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8中文网 > 我的超脑能建模 > 135

  他意识到,也许今天无意之中落进了唐彪专门为他精心设计的一个圈套了!
  不行,绝对绝对不能被他绕了进去!
  高杰仿若马上想起了什么似的扫视了在场的诸位同门一眼,方才淡淡地撇了撇嘴唇道:“师叔,你这就错了!我不是拿什么来压人,我是在讲理,在解释,不想挑起更多的纷争!难道师叔这么在乎一个称呼吗?说实话,若是你这么在乎的话,那我请韩旭师傅亲自前来给师叔解释好了!真英雄真好汉到时候可别说我师傅韩旭不讲道理!”
  而一旁的金一凡则突然趋前一步地冲着高杰道:“耶,高杰师弟,我觉得你出的这个主意好,你干脆叫请来韩师伯,也许很多问题就迎刃而解了!不仅仅如此,连师弟你与唐彪师叔之间的矛盾都化解了呢!”
  这个金一凡,真罪该万死!
  他真的在忠实履行九幽洞府师祖的意旨,在暗中挑起五岳派内讧甚至自相残杀了!
  这时候武怀义马上怒喝道:“金一凡,你好大的胆子,居然当众挑唆同门弟子对抗长老?你活得不耐烦了是吗?”
  高杰张口欲言,却看到武怀义瞥过自己,微微颔首地阻止道:“行了行了,别得了便宜还卖乖,高杰,你还是省省吧,是想让我们五岳派在其他门派前出丑吗?还想为我们五岳派添乱是不是?退一步海阔天空,忍一时风平浪静,到此为止吧!”然后再一扫唐彪双目,指令道:“算了吧,师弟,这事也确实怪不得高杰的!”
  唐彪目注高杰,似乎有些意外,眼角不露痕迹地闪过一丝异色,不过他还是对武怀义微微点了点头,其余诸位师伯闻言皆不动声色,而楚山掌门意味深长地看了高杰、金一凡一眼。
  清了清嗓子,楚山开口道:“你们就坐在这里休息,马上我要去主席台上坐,比赛时自会下来。至于各宗派人物,不晓得的可以问武师伯,他会告诉你们的。”
  话一说完,楚山马上就一甩黄色长袖。
  他起身离开座位,飘然走出五岳派休憩处。
  另一位师伯也随着他一起仿若惊鸿一般地离去。
  金一凡暗中叹了一口气,他心中暗道,原本指望挑起唐彪、韩旭、高杰之间的纷争,激化他们之间的矛盾,自己好来一个渔翁得利的,却想不到这武怀义平时看起来不声不响,关键时刻倒特别精明,似乎意识到了什么,又在竭力避免这什么!
  这个人,我得小心一二了!
  就是不知韩旭怎么还未露面,难道他是某门某派潜伏于此的鹰犬?
  金一凡双目平静之极地从夏雪那张绝美的脸上一扫而过,眼角余光瞥见了李啸展,心中陡然地生出一丝警觉,这个李啸展怎么看上去有点怪?
  此感觉刚刚生出马上就奇怪地消失,金一凡也不知为什么会如此,一摇头地忽略了过去。
  见机行事吧,金一凡暗想,继续挑起纷争引爆矛盾伺机出手!
  “师傅,你赶快跟我们介绍一下那些惊才绝艳之人吧,我很想知道哇。”武怀义刚收的弟子尹涛一脸盼望地望着自己的师傅。
  这些内门弟子,除了高傲参加过上一届大比武并杀进前十六强外,其余诸位同门都没有任何参与经验。此刻,包括高傲在内,他们都将迫切希望了解的神态,写在脸上,目光无一例外地向武怀义凝聚。
  武怀义看了看周围内门弟子,声音虽说很轻,听在众人耳中却是清晰无比:“本次大比武,真是高手荟萃,济济一堂。怎么说呢?还是按照宗派介绍来得清楚明了。大家看我们住处左首,那是儒派。”
  那就是大名鼎鼎的儒派?高杰将目光一放而去。
  “主座上坐着的那位头戴方巾、身穿灰衣、年过半百的,是掌门方之远,如今是清水国修真联合会主事,”武怀义的声音中规中距,一派肃然,“坐在他右边的是他师弟白世豪,他们带着儒门二十个内门弟子前来参赛,其中特别突出者有八人,其修为都在筑基期以上。看到了没有?紧靠白世豪站着的,是儒派排名第一的萧逸,据说他天资绝佳,年纪尽管三十不到,修为却是突破到了元婴初期。”
  大家都将目光奔萧逸齐射而去。
  高杰心中一动,也刷地将目光凝住到萧逸身上。
  由于距离靠得较近,高杰如今的修为再达到元婴后期,看得自然也就清晰无比。
  萧逸一袭青衣,方巾帽上配着一枚拇指大的圆形美玉,蓝莹莹地散发出温和之光,与他英俊的外表、挺拔的身材、儒雅的风度,简直是绝配。不过,高杰从萧逸那仰起的头颅、睥睨一切的眼神里,却看出了他十足的傲气。
  修为可能不仅仅是元婴初期,很可能到了中期,那似乎隐藏的强盛修为,说不定到了元婴后期也很有可能,难怪他如此高傲,他有这个资格!
