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8中文网 > 我的超脑能建模 > 97

  至此,声音停止,凝成的测试盘虚影消失。
  而女子动听的余音却依旧是绕耳不绝。
  现在五岳派一干内门弟子都麻木了!
  就在这短短的一瞬间,被高杰完全颠覆了当初他们对他的负面甚至消极的认识!
  当初,他是根本不能修炼的混灵根!
  当初,他是相貌丑陋得让人恶心、从骨子里讨厌的角色!
  当初,他曾经靠着不知什么关系被外门长老唐彪收为弟子,又不知为何被赶了出来!
  当初,他在灵气浓郁的东峰出岫峰修炼了整整五年,但是修为也仅仅三层!在所有内门弟子中,他提升是最慢,简直可以用龟速来形容!
  所有弟子可以嘲弄他,讥笑他,打击他,蔑视他,连很多长老也从心底里鄙视他!
  然而现在,五岳派名响青罗星的至宝修为测试盘,却测试出高杰这个混灵根,修为居然修炼到了筑基后期大圆满,而且还让在场的诸位弟子、长老很清楚地晓得,高杰,这个人们眼中什么也不是的垃圾混灵根,竟然竟然、竟然可以突破筑基,结出金丹!
  “这这这、这可能吗?一个混灵根,居然居然、居然修炼到了筑基后期大圆满?哼,不可能,绝对不可能!不管诸位长老、诸位同门信不信,反正我不信!”三十许年纪的周涛,一脸震惊又一脸怀疑地看着高杰,不由自主地问道。
  一石激起千层浪,弟子们交头接耳,议论纷起。
  “对呀对呀,也许高杰学会了什么秘术,在修为测试盘上作了文章!”
  “极有可能的,我们一干人中,不是大都使用秘术隐藏了修为吗?”
  “若是混灵根也能修炼出筑基修为,那那那、那大街上筑基修士不就川流不息摩肩接踵了吗?”
  ……
  众人你一言我一语地讨论得唾液四溅,本来对高杰真正修为的信任指数,居然随着怀疑的愈来愈激烈,迅速地下降了!
  他们中绝大多数人都口头欺侮嘲笑过高杰,他们担心筑基期的高杰将来会像他们一样地寻找机会找他们麻烦,当然希望测试盘或者是高杰出了问题,如此高杰的修为就算不得数,他就依然是凝气三层,而他们修炼的日子就不会因为高杰而有什么意外的改变!
  而站在一边的高杰,脸上不动声色,可心底里却是小小地鄙视了这些同门一把!
  不过,他与这些同门并没有多少深仇大恨,再说与这些实力低下的家伙计较,也更显得自己眼光之差心胸之窄了!如今到了高杰这个份上,眼光心态自然地发生了某些微妙变化!那种一向希望报仇雪恨的心思,如今弱了不少。
  不过,他却晓得,有一种恨是如何也不能从心底抹去的!
  那就是将他赶出家门的后母华兰香!
  还有无情抛弃他的亲生父亲!
  还有欺侮他的三个哥哥!
  虽说心态有了某些变化,但也只是某些而已,高杰那种有仇报仇有恩报恩的性格,其实已经在他心灵深处根深蒂固。
  所以,高杰觉得还是要教训他们一把。
  “你们是不是巴不得测试盘出问题?或是巴不得我高杰在测试盘上作了弊?”高杰脸上带着一种冷笑,声音冰寒地道,“要不要上来试上一试?我看,最好还是跟我过上两招的好,这样什么真相不就马上水落石出了吗?”
  杨伟作为结丹期长老,无论眼界和经验都差了韩旭不止一个等级,更重要的,他并未进入五岳派藏宝阁看过那本记载着有关“修为测试盘”信息的书籍,故而心中所想所思倒是与不少内门弟子一样,觉得要么是测试盘出了问题,要么是高杰运用秘术在测试盘上作弊!
  但是他还有一丝疑虑,因为韩旭作为元婴后期强者的存在,都未曾发表一言,若是自己抢先说了,对了还好,错了那岂不丢尽了颜面,并得罪了这位五岳派元婴期第一长老?
  杨伟自以为考虑周密高瞻远瞩,却并不能真正了解一旁默默打坐的韩旭心中作如何想,不过韩旭却能从杨伟动静表现大致地猜测出他的心思:你也在怀疑五岳派至宝修为测试盘坏了没有,甚至疑惑高杰依靠某秘术作弊吧?这也就是你近百年来一直停留结丹期而未进入元婴境的根本原因!
  不过我韩旭也实在想看看高杰此子修为神通究竟怎么样的厉害,若是此子确实可教,说不得拉下这张老脸去楚山掌门处死缠烂打一番,破例收此子为徒了!
