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8中文网 > 我的超脑能建模 > 98

  他们都在等待高杰给予他们这种满足这种刺激!
  李啸展神态飞扬,挥出真气球的右手依旧微微地向上扬起!
  而高杰面对飚飞而来的真气火球,似乎不知所措地傻傻等待,一动也未曾动!
  众人眼中的高杰,似乎真的吓傻了,竟然不知道如何应付对着自己飞来的火球,就这么站在原地,渀若泥雕木塑一般地被谁抽走了魂魄!
  “看到没有?看到没有?高杰吓呆了吓傻了,一时都不知道躲避了!他其实通过作弊手段才让修为测试盘测试出筑基后期的!这回即便重伤也怨不得我师兄李啸展!我师兄大仁大义,就知道其中有问题,所以才没有使出最强真气火球!要不然,切,就这一下,恐怕就会打爆了高杰这个作弊小人!”周涛已经开始了他的大嘴巴,开始了他的阿谀奉承媚上欺下。
  周涛的话尚未结束,众人眼中的高杰,已经被激射而来的真气火球,真的一下子稳稳、准准而又重重地一击而中,并贯胸而过!
  众目睽睽之下,高杰竟然马上化为一片光影地一散而开,居然在瞬间被真气火球给硬生生地融化并同时消失了!
  这这这、这真气火球竟然这么牛逼?
  太强悍了!太震撼了!太过瘾了!太刺激了!
  虽说凝气三层弱了些,不过火球也太过变态恐怖了,以后碰到李啸展这家伙,恐怕真要避而远之了!否则冲犯了他,一个火球就会被要了命去的!
  这就是高杰烟消云散的刹那,赛台之下观战众人的大致心态!
  “一招杀敌,太威猛了!李啸展威武!李啸展无敌!”周涛双眼放光地大喝一声,生怕别人听不到他的声音似的。
  而结丹后期的副裁判杨伟、元婴后期大圆满的裁判韩旭,其修为、眼光与经验都是众人不能相比一二的,尽管一时也震惊于李啸展一招真气火球就直接不费吹灰之力地灭了高杰,不过下一刻他俩就几乎同时地以强大的神识发现,高杰不知使出了什么身法,居然一下子站到了李啸展身后,满脸不屑地盯住他,竟然并未偷袭!
  刚刚被真气火球打中并焚毁的,只是高杰离开原地前留下的残影!
  高杰方才施展的身法,正是五岳派绝技开派祖师创设的迷踪步!
  如今,在整个五岳派,能够习得此绝技的,除了开派祖师赤霞子,就数他高杰了!
  自然,就算掌门楚山、正在眼前做裁判的杨伟、韩旭也不识得一二,只能看出此种绝技极为玄妙,很能扰乱人的眼神,初次接触,不明所以,但只要神识够强,强大到与足以对方抗衡地地步,才大概能够知晓此人并非真的被击中,击中的只是残影。
  直到这个时候,杨伟方才确信,修为测试盘没有任何问题,高杰并非浪得虚名!
  他,很强,无论神识,还是神通!他真的很期待接下来高杰还能带给他什么惊喜!
  韩旭的心情又与杨伟有所不同,除了震撼之外,收高杰为徒的心思更为强烈了!他是越看高杰是心中越喜,越喜是越看,而高杰的一切,外貌、衣着、神态,就连脸上的那条丑陋的疤痕,也变得越来越亲切、可爱起来了!
  至于观战的众人,因为修为的关系,都是不明白赛台上究竟发生了什么,等发现高杰静静地站在李啸展身后的时候,才如梦方醒一般,原来高杰并未被一招焚毁,而是不知为何地逃到了李啸展身后!
  台下众人看到的只是李啸展蓦地一转身,脸上略带诧异之色地盯住高杰,气急败坏地道:“逃什么逃?这逃的速度还挺快的吗?”
  高杰带着冷笑地方欲答话,震惊得死寂的赛台之下的众人却听到了周涛那渀佛发现男人会生孩子的莫名震撼:“你高杰懦夫胆小鬼,不敢面对李啸展师兄的一招火球术,就脚底抹油逃之夭夭了!你孬种缩头乌龟!你要真男人,就别逃得像老鼠像野猪,就正大光明地与师兄李啸展一战!”
  一听周涛的解释,台下观战众人似乎也一下子受到了启发,一时之间恍然大悟起来,心中这般想到,原来如此啊,不过这小子遁速还是可圈可点的,就是想战胜李啸展,仅仅靠着遁速当然是远远不够的,众人上一刹可都领教了李啸展火球术的威能!
  众人心中对高杰的评判本就极低,如今再被周涛一提醒,都在心中大骂高杰孬种!
