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8中文网 > 我的超脑能建模 > 125

  体内所有的五行灵气,尽管相生相克,却在天地无极法诀的调控管理之下,如同一家老小,倒是相处得极为和睦、和谐、和气,分开强盛无比,聚合更是无比强盛,一种灵气可以指点江山,所有灵气似乎更能开辟天地创造宇宙。
  这,便是在神环内第二层修炼了相当于环外二十天时间的高杰,对体内灵气的总体评价。
  高杰的修为就这样地与日俱增一路飚飞。
  他散开更加强大的神识奔自己下丹田一探而去。
  只见其内三颗晶珠分别呈白、蓝、红三色,如今不仅都能沿着椭圆形轨迹做着匀速的自转,还可以自由变化形状,自由随机地组合,甚至结合在一起,凝成一颗豌豆般大小的五彩晶珠,源源不断地给他提供着丰富充沛的元力、灵气。
  接下来的时间里,高杰全身涌出了大量黑色,散发出一股腥臭难闻的油腻污垢。
  在这种物质排出得愈来愈少、在那身蓝色衣衫被染成硬邦邦的黑色油衣后,高杰体内骨骼发出嘎嘣嘎嘣的声响。
  从神环第二层半空看去,此时此刻的高杰,双手不断打出天地无极的法诀,身体快速地顺时针旋转,浑身散发出一道道五彩之光。
  他双目紧闭,黑发因为肉身的匀速旋转而翩然飞扬。
  环叔紧张地站在一边,凝目注视着高杰体内体外发生的异变。
  高杰体内所有灵气,蓦然中全部外放,一刹间,他被五彩灵气形成的雾团一裹而起。
  五种色彩中,又以白色、蓝色、红色为主,这是因为高杰如今吸纳的阴|水灵气、阳水灵气、阴火灵气达到了大圆满,而其他灵气只是微量的存在。
  须臾间,外放的灵气便从高杰肉身的所有关窍、皮肤、细胞进入五脏六腑、奇经八脉,然后,再次按照大小周天的运行轨迹顺时针、逆时针游走,再从丹田直接向身体的四面八方呈放射状直线地辐射而去。
  如此这番,灵气不断地外放体外,进入体内运行,再外放,再进入体内运行,反反复复进行了有成百上千次。
  突然,离地尺余的高杰放慢了旋转速度,直至最终缓缓地停下。
  不过,他依旧闭着眼睛,双手平放胸前地盘膝坐于地上。
  盘膝坐地的高杰,双目紧闭,他以激动的心情以神识探视着全身。
  他又惊又喜地发现,经过身患时间二十天的修炼,体内发生了难以想象的变化!
  首先是全身经脉,几乎扩张了倍许,眼下坚韧与柔嫩结合得愈加完美,仿佛经历了千锤百炼之后,非但固若金汤,又有无穷无尽的弹性。
  其次,他感受到关窍与肉身与之前截然不同,它们都毫无例外地更加坚韧,更能承载来自身体内外的巨大压力。
  略一思量就明白了其中玄妙,这次因为三种灵气强力而持久地浸润、锻造,此时的关窍方才成为无异于高品的储物袋,而肉身则被淬炼成奇妙的宝器,说是仙器也无不可,并且其耐打耐磨的防御力,即使中品宝器,也不能使它受伤分毫,高杰估计,就算高品质的宝器来上一两次的轰击,也绝对绝对能够抗衡一二的。
  最后,高杰感受到丹田处那三颗颜色不同的晶珠,旋转速度愈来愈快,旋转力量愈来愈强,在旋转至极限后,都同时发出惊天动地的自爆声。
  轰隆隆,轰隆隆,轰隆隆。
  三声爆响同时汇聚成一种巨大的冲击波!
  仿佛宇宙爆炸那般,让高杰一阵心惊肉跳,迷离恍惚!
  若是从外部来看此时此刻的高杰,任谁也能从他那哆嗦如秋风秋雨中树叶的身躯、惨白扭曲如面团的面部,无一例外地判定,他肯定忍受着体内无法想象的痛苦与煎熬!
  也的确如此!三颗颜色各不相同的晶珠,乃三种属性相异的灵气凝成,它们同时在高杰下丹田之内一下子自爆,其实是想互相融合,一旦融合成功,那高杰最起码在大乘期以前,不再会受到它们致命的反噬!
  但是这一次次自爆一次次融合的循环过程,却要给高杰带来无与伦比地伤害与痛苦!
  只要是意志力弱上那么一些,只要是忍受痛苦的耐力稍稍降低一些,那他高杰这一次灵气成功的融合就会立即化为泡影,而且一旦失败,从今往后,基本杜绝了成功的希望,结果只有一个,等待数种灵气的自爆,形消神散的到来!
