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8中文网 > 我的超脑能建模 > 99

  话说高杰在听到黑妞完全一副悍妇泼妇,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的更剽悍更大胆的咒语,尤其刺痛了他逆鳞部分,居然咒骂讽刺起他一直爱戴、早已亡故的母亲,心中的怒火渀佛火药桶一般骤然被黑妞毫无遮拦地一燃而起,全部彻底地爆发了!
  他双目蕴悲含怒,脸色铁青,眉头一皱,计上心头。
  高杰于是随时改变了自己的逃跑路线,有意无意之间将一个个残影丝毫不差地与暴怒咒骂中的黑妞台上台下的连成一线。
  于是奇诡而骇人的一幕发生了!
  赛台之下的众人都看到了李啸展急速投掷出手的火球,好几次冲高杰留下的残影胸口洞穿而过,再无巧不巧地趁势发威,凶悍不减分毫地贯穿赛台外的护罩,紧接着一个模糊地落在了黑妞胸部或是头部!
  给台下众人的感觉是,这原本固如金汤的真气护罩,居然一时之间不知出了什么缘故,脆弱得如同纸糊的一般,而火球则几乎不费吹灰之力地一闪而过!
  非但如此,这李啸展渀佛并不是在拼命追击高杰,追击高杰只是他玩的一出戏,只是用来打掩护做幌子的欺骗手段,其目标竟然是黑妞!
  他,李啸展,恨之痛之到了极点,竟然丝毫没有怜香惜玉之心,欲将之一下子灭绝!
  这才是火球一连数次穿罩而过的终极目的!
  然而,赛台之下众人虽然都晓得,事实并非如此,但是偏偏李啸展此时此刻的每一个动作、每一个表情、每一个火球,都毫无例外而又奇准无比地指向黑妞,而且火球次次都是一击而中!
  这一切发生得太快,快得连元婴期后期大圆满的五岳派第一长老韩旭都有点眼花缭乱目不暇接,韩旭心下明白,如此之多的不可思议之事接连出现,皆源于高杰。
  本来他准备出手再打出一个护罩,来护住赛台之下的诸人,不过转而一想,又觉得多此一举,通过前边短时间内对高杰的观察、分析,韩旭认为他绝对不是一个无的放矢、滥杀无辜坏人,他如此做肯定考虑周全,准备了后手。
  退一步说,就算高杰未考虑到诸人安慰,他韩旭也足有能力后续出手来做补救措施的。
  所以,韩旭只是袖手一边作壁上观,也顺便借此进一步观察、甄别高杰。
  韩旭越看越喜地瞧着高杰,就像老光棍首次看见了一个美少女!
  恨不得一下子扑过去就地取材地成就好事!
  而悬浮于他身边不远处空中的杨伟,则无可奈何地摇了摇头,心道,还未收为弟子,就这般溺爱,若是有一朝正式收为了弟子,那又该如何表现呢?
  至于高杰自然如同韩旭所评估,确实有周全的算计。
  他先锁定黑妞方向退逃,解决准头的问题,此其一;其二,着手解决两个难题。
  一是他高杰要惩戒的对象是黑妞,与其余人等毫无关联,绝对不能伤及无辜。这好办,将体内阴|水灵气融合魂简的摄魂神通,再施法使其包裹住李啸展凝成的真气火球,如此这般就很简单地将火球掌控于自己手中,并可以按照自己的意愿去灵活攻击黑妞了。
  二是怎么穿过元婴期强者布出的护罩。说白了,护罩其实是运用某种规则将真气元力凝成的一界,又叫结界,但其威力值其结实度却远远逊色于真正的界。而高杰义兄蓝虎交予他的秘技瞬通,就是穿越、跳跃空间的强大神通,故而让被他高杰控制的火球,自由地进出护罩对一般修士来说自然是难以想象的事情,不过对高杰而言,却是易如反掌简而单之了。
  为了惩戒黑妞的刁蛮无理、话锋狠毒,高杰明里逃跑暗里却以强大的神念,借助瞬通秘技,操控着火球洞穿护罩,按己所愿地攻击黑妞。
  威能奇大的火球一落上黑妞胸部、头部,就有一股奇热得足以伤筋动骨的气息一散而开,这些气息宛如针刺一般地游走于黑妞全身肌肉、窍穴、经脉,让她那张漆黑的臭脸之上肌肉扭曲,原本就颇为细小的双目,因为疼痛难耐而顿然眯成了一线天,那模样要多丑陋就有怎样的丑陋!
  而黑妞附近的众人,却是丝毫无碍,一点也未曾感受到火球的奇热,起初以为此番洞穿而来的火球无甚威力,温度正常化了,他们自然不知道这是高杰在每个火球外以阴|水灵气凝成了一个结界,让其所有的热能不能外散、只对黑妞开出一个很小缺口以专门惩戒她的缘故。
  但是当他们听到黑妞妈妈嗲嗲鬼叫的时候,看到黑妞脸上痛苦扭曲的时候,方才晓得,这火球对黑妞造成了多么大的伤害!
