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8中文网 > 我的超脑能建模 > 136

  我这一辈子最大的乐事最强的心愿就是慢慢地折磨你,一直笑着看到你死在我面前!
  而武怀义根本不清楚这貌似平静的氛围中,已经展开了刀光剑影,流淌起了血雨腥风,他完全以一副正常的口吻继续着未完成的介绍:“儒派左边的,是道派,如今前来参赛的,同样是二十个弟子。那三缕黑色长须、肌肤古铜色、手持佛尘的中年道人,正是道派掌尊一元道人庄鲁,他左右两边坐着的是他的师弟云阳、师兄蓝剑。云阳背后站着的黑脸大汉,是他唯一的弟子,也是道派的首席弟子,名叫岳山,蓝剑身边的叫李坚,功力深厚,传闻虚无掌练到了极致。”
  高杰按下心头诸多思绪,目光随着武怀义的介绍不断地在岳山、李坚身上移动。
  他们至少是结丹后期,如果隐藏了实力,那就不好预测了。
  高杰心内对他们暗暗做了评估!
  他没有轻举妄动的散开神识波去一一查探!
  尽管如此能够弄清楚他们真正实力,但若一旦有什么闪失,反而弄巧成拙节外生枝。
  高杰将岳山、李坚放在了心上。
  接下来,五岳派内门弟子将目光聚集到了五岳派右首佛宗休憩处。
  武怀义介绍了佛宗的宗主慧禅大师、护法长老慧律大师、心智超绝的弟子静虚与静空,并交代他们这一次参与比赛的弟子一共一十八人。
  慧禅对着五岳派诸人投过来的目光微笑着点点头,静空与静虚也给五岳派同门送来一道友善的目光。真的友善吗?高杰不敢肯定,也许这些佛门弟子,包括那宗主与护法,都暗中打着五岳派的算盘呢。
  最后,大家将目光一律投向清水国修真界巅峰,如今即使在整个青罗星修真界也数得上号的玄宗。
  近五百年来,玄宗几乎每次都问鼎大比武的前三甲,除却为数不多的几次丢了三甲,武怀义对众位内门弟子介绍着说道。
  “那真是太厉害了,”王天英俊的脸上涂满了惊诧、仰慕,“既然玄宗都能在整个青罗星排得上号,那是不是说我们清水国修真界的大比武,几乎就代表了青罗星修真界的最高水准?”
  武怀义颔首赞许道:“谁说不是?虽说我们清水国地处偏僻,但在整个青罗星一百多个国家中,却是声名赫赫,这不仅仅是因为我们五岳派曾经的辉煌,绝阳谷的神秘,五指山的灵秀,更是因为玄宗、佛宗五百年前的高调崛起,尤其是玄宗,其功法之玄妙、庞杂、奇绝,更是隐隐成为整个青罗星名义上的霸主。”
  “玄宗,真的、真的如此闪亮耀眼吗?”王天那双大眼睛睁得溜圆,惊诧之中似乎又带着不少的怀疑,“武师伯,你是不是有些夸大其词或者说是长别人志气了?”
  一直沉默的乌冰雁突然问道:“武师伯,玄宗真的如此恐怖么?”
  是啊,玄宗真的如此恐怖么?
  乌冰雁问出的这个问题,其实也是诸多弟子心中想问的。
  “确实如此,十年前我就被玄宗的高手打得毫无还手之力。”高傲的声音里隐含着一丝无可奈何。
  大家都向玄宗所在的休憩之地投去错综复杂的目光。
  这不看还好,这一看大家心中就通通震撼惊艳不已起来了。
  尹涛大叫:“哇塞,竟然有一个可以媲美夏雪师姐黑妞小辣椒的大美女,怎么搞的,玄宗盛产美女么?大美女身边还有一个美女耶!嘿嘿,如果她们俩和夏雪师姐黑妞辣椒站在一起,我的妈呀,我都不知道东南西北了,想必三派二宗的内门弟子,一定会出现‘口水流下三千尺,疑是银河落九天’的奇观,那可要淹死人的,哥哥们,这怎么办哪!喂喂喂,我说高哥,你干脆把她们给收入房中得了,这样呢夏雪师姐黑妞辣椒也不寂寞了不是?”
  “噼啪”一声脆响,武怀义一个巴掌重重地落在尹涛头上,气得大骂:“你小子混蛋!跟我注意点儿,再口无遮拦,我将你逐出师门!你不要命了不是?你知不知道那两个女子可是名列玄宗前十名的煞星,死伤在她们手下的,少说也有七八十号人,你惹得起吗你?!”
  高杰看着尹涛人虽说二十出头,却是一派戏谑风趣的样子,不禁在他屁|股上重重地拍了一下,笑道:“师伯说的不错,师弟啊,小心她俩生了气,摘了你这吃饭的家伙!”
