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8中文网 > 我的超脑能建模 > 126

  夏雪似乎明白师傅心里所想,马上展颜妩媚一笑,莺声燕语地解释道:“师傅,你是爱徒心切,所以这般心事重重,夏雪明白,也很理解!其实你不用过分担心什么,师傅不见五岳派身份最为神秘、神通最为高深的红衣护法,也对一凡呵护有加的,还拿出了闻名青罗星的奇药提灵丹给予一凡疗治比试中所遭受的重创。师傅想,以红衣护法的才智神通,他能看不出一凡的人品、心思、秘密吗?若是有任何怀疑哪怕是一丝,他还会拿出这等价值连城、有市无价的奇珍吗?”
  但是这一次净月长老并未马上回答什么,她非常相信自己的直觉,因为这种直觉在她几百上千年的岁月中,从未有过错误的判断!她眼下心思抖转,马上感觉夏雪愈是相信金一凡,其陷入某个圈套愈深,愈是深爱金一凡,其陷进某个陷阱的危害愈大!
  若是很明确地表示反对,照这个情势发展看来,夏雪哪怕与自己分道扬镳也绝不会与金一凡分开的,她对金一凡已经死心塌地了!
  无论她净月同意还是反对,都不会改变什么的!
  夏雪与金一凡的结局,始终是不会因为什么外界力量而改变的!
  说来话长,其实也仅仅一息的工夫,净月大师就对着夏雪无奈一笑,淡淡地答道:“雪儿,你征求师傅的意思,还有什么用呢?难道师傅还能左右你什么吗?”
  净月大师话音方落,一个声音就回荡在洞府内:“师伯,你不能左右什么,但是并不能代表没有人左右!我来试试如何?”
  金一凡、夏雪齐齐抬头一看,双双叫道:“你怎么来了?”
  净月、庞光、尹涛、马鸣啸通通一惊,庞光马上怒叱道:“高杰,你怎么才来哪?”
  高杰冰冷的脸上并未有任何解冻的迹象!
  他感觉,若是自己再迟来一会儿,恐怕夏雪就会真的跟他金一凡比翼双飞的!
  依他如今的性格,非得打他金一凡一个遍体鳞伤,再灭他肉身毁他神魂不可的!
  不过考虑到金一凡身后的门派,联系到五岳派如今风雨飘摇岌岌可危的现状,又不得不暂时收起所有的怒气恨意,平静至极地室内众人略一点头,然后方才对着净月长老抱拳施礼道:“弟子高杰见过师伯!弟子今天前来无他,仅仅是看看师姐夏雪是否恢复了神智而已!”
  夏雪粉脸一沉地怒道:“哼,别假惺惺的装出一副人样,你不是说你能够左右我夏雪吗?你凭什么左右我的意志主宰我的情感?告诉你高杰,在这个世界上,我的情感我做主,没有任何人能左右!你趁早站一边去,别让我失了身份对你破口大骂!”
  “高杰师弟,我承认你隐藏修为的工夫登峰造极,居然瞒过了修为测试盘,神通也深不可测,不过,”金一凡环于夏雪小蛮腰的双手抽了回来,脸色一冷地冲高杰厉声道,“你无权干涉我与夏雪之间的真爱!”
  高杰看着金一凡怒气冲冲的脸,竟然很少见地笑了起来:“金师兄,你说什么话呢?我隐藏什么修为?我高杰明明就是筑基后期,若是不信,那你就去问问红衣护法,看他到底如何解释!至于干涉师兄婚姻之事,更是我高杰平生认为的最不屑之事,又怎么会呢?今天我来到这里,其实就是为了探视一下夏雪师姐,所谈的左右,也是指其病情!”
  “嗬,师弟,想不到你也是丹道高手!”金一凡嗤笑一声地答道,“难道你能够完全恢复夏雪师妹的神智吗?”
  “师兄不信?那就让师弟试试,看看是否属实!”高杰恢复了冰冷神色地反问道。
  “师弟倒是打得好算盘,居然将我深爱之人当成了试验品!哼,倘若一个疏忽,反铸成大错,那又怎么办?告诉你,师弟,我不同意!绝对不同意!”
  “难道金师兄在担心什么?”高杰双目嗖地一下利箭一般地对着金一凡飙射而去,声音更冰寒三分地叱问道,“哦,该不会是在担心师弟我完全恢复了夏雪师姐的神智,想起了原本就该记住的一切?不会吧,难道师兄真的有什么其他的用心吗?否则这么着急干什么?”
  “嗬,我有什么用心?我觉得有用心的该是师弟才对!难道你不是竭力反对我与夏雪之间结成道侣才这般做的吗?”金一凡反咬一口地叱问着高杰。
  高杰心头火起,恨不得一下子上前就将他给千刀万剐!