  众人齐齐心里寻思,这这这、这攻击黑妞之人,究竟是谁呀?难道真是李啸展吗?尤其是李啸展的忠实粉丝周涛,他是最了解这位帅气而神通广大的师兄的,对黑妞,就是借他一百个胆子,他也不敢半分违逆甚至碰她一下的!
  虽然五岳派几乎有能力有门路的师尊,无不告诫自己的弟子:黑妞来历神秘,背景深厚,不是修真世家之千金小姐,就是大门大派某长老甚或门主之掌上明珠,身份绝对高贵,千万招惹不得!
  否则,不仅会给五岳派招来灾祸,就是招惹之人自己,恐怕也会有不虞之事的发生!
  谁也不知道是真是假,但是五岳派内门弟子中一干颇有几分能力的师兄无不对黑妞避而远之,抱着绝不招惹的态度。
  不知怎么搞的,周涛发现最近一个阶段以来,黑妞对历练回来的李啸展大有好感,大献殷勤,颇有非你不嫁的味道。
  而李啸展自命风流倜傥玉树临风五岳派第一人,心中虽对黑妞厌恶腻烦至极,却又不敢真的拒绝,生怕一个疏忽导致此凶悍女修的报复!
  今天,他他他、他李啸展又怎么会主动出手,以真气火球来攻击黑妞,更将其搞得灰头土脸、颜面尽失呢?难道师兄是不想活了不成?还是被这位虎女缠得失去了理智,以致于怒打金枝玉叶以泄心头只恨?
  周涛真的茫然了!他都不知道现在的自己该说什么不该做什么了!
  他只有跟赛台下众人一样,迷茫地看着此刻已经处于暴走之中的李啸展,再看看不断地舞动双手试图扑灭身上真火的黑妞,耳边却同时听到了黑妞、李啸展一个凶悍、一个盛怒的声音:
  “我黑妞跟你没完,呜呜呜,呜呜,呜呜呜,我恨你恨你恨你、一辈子恨你——”
  “高杰你个卑鄙小人,你借刀杀人啊你,你太卑鄙了!”
  “恨我,你黑妞凭什么恨我?我高杰招你惹你了,要你那么讽刺我打击我揭我内心深处的伤疤?黑妞,太刁蛮是你太不讲道理是你最不讲同门之谊是你!今天,我是蘀你父母出手管教管教你!哼,知道吗?”高杰一边继续后退,一边冷意弥漫地训斥着黑妞。
  黑妞一听高杰冰冷的话,渀若火上浇油一般地马上大怒得口不择言:“我黑妞这辈子还从没怕过人,我就骂你了怎么样?你就是个没有娘教的野小子,你就是——”
  高杰这回是真火了,马上从退逃的状态中抽身而出,先顿然扭头对李啸展道:“李师兄,我们之间的比试,你若是觉得还有必要进行下去的话,三十息后继续!”随即不管不顾一旁累得胸口不断喘息地李啸展,高杰一个闪身之下,就诡异地站在了黑妞的身边。
  他决定狠狠教训一顿黑妞,要不然,以后有事没事呢就将自己当面团捏皮球踢!
  碰上这么个悍女丑女,时时在耳边聒噪如附骨之疽纠缠不休摆脱不掉,不想生气都不行!
  目注黑妞,高杰一伸右手,一团赤红光芒带着地火之精的高温嗖地一下冲黑妞脸部飙射而去。
  高杰对极具灵性的阴火灵气操控由心,这一团拇指甲大小的阴火灵气凝成的炙热光团,其威能根本就不是李啸展的真气火球比试一二的,尚未真到黑妞面前,一股股一丝丝热力就透体而过,黑妞那黝黑的脸上,终于露出了一丝惊诧以及来自心灵深处的担忧之色。
  这一次高杰直接地出手,并未收摄这一小团地精之火的威力,故而在此团赤红火焰出手、正奔黑妞而去的刹那,一股强横的热力渀若爆发的火山一般,一下子四散漫溢开来,周围诸人齐齐感受到来自灵魂深处的恐惧,骤然间激发身体所有潜能地作鸟兽散。
  他们直觉地感受到,若是慢上一步,或许仅仅一小步,恐怕就会遭致难以预料的后果。
  不少反应稍微慢上一拍的弟子,头发就有眼可见的速度直接枯卷,衣服也边角枯焦低味道散发出呛人味道,尤其裸露在外的皮肤,更是痛感钻心入骨,好像下一刻皮肤就会烤焦!
