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8中文网 > 我的超脑能建模 > 138

  混沌伞?
  据传言,其威力无穷,法力强大。
  这可是修真界排名第一的低品神器!
  五岳派顶级功法?
  据说当初掌握这些功法的正是五岳派祖师爷!
  这位五岳派的开派祖师,曾经横扫青罗星修真界!
  那是横扫!
  横扫是什么概念?
  那是秋风扫落叶一般地威力无穷而无人可挡!
  此言一出,众口相传,全场议论声四起,甚至有弟子发出一片惊叹甚至惊叫之声!
  就连主席台上坐着的其余四位掌门,也不禁微露震惊,脸色顿变!
  他们根本没有想到,燕潇湘临时决定拿出混沌伞这等宝物!
  这是从来没有发生过的事情!
  看着远近诸人吃惊的神色,燕潇湘妩媚一笑!
  她微微扫了一眼本宗的得意弟子小雨、牛一夫。
  而左手则轻抚一下额前黑亮秀发,迅速收敛笑容,全身爆发出一股惊天动地的威压!
  顿了顿,燕潇湘满脸威严,声音里透出不容置辩:“鉴于五百年来五岳派一直处于清水国修真界最末,青罗星修真联盟会与清水国修真联合会,联合作出决定,如果本次大比武五岳派依然垫底,那么将解散五岳派,五岳派弟子分别由青罗星其余大门大派接收,而五岳派住地将由玄宗首次接管,以后则有每十年一次的大比武第一名门派接管,特此说明。”
  没有再管青石广场如何沉寂,没有再看在座众人如何震撼,燕潇湘目光如电,横扫全场,对着主席台上的诸位掌门轻启玉唇,肃然道:“我们一起开始宣布吧。”
  楚山惊闻此噩耗,如丧考妣,神情悲戚地看了看天,一甩长袖,欲将离去。
  然而,他强忍住心中悲恸,毅然站起,与其他诸位掌门一道共同宣布:“我们共同宣布,三派二宗大比武现在开始!”
  话落,四位掌门退出主席台,回到各自宗派休憩之地。
  方之远则留在主席台作着补充交代:“所有参赛者,先去看石壁上的比赛安排,各自赶往比武地点,进行比试;比赛现场每一处由三派二宗两位高手作为裁判同时裁决,清水国修真联合会。”
  楚山刚在五岳派参赛弟子休憩处门口一个模糊地现出身形,武怀义便突然地从座位上起身,奔楚山方向一下子移动了过去。
  他双目睁得溜圆,脸上的肌肉也不停地扭动着,就像被什么毒虫咬中的蚯蚓。
  他颤抖着声音地大声问道:“掌门师兄,难道、难道燕潇湘竟没有任何回转余地?”
  “我已经尽了一切努力了,”楚山脸上写满失落,却迅速地一扬眉毛,瞬间便抖落脸上的暗淡,给武怀义递过一个眼色,“其实我们也并非没有希望,五岳派完全可以依靠我们这些杰出的弟子,譬如内门弟子排名第一的高杰,还有不少弟子实力在提灵丹增幅作用下,也相应地有了不同程度的较大提高,所有这一些,都可以让我们拥有打一个漂亮翻身之战的可能与希望!”
  不过楚山心里面却很清楚,这一次,五岳派若想就倚靠眼前这些弟子,即便很妖孽的高杰,也是不可能改变被众多门派瓜分的结局的!
  五岳派将会成为清水国乃至青罗星修真界的历史,成为青罗星曾经辉煌的传说了!
  纵然这些弟子拼命地争取又能如何?
  能够改变五岳派大夏将倾、日薄西山的命运吗?
  那个只会给自己传音的开派祖师赤霞子大弟子,如果真的存在,那他早就出手了!
  楚山想到了据说一千五百年前即已飞升的开派祖师赤霞子,以及他那位不知什么原因、一直不肯露面的神秘大弟子。
  那位大弟子倒是给他楚山传过好几次话,只可惜他楚山也仅仅只闻声不见其人!
  就是连其身影轮廓也是未见过一分一毫!
  其中定然隐藏着些什么不为人知的古怪,这是傻子都能判定评估出来的事实!
  这位自称是赤霞子的大弟子究竟存不存在尚在两可之间,在没有确凿的事实根据证明之下,谁也不能保证其没有使诈。
  也许那个所谓的赤霞子大弟子,根本就是子虚乌有的事情,其实是赤霞子飞升前,留在五岳派的一缕元神,通过秘法禁锢在五岳派某个地方,每隔一段时间便以赤霞子大弟子的身份给五岳派掌门一道指令,让五岳派误以为有一位强大而有力的靠山!