  可是他高杰不能!
  他不能只图一时之快而采取贸然的行动!
  他必须考虑五岳派岌岌可危如履薄冰的艰难局势!
  他必须考虑到赤霞子所留于世间的时间,只剩下了两三个月的时光!
  他必须考虑到赤霞子也就是一直深爱着他的胡金山爷爷那只能出手三次的限制!
  只要一个考虑不周,就会葬送赤霞子爷爷苦心经营许多岁月的五岳派好不容易形成的较为稳定的现状,甚至会一手毁了五岳派这曾经辉煌于青罗星的门派!
  高杰强行按下快要爆炸的情绪,冷哼一声地冲金一凡言道:“师兄,你这么说无异于向我泼污水!我问你,难道你不爱夏雪吗?若是真爱很爱非常爱,那你又为什么不关心她神智是否完全清醒呢?若是你真关心真重视非常重视她,为什么眼见有人说有方法能够恢复她神智,而你却完全一副无动于衷的旁观者模样呢?非但如此,还避重就轻地纠缠在什么枝枝节节的小事之上呢?我看,你根本就不爱!根本就是欺骗夏雪师姐!尹涛师弟,庞光、马鸣啸师兄,还有净月师伯,你们说,是不是这个理儿?”
  庞光自然站在高杰一边,马上失声叫道:“当然是这个理儿!就是这个理儿!如果不是这样,为什么对夏雪师姐的病情置若罔闻呢?”
  尹涛是个直性子,马上毫不留情地质问道:“难道金师兄真的怕夏雪师姐恢复了清醒,会不再对你有情有义了吗?真是这样,那我尹涛是不是可以这么想,金师兄很可能暗中对师姐作了什么难以想象的事情呢?”
  马鸣啸一听,自然双目精光大放地冲尹涛连连点头,并目光一扫金一凡,看他作何解释。
  而净月长老也是略微沉思须臾地说道:“金师侄,我看还是让高杰诊治一番吧,否则这些话传到红衣护法耳朵里,传到五岳派众多长老、护法耳朵里,对你极其不利的!”
  “是呀,一凡,人言可畏众口铄金啊,还是让高杰给我诊治一凡吧,无论如何不管怎样,我夏雪对你此心不变此情不移,你根本不用哪怕丝毫的担心!”夏雪又柔又媚地冲金一凡说道,紧接着就马上换了一副完全不同的脸色仿若冰罩寒霜地对高杰道,“当着这众人面,你就对我诊治诊治吧!从今往后,你便是你,我就是我,我们桥归桥路归路,大路朝天各走一边,再也没有任何瓜葛!”
  金一凡似乎还想阻止什么,却只是动了动嘴唇,最终没有发表任何意见地笑了笑。
  不过他心底里却在打嘀咕:这高杰难不成真有什么能够彻底恢复夏雪神智的神通或者说是秘药奇丹?不可能,淫心果之毒除非是专用来解毒的独门手法,那根本就是无解!他高杰也许修为、神通不错,但若谈起医道,他算个球啊?!
  怎么可能昨天不会的东西今天就会了?
  就算有了解毒之秘法,淫心果之毒又岂是如此容易解的?!
  那不天下人都能够眨眼之间,就成了闻名遐迩、妙手回春的华佗、扁鹊再现了?
  再说,这淫心果之毒此刻恐怕已经完全侵蚀了夏雪这小妮子的神智,即便真的是华佗、扁鹊还阳,也是无计可施无药可解了!
  想到这里,金一凡突然冲高杰春云舒展般的一笑,双手抱拳极为诚恳地冲高杰感谢道:“那就有劳高杰师弟了!若是真的能够完全救治好雪儿的神智,我金一凡偕同贤内妻定会结环衔草报答师弟的救命以及成全之大恩的!”
  哼,高杰,我就是要羞辱你!
  你不是一直暗恋夏雪吗?
  可最终还不是我的?
  高杰对满脸笑意的金一凡说出这么真诚的话,若不是对他在试炼之地的种种劣迹有目睹,是怎么也不会相信这个满脸诚恳的人暗地里却是一个地地道道的伪君子、心思歹毒的九幽洞府密探!
  轻轻地一撇嘴,高杰做了一个无动于衷的表情,随即跨前一步地靠近玉榻,对着夏雪不冷不热地吩咐道:“既然夏雪师姐这么信任师弟高杰,那就请伸出玉手让高杰诊治一番吧!”
