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8中文网 > 地府引路人 > 第三回 后堂招鬼

第三回 后堂招鬼


  没等男子说完,孟师傅便接过了话,说到:“方萍,你收拾一下这里,你们随我进屋吧。”说完便转身回屋了,看来他并没有打算就此事多做耽搁。男子没好气地望了一眼方萍,然后朝自己身后一挥手,径直跟着孟师傅入了店,一旁的角落里又出来了三人,两女一男,年纪看上去应该跟他差不多,也紧随着男子身后走进店里去了,看来这几人就是孟师傅刚才提到的客人。
  方萍被吓得不轻,待缓过了神后连忙从店门旁找来了扫帚打扫了一下地上的饭菜,待她再次返回店里时,孟师傅已经带着几人进了后堂,并把木门关了起来,门缝里透出了一丝昏暗的亮光。方萍朝后堂的木门望了望,心里不禁想到,这几个年轻人,大晚上的跑来纸扎店里能买什么?还跑到后堂去,神神秘秘的。想到这里,方萍的心中顿时萌发了强烈的好奇,于是一步一步轻轻地朝木门挪了过去。。。
  后堂上的木门刚好有个缝隙,正是刚才透出昏暗亮光的那个地方,方萍屏住呼吸,凑了上去,正好可以看到后堂里的情况。后堂的屋子并不大,屋内只放着一张木质的小圆桌,桌上正点着一盏古式的油灯,房间里没有开灯,显得异常昏暗,原来从屋内透出的光亮正是这盏油灯,此刻屋内的几人被孟师傅安排着围着小圆桌坐下了。
  孟师傅望了望几人,压低了声音,说到:“你们几人可想好了,现在停止还来得及。”
  其中一男子说到:“没事,孟师傅,大家都想好了,来这里无非就是为了开开眼,见见没见过的。”边说边又朝另外几人扫了一眼,另一名男子附和地点了点头,但那两名女孩子却显得有些胆怯,不过犹豫了片刻,还是紧张地点了点头。
  孟师傅见众人做好了准备,继续说到:“招鬼可不是小事,我事先再跟你们说一遍,一会儿鬼出现后,你们千万不能轻举妄动,不能离开椅子,不能和他说话,更不能用身体任何地方接触他,免得他受了惊吓,从此处脱离,成了孤魂野鬼,跟上你们,那可就麻烦了。。。”
  招鬼!!门外的方萍听得真切,她不禁感到后背开始发凉,她连忙用手捂住了自己的嘴,生怕自己叫出声来,她不敢相信,屋里的人居然打算招鬼!方萍本打算赶快从门外离开,可最终好奇心战胜了恐惧,她打算看看这招鬼到底是怎么回事?小时候她在村里倒也听乡邻提及过神鬼之事,可从来都不曾见,今日难道真可以看见。。。鬼?方萍轻轻咽了咽口水,继续紧张地朝门缝里望去。。。
  只见孟师傅从手中取出了一张黄纸,上面用朱砂画了一些符咒,他就着灯盏点燃了,同时双眼紧闭,口中絮絮叨叨、振振有词,屋内的气氛霎时间变得十分压抑,几人的目光紧紧地盯着孟师傅的一举一动,从几人的神情看得出,此时几人也显得有些紧张,没过一会儿,那张黄纸也燃尽了。孟师傅站起了身子,走到了身后的木柜前,从柜子里取出了一个玻璃瓶,瓶子里装着一些黄色的粘稠物。
  孟师傅又拿着瓶子坐回了原位,开口说到:“刚才我已经烧了净身符、念了净身咒,一会儿无论你们见了什么,只要不离开座位,别去触碰任何东西,那鬼魂也不能奈何你们,可一旦离开,那就没办法了,你们听清楚了吗?”
  众人听罢,连连点头。孟师傅继续说到:“这一瓶是尸油,是今天才从医院里偷偷拿出来的,这人今日刚死,三魂七魄还在附近,一会儿我把尸油点燃,他就会寻着自己的味道过来,待味道散尽了,他也就会自己离开了,这过程里你们千万不可惊扰他,要不他不肯走就麻烦了,听清楚了吗?”
