”的一声磕到了桌上,不再动弹。大概过了一分钟,孟师傅终于咳嗽了一声,缓缓直起了身子,他缓缓掏出怀中的手帕,擦了擦嘴角的血迹,说到:“你们都问清楚了吗?”
  三人眼光齐齐望向了孟师傅,他又恢复了之前的神情,看来是他爹的鬼魂已经走了,男子答到:“问。。。问清楚了,谢谢孟大师!”
  孟师傅轻轻摆了摆手,答到:“大师不敢当,可这一次又要损我几日阳寿了!”说罢又轻轻咳了一声,继续说到:“问清楚了就去吧,照着他吩咐的做,家里的灾劫自可消除。”
  男子连忙起身,连连作揖,同时从怀中掏出了一沓钞票,硬生生地塞到了孟师傅的手中,满怀感激地说到:“谢孟大师,我们这就去办,谢谢!”
  孟师傅顺手接过了钞票,答到:“那就恕不远送了!”
  男子连忙扶起了两位妇人,看样子二人早已被眼前的景象吓得不清,三人一前一后地出了后堂,没再多说什么便离开了。
  此事从头至尾都看在了方萍的眼中,她已从最开始的恐惧变为最后的震惊,这一切实在大大超出了她的认知范围了,从昨晚的招鬼到今晚的招魂,此时的她已经说不清对孟师傅到底是敬佩还是忌惮!她不禁又联想到昨晚抓门的事,若世间真有鬼魂,那昨晚门外的难道是。。。要说是老鼠她可绝对不会相信的!
  方萍正想得出神,孟师傅已经送走了几人,关了店门,他回到方萍身旁,望了一眼,然后开口说到:“你也早些休息吧,这些事以后你还是少看,阴气太甚,会伤了自己身子!”
  方萍木讷地点了点头,她突然脑子里闪过了一个念头,于是颤声问到:“孟师傅,昨晚我门外的应该不是。。。老鼠吧?难道是。。。”
  孟师傅被她这么突然一问,也是有些意外,沉默了许久,终于答到:“就是老鼠,你别多想了。”说罢便不再答话,径自入了后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