  让杨伟老儿捣鼓去吧,我就老老实实地在此地坐收渔利!
  得,此元婴老怪终于动了下界收徒的凡心了!
  话说这些想法仅仅从韩旭脑海一闪而过。
  然后他就闭眼不为所动地神游去了。
  再说杨伟。
  他一见高杰站出来接过周涛的话,并充满着挑衅意味,觉得若是不充分利用这个难得的机会,就很难在短时间里验证高杰的修为真伪,以解心中疑惑了。
  “你们怀疑修为测试盘出了问题,是不是?”杨伟后退一步,眼神一扫众人地问道。
  “是呀是呀!”众弟子异口同声地回答,尤其是周涛,见杨伟长老居然问出此话,心中更肯定了某种判断。
  他马上趋前一步对着高杰朗声道:“敢不敢跟我这个筑基中期大圆满师兄比划一番?”
  高杰目光一凝周涛左手指去的方向。
  他看到周涛身边站着一大高个。
  就是第一个测试的弟子。
  “他?你做得了他的主?”高杰反问了一句。
  周涛把头往上一扬:“他是我师兄,李啸展!我是他的铁杆追随者!我师兄英雄无敌,虎胆雄心,满身火属性神通,已经修炼得出神入化,难有敌手……”
  “切!周涛师弟,你再夸下去,恐怕就会将高师弟给硬生生吓跑了!高师弟,周涛的意思就等于我的意思,你明白?!”李啸展一甩头将那乌黑头发往后一扬地傲然说道。
  “既然如此,奉陪!”高杰干脆响亮地回答。
  “既然是两个筑基弟子之间的挑战,也不算违反比试规则,”杨伟目光一闪地道,“同境界同层次的弟子方可以比试,胜者晋级,这是规则一;若是低境界弟子,自认神通法术强悍,也可以越级挑战,胜者自然晋级。我们第六组十名弟子,两名筑基弟子,按规则要淘汰一名;八名凝气期弟子,也淘汰一半;当然,自认不如对方,也可以当场认输,但就没有积分了!”
  稍停片刻,杨伟沉声道:“第六组第一场比试,筑基弟子高杰、筑基弟子李啸展准备!”
  赛台之上一下子空旷起来,所有内门弟子都一个闪身地一飞而下,到了台下的看场上。
  第六组赛台的看场附近,此时已经聚集了将近四五百名修士,一见赛台上清场,就知道两名筑基高手就要拉开对决了!
  两个裁判韩旭、杨伟齐齐升至半空,并一前一后地悬浮着。
  而台下的啦啦队此时更趁着两名选手还没有比试的时机,几乎一边倒地齐齐喊着:“李啸展必胜!必胜李啸展!”
  而喊声更响亮得都要撕裂嗓门的,就算周涛了!
  看得出来,周涛真像他自己所言,是李啸展铁杆追随者,最忠诚最卖力的粉丝!
  更有胆子大的女修士做出了最胆大的行动!
  此女居然毫不犹豫地从怀中舀出一条三丈之长的粉红丝缎,冲赛台前半空右手一抛地一展而开,又不知使出了何种神通,左手五指伸屈之间,一缕缕金芒一闪即逝之下飚射至在其上,于是一行字在粉红丝缎上如滚动字幕一般地神奇出现:“我爱你李啸展!”
  红底金字,闪闪发光,时隐时现,瑰丽夺目!
  可惜拉出这条精美条幅的女修,并非绝色!
  而是一个脸蛋漆黑、双眼不大的丑女!
  正是五岳派外出历练多年的黑妞!
  如今已经凝气十五层!
  这让赛台之下嘘声一片,尤其是某些好事的男弟子,一个劲儿地乱起哄道:“黑女帅哥,珠联璧合;帅哥黑女,爱河永浴!”
  此语先只是嘈杂声中隐约听见,不过瞬息之间就像瘟疫一般地传遍了第六组赛区,非但如此,很多观赛之人,无论知不知道这些句子用意的,几乎毫无例外地统一了口径,高声欢呼起来:
  “黑女帅哥,珠联璧合;帅哥黑女,爱河永浴!”
  “黑女帅哥,珠联璧合;帅哥黑女,爱河永浴!”
  ……
  这让那个原本还有些羞涩的黑脸蛋女修黑妞,完全放下了包袱,大声道:“丑女就不配帅哥吗?我呸!呸呸呸!告诉你们,我爱李啸展!我爱李啸展!我爱李啸展!我就爱李啸展!李啸展必胜!李啸展必胜!”
  众人原本嘲弄的呼喊,却怎么也想不到这位丑女如此放得开,居然直接用嘴大声示爱了!
