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8中文网 > 赐我秋刀一把 > 第五十六章 竹斗笠

第五十六章 竹斗笠


  “喂,难道你忘了,我可是你的相公哎,难道吃娘子一只烧鸡都不行吗?”秋刀凑了过来,小声的说道,似乎生怕别人听见。
  “刚才是谁写了休书休了我的?还有脸来蹭我的烧鸡吃,我见过不要脸的,可没见过你这么不要脸的。”黑衣女子故意越说越大声,生怕别人听不见。
  所有人的目光重又汇聚了过来,看得秋刀脸都红了,有的人早已在窃窃私语,边说边笑。
  “算你狠。”秋刀道。
  黑衣女子得意的扬着头,那意思好像是在说,“看你还敢招惹我。”
  不过被骂不要脸也比饿肚子强,秋刀突然出手,抢过了黑衣女子手中的烧鸡。
  “臭不要脸的,把烧鸡还给我。”黑衣女子道。
  秋刀拿到嘴里狠咬了一口,然后递还过去,笑着道,“那,还给你。”
  黑衣女子接过烧鸡,她看看那被咬了一口的烧鸡,又看看秋刀,气的脸都绿了。
  “怎么?你不吃啊,你不吃,我吃。”秋刀伸手要再去拿回来。
  “你想吃啊?”黑衣女子故意在秋刀面前晃来晃去。
  “反正你又不吃,何必浪费了呢?”秋刀嘿嘿笑道。
  “浪费?怎么会浪费呢?给你这个忘恩负义的家伙吃才是浪费,我就是丢了喂狗,也不给你吃。”黑衣女子说完,果真丢了出去。
  “你。。。。。。”这回轮到秋刀傻眼了。
  黑衣女子丢的如此用力,烧鸡直直的飞向角落里那个头戴斗笠的男子而去。
  戴斗笠的男子一直低着头,也不知道他是否看见了那只飞向他而来的烧鸡,看样子,他是完全没有注意到。
  眼看那只肥得流油的烧鸡就要砸中那人的斗笠上了,那人突然伸出手,用两只筷子将烧鸡稳稳的夹住了。不仅速度极快,而且姿势很帅,头也没有抬一下。
  “大侠好身手,不过这只烧鸡是我的,能否还给在下。”秋刀厚着脸皮道。
  “你的脸皮可真的是比这堵墙厚太多了。”黑衣女子道。
  秋刀白了她一眼,并不理会她。
  “大侠。。。。。。”秋刀还想再说些什么,可是已经不必了,只因那头戴斗笠的男子突然一挥手,那只烧鸡便已飞了出来,比飞过去时的速度更快,快得多。
  直到此刻,那斗笠男子依然没有抬起他那高贵的头。
  面对那只来势凶凶的烧鸡,秋刀同样伸出手,用筷子夹住了烧鸡,而且同样轻松随意。
  直到此刻,那斗笠男子才第一次抬起头来,看着秋刀。似乎这个年纪轻轻的年青人第一次引起他的注意,看了秋刀一眼之后,便重又低下了头,仿佛他的脑袋有千斤之重。
  “多谢大侠。”秋刀道完了谢之后,便坐了下来。
  秋刀拿着手里的烧鸡,在黑衣女子的眼前晃了晃。
  “你不是不给我吃吗?我偏要吃,气死你。”秋刀道。
  黑衣女子出手欲夺,却被秋刀躲过去了。
  “不能吃。”黑衣女子提醒道。
  “不吃,难道要我饿死吗?”秋刀道。
  “有毒。”黑衣女子小声地提醒道。
  “你这个人才有毒,好好的一只烧鸡,扔了也不给我吃。”秋刀说完便要往嘴里送,他实在已经饿极了,别说是一只烧鸡,就算是一只烤猪,他也能照样吃下去。
  黑衣女子无法,她的身手又没有秋刀快,无法将他手中的烧鸡夺下,她的话秋刀又不信,她无奈。
  “不信拉倒,毒死你活该。”黑衣女子道。
  “毒死我也愿意,总比饿死强。”
  眼看秋刀张嘴便要咬下去了,黑衣女子无奈,只得拔下头顶银簪,双指夹住,使了出去。银簪刚好射中秋刀手中的烧鸡,整个都扎了进去,还穿透了一大截,可把秋刀给吓了一跳。
  “你说你这人。。。。。。”秋刀说不下去了。
  原来当他再次看到那根银簪的时候,银簪已经完全变成了黑色,足以说明黑衣女子说得没错,这烧鸡果真有毒。
  “我跟你到底有什么深仇大恨,你要毒死我。”秋刀愤恨地道。
  “我不是告诉过你了,有毒,你又不听。”黑衣女子道。“再说如果我真要毒死你,为何还要多此一举。”
  秋刀想想也有道理,更何况刚刚他不是已经吃了一口,如果有毒的话,那他此刻岂非已经毒发身亡了吗?
  既然不是她下的毒,那会是谁呢?
  “是他?”秋刀转过头来,望向刚刚还他烧鸡的那个人,对方依然戴着斗笠低着头。
  “伙计,你这烧鸡是只母**?”黑衣女子突然喊道。
  “客官,你是如何知道这烧鸡是只母鸡的?”笑脸迎人的小伙计走了过来。
  “母鸡怎么吃啊,喂狗,狗都不吃的,快,去换只公鸡来。”黑衣女子道。
  “客官,这。。。。。。烧鸡哪里还有公母之分的。”小伙计挠着脑袋,一脸的无辜加无奈,碰到过无理取闹的人,却没有遇到过如此蛮不讲理的。
  “少废话,叫你去,你就去,不然姑奶奶今日就烧你的铺子。”黑衣女子道,刚刚不久前的那个娇滴滴的女子不知何处去了,来了个凶婆娘。
  可怜的小伙计只得悻悻去了,脑袋都要抓破了,还是想不出来,这黑衣女子究竟是如何分出烧鸡是公是母的。
  “不就是只烧鸡吗?至于嘛,我再请你吃一只就是了。”黑衣女子道。
  秋刀依旧只看着那头戴斗笠的人,他想不明白,他与对方素不相识,他为何会对他下如此重手。
  “你是如何知道烧鸡有毒?”秋刀坐了下来,问道。
  “我也只是猜测的,不幸的是被我给猜中了。”黑衣女子道。
  “你又是如何猜到的?为何我竟一点察觉也没有。”现在想到,秋刀还是一阵后怕。。
  黑衣女子没有开口,仅是沾了酒水在桌子上写了几个字,秋刀看了一眼,便是‘毒大师,竹斗笠’六个字。
  这毒大师竹斗笠秋刀连听也不曾听过,更是第一次见,根本谈不上有什么深仇大恨,却不知他为何要向他下此毒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