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8中文网 > 平仙荡魔记 > 第七十七章、李战风

第七十七章、李战风


  穆剑恒咬牙道:“无话可说了吧!你若还有一点良知,现在立即引颈自刎,也还算条好汉!我回去自会向师傅禀告,也许他老人家开恩,还能在师门名册上留下你的名字。”
  李战风摇摇头,道:“当年之事我已尽力,自问对得起天地良心,更对得起那些死去的兄弟。若不是因为玉儿,我也早已随众兄弟们一起去了,我这条命是她给的,我不会随便死去。”
  穆剑恒冷声道:“若是当年你有苦衷,为什么不回师门跟师傅他老人家说清楚?却从此杳无音信?你这些谎话骗谁呢?你和那妖女的奸情,早已传的天下皆知,你为了取悦那妖女将同门师兄弟尽数杀害,然后毁尸灭迹,自以为做的天衣无缝,哼!好在老天有眼,其中一名弟子临死前在一处石壁上写下你的名字,我们这才知道原来你就是凶手!”
  李战风道:“你口中所谓的血书,全是凶手陷害我的手段!当时我身处濒死边缘,根本无法回到师门,待玉儿将我医好,已经过了三月有余,那时早有人到处散播谣言说我是凶手,我若回无极门,无论怎么辩解,你们也不会相信我的清白,所以这些年我一边找玉儿,一边探查当年幕后黑手,只要把那人找出来,你们自然就会明白谁才是真正的凶手。”
  穆剑恒冷哼一声,道:“多说无益,现在你要么自行了断,要么我带着你的人头回去!”
  李战风淡然道:“你杀不了我。”
  穆剑恒倒提翠云剑,脚下生风,瞬息间来到李战风身前,碧绿长剑带起一道残影,直削向李战风的脖颈处,李战风脚尖点地,身子向后飘去,避开剑锋,穆剑恒紧随其后,手腕一抖,疾风剑雨式顺势而出,刺向李战风全身各处要害。
  李战风右手食指中指并拢,运灵力将二指包裹,他以指代剑,叮叮当当将对方长剑的攻势全部化解。
  穆剑恒长剑立于胸前,手掐剑诀,口中喝道:“列!”
  刹那间,数十把与翠云剑一般长短的长剑凭空出现在李战风的头顶,剑尖向下,利刃闪寒光。李战风抬头看了看,微微点头,道:“你这刃山剑海式使得倒还纯熟,可惜这一招式原本用在敌人被困于方寸之间,不能随意移动之时,你现在使来,对方可以轻易躲闪,威力再大也完全无用武之地。”
  穆剑恒冷声道:“不用你教我!”手中长剑向下一挥,那数十把倒悬的利剑也随之向李战风刺去。
  李战风微微摇头,左脚向前跨出一小步,躲过空中落下的一把长剑,紧接着又向右边横跨一大步,在他刚刚移开的位置,刷刷刷又落下三把长剑。
  众人见他犹如未卜先知一般,左一步右一步,闲庭信步似的,轻轻松松地躲过空中不断落下的长剑,在这期间,他始终未抬头看那些悬空的长剑一眼。
  穆剑恒眉头一皱,这刃山剑海式乃无极剑法七式中的一式,看似只是天上落剑,其实可没有这么简单。
  那凭空出现的长剑早已锁定攻击之人,数十丈的范围之内,无论对手走到任何位置,此处上空的长剑便会感应到并立刻落下,速度之快,一般人绝难躲过。
  而李战风在利刃的范围之内不停游走,长剑落下的瞬间又能及时避开,实力可见一般。
  半盏茶的功夫,李战风已经游走一圈,又回到刚才站立的位置,空中的碧绿长剑已悉数落下,密密麻麻,遍布在他的周围。
  李战风道:“论实力,你在无极门当中绝对不会低于首席剑师,但论谋略,却目光短浅,差得太远。”
  穆剑恒并不理会,他身子跃入半空,手中翠云剑直向李战风面门刺去,李战风头微微一偏,避开长剑,左手在穆剑恒的臂弯处一弹,穆剑恒的整条手臂顿时被震到一边。穆剑恒借势双腿连环向李战风腹部踢去,但皆被他单手一一格挡开。
  李战风一掌将穆剑恒震退:“仅凭你这体术,绝对伤不到我,更别提取我性命。”
  穆剑恒稳住身形,冷哼一声,道:“那这招又如何?”说罢,他放开手中长剑,翠云剑浮在半空之中,眨眼间手中已经连掐三、四个剑诀,动作之快,普通人根本无法分辨。
  李战风眼中精光一闪,沉声道:“迷魂剑舞式?”
  穆剑恒抓住身前的翠云剑,左手一抬,喝道:“起!”散落在四周的长剑随之慢慢漂浮起来,刚开始只有三四把,到最后数十把长剑全都浮在空中微微晃动。穆剑恒张开五指,掌心向着李战风,数十把长剑的剑尖齐齐抬起,直指向站在中央的李战风。
  李战风手一挥,一道白光从背后的剑鞘中飞出,直向穆剑恒刺去,他终于出剑了。
  穆剑恒喝道:“受死!”五指猛然合拢,浮在空中的长剑顿时化为数十道银芒,急速向李战风飞去,其中有七、八道银芒与李战风的长剑缠斗在一处,呯呯之声中火星四射,激烈异常。
  此时,李战风手无寸铁,面对眼前那数道飞速而来的银芒,他并不慌乱,运灵力于双手指尖,一道约七尺长如实质般的白色剑气从指尖延伸出来,他双臂挥动,两指上的剑气随之上下舞动,叮叮当当与那数十道银芒缠斗起来,便见银光乱舞似灵蛇翻飞,身影变幻如蛟龙游走。
  林书鸣见李战风在那剑芒之中气定神闲,丝毫不落下风,心中佩服之余,不禁想到:日后若有机会,不如请他教几招剑法,自己也买把长剑护身。。
  可他却不知道,李战风浸淫这剑法数十载,早已练得炉火纯青,再加上他天资聪慧,这才达到如此地步,林书鸣若是想学,怕是练上几十年也及不上李战风的三分之一。
  穆剑恒目不转睛地盯着银芒中穿梭的身影,左手操控那数十把长剑不断向李战风攻击,但眼见对方丝毫没有落败的迹象,心中暗想:这李战风果然名不虚传,我与他师出一门,皆练习无极剑法,对方出什么招式,如何破解都是了然于心,想分出胜负实在太难,况且这人修为高深,恐怕我也不是他的对手,不如出其不意,杀他个措手不及!看来,只有使用那一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