  就在掉下一地眼珠子的刹那,周涛急中生智地扯破嗓子地大声叫喊:“我爱李啸展!李啸展必胜!我爱李啸展!李啸展必胜!”
  接着,赛台下的观众也大都一条声地喊了起来:
  我爱李啸展!李啸展必胜!
  我爱李啸展!李啸展必胜!
  ……
  喊叫声一浪高过一浪,五岳派外门弟子、内门弟子及其附属门派弟子热情高涨,巴不得赛台上赶紧拉开战局,打他个硝烟弥漫,剑影刀光,非但如此,因为对阵双方二人之中李啸展长得玉树临风、丰神俊朗,自然就得到几乎所有弟子们的追捧、支持,加上那一身白衣翩翩的风采,更吸引了不少在其他小组赛观看比赛的女修士,潮水般地涌来。
  那些不明情况的外门外派弟子,在五岳派弟子周涛的添油加醋、推波助澜之下,就马上了解到对战双方的实力、境界,而了解了之后,又一波议论风生水起:
  “切!发疯了吗?一个凝气三层弟子居然敢挑战筑基中期弟子?”
  “这明摆着丢人现眼嘛!这年头怪事处处有,唯独五岳派弟子高杰身上多!哈哈哈!”
  “修为不够人也不帅,怎么增长知名度?唯有关公门口舞大刀,帅哥身边攀大树喽,若是再搞点什么绯闻出来哪,嘿嘿,这高杰就是想不出名也难呀!”
  “错错错,这位师哥你说错!我们五岳派高杰就算不舞刀不攀树,已经靠着某些条件闻名遐迩了,难道你不知道?”
  ……
  冷冷看着赛台下黑压压的人群,高杰双脚以不丁不八步稳如泰山般地立于赛台之上,双目注视着李啸展,不苟言笑地道:“李啸展师兄虽说一直在外历练,从赛台下热闹的境况看来,同门师兄弟都唯你马首是瞻呢!请赐招吧!”
  “你修为比我要高上一个层次,既然如此那我就却之不恭了!”李啸展眼角斜视着高杰尽量平静地说道。
  不过他心里却是在说,你要找死,可怨不得我了!
  一个混灵根,测试盘居然测出了他筑基后期大圆满,这不是笑话吗?
  哼,我要打出你原形,打出我李啸展风采!还要打出修为测试盘不公允!
  说不定还能打出两位裁判眼光有问题,非但不是一般问题,而是很大的问题!
  嘿嘿,如此一来,我李啸展想不红遍五岳派、不让那些男女修士疯狂也都不可能!
  真是运气来了,就算大成期高手、哦不不不,就是天皇老爷来了,那也挡不住的啊!
  高杰自然能猜出对方的自美自大自狂的心思,忍不住用鼻孔冷哼了一声!
  而这冷哼的声音,却是完全触怒了李啸展那高傲又带点狂意的双眼!
  还别说,这李啸展心理素质还真不是太好,气怒之下马上一扬右手,一团赤红的光芒就一闪地对着高杰飙射而去。
  其速之快,快如箭矢,落在赛台下观众眼里,就见一团拳头大小的赤红火焰球,拉出了一条残影,直奔高杰胸口而去!
  这团火球是李啸展体内真气凝成,尚未真到高杰的面前,所经过的虚空竟然被其高温一下子就烤灼得嗞嗞作响,连赛台下比较靠近两人决战的观众,都感到了一种难以忍受的奇热,带出的气流已经让他们的鼻尖有针刺的痛感!
  甚至躲避得慢些的低级修士,连眉毛头发都枯卷了起来!
  “这这这、这李啸展居然炼出了真气火球?而且其温度几乎高达五百度?”一个来自五岳派附属门派的筑基初期弟子失声出口道。
  “你知道我师兄的厉害了吧?这还是我师兄仁慈,否则他施展出最强真气火球,不要了高杰的小命才怪!”自然是周涛在对他伟大的师兄大放溢美之辞。
  “最强的真气火球还未使出来?天呐,就算这第一招,我看这高杰也够受的了,不烧个灰头土脸就对不起他了!”这位筑基初期的附属门派弟子尽管惊讶却无丝毫担心地说道。。
  而元婴后期大圆满修士韩旭,作为主裁判,在李啸展打出真气火球刚刚发威的同时,已尽悉此火球的厉害,于是双手连连挥出浑厚的真气,迅速加固了赛台之上的护罩,这一下,赛台下观战之人方才没有了灼热之感,个个渐渐安静下来,双目紧盯着赛台上的决战!
  虽说大都能够猜出结局是什么,不过很多人要的,可能不仅仅是哪方取胜,恐怕还有败方究竟怎样狼狈、怎样凄惨等种种败状惨象,以满足或者刺激内心某种扭曲的需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