  就在周涛骂声方落的一刹,突然地他就惊叫了起来:“妈|的巴子,谁打我嘴巴?我跟你没完!我李啸展师兄跟你没完!站出来,有种的站出来!不站出来就是狗娘养的!”
  于是众人只听到噼噼啪啪连续地响了足足有十五六个嘴巴声,却始终不见抽打周涛嘴巴之人,只看到周涛嘴巴一肉眼可见的速度红彤彤地肥胖起来,而且嘴角两条血线往夸张里说是倾泻而下!
  众人双目之中紧接震惊恐惧之色,心道这回可遇到高人了!他肯定看不惯周涛的嚣张跋扈阿谀奉承,所以愤而为高杰出手狠狠教训了他一顿!
  几乎所有人都不会认为出手惩戒周涛的是高杰,因为明明看他就站在赛台之上,即便一闪地一时模糊,他们也绝无可能判断出这就是高杰所为!
  他实在太弱了!
  一个凝气三层的修士撞见筑基中期大圆满的,除了逃跑,又能做出什么选择?
  只有韩旭很清晰地看到了高杰出手狠揍周涛的全过程!他心中原本对高杰一点点的不满意,直到此时才全部地消失殆尽!
  此子可教也!他并不会去欺负弱小,但不欺负绝不代表能够忍受对方自己、对自己亲人朋友的侮辱!一旦对方如此做了,那就绝不留情,而且下手要很要准要让他永远记住侮辱别人是要付出惨痛代价的!
  说起这五岳派护法长老第一人、元婴后期大圆满的韩旭,修炼极为勤奋,性格意志也是刚毅超拔,进入元婴后期足有五百年,一直苦修,从不过问五岳派门内之事,这一次若不是开山祖师赤霞子大弟子传音,让他出来参与五岳派十年一次的内门弟子大比试,他是一定不会出关的!
  他就是个修炼狂!尽管修炼禀赋不算怎样出色,但是他一心向道心无旁骛,如今在五岳派护法长老中算是资格最老、神通最强的一个!
  从未兴过收徒兴趣的韩旭,如今看到高杰如此心智、如此神通、如此资质,倒是奇怪地在心头感谢起那个从未谋一面的赤霞子大弟子来了!
  若不是他竭力要求我出关,我韩旭又如何能够遇到如此之良才美玉?
  结丹长老杨伟不经意间地目光一扫韩旭,居然发现他眼角看向高杰的目光,散发着丝丝怎么也挡不住的惊喜与欣慰!
  杨伟也不是没有脑子的人,他可称得上心思缜密七窍玲珑,马上就明白之前的一切都是出自韩旭的计划之中了!
  除了对这个老护法暗暗咒骂了几次“老奸巨猾”之外,杨伟还是马上就平息了心中怒意,对韩旭只剩下了钦佩与羡慕!
  实力证明一切,我杨伟又有什么理由去嫉恨别人的?
  杨伟大致地明白了,就是高杰出手教训周涛的!
  这个周涛,实力不够,品行又差,该揍!
  说来话长,其实从李啸展真气火球出手,到高杰出手教训周涛,其实也就不过三五息工夫,而就这三五息的极短时间内发生的一切,真正看得有些清楚的,其实只有一人,那就是元婴后期大圆满的五岳派第一长老韩旭!
  若说还有一人,那就勉勉强强地算上结丹后期大圆满的五岳派长老杨伟了!
  之所以说他勉强,那因为他并未真看到而是猜到高杰出手教训周涛的!
  但纵然韩旭,也并未判断出高杰究竟施展了何种神通,只晓得他上半息在台上,下半息到台下,好像本来就站在台下或是台上一样。.。)
  这让韩旭看起来有种怪怪的感觉,但他把这种感觉都归结到了高杰速度快上。
  其实他根本不清楚,高杰施展的神通,是学自蓝虎的瞬通秘技,以此来省略中间一段距离,直接穿越到周涛身边的。
  因此之故,赛台之下的众人,包括赛台上的当事人李啸展,尽都以为高杰害怕了火球术,不得已之下,只有发挥自己最强最大的优势,逃之夭夭以避祸患临头了!
  当然,对周涛被神秘人大嘴巴之事,他们也只是心中惊诧震骇而已,心想接下来只要管好自己的嘴巴,说得不过分,那么以神秘人超然的身份与超强的神通,应该会不屑出手去教训一个后辈的!
  不过话说回来,就有些不长脸的人逆天而行!
  正是不久前打出“我爱李啸展”条幅的女修士黑妞!
