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8中文网 > 平仙荡魔记 > 第二十章 穆剑恒

第二十章 穆剑恒


  “你们看,无极门上场了!”众人都伸长脖子向场内观望,毕竟作为上次斗法排名第二的门派,众人都颇感兴趣。只见三名男子走入场内,为首一人身材修长,面若冠玉,头上随意了挽个发髻,几缕青丝在两鬓飘荡,脸上挂着玩世不恭的笑意,说不出的潇洒味道,一把碧绿仙剑挂在腰间,晃晃悠悠地踱上场来。
  另两名男弟子则跟在他身后,显然这男子是队中主力。另一组人也已入场,这组人衣着打扮颇为奇特,头扎红色布带,左耳扎鬼面环,面色阴沉,左手持刀,右手持盾。
  “双方互报姓名!”
  “无极门首席剑师穆剑恒。”那男子懒散的声音从场中传出,一旁观望的各派女弟子都轻声议论,不时偷瞄他几眼,显然对他颇为好奇。
  “穆剑恒?”戚广川喃喃道,林书鸣看他神色古怪,便问他缘由。戚广川道:“我记得无极门首席剑师是一个叫李战风的人,什么时候换人了?”林书鸣又问道:“这个穆剑恒实力如何?”戚广川道:“我从未听过此人,可能是无极门后起之秀,能当上首席剑师,实力应该不俗。”
  正说着,手持刀盾的队伍也自报家门:“布叶教右旗使奇夜。”林书鸣问道:“戚师哥,这布叶教是何来历?”戚广川道:“此教非中原流派,起源于那罗国,为该国的国教。教中信徒众多,势力强大不可小觑。”
  “斗法开始!”
  三名布叶教徒排成一列,立起盾牌,紧盯着对面无极门三人。穆剑恒打了哈欠,对身边两人道:“都是臭男人,真无聊,你们上吧。”说罢,竟转身向旁边围观的一个美貌女子走去,口中调笑道:“师妹今年多大?可嫁人否?”
  那女子“啊”的一声,满面羞红地跑开了。众人看他如此放荡不羁,心里都在嘲笑无极门怎会出这样的弟子?再看解不凡脸色铁黑,显然气得不轻,但又不好发作。其余两名无极门弟子对望一眼,无奈一笑,祭出长剑向布叶教三人迎了上去。
  看着两人挺剑刺来,奇夜迈步向前,另两名教众立盾护住其左右,摆出个品形的阵势。
  无极门弟子分别剑刺奇夜头部和脚部,逼其自乱阵脚。那奇夜左刀上撩,格开一剑,右盾猛然砸向下刺之剑,咚的一声,几十斤重的钢盾直把那剑压在地上,任无极门弟子如何用力也不能抽回。
  右侧的布叶教徒突然抢上前来,挥刀砍向那名弟子,那弟子无奈之下,只能弃剑后退躲开那一刀。布叶教徒并未追击,而是立时退回奇夜侧翼立盾守护。
  无极门弟子只一个照面便丢失兵器,狼狈后退,锐气大减。周围观战之人都觉得布叶教阵势巧妙,配合密切,顿时另眼相看。再看那穆剑恒,仿佛这边的争斗与他无关一般,正笑嘻嘻的与另一美貌女子聊得火热。
  奇夜虽一直密切关注穆剑恒,怕他故意摆出这副摸样,趁他们麻痹大意之际突然发难。但瞧他越走越远,此刻正站在最远处的红边线处,离自己足有百步之远,谅其速度再快也无法及时回援。
  他目中阴寒之色闪过,低声吩咐另两名教徒,三人脚下突然加速,两侧教徒越过奇夜身前,三人成凹型阵势冲向那两名无极门弟子。那两名弟子虽不及穆剑恒,但也是无极门中资质优异之辈,二人已看出对方摆出围歼之势。
  待对方距自己仅有十几步之时,持剑弟子剑身朝上向前送出,那丢剑弟子腾空跃起,脚尖轻点剑身,身子便轻飘飘的纵出重围,他手掐剑诀,长剑又飞回自己手中。
  众人瞧他这蜻蜓点水的功夫干净利落,都不禁大声叫好。奇夜并未理会那跃出去的弟子,三人紧逼几步,刷刷刷!三刀同时出手直向那被围在中间的弟子头上招呼。那弟子早已做了准备,浑身剑气流动,右手腕一抖,长剑绽放出数朵银色剑花,竟同时将三把刀格挡出去,那弟子不等招式变老,挺剑刺向奇夜,速度奇快,令人咂舌。
  林书鸣看得眼花缭乱,只觉得自己的眼睛完全跟不上那弟子的剑招。一旁的戚广川则大声赞道:“好快的剑!这便是无极门的疾风剑雨式,以快致胜。”林书鸣问道:“什么是疾风剑雨式?除了这疾风剑雨式,还有什么招式?”
  戚广川说道:“据说无极剑法共有七式,但传下来的只有五式。疾风剑雨式讲究以快破敌,出剑奇快无比,且力道惊人。除了这一式,我还见过流光飞剑式,其余三式并未得见。”
  “啊!”
  突然场上传来一声疾呼,似乎有人受伤,二人忙转头去看。只见刚才那无极门弟子面色惨白,手臂上一条长长的伤口正不断流血,长剑也丢到一边,奇夜也不知道用了什么招式竟破了他的剑式。
  另一名无极门弟子却被两名布叶教徒挡在外面,不能救援。奇夜面带不屑,冷声道:“无极剑法,不过如此!”说罢,竟举刀向那弟子砍去,众人都惊呼一声,眼见那无极门弟子便要丧命当场。
  突然斜下里冒出一把剑,正挡在那弟子头上,长剑顺势一撩,把那刀挡了开去。奇夜看清那持剑之人,惊道:“是你!怎么可能!”
  这人正是穆剑恒,他并不理会奇夜,只是淡淡地对身后的无极门弟子说道:“师弟,疾风剑雨式不是这样使的,瞧好了!”话音刚落,穆剑恒浑身迸发出强烈的剑气,左脚踏上一步,右臂一抖,那持剑的右手连同碧绿仙剑化为一道道绿色的光影,直刺向奇夜。
  奇夜大惊失色,对方的速度比刚才那弟子快上不知多少倍,只觉得眼前绿光一片,无法分辨剑招走势。他勉强立盾,堪堪护住身子,就感觉仿佛无数利箭射到盾上,嘭嘭作响,震得他手臂酸麻,盾牌几乎脱手而飞。
  这短短一息间,奇夜却仿佛过了许久,终于挨到对方剑式使完,右手再也把持不住,盾牌咣当的一声掉在地上