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8中文网 > 平仙荡魔记 > 第八十五章、转机2

第八十五章、转机2


  姜文宇叫道:“师哥小心!”便欲挥剑去斩那道白光,谁知那白光却在戚广川身前数寸慢了下来,戚广川眼睛一眯,伸手将它接住,原来是张白纸。
  再抬头看去,那黑衣女子已经不见了踪迹。
  姜文宇提醒道:“师哥,小心。”戚广川点点头,小心翼翼地将那白纸展开,只见上面写道:“穆剑恒在王家堡。”姜文宇也见了这几个字,眉头一皱,困惑道:“师哥,这是……”
  戚广川沉吟片刻说道:“看来此人是来给我们通风报信的,只是不知道这信息到底是真是假,此人到底有何用意?”他抬头望向远处,“王家堡在天启国境内,距此也就一天左右的路程,与凤阳关在同一个方向,反正眼下我们也没有什么好的线索,不如去看一看,即便穆剑恒不在那里,我们再去凤阳关也不耽误。”
  姜文宇道:“会不会有诈?”戚广川道:“若是那人在王家堡设下埋伏只是为了对付我们二人,未免有些小题大做,我想这消息应该不假,我们小心行事便是了。”
  当下二人不再犹豫,直向那王家堡飞去。
  这王家堡在百年前也是一人丁兴旺的修真大派,由于门内至上而下俱是王姓之人遂自称王家堡,后来在一夜之间被人灭门。
  关于此事修真界有很多传言,有人说被妖族一高手所灭,也有人说王家堡堡主得罪了某一名门大派,被其报复灭门。虽然众说纷纭,但这王家堡终归还是在修真界销声匿迹了。
  戚广川与姜文宇飞到王家堡外数里地外,二人从空中落下,悄悄地潜入王家堡的废墟之中。二人一边潜行,一边注意四周的动静,一旦有什么异常,立即飞身遁走。
  此时已经到了傍晚时分,天色昏暗,偌大的一片废墟中寂静无声,偶然传来几声不知名野兽的低吼,遥想百年前那灭门之夜,尸横遍野、血流成河的惨象犹在眼前,更让人感到气氛诡异恐怖。
  戚广川二人放缓脚步,生怕脚下的积雪发出声响,是以行走的速度十分缓慢。正在二人向废墟内潜行的时候,忽听前方一座破落的院子里有人在说话。只听得一人说道:“穆师弟,你足足追了我三月有余,我顾及同门之谊不忍伤你,不要以为我不敢动你!只要你同意就此收手返回无极门,我立刻解开剑阵放你出来。”
  戚广川与姜文宇一听此言,心中俱是一喜,那黑衣女子信中所写不假,这穆剑恒果然在这里。
  另一个声音传来,却是那穆剑恒。
  “李战风,你要杀便杀,哪有那么多废话?当年你杀死自己同门的时候,也这么多废话吗?”
  戚广川心道:穆剑恒口中所说之人,便是无极门前任首席剑师李战风吗?听说此人修为高深,剑术尤为精湛,只是不知为何突然销声匿迹,此时竟出现在这里,听他二人对话,似乎他们之间有什么深仇大恨,所以那穆剑恒才穷追不舍。
  果然听那李战风问道:“我只是奇怪,二十年前你应该刚刚入门不久,那时候发生的事情你怎么可能知道这么清楚,竟对我如此恨之入骨。”
  穆剑恒冷声道:“你可还记得那二十位同门之中有一人叫穆剑平的?”李战风一愣,脱口而出:“小瓶子?”这是他平日里与这些要好的师兄弟玩闹时起的外号,这穆剑平名字里带一个“平”字,与“瓶”字谐音,他年纪在这些人中又是最小,于是大家便戏称他为“小瓶子”。
  李战风细细打量了穆剑恒一番,这才发现他的样貌与那穆剑平有几分相似,再联想到二人的名字,当下失声道:“穆剑平是你何人?难道你是……”
  穆剑恒悲痛道:“他便是我的亲哥哥!”
  李战风虽在心中猜到大概,但听到穆剑恒亲口说出来,仍不由得浑身一震。半晌后才缓缓道:“不错,若不是你亲哥哥被杀,你也不会如此怨恨于我。”他长叹一口,说道:“众师弟之中,小瓶子性格最好,虽然大家平日里总是耍他,但他却是哈哈一笑,从不当真。我还记得他曾跟我说,要勤练无极剑法,日后要超过我,抢走我首席剑师的位置,可惜,大家都难逃厄运……”
  李战风眼神黯淡下来,心中想起那些死去的师兄弟,不由得悲伤起来。
  穆剑恒冷哼一声道:“少在那里猫哭耗子假慈悲了!杀了他的人,不就是你吗?”
  戚广川与姜文宇悄悄摸到一处断墙边,向院内张望,只见院中站着两人,一人身材高大,后背一把长剑,另一人被六七把白色剑芒困在当地,赫然便是穆剑恒。
  戚广川向姜文宇使了个眼色,暗示他不要轻举妄动,二人便潜伏在这黑暗之中,候机而动。
  李战风一挥衣袖,围在穆剑恒周身的白色剑芒顿时消散。穆剑恒一愣,满脸疑惑地望向李战风,不知道他到底想干什么。
  李战风深吸一口气,缓缓道:“这几十年来,我时常想起那些死去的兄弟,虽然他们并非被我害死,但我身为首席剑师,自然是要护得他们周全,可恨对方实力太强,我远不是对手。本以为大家死在一起也没什么,但最终也只有我一人独活下来。”
  他看了看穆剑恒,又道:“如今你来找我报仇,我也无话可说,也罢,今日便来个了断,你我二人做个公平决斗,若是我败在你手也是天意使然,让我把亏欠这些兄弟们的都还回去。若是我还活着,我一定会给地下的众兄弟一个交代,揪出幕后黑手为他们报仇雪恨!”
  穆剑恒冷哼一声,说道:“若是哥哥他们在天有灵,今日定要我取你这狗贼的项上人头!”说罢,手中翠云剑绿芒大盛。。
  李战风面色平静,右手一摊,轻声道:“白鹭。”背后长剑化为一道流光落入他的手中,李战风右手横剑于胸,左手掐个剑诀,目光紧盯穆剑恒,蓄势待发。
  姜文宇向戚广川做了手势,询问他是否出手,戚广川微微摇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