  也许,他将是自己强有力的竞争对手!
  高杰心内暗自琢磨,一旦碰上他,可要小心千万!
  似乎感受到了五岳派众位门人的瞩目,萧逸盛气凌人地仰头再冷哼一声。
  他冲五岳派这边睥睨一眼,脸上满是不屑与鄙夷。
  萧逸的傲慢藐视、不可一世的神情,立即引起了儒派门人的连锁反应!
  不少修为并不突出的家伙也有样学样地向这边斜视来目光,不屑地打量着五岳派门人,叽叽喳喳,谈笑风生,完全露出高人一等、趾高气扬的模样!
  尹涛看着萧逸,嘴巴一撇道:“拽什么拽?!不就是突破到元婴期么?有什么了不起的?!当自己是天皇老子了?哼,等我到了化神期,看我怎么休整他,不把他搞得死去活来,我就他|妈的不姓尹!”
  “少跟我说两句!你知道他是谁?他是上一届冠军得主!哼,一个手指头就会要了你的小命!”武怀义一声冷哼,目中寒光一闪,对着尹涛怒叱道。
  有了武怀义的怒叱,尹涛用手滑稽地捂住嘴巴,做出一副惊恐状!
  众位内门弟子尽管心中忿忿,在尹涛极为夸张的搞笑动作下,嘴巴再也控制不住了!
  噗嗤!噗嗤!噗嗤!
  好多人都齐齐地忍俊不禁。
  五岳派休憩处,原本颇为压抑的氛围在并不太大的笑声中顿时冲淡不少。
  笑声尚未停下,金一凡马上对尹涛竖起了大拇指,极为钦佩道:“尹涛师弟,你说得好!哼,若是我碰上这儒派伪君子萧逸,一定不会饶了他!竟然这么小觑我五岳派,我不会给他好日子过!”
  李啸展这一回马上接过金一凡的话道:“切!师兄,勇气可嘉啊,你觉得你与高杰师弟相比,哪个更能打得过萧逸呢?”
  众人都明白李啸展这么问的言外之意,你连筑基后期大圆满的高杰都打不过,就别自卖自夸地说自己对萧逸如何如何了,这不是在丢自己的脸、拿屎盆子往自己头上扣么?
  金一凡脸一红地怒声道:“你厉害,你厉害为什么也败在了高杰师弟手下?虽说我金一凡败了,但我没有拜下志气骨气五岳派的威严之气,你呢?就会冷言冷语袖手旁观,巴不得我们五岳派被其他门派压倒不是打败不是消灭不是?即便是死,也要拼出勇气骨气豪气威严之气!你懂不懂你?!哼!”
  李啸展被金一凡给说得一愣一愣的,本来他想挑起金一凡与高杰之间的矛盾,让他们俩明里暗里先斗个两败俱伤,却怎么也想不到金一凡这么大义凛然,这般有骨气志气,居然为了五岳派尊严能够舍弃个人之见的恩怨!
  不过李啸展马上就想到,自己挑起矛盾借刀杀人,那他金一凡就不可以玩借刀杀人的把戏么?心中暗自冷笑一声,那我韩旭就巧妙地通过披在外面的李啸展这具画皮来施行借助外力杀人的招数!
  所以李啸展立即抱拳对金一凡百分百诚恳地说道:“佩服佩服,师兄说的没错,为了五岳派尊严哪怕马革裹尸哪怕牺牲生命也要拼下去!我们这些内门弟子千万千万不能为了个人恩怨而置五岳派利益于不顾,该携起手来共同面对敌人!”
  金一凡一听,以为自己的计策起到了效果,马上应声而答:“师弟说得好,说的太好了!为了五岳派荣誉而战尊严而战,即便战伤战死也丝毫不眨一下眼!尤其是高杰师弟,可是我们五岳派内门弟子中的第一人,一定得给我们做好榜样啊!榜样的力量那可是无穷的!”
  金一凡、李啸展二人心中各打各的小九九,两人的利益居然有了交集!