  高杰当然相当明白这些!
  他竭尽全力地守住心神,脑海里不断回放着天地无极的法诀!
  经过无数次循环往复地自爆融合,就连随时密切关注无比挂心着高杰发展态势的环叔,看到高杰那惨白痛苦的脸,那涔涔滚落面颊的豆大汗珠,也认为高杰很肯要抵抗不住丹田内狂暴灵气的肆掠了,正在想出手帮助高杰抵卸痛苦的一刹,环叔缩回了已然伸出一半的双手。
  因为环叔发现,高杰竟然成功了!
  是的,这个时候的高杰以顽强罕匹的意志及其忍耐力,成功度过了最危险最艰难的时刻!
  他下丹田处三颗晶珠最后一次爆炸而产生的碎片,极速地奔向四面八法,又迅速地聚合成无数的彩色星云,星云又马上飞旋,慢慢地,丹田处出现了三个小人影像。
  又过了不知多长时间,三个虚幻模糊的小人,终于清晰。
  他们都同高杰一般,盘坐着,双手合十,眼睛紧闭,嘴一张一合,尤为可爱。
  三个小人面相极为俊美,一个肤色白嫩,一个肤色晶蓝,一个肤色火红,他们都正襟危坐,只过了那么一会儿,就都齐刷刷地张开了眼睛,互相对望了一眼,咯咯咯地笑出了声。
  倏地,三个小人愈来愈靠近,嗖地一下,便神奇而又让人震撼莫名地融合成了一个较大的五彩小人。
  高杰,在大步迈过结丹期之后,又一举突破元婴期,到达元婴初期,再迈步中期,最后进入后期。
  他没有再进一步突破,他始终记得修炼的一个规则:顺其自然,否则一味地追求突破,并不会给他带来长远的好处,只会极大地限制他将来更快更高更强地发展的可能。
  直到突破到元婴后期,高杰才明白自己这么神速的根本原因,是赤霞子爷爷给自己体内输送了丰富无比的灵气,而他还知道了,在神环内突破,好像用不着渡劫。
  “如果飞升也不用经历什么劫难,”高杰心自言自语道,“那该多好啊。不过,这不违背了顺其自然的规则了么?缺少修为升级时的重重磨难,并不见得是件好事,以后渡劫,可得找个秘密所在,去经历一番,增加见闻、体验、感悟,也许还能有预料不到的好处。”
  环叔看到主人一连突破数道关隘,紧张的心绪也随之平静下来。
  他笑着走上前来,拱手施礼:
  “恭喜主人突破到元婴后期,老奴提醒主人,再过一会儿就可以离开神环了。”
  高杰对着环叔笑道:
  “谢了,环叔。”
  说完,全身一抖,那件黝黑的硬邦邦的衣衫成为了碎片,转瞬之间消失不见,右手一指,从天而降阵阵凉爽甘甜之雨,洗濯着他自己刚劲挺拔的肉身。
  再用手一指,雨停,太阳出来,高杰潮湿的身子立马干净无比。
  左手一招,一套早就准备好的蓝色衣衫及其内衣出现,高杰随即将它们穿上象牙般光洁、雕塑般俊健的身躯。
  抓紧最后一段时间,将五岳派三种顶级**迷踪步、逍遥旋、神指弹演练一遍,分别巩固它们第一层功能,再甩出赤霞剑,熟悉一番蛇妖一十三手幻阵,也就是蛇妖所说的炼仙大阵。
  突破到元婴后期,高杰的神识波频率范围也自然极快地提升,最低频率可达瞬息十万三千分之一次,最高频率能够达到瞬息三十万八千二百次。
  至于神环自动出现的三种灵气护体光罩,其防御力已提升到高杰修为的四倍。
  至于三种灵气,也都能够凝成色彩不同的神环模样,束缚、毁灭对手肉身,就是重创毁灭对方元神,也是易如反掌。
  不过高杰明白,对上高过自己修为的对手,只能缓解对方对自己的攻击,为自己的逃命抢得先机,却很难毁灭对方的肉身与元神。
  一个意念传出,神环第二层内一阵波纹荡漾。
  下一刻,高杰便出了神环,站在了修炼洞府内。
  此时,从东边窗户外射进一缕红彤彤的朝晖,正斜落在高杰挺拔的身躯之上。
  下一刻,高杰眉头一皱地轻喝了一声:“老匹夫,居然还对夏雪心怀鬼胎!等过了这一阵子,看小爷怎么收拾你!”
  话音一落,人已经从修炼洞府内一下子消失!