  “切!别自作多情自我陶醉了,我不是信任你方才决定让你诊治的,我是担心一凡,担心背后有人闲言碎语地伤害了他!”夏雪毫不留情地嗤了一声讥讽道。
  也不见她如何地排斥,只是痴情地笑看了一眼静坐一旁的金一凡,这才伸出皓腕来。
  高杰对夏雪的讽刺之语渀若未闻,伸开右手展开厚实的手掌,一把稳稳又恰大好处地抓住了夏雪的纤纤玉手,一阵带着些许温热的凉意立即传感至高杰心底!
  从初识夏雪深埋情根一直到眼下时起,高杰还是第一次与夏雪有肌肤方面的接触!
  而这么一接触,居然让高杰那么坚强的冷酷男突然地心神一荡,出现了一丝神识的迷离!
  “主人,赶紧收敛心神,有异常波动侵入你识海!”神环内时刻关注高杰行动的环叔大喝一声,立即就像醍醐灌顶一般地让高杰识海一哆嗦地恢复了清明!
  什么?居然有人胆敢暗中以异常波动侵入我识海?
  看来,此人绝对绝对不是那么简单,聪明毒辣得紧呐!
  他锁定住我与夏雪肌肤接触心神一荡的空隙!
  就这么快捷又让我猝不及防地受到攻击!
  若是没有环叔及时雨式的提醒,我高杰真的极有可能马失前蹄的!
  他算准了我会心神会出现一丝激荡,算准了我这个时候神识防守会出现一丝缝隙!
  此人精于算计,恐怕进攻我识海的特殊波动,是借助某个我如何也想不到该防范的媒介方才能够展开攻势的!
  这个媒介,绝对绝对就是夏雪!
  夏雪居然、居然沦为了一个媒介、一个傀儡!
  高杰心中不由得一疼,心爱的人儿会变成这番模样,完全因为控制她的人狠绝毒绝,其手段之残心思之厉,真可算得上是空前绝后罄竹难书!
  高杰嘴唇微不可察地动了一下,马上就一正脸色地给夏雪诊断起来。
  外表平静的高杰早就认定了正是金一凡,他就是致夏雪成为人偶的罪魁祸首!
  待时机一到,我高杰定然让你这个隐藏很深的老匹夫生不如死!我要让你悔恨生而为人!
  正襟危坐于一边的金一凡,正是通过秘法并借助夏雪体内的淫心果之毒,对高杰展开了突如其来防不胜防的一记相当隐秘更想当阴损的神识攻击!
  这种攻击就是一种频率相当低几乎可以忽略不计的波动!
  若非环叔时时刻刻地关注着高杰,并一再地将这种关注扩大到了更大的范围,这一次高杰恐怕真的就要中招了!
  眼见高杰并未如预料之中的陷入一时的神识迷失,金一凡知道,控制高杰最佳的时机已经错过了,而且若想将来再行将他控制,那肯定是难上加难,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了!对这种几乎等同于绝望的判断,金一凡是深信不疑的,因为就在刚刚,他捕捉到了高杰嘴唇的一个幅度小到完全忽略的扭动,就这个扭动让他硬生生生出了此种判断!
  非但如此,金一凡似乎还产生了一种极度危险的感觉,发源地就是高杰!
  难道他发现什么了吗?不会,淫心果之毒无形无嗅无色,一旦侵入识海,那几乎与识海融为一体,根本就不能够发现任何端倪,更别谈什么从中分离而出了,那简直就是妄想!
  就算他有能力分离出淫心果之毒,那他高杰又能奈我何?
  退一步说,就算他怀疑我,那他又能舀出什么证据?
  总而言之,眼下我金一凡还是安全的!
  如此一想,金一凡就更见平静了!
  高杰大致能够猜测出金一凡心中所想所思,不过眼下他最为关注的是夏雪!
  在他握住夏雪纤纤玉手之际,立刻就收敛心神,将渗出掌心劳宫穴的丝丝古神之血汽化,并同时与阴|水灵气融合,再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一气呵成地钻进夏雪掌心的劳宫
  穴,由此直接抵达其头颅部位的识海!
  阴|水灵气中暗藏了高杰一丝神识,所以当这融合了古神之血的灵气方一进入夏雪识海时,高杰并依靠着此神识,清清楚楚地洞察了其识海内的一切!!
  事实上,无论高杰如何地观察,反复地察看,也确如金一凡所预料的,根本不能发现夏雪识海内有任何的异常!对淫心果高杰根本未曾听说过一次,就更别提什么对它有什么透彻的了解了!
  所以,他当然不知道,此时的淫心果之毒,在金一凡这几次近乎疯狂地催动之下,已然与夏雪识海可以说是水乳|交融浑然一体了,它的颜色就是识海的颜色,随识海变而变,随识海动而动,单凭修士六识,那是根本不能发现此物质一丝一毫蛛丝马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