  黑妞此时突然从嘴里冲出大喜的叫声,声音宛若黄莺啼鸣珠落玉盘,与她那丑陋长相绝不般配:“看到没有?看到没有?李啸展再次豪迈出手了!快看快看!高杰软了!萎了!跑了!他就知道自己不是对手!他退缩了!他逃跑了!李啸展乘胜追击,火球术痛打落水狗!”
  “这个完全没有淑女气质的丑女真的欠抽!跟周涛一样猪脑子!真胸大无脑啊!”不断移动着步法变换着位置的高杰,眼观六路耳听八方,周围情形那是尽收识海。
  不过,原本他也不会真地去抽黑妞几个耳光,对这种胸大智浅的女人,他不屑出手,好男不跟女斗嘛!
  不过,这个时候黑妞的一句话中的一个词让高杰顿时火就腾地一下胸中燃起:他奶|奶的,说小爷“萎了”,什么意思吗?这不明摆着用些子虚乌有的生理缺陷来侮辱我吗?好男不跟女斗,那也只是不跟闹些小性子耍些小刁蛮玩些小聪明犯些小错误的善良可爱女孩斗,好男肯定是要和那些侮辱男人心里、生理、思想的粗俗低下的庸俗脂粉好好斗一斗的!
  高杰正在躲避李啸展层出不穷地追来的真气火球,冰冷的言语嗖的一下传遍了四方:“你这个身材妙智慧遭胸大无脑的东施姑娘,知道吗你,做一个好女孩应该淑女应该善良应该温柔,不能去做河东狮母老虎,不要随意地侮辱一个男人,而且是有些本事的男人!我高杰要让你好生记着,应该怎样做个女孩做个淑女,侮辱了一个男人应该付出什么样的代价!”
  高杰一边说着这些话,一边躲闪着李啸展连续不断的火球攻击。
  台下众人眼见一个个拳头大小的炙热火球,带着因速度奇快而与空气发生激烈摩擦产生的吱吱声,一个接着一个连续不断地奔高杰激射而去!
  他们双目圆睁,无不以惊惧的目光,盯住一个火球对着高杰贯胸而过,当被击中的高杰残影尚未开始爆炸消失,下一个火球已然再次跟进地几乎从同样位置穿过,这时前面贯胸而过的火球已经消散,后一个跟进的火球再次锁定一个高杰胸口洞穿。
  赛台上于是出现了一个似乎怎么也熄灭不了的游动的火球,追着五六个高杰,并从他胸口一洞穿过的恐怖景象!
  这一幕诡异、森然、恐怖的画面,吓得胆小者居然闭上了眼睛!
  他们至此方才晓得,这高杰实力恐怖,绝对绝对不亚于打出一手精妙火球术的李啸展!
  甚而至于比之此位筑基中期大圆满的所谓高手,尚不知要高妙、高绝到哪里!
  就算是傻子这个时候也已经看出来了,高杰,其实并非在逃跑!
  他倒像是在嬉戏在玩耍,对对对,耍猴,在耍猴!
  而赛台下的黑妞,骤然被高杰毫不留情地讥笑揶揄,一时气急,竟然脸红脖子粗地不知所云稀里糊涂起来。
  她高耸的胸部如波涛一般剧烈地起伏着,目光火一般燃烧地锁定高杰,恨不得一下子将高杰烧死!如果目光真是能够焚天的烈火,高杰不知要被烧死多少次!
  在家里,她是公主!在父亲眼中,她是宝贝!在母亲手里,她是掌上明珠!
  她要风得风要雨得雨要星星别人不敢去摘月亮!她就是正确答案!!
  缓过一口气过来的黑妞,安全暴发了骨子里的刁蛮不讲道理,她将头往上一扬,轻轻一甩满头的秀发,恨意满目、怒气冲冲地一挺胸,冲赛台上躲避火球的高杰破口大骂:“你姑奶奶我早就知道你不是个好东西,要不然你怎么会被自己的后母自己的亲爸还有你的亲哥赶出家门,如丧家犬一般地避祸五岳派?如果你不坏不卑鄙不下流你会被亲人赶走被亲人打骂被后母惩罚得脸上留下这条世上再也没有比这更丑陋的疤痕?你活该!你命该如此!说我胸大无脑说我河东狮,我就胸大无脑我就河东狮了,我怎么了你?你打不过李啸展师兄满场逃,为什么把本姑娘当成出气筒当成挡箭牌?到底是死了娘的野小子没人教,你不知道一个大男人要尊重女生吗你……”
  就在下一刻,黑妞居然嚎嚎大哭起来:“我跟你没完,呜呜呜,呜呜,呜呜呜,我恨你恨你恨你、一辈子恨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