  五岳派。
  主峰青云峰。
  后山净月长老的修炼洞府。
  洞府内依然是净月长老、庞光、尹涛、马鸣啸一干人,他们正在玉榻前围成半圈地注视着金一凡给半躺在床榻上的夏雪把脉诊治。
  金一凡在红衣护法所赐的提灵丹作用下,比高杰提前半天出了自己的修炼洞府,一出洞府就施展了身法一下子进入了净月长老的修炼洞府。
  如今他不再隐瞒自己元婴初期的修为,既然已经在内门弟子比试中泄露了自己真正修为,就没有必要再隐藏下去了!
  在金一凡看来,这一次虽说几乎丧失了金狮魂兽,不过好在因祸得福地被红衣护法赐予一颗极品灵丹提灵丹,也算是不幸中的大幸了!这提灵丹非但恢复了他原本修为,而且其药力非同一般的强悍,居然让他隐隐有突破初期臻于元婴中期的势头!
  金一凡暗喜的同时,不过一丝隐忧又骤然升起心头:
  虽说我金一凡真正身份并未被五岳派尤其这位红衣护法所发现,不过,看红衣护法出手给药的豪爽气派,他根本就一点也不担心暗中有人觊觎五岳派宝物,难道这红衣护法神通真的是青罗星修真界顶儿尖儿的存在?或者说五岳派暗中潜伏着一些秘密强者?
  不过如何,我得小心行事,并要竭力配合着门派不久就要对五岳派开始的暗中行动!
  我也要抓紧时机地赶紧将夏雪收入囊中,免得夜长梦多,尤其高杰那个小子,似乎对我疑心甚重!
  先下手为强,后下手遭殃!
  就在这两天,将夏雪这尤物解决掉!
  抱着这样龌龊卑鄙的心思,金一凡进入了净月长老的修炼洞府。
  众人对金一凡谈不上特别讨厌,但是也绝对没有多少好感,都觉得他有些问题,却想破了脑袋也想不出问题究竟出在哪儿,总而言之,他就像一个心怀鬼胎的正人君子,让人怎么也生不起亲近之心结交之意。
  庞光心里暗说,哼,你这个家伙,这幅品貌怎么配得上我花容月貌的师姐?就算要配,这世上恐怕也只有我庞光的师弟高杰能够般配的了!哼,动不动就想天鹅肉吃,你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那副狼外婆的嘴脸,我早晚要撕下你这身披在外面的画皮!
  马鸣啸伸手揪了揪庞光的后衣角,对他努了努嘴,然后又目视夏雪。
  庞光一瞧夏雪正朝着自己瞪眼睛,这才明白方才心中所想的东西竟然表露在了脸上,怒冲冲地视金一凡如同不共戴天的敌人!
  庞光马上尴尬地一笑,自言自语道:“刚才有一只蚊子盯住我的手,这只蚊子太厉害了,居然在它吸了不少血之后我才发现,哼!”
  庞光故作姿态地搓了搓双手,脸上依旧是那副怒冲冲的模样。
  夏雪琼鼻冷哼了一声,气得将头扭过一边,然后才亦嗔亦怒地大声道:“师弟,你不用那这种表情看我,我喜欢一凡,谁也不能阻止我!就算你是我师弟,也不行!”转而看了紧紧靠在她身边的金一凡一眼,脉脉含情地娇语道:“不管今后如何风云变幻,我对你的情意永远不变!一凡,你是不是也这样对我?”
  金一凡展颜一笑,双手环过夏雪蛮腰,紧紧盯住夏雪的双眸,饱含深情地道:“雪儿,我欲与君相知,长命无绝衰。山无陵,江水为竭,冬雷震震,夏雨雪,天地合,乃敢与君绝!”
  夏雪螓首微抬,玉脸绯红地微启檀口道:“一凡,今天我就离开师傅修炼洞府,与你一道结成道侣,如何?”
  “雪儿,这事儿也不用太过着急嘛,”金一凡颇有风度地朗声答道,“纵然如此,也得先请示一下你的净月师傅吧?”转首望了一眼净月长老,这才继续看着夏雪的眼睛,毅然道:“只要你师傅同意,我金一凡那是求之不得!”
  夏雪马上抬眼注视净月长老,又娇又媚地道:“师傅,感谢这么多年来你像母亲一般地疼我爱我教我,十八年的恩情不是轻易能够忘记的!师傅,弟子今天准备与一凡回到他洞府,赶日不如撞日,弟子想在今天与他结成百年之好!”。
  净月长老此时此刻虽然脸上平静至极,心中却波涛澎湃,焦虑不安。
  她总有一种感觉,金一凡每来一次,夏雪神智就清醒不少,不过对金一凡之情却猛增倍许,直到眼下她虽说神智近乎完全清醒,不过对金一凡的感情却是疯狂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这不得不令净月长老心中疑窦顿生,直觉地感到她们师徒好像落进了一个圈套,无比阴险毒辣的陷阱,一旦陷了进去,将会死无葬身之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