  “到时我就找师兄你来帮忙嘛,”尹涛对着高杰做了一个大鬼脸,“借用一下你的那张脸,嘿嘿,吓她这么几吓,保证她们都退避三舍,再不敢胡作非为半分的,哈哈哈哈!”
  高杰知道尹涛并无恶意,只是耸耸肩,故作悲哀状:“师弟,积点口德吧,你这么说可就大伤师兄我的自尊了,虽说我长得丑点,可这又不是我高杰的错,那得怪我老妈啊!唉,她为何那么狠心,在我英俊潇洒的脸上留下这么一条又可怕又恐怖吓人的伤痕呢?不过不是自夸地说,我高杰虽然很丑,不过却是很温柔很温柔很温柔!”
  说来一本正经煞有介事,让众人心中分不清是真是假!
  “切!温柔?你温柔?冷酷还差不多!”尹涛听了最后一句,愣了一愣地马上鬼叫道。
  “切!善哉善哉,你们不知道,就算有这份冷酷、这条疤痕,还引得不少美女在后面追个不停地抛媚眼丢飞吻的,要是没有了冷酷与疤痕,那那那……善哉善哉,那美女还不得拿船装用马车拉呀?”庞光眯缝着那双小眼睛很认真很确信地说道。
  高杰马上在他那肥|臀之上狠狠地踢了一脚。
  “善哉呀”一声惨叫地飞出了帐篷,叫嚣声马上就传了过来:“这什么世道,还有王法了没有?!我庞光还是你哥吗我?我连你弟都不如,张口就骂举腿不不不举手就打!”
  明明是腿却说手,真是笑死人了!
  众人看着这三人的表演,忍不住哈哈哈大笑起来。
  王天狠命地捶了高杰、尹涛一拳,大声道:“得了吧,高杰、尹涛、还有长了翅膀飞出去的庞光师弟,我们还是听听武师伯的介绍吧,不要冲淡了正题哦!”
  庞光、尹涛两个活宝引发了众多五岳派弟子的笑声,就连一直冷若霜雪的夏雪也轻咬朱唇,脸上笼上了一层雾状的神秘,似冷似热,是笑是嗔,谁也说不清。
  但是众人心下不用想就能猜出个大概!
  那种神情那种姿态,分明就是爱极了高杰的表现!
  “尹涛,你今天的话是不是多了一点?”武怀义脸上铺满愠怒,凝声说道,“那么多师兄都没有插嘴说话,就你能干有出息了?好好竖起你那狗耳朵,好生听着为师的介绍。”
  武怀义冷哼一声,极为不满地瞪了尹涛一眼。
  众人都晓得武怀义这是借尹涛指责大家不计场合、不知事情轻重地乱讲话。
  高杰知道尹涛、庞光只想以这种方式调节一下压抑的气氛,如此而已。
  武怀义也清楚这一点,因而怒叱了尹涛之后,他就没有再多说些什么,深吸了一口气,继续说了下去:“两个美艳女子一个叫柳叶飞,一个叫尚香君,他们后边那个穿紫色罗衣的年轻美妇,就是玄宗掌尊燕教主燕潇湘,如今是清水国修真联合会首席主事。玄宗最厉害的弟子除去两个美艳女子,还有排名第一第二的小雨、牛一夫,不知他们的具体修为,据说深不可测。喏,就是站在宗主燕潇湘左右的两位穿一身黑衣的男子。此次前来参赛的弟子,同样是二十人。”
  随着武怀义的指点,所有同门的目光都一致指向了黑衣男子。
  高杰偷偷散开神识进行探查,只是收回了一些极为零碎的信息。
  他没有再散出神识查探,以免打草惊蛇,给五岳派提前带来不必要的麻烦。
  这两个人,很恐怖很危险,高杰心里暗自寻思,他俩对自己对五岳派构成的威胁,将是排在最前列的!至于那些以普通面目出现的高手,我更不可能一一洞悉的,因为隐藏修为的秘术神通在修真界虽然少见,但对于一些大门大派而言,拥有一两样也不是什么难事!
  更何况,这一次清水国三派二宗内门弟子大比武,各个宗派都是有备而来,而且对五岳派都未安好心,心怀觊觎填满贪念的!
  若想在此次大比武比赛中稳操胜券,不是一般的困难,而是特别的困难!
  也许除了自己有获胜的可能之外,五岳派其余内门弟子,那是一点希望也没有!
  不管怎么说,高杰心内始终澎湃着一股豪情,无论是为自己,还是为胡金山或者说赤霞子师祖的知遇之恩,都得拼他个死去活来!
  一定要保住五岳派基业!
  一定要重挫有心人的罪恶计划!
  一定要重现五岳派千年前曾经的辉煌!