  众人再次连连点头。此时门外的方萍心早已经悬到了嗓子眼,原来今天下午孟师傅出去就是去找这瓶尸油,一想到那瓶子里装的是从尸体上弄下来的东西,方萍心中一阵止不住的恶心。只见孟师傅轻轻拧开了瓶盖,将尸油一点点的滴入了正在燃烧的灯盏中,没过一会儿,空气中就飘出了一股动物脂肪燃烧的味道,连门外的方萍都似乎能闻到,更别说紧紧围坐在桌边的几人。
  孟师傅再次开口说到:“好了,我们就静静地坐着等一会儿吧,一会儿应该就到了。”说罢,他抬起了手,示意几人将手紧紧抓在一起,几人连忙照做,孟师傅继续说到:“一会儿无论如何也不能松手,否则。。。我也没办法救你们了。。。”
  那两个女孩子听这么一说,早已是吓得面色泛白,心中似乎顿生悔意。与此同时,突然一阵冷冷的阴风从方萍的身后吹来,方萍不禁打了一个寒颤,浑身开始有些发抖,不知是因为冷,还是恐惧。正在此时,孟师傅突然开口小声说到:“来了,大家不要说话。。。”
  听孟师傅这么一说,两个女孩子被吓得连忙紧紧闭上了眼睛,那两个男的在这种氛围下不禁也开始有些脸色泛白,桌上的灯盏微微闪了几下,只听见“嘎吱”一声闷响,后堂里的另一扇门轻轻地打开了,声音虽然不大,可在这样的氛围下却显得异常清晰。
  门外的方萍能清晰地听到自己的心脏在胸膛里剧烈地跳动着,她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可莫名地感到恐惧,全身直冒冷汗,她瞪大了眼睛,直勾勾地盯着内堂。
  那扇门虽然打开了,可迟迟不见有任何动静,正当几人的精神有一些放松时,突然!!!那扇门内缓缓走出了一个身影,全身穿着一袭藏蓝色的长衫,正是死人穿的寿衣,头发很长,散乱地垂了下来,正好遮住了他的脸,他显得非常清瘦,身体僵硬,与其说他走出来,更不如说他是身形诡异的挪出了房间,正一步步地朝几人靠近。。。
  其中一名女孩子见状,突然低声喊了一下,但又不敢大声,生怕惊扰了“他”!紧接着,她连忙把双眼紧闭,直接将头埋在了桌上,双手不敢放开,紧紧地握住了坐在两侧的同伴,不停地颤抖。。。另一名女孩子自始至终也没敢睁眼,但她应该也是感受到“他”来了,紧张地不停发抖。。。
  那两名男子起先还敢斜眼看一下,可随着蓝衣身影一步步靠了过来,他二人也是吓得闭上了眼睛,全身颤抖,口中小声地念念有词。。。
  屋外的方萍自蓝衣身影出现时早已经是双腿一软,直接瘫坐到了地上,她从小到大,从没见过鬼魂,今日算是开了眼界,她原以为自己胆子够大,可真正面对时,那种恐惧感却令她完全无法承受。方萍瘫坐在门外的地上,全身不停地发抖,她也不敢睁眼,可无奈自己的双腿早已经不听使唤,她只能在地上蜷缩着紧紧靠着木门,大气不敢出一声。。。
  那蓝衣身影渐渐地挪到了那男人的身后,最终停住了,此刻整个房间内的时间如静止了一般,那男人感受身后一阵凉气,似乎就像有人在他身后吹着冷气,他吓得一动不敢动,全身剧烈地颤抖。。。只见那个蓝衣身影居然缓缓地俯下了腰,把头凑了下来,脸与那男子不过几厘米远,一股寒气弥漫在男人脸旁,若不是孟师傅事先交代过,绝不能离开椅子,恐怕此时那男人早就一跃而起,朝门外拼命跑去了。。。
  蓝衣身影又将头往桌内凑了凑,似乎在闻桌上的尸油,孟师傅自是见怪不怪,眼睛一动不动地盯着蓝衣身影。。。孟师傅的双手紧紧地拉住了那两名男子的手,此刻手中早已是冷汗淋漓,特别是靠近蓝衣身影的那名男子,此刻手已经抖得不停,似乎精神已经到了崩溃的边缘。。。
  尸油的味道终于淡了下来,那蓝衣身影缓缓直起了身子,又挪着步子离开了。。。过了好一会儿,孟师傅终于开口道:“好了,他走了,可以松手了。”
  几人听到此话,终于如释重负,双手一松,直接瘫到了桌上,其中一名女孩子终于控制不住情绪,竟然大声哭了起来,眼泪像决堤般止不住地往外流。。。孟师傅起身打开了屋内的灯,房间里顿时亮了起来。。。方萍听到了屋子里的动静,连忙颤抖着身子艰难地爬了起来,坐到了一旁的椅子上。
  孟师傅继续说到:“好了,时间不早了,你们也早些回去吧。”说罢,便打开了后堂的木门,自己先走了出来,他瞥了一眼坐在不远处的方萍,欲言又止,从方萍慌张的神色孟师傅其实心里也知道了十之八九。
  过了好一会儿,四个年轻人才手脚颤抖地从屋内慢慢走了出来,一个个脸色煞白,神情木讷,其中一人向孟师傅手中递过了几张钞票,便不再说话,静静地出了店、离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