  也许,多次施展这种神通之后,这缕元神就会能量耗尽,烟消云散的!
  一定是这样!
  希望,五岳派还有希望吗?
  这种希望据我楚山综合各种迹象判定,实在是渺茫之极。
  若是有的话,恐怕也只有等待这位赤霞子的所谓大弟子出手了!
  否则……
  “掌门,究竟怎么回事?”高傲满脸惊怒,双手拳头攥得嘎嘣嘎嘣直响,“他们凭什么解散我们五岳派?我高傲第一个不答应,我这就去跟他们拼了!”
  穿着一身红色紧身衣裤的高傲,身体一晃,向门**去,就像一道红色闪电。
  楚山迅疾地大喝一声,气势惊人:“回来!”
  左手随即挥出,一股浑厚无比的力量将高傲快若过隙白驹的身子一下子裹住。
  声音轰鸣,如同滚滚雷鸣降临,炸响于每个人耳边。
  顿时就引起所有内门弟子心神震动。
  高傲睁大眼睛,一骨碌地坐在地上。
  他感觉到一股磅礴的气势正在严格控制着他的所有行动!
  高杰看到金一凡、李啸展、唐彪眼中,更是精光爆闪,震惊不断。
  而他自己则依然不动声色地观察着一切,心下却对掌门楚山、高傲各有了新看法!
  高杰觉得,通过方才短短一席对话,楚山表面之下隐藏的诡异、高傲傲气之下包孕的热血,都是那么的各不相同,就是楚山绝不显山露水唯恐别人知道,而高傲则是有一说一光明磊落绝不隐藏分毫!
  自然,高杰开始暗暗地留意起楚山,而对高傲则给了很高的评价!
  这个时候武怀义听了楚山之言目光开始了闪烁不停,说话不知为何都有些结巴:“掌门师兄,你、你什么时候突破了结丹期、元婴期,到达化神期了?”
  楚山摸了一下下巴,做了一个苦笑状,无可奈何地答道:“一个月前,我靠着我们五岳派的保和丹、培元丹,以及祖师爷飞升前留下的最后一粒化神丹,依靠这些顶级药物,才得以连续突破两个境界的。你们都稍安勿躁,我知道大家义愤填膺,腹中不满,还有很多疑惑,我便简单地做一些解释吧。”
  五岳派参赛弟子休憩处。
  压抑,愤怒,绝望,悲戚,似乎空气中充满了寒凉、令人窒息的粒子。
  此时此刻,几乎所有的外门弟子,都以最快的速度一个不落地聚集到这里来了。
  所有人包括藏身五岳派的鹰犬金一凡、唐彪,他们脸上都是凝重、阴暗,就是呼吸也都是粗重浑浊,不少外门弟子、内门弟子的双脚,都在不停地抖动。
  王天紧紧抓住高杰的左手,他拼命地勒着,竟不知道自己无形之中施展了法力。
  高杰修为若不是达到了元婴后期,又一直运行真气自保,恐怕就是有十只手,都要被王天给捏碎了!
  高杰心中陡然产生一种疑惑:
  王天,修为是凝气期吗?
  好像远非如此。
  一缕疑惑、一丝怀疑,令人不可察觉地闪过眼角!
  不过再一想高杰便心中了然,武怀义师伯之前不是介绍过么,五岳派不少内门弟子隐藏了修为,还提到过王天,其修为高强那也自在情理之中。
  也许王天的修为,都可能达到了元婴中期甚至后期吧?
  “我不惜一切代价、不顾从此再不能进境地提升自己修为,”楚山语气凝重,满腔悲凄,“可惜,就是尽自己所有的可能,力挽大厦于将倾,即使我修为提升到化神,会前会后马不停蹄地去争取去努力去奔走去呼吁,也还是没有说服清水国修真联合会、青罗星修真联盟,让他们放弃当初解散我们五岳派的决定!”
  楚山望着满目怒火、胸怀愤懑的众位弟子门人,作了一个深呼吸的动作。
  无论谁都能看出来,他是在竭尽努力地强压心中的悲恸。
  高杰暗暗地留心,观察着众人表情,尤其金一凡、唐彪和楚山。
  他怎么看怎么觉得楚山表情有些不自然,但却不知道他为何会如此。
  一种足以让他震惊愤怒甚至马上就出手而除之后快的怀疑陡然升起在他的心头!
  高杰马上就不自觉地摇了摇头!
  心中暗道,不可能,他是一派掌门啊,怎么可能做吃里扒外的事情?
