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8中文网 > 我的超脑能建模 > 137

  如今他武怀义之所以提前道出这些实情,是为了不让大家在大比武之前,就先失了锐气。上面说的这些,属于五岳派的超级秘密,只有他、韩旭、净月长老、红衣护法和掌门几个不多的人知道,希望大家严加保密,不得泄露分毫,否则,严惩不贷。
  除了知情弟子外,所有听到这个消息的五岳派门人都惊诧不已,震撼讶异,转瞬之间,又都面露喜色,一扫方才的压抑沉闷,而高昂、明朗的氛围,则快速在五岳派弟子休憩之地漫溢飞扬。
  众弟子情不自禁地纷纷自发仰头挺胸,热情洋溢地喷吐出心中誓言:
  “我们互相加油鼓励吧,惊喜就在后面!场上见本领,比中出英雄!”
  “是啊,我们都得好好地努力,奋力拼搏,绝不轻言后退,绝不轻言失败!”
  “我们不会给五岳派丢脸的!我要告诉整个修真界,我们五岳派已然是最强大的!”
  “我们一定会创造奇迹!我们定会让所有人,都知道我们五岳派不是那么好欺负的!”
  ……
  听了一干内门弟子的豪言壮语,高杰也不由得升起了凌云志气!
  不过他心内却震惊不已——
  自己在突破到元婴后期之后,便洋洋自得、自命不凡了!
  其实,只要多一份谨慎,多一份谦逊,少一份浮躁,少一份骄傲,凭着自己元婴后期的修为,即使不依靠着神奇无比的神识波,也能够将隐藏实力的师兄师姐探测了解个一清二楚、透透彻彻!
  戒骄戒躁,从容淡定,从此往后,必须铭心刻骨,千万千万永记于心!
  尤其在比赛中,一定得牢记这条几乎放之四海而皆准的道理!
  高杰暗中打定主意,收摄一切可能外放的气息,只暗中悄没声息地以眼角余光,快如电光一闪地扫过金一凡、唐彪。
  见他们二人神色自若,没有任何变化,高杰心内遗憾惋惜不已:
  武师伯,你太大意了,你竟然不知道日防夜防家贼难防的道理么?
  掌门与你、净月长老等五岳派核心人物,让精英弟子们隐藏实力的最根本目的,就是为了打对手一个措手不及,如今竟然将如此绝密消息冲动地透露出来,那你们当初精心定下的计谋策划,不是形同虚设了吗?既然如此,当真刀真枪地赛台上相遇,这种事先隐藏修为的做法又有何种意义呢?
  百密一疏啊,可惜,殊为可惜啊!
  不过转念一想,高杰又觉得纵然隐藏实力非常成功,如果弟子中缺乏元婴期强者,如果五岳派没有足以支撑一派的中流砥柱,还不是照样给别派别宗打个落花流水鼻青脸肿地做垫底?难道能够依靠被有意隐藏实力的这些人去改变五岳派被清水国其余宗派甚至整个青罗星修真界给瓦解被分割的命运吗?
  蓦然之中,高杰骤然感受到四周有一种貌似无声无息却分明实质的东西,蓦地如泰山压顶一般,以足以震碎心灵元婴的狠戾方式,一下子压向自己!
  高杰浑身每个细胞、每个器官,似乎在一时之间通通发出痉挛、颤栗起来!
  而那种深入骨髓、碎裂灵魂的疼痛,又仿若潮水一般,一阵又一阵地席卷而来!
  最终高杰感觉眼前微微地发黑,那略显瘦削的峻拔身躯,再也控制不住地摇晃了一下!
  不管如何,从现在起,我都得竭力隐藏实力,高杰竭尽全力地平复胸中的千头万绪,暗暗发誓道,即使面对高手,也只能一步一步地放开自己的真实修为,不到最关键最危险的时刻,绝不亮出底牌,绝对不能!
  说来话长,其实快得不可思议!
  环顾四周,武怀义感觉到了大部分内门弟子表现出来的那种旺盛激情与冲天豪迈。
  他心中暗松一口气,提高声音道:“这次比赛,也不是非要大家去争第一不可,只要排名不最末就算达到了预期目标。到目前为止,大比武参赛者内门弟子九十三人,外门弟子一百二十人,三派二宗所有人都已经聚齐。每次大比武都是分初赛、复赛、决赛三个阶段,每个阶段都采取单败淘汰制,也就是说,参赛者只有确保赢得每一场比赛,才能获得该阶段比赛的冠军。”
  武怀义心中叹息而又悲戚不已。
  五岳派的打算原本并非如此,而是准备低调出场,完美收官!