  这个交集点就是高杰,就是想利用各种方式把高杰推向前台,推到五岳派的风口浪尖,推到各派各门你争我夺的靶心!
  如此一来,他们就可以明修栈道暗度陈仓了!
  武怀义、夏雪、高傲、尹涛等五岳派门人,根本未曾料到李啸展、金一凡居然如此深明大义,尤其是武怀义,更是对二人生出了好感!
  夏雪微微露出怀疑的神色,她无论如何都不相信,一夜之间,金一凡居然脱胎换骨化作了一个勇敢的正义之士高大的门派精英!
  打死也不会相信!
  不过此时此刻,也只有高杰最清楚金一凡的真正用意!
  他心中暗道,诡计多端的金一凡,居然扛起五岳派大旗,暗中谋划不可告人的勾当!
  虽然他晓得金一凡一肚子坏水,根本没安好心,可是现在根本不是说出真相的时候,若是真说出了,众人相不相信还在其次,关键是很可能会因此而引出更可怕更难预测的严重后果!
  高杰一时之间也无计可施了!
  他怎么会想到,韩旭的第二元婴已经附体李啸展?
  他又怎么会想到,李啸展已经不是原先的李啸展,他根本就是以李啸展形态、性格出现的韩旭呢?
  尽管如此,不过他心灵深处一再给他提出危险的警告,告诉他此时此刻正面临极度危险!
  武怀义做了一个深呼吸,环顾了本门弟子一眼,待他们争论平息,欣慰地笑了笑,这才总结道:“拼命是不要的了,保存实力最重要!五岳派有你们这些热血男儿,义气弟子,实乃大幸之事!好了,先不说这些了,还是介绍三派二宗的情况吧,古语不是说,知彼知己百战不殆吗?”
  众人心中不禁对武怀义有了重新的认识。
  虽然方才他只说了寥寥数语,平平常常,似乎毫不足奇,不过却在转瞬之间暂时平息了门人弟子之间的纷争,甚至由纷争可能引起的消极影响。
  金一凡、李啸展齐齐心中一动地看向武怀义,目中露出了大有深意之色。
  高杰自然对他们二人此时心思揣测出了大半,心里暗哼一声。
  李啸展我高杰尚不太了解,不过你金一凡就不同了,你这么火急火燎地拿着金灿灿正义包裹的搅死棍大搅一气,难道是为搅出正气豪气吗?不就是为了挑起五岳派同仇敌忾之气,好与其他图谋五岳派的诸派来个火拼,然后你以及你那九幽洞府在坐收渔翁之利?
  哼,可惜你这狼子野心武怀义师伯居然未曾识得!
  你等着,不是不除,而是时候未到,时候一到,我高杰对你金一凡是定斩不饶!
  武怀义看了看面前面色平静的高杰,心里暗暗点了点头,接着一脸正气地道:“师侄金一凡说的没错,高杰你得在五岳派所有内门弟子前树立个榜样,非但不能怯阵,反而应该打出豪气志气威武之气,不能辱没了五岳派开派祖师臭赤霞子的名头!”
  得,都抬出五岳派开派祖师赤霞子出来了,我高杰还有什么可以说的?
  我高杰真是现在就算真有几百条理由有几百张嘴,也是不可能提出一条理由了!
  胡金山是赤霞子分身,胡金山一直教导培育我,赤霞子就是我亲爷爷一般的存在啊!
  师伯啊,你丝毫不晓得你已经一头栽进入了金一凡精心设计的圈套,还自以为是地为他帮腔说话,进一步地将我推向了刀山火海,难道你不晓得,一旦我这个五岳派内门弟子中的第一存在都倒下了,那五岳派还有存在的必要了吗?
  若不是我高杰机缘巧合之下获得了逆天法宝、秘术神通,若不是我事先洞悉了不少鲜有人闻的绝密信息,那我高杰还真的有极大可能在金一凡策划的计策中或陨落或硬生生被活捉住的!
  那些来我五岳派参加内门弟子大比武的家伙,其实早就暗中谋划了瓜分五岳派的计划!
  也许金一凡之流,他已经将我高杰视作了眼中钉肉中刺,恨不得马上就除掉的!
  见到一脸平静似乎不明所以的高杰正对着武怀义微微点头。
  金一凡内心是奸人得志的兴奋与满意!!
  可是他浑身表现出来的完全是好弟子方有的一副凛然正气!
  站在他身边的李啸展,依然是那种风流倜傥的样子,似乎高高在上的那种飘逸之气,与高傲的那种掺杂着霸气的傲气完全不同,不过与他外表极不相同的是,他心里却在狂啸:高杰,你这个该千刀剐万刀剁的小畜生,我看你这回怎么在狼群里生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