  就算再坏,也不会暗中为了个人名利而反叛出去,去干出卖五岳派千年基业的大事!
  这不是冒天下之大不韪吗?即便到了某个宗派,他也绝对不会受到重用的,有谁会相信一个曾经干过违逆不道、卖身求荣之事的门派叛徒呢?
  不过高杰瞬间就转而想到,楚山不是借助唐彪之手谋害赤霞子分身胡金山也就是自己爷爷吗?像这种对付曾经救过自己都会忘恩负义恩将仇报的小人,又有什么事情是不可能做出来的呢?
  高杰终于又不得不相信了三分!
  狡猾的老狐狸,真会表演啊,这演技是炉火纯青啊!
  这不,自己一不小心就差点被他虚假外表给硬生生蒙骗过去了!
  也就在这个时候,高杰脑海里陡然地跳出了一个念头:这楚山该不会是某个门派隐藏在五岳派的一个最大最阴险狡猾的鼹鼠吧?若真的如此,那那那、那五岳派不就更加危机重重、更可能一头栽进万劫不复的险境吗?
  高杰深深呼吸一口气,极力平复着心中汹涌的思绪。
  四周是那么寂静,气氛又是那么沉闷压抑,令人窒息晕眩。
  空气中似乎充塞着摧肝裂胆、尖利诡异的粒子,粉碎瓦解着一切。
  高杰看向楚山的目光虽然明澈依旧,不过只有他心底里很清楚地明白,这个楚山,那是愈看愈可疑,愈看愈叫人深恶痛疾,恨不能马上就一个箭步上前手刃了他!
  不过此时高杰尚未有充分的理由这么做,更没有到出手的最好时机!
  一个化神期高手,即便是初期,若想一招制敌,以高杰在试炼之地积累的经验判断,出手前须得把握好位置角度、光线明暗、对手提防戒备程度等等,若有一个方面一个细节考虑不到,哪像一招制敌,那就难上加难了!
  尤其对这位老奸巨猾的楚山而言,他绝对绝对有杀手锏,不是那么容易对付的!
  说来话长,其实只在眨眼之间。
  五岳派内门弟子休憩处,众多门人都面带愤懑悲怒之色地听着掌门楚山的解释。
  “为什么要解散?其实很简单,”楚山重重地咳嗽一声,脸上布满了悲愤与不平,声音也随之低沉了许多,“明面上是因为我们五百年来在大比武中一直垫底,骨子里却是看中了我们五岳派顶级修真功法迷踪步、逍遥旋、神指弹,看中了我们五岳派开派祖师爷飞升前留下的藏宝阁,看中了能够聚集灵气的五指山,也许,也许还有什么其他不可告人的目的!”
  他居然将这些和盘托出!
  难道我对他就是隐藏在五岳派的鼹鼠判断大错特错了吗?
  不可能,绝对绝对不可能的,高杰马上就感觉到了楚山的阴险——
  既然五岳派行将分崩离析,那就直接将分崩离析之因说出来,一来大家最终都会知道其中原因的,二来这般有条不紊、入情入理的分析,又能赢得五岳派上下众位门人的信任,好让大家对他毫不设防!
  如此之下,他楚山更容易去暗中去实现居心叵测、阴险恶毒的大计划!
  高杰双目一眯地揉了一下鼻子,做出认真倾听的样子,心里却在思考着对策。
  楚山稍停了一会儿,低沉的声音转为高昂,他将两手掌心相对,朗声说道:“众位师弟,五岳派所有弟子门人,不管如何,修真的目的是强身体健、斩妖除魔、造福苍生,无论在哪门哪派,都可以做一切有意义的事情,都可以让自己修真有成,如果一味地去争强好胜,那就落了下乘!”
  此时此刻,楚山脸上表现出强忍住流泪的冲动表情,环顾着帐篷里帐篷外的弟子门人。
  他全力地压制着澎湃的思绪,张开口,再次努力地做了一次深呼吸,往喉咙里连咽下几口唾液,似乎在竭力地控制着内心那足以滔天淹地的悲痛!
  在众人的瞳仁之中,楚山似乎硬是挤出了一些笑意呈现在自己的脸部,并以平静的目光扫视了众人一眼。。
  五岳派门人都听到楚山一字一顿地这般说道:“这次大比武强手如林,他们都是有备而来,也许各派之间早就暗中有了什么默契,有了什么约法三章,因此,所有的内门弟子注意,这一次我只希望大家不管结果如何,只要尽力而为就可以了,千万不能意气用事,我不希望有人弄得一身重伤甚至丢掉性命!”
  对楚山掌门的这一番话,五岳派门人听得特别感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