  这些人无不惊慌失措,遁逃到三十丈开外地远远看着高杰,心中是一阵又一阵惊骇!
  天呢,这这这、这高杰扮猪吃虎吗?就这一小朵赤红火焰就造成如此恐怖惊人的效果,若是一大朵两大多那又该如何?
  尤其周涛,震撼得连下巴都要掉到地上了,这才真正地明白,高杰修为深厚,绝对绝对属于筑基后期大圆满修士,绝对绝对超过他崇拜的师兄李啸展不知多少!先前他周涛对高杰又是讥笑又是讽刺,原本还以为高杰沉默无语无丝毫反抗是因为修为低浅或是逆来顺受或者性格懦弱!
  原来什么都不是!
  是他高杰看在同门份上毫不计较!是他高杰不屑与一个小人物过招!
  周涛带着复杂的目光嗫嚅着望向远处的高杰,心中五味杂陈,思绪万端!
  至于高杰这般放出威势,其实也出于他本身的考量!既然修真界实力为尊,那就不妨透露些实力给大家瞧瞧,否则,无论什么猫儿狗儿爷都跑到你头上撒尿来了,倒不是高杰怕他们,而是嫌烦,再说出手惩治修为能力远逊自己的人,那不明白着是欺负吗?
  这不是高杰性格!
  除非你触动高杰逆鳞,除非你侮辱其亲人、朋友、师傅和他自己,高杰才会毫不犹豫地出手!
  今天就是这种情况!
  高杰先对远逊自己的同门周涛出手!接着就是黑妞!
  顺便再给赛台下诸人一个刻骨铭心的教训,让他们记住——
  不能动辄就狗眼看人低,动辄就以貌取人!动辄就随意地污人父母!
  当然,高杰也绝不会出手太重,他只是给他们个教训、并震慑以立威而已,故而释放灵气火球的威能也是见好就收、充分掌握好分寸的!
  但是对主犯黑妞就大不相同了!高杰自然要让她从骨子里认识道,他高杰,绝对不是任人揉捏的软蜀子、一些做人底线是绝对不容许任何人触碰的,否则,下场不会好到哪儿去!
  这些想法如闪电一般划过他的脑海。
  赤红的阴|水灵气火球,继续毫不留情地炙烤着黑妞的脸庞以及她的身体,但却又火候恰到好处地并不烧焦黑妞的皮肤与外衣,否则,那这些不是惩戒猥亵黑妞了!
  黑妞想怒睁双眸,不过深入骨髓的痛感却让她怒睁的动作更加剧了脸部肌肉尤其眼部的扭曲,这就使得这个时候的黑妞看起来,变得既狰狞又丑陋三分。
  三十丈开外的围观者,看到黑妞如此痛苦模样,不少人也下意识地心中一颤地忍不住抖动了一下身子,即便一些胆大的人,也是情不自禁地一皱眉头。
  “黑妞,我高杰说的话记住了没有?看来你是记住了,那我也不为己甚,就先放你一马!”高杰五指伸屈之间,之间停驻在黑妞身体附近的赤红火球,灵性十足地嗖的一下,一闪即逝地没入高杰的掌心。
  “放你的狗臭屁!”赤红火球方一离开,黑妞就长途一口痛苦之气地大叫到,“火球都快让姑奶奶窒息了还怎么出口?你这个挨千刀遭诅咒不得好死的野小子,就是没人教的野小子,就是没人教的野……”
  围观众人都倒吸了一口冷气,真是强悍耶,这黑妞就是黑妞,天不怕地不怕的!
  不过并不了解实情的高杰,一旦惹上了这个小煞星,触动了其背后的大背景大势力,嘿嘿,这回有的玩有的看有的乐去喽!
  在场很多人都抱着这种心思,你实力强?屁!
  与黑妞背后的比起来,你就是,小指头!
  那些人一个唾沫星儿就会要了你的命!
  可是高杰并不知道这一些,可就算知道又如何?
  触犯了他高杰的忌讳,就算天皇老子,他高杰也会拼命!
  高杰脸上马上乌云密布,左手一抖地连着投掷出两朵赤红的阴|水灵气之火!
  两朵!这回是两朵!
  这两朵拇指大的火球似乎会瞬移一般,方出手就诡异地到了黑妞的身体附近,紧紧地粘在了她的衣服之上。。
  而一阵更为强烈的热力几乎一下子就在她体内疯狂地飙飞开来,而触及灵魂深处的疼痛更甚前番倍许地在体内炸开,这种疼痛向一发炮弹对着黑妞怒骂的檀口激射而去,马上就打断了她的怒骂!
  “你再骂!你再骂!小魔女,我高杰就不信邪了,我会制不服你这个小丫头片子!”此刻,高杰面露狰狞,心道,我给你机会你不珍惜,那可就怨不得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