  对三派二宗参赛人员情况,武怀义大致介绍了一下。
  五岳派内门弟子,在了解了目前状况后,都沉默不语。
  大家心照不宣地互相交换了一下眼色,心头几乎同时笼上一片浓密厚重的阴云。
  尽管青石广场上空阳光明媚,春风劲吹,玉珠峰鸟鸣清脆,如珠玉落盘,声声动人,但是那片笼在各人心头的阴云,却是愈来愈黑,愈来愈浓,愈来愈重,宛若泰山压顶。
  不过金一凡、李啸展,他们脸上表现出来的忧色都是装出来的,对李啸展高杰不能肯定否定什么,不过对金一凡,尽管他表演得惟妙惟肖,逼真得足以乱真,高杰却是心知肚明的,不禁对金一凡大有深意地看了一眼!
  心里暗说,若非无巧不巧地撞见你金一凡在试炼之地欲对夏雪图谋不轨,甚至想杀人灭口,若非不久前神识潜进你洞府内恰好发现了你与九幽洞府的暗里互通消息谋划我五岳派,甚至还妄想对我、对我所爱的夏雪心怀鬼胎,那我高杰还真的是要被你这个狼子野心的畜生给硬生生地骗了!
  而其余诸人中有不少人此时此刻所想的是——
  若是我能够进入前二十强,哪怕是最后一名,也会兴奋得忘乎所以!
  那是什么样的荣光,什么样的气派啊!非但如此,一战成名后,不谈丰厚的奖品,也不谈将来修炼所需资源基本不愁,单说那一个个如花似玉的女修,自己随便看上一个,门派内的高层也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地默认!
  可是他们听了武怀义师伯的介绍这才知道,其余宗派里杰出弟子层出不穷,实力更是高深莫测,无论从数量还是质量,比之五岳派不知超过多少!若想指望五岳派有哪位弟子杀入前二十强,那希望实在是渺茫,干脆点说,无异于痴人说梦,根本没有半点可能。
  即便是有,恐怕呼声最高的高杰也是很危险,他那筑基后期大圆满的修为,挑战五岳派内门弟子可以,一旦越级挑战其余宗门强者,就不是一般的玄了,而是特别玄了,一般而言基本就是个必败的结局!
  他们只是在心中不停地祷告,千万不要输得太惨!
  不要被他宗别派打一个人仰马翻、落花流水,甚至体无完肤、实力剧减!
  否则五岳派颜面尽失,就是千年前的大门大派的风光与尊严,恐怕也要因此丧失殆尽!
  一干内门弟子如尹涛、庞光之流,只希求五岳派不再垫底,他们心中暗道,如果能做到这一点,那就谢天谢地了!
  五岳派参赛弟子休憩处,一霎间气氛凝重,森然,令人窒息,仿佛历经了一场天灾人祸,处处充塞着让人浑身难受、心生绝望的死寂!
  “大家也别太没有了自信,”武怀义显然知晓如今这些内门弟子的消极心态,话锋一转,连声音也高扬起来,“不是还没有比么,谁知道结果如何呢?……”
  尹涛做为武怀义刚收不久的弟子,自然了解师傅极为欣赏、宠爱自己的心理,他眨着黑得发亮的眼睛,突然打断师傅的话,直截了当地问道:“光有信心顶什么用,信心能当饭吃么?没有高手什么都免谈!”
  武怀义狠狠瞪了尹涛一眼,脸色一沉地凝声斥责道:“你就不能安分一点?!别总是打断人说话,懂点礼貌好不好?还没有听完我所讲的内容,便主观臆断地判断,荒唐!”。
  语气稍顿,武怀义扫视了众人一眼继续道:“其实我们五岳派奇才也不少,像高傲,他实力已经达到了结丹期,夏雪也突破到了结丹期后期大圆满,马鸣啸、乌冰雁两位,更是在短短十年时间里,进步奇速,进入了结丹初期,李智、李艺伟在结丹修士中也算是高手,这几个结丹初期弟子,都得到了红衣护法一粒提灵丹,如今他们都到了结丹中期,而王天在炼化吸收了提灵丹之后,已经突破到元婴中期,至于金一凡如今已经完完全全地进入了元婴初期大圆满巅峰,他们都有夺取胜利的希望!还有高杰,尽管只是筑基后期大圆满,但是他一路过关斩将,登上了五岳派内门弟子第一名的位置,也并非浪得虚名,我们都是有目共睹的,他必将在此次大比武中取得不俗的战绩!还有其他一些人,我就不一一例举了!”
  接下来武怀义又解释说,之前我们五岳派高层一直没有向大家公布这些核心弟子的资料,就是不想让其他宗派了解我们的真正实力,以争取在这次大比武中取得一个好名次,打出一个小高氵朝,一场翻身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