  然而,他却怎么也想不到,这一届三派二宗大比武,会涌现如此之多的高手,由此看来,五岳派前景那是一点也不容乐观的,唉,垫底,可能又是垫底啊……
  如果再次垫底,其余宗派不仅宗主掌门,就是其门人弟子,恐怕都不会给五岳派人好脸色好声气!武怀义突然想到十年前大比武闭幕式上,五岳派黯然收场的情形。
  那次,作为东道主的玄宗掌尊燕潇湘,在主席台上宣布五岳派的垫底名次之时,全场嗡声四起,数百道冰寒的目光射来,有人大声喊叫:
  “这是第九十七次,如果再有一次,将会胜利到达九十八次!”
  “五岳派真是一朵奇葩啊,居然一连九十七次都夺得了最后一名,了不起!”
  “哈哈哈,真是期待啊,五岳派弟子们,勤奋努力吧,胜利永远属于你们的!”
  笑声轰然,几乎炸响四野!
  嘲笑、揶揄、讽刺甚至有辱人格尊严的目光泛滥成灾!
  更为奇怪的是,居然没有人制止这种混乱现状的迅速蔓延!
  武怀义牙关紧咬地没有再想下去!
  他的身子陡然晃动了一下,不过马上又稳住了!
  方抬头,他就骤然感到似乎有一大片乌云陡然一下子笼上他心的旷野。
  就在武怀义心神失守的一刹。
  “初赛是每个内门弟子都必须参加的么?”尹涛推了愣神的武怀义一把,然后顺带提出了自己的疑问。
  武怀义收住心中杂念,摆了摆双手,沉声地答道:“不是,初赛对象只限于凝气期弟子。内外门弟子分开比赛,我们五岳派只有内门弟子参加。下边呢我就说说与内门弟子相关的比赛事宜。”
  然后五岳派众内门弟子就都对比赛规则与安排有了一个大致的了解。
  修为达到元婴期的弟子,直接进入决赛。三派二宗所有弟子中,达到元婴期修为的通计有七人,儒派一个,道派一个,佛宗一个,玄宗两个,五岳派两个。
  初赛只选出前三名,如果这三名弟子愿意,将与筑基期、结丹期弟子一齐进入复赛。复赛选出三名优胜者,同样,如果他们愿意,将同五名元婴期弟子一道,参与决赛。
  决赛才是三派二宗实力的真正对决!
  最终根据三个阶段的比赛结果,排定三派二宗的具体座次。
  其实,初赛、复赛、决赛,根本就是不同级别的比赛,一般很少有低级别的优秀者参与高级别的比赛的,即使参与,也很少能够脱颖而出的。相对而言,复赛中的优胜者,有时候是极愿意参与决赛的。
  “武师伯,若同派同宗或者实力相当的几个高手遇到,先遇到自然吃亏,那该怎么办?”高杰马上眉头一锁地提出了心中疑问。
  王天也自然地附和道:“是啊,武师伯,那不是便于作弊或是有失公允吗?”
  武怀义马上解释道:“三派二宗大比武组委会早就考虑到了这个问题,为避免水平较高的参赛者过早对决,实行了初赛、复赛、决赛三个阶段,在每个阶段都采用排名制度,同门同宗尽量避开,并增加了一项特别的比赛,那就是挑战赛。”
  “那么此次比试中的挑战与我们五岳派内门弟子比试中的挑战规则是一样的吗?”高杰双目一闪地问道。
  武怀义看了高杰一眼,心中对高杰的评价不禁又提高了一个等级!
  他稍微地思考了一番,这才接下去说道:“高杰你问到了问题的关键。两种挑战根本不一样。这次清水国内门弟子大比武中,无论是同级挑战,还是越级挑战,只要你自认为修为、法力高强,谁都可以提出。不过大比武组委会规定,不保证你的生命安全,因为这是你个人提出的请求,这是与我们五岳派内门弟子比赛最大最本质的区别。不过,一旦挑战成功,组委会便会承认你的名次并能够理所当然地得到一切精神与物质方面的奖励。”
  “精神、物质方面的奖励有哪些东西呢?”尹涛问得相当认真。
  其余诸位同门也露出一副完全感兴趣的神态。
  武怀义目光从众位门人脸部一扫而过,不动声色地道:“精神方面么,只要是前三甲,都会名闻青罗星,万众仰慕,就是以后发展也会是该派该宗的中流砥柱,要风得风要雨得雨,修炼所需要的人力、物力资源也会得到充分满足,更会成为下一任掌门的重要候选人!”
  即便是没有任何希望获得前三甲的内门弟子,听了如此炫目的条件也都眼中齐齐大放光芒,心中暗下决心:不管如何,我也要拼上一拼的!不拼什么希望也没有,拼了,才有希望,尽管渺茫得等同于无,不过,那也毕竟是希望不是?
  “物质方面的奖励么,”武怀义自然心领神会不少弟子的这种眼神,不过他还是顿了顿地继续说了下去,“每次大比武各不相同,但是有一条,就是相当丰厚,别说一般弟子门人了,就算是我们,也眼红心热不已。大家还是认真听听主席台上首席主事的介绍吧,马上就会揭晓的。”
  高杰外表神情淡然,可是骨子里却是掀起了惊涛骇浪:
  难道组委会就是以精神物质方面的丰厚奖赏,来挑起五岳派内门弟子心中的贪念吗?心中贪念一旦挑起,是不是就更加有可能不计危险地去挑战高级选手了?这样下去,五岳派精英弟子不是更可能在挑战赛上决一死战而最终大大提升了死亡几率吗?
  “武师伯,每次挑战赛有重伤甚至死亡的精英弟子吗?”高杰突然目注武怀义问道。
  武怀义不知高杰为何如此发问,只是如实地介绍道:“每次都有不少精英弟子遭受重伤,我们五岳派曾经有过数起当场死亡的精英弟子,他们都是极有前途的五岳派希望之星,可惜在挑战赛中陨落了!若是他们尚在的话……”
  武怀义脸上马上填满了凄悲之色,他曾经有一个亲传弟子,一十八岁就臻于结丹中期巅峰,可惜的是,在那一场即将取得胜利的挑战赛上,突然遭到对方猛烈的绝地反扑,最终连金丹都粉碎一空!
  不过,武怀义马上就从往昔的痛苦回忆之中走了出来,脸色平静地道:“其余宗派也有重伤的,只是未曾有过当场陨落身故的!”
  这就是问题所在了!看来,早在很久以前,清水国甚至青罗星诸强各派就暗中策划对付五岳派了!也许这什么大比武,就是某几个修真界寡头坐下来,密议商量的一个圈套!
  要对付围剿的对象,就是有一个,那就是五岳派!
  高杰心中对潜伏五岳派内的诸强鹰隼鹰犬,开始了怒骂!
  对秘密策划对付五岳派的修真界寡头及其相关门派怒火中烧!
  哼,你们等着,我高杰自会揪出幕后黑手,让你们就地伏诛,不得好死!
  时间如白驹过隙一般,转眼之间已经是整八点,终于到了大比武正式开幕的时间。
  整个青石广场都迅速安静下来,三派二宗的掌门陆续走上主席台,各自按顺序坐下。
  主席台座北朝南,儒派方之远与与玄宗燕潇湘坐在中间。
  方之远右首坐着五岳派掌门楚山,道派一元道人庄鲁,佛宗慧禅大师坐在燕潇湘左首。
  五位掌门交换了一下眼色。
  五岳派掌门楚山站起身,环视了一眼整个赛场,开口道:“今天,是我们清水国修真界一个大日子,每十年一次的大比武在五岳派青石广场正式开始了!三派二宗外门弟子一百二十人、内门弟子九十三人全部会聚这里,作为东道主,我代表五岳派热烈欢迎各位到来!在这里我真诚地预祝诸位参赛选手,都能发挥出最好的水平,赢得最令人满意的成绩。好了,下面请修真联合会主事儒派掌门方之远讲话,大家欢迎。”。
  热烈的掌声中,方之远起身,目光扫视全场,朗声道:“我代表清水国修真联合会,希望大家在比武时,遵循点到为止、和平友爱的宗旨,赛出水平,赛出风格。这一次比赛,还是同往常一样,实行两个地点同时进行,一为外门弟子赛场,一为内门弟子赛场。在今天的比赛中,两个赛场分别举行八场,上午下午各四场。以后每天,同样如此。若有变化,请看主席台后面的石壁。我说的就这么多,下面请修真联合会首席主事玄宗掌尊燕潇湘训导。”
  燕潇湘娉婷扬袖,婀娜身轻,站起身子环视四周,虽软语轻言,但是听在众人耳中,却是如沐春风,更觉威压无比:“本次大比武,为充分鼓励大家,我们三派二宗拿出了丰厚的奖品奖励优秀者。外门弟子前三名,会得到五岳派一粒保和丹,内门弟子初赛前三名,会分别得到儒派、道派、佛宗的一套极品功法,复赛前三名都会得到玄宗一件不同品级的仙器,决赛前三名会得到玄宗一块极品灵石、一把中品仙剑。作为对决赛第一名的额外奖赏,第一名获得者可以在五岳派三种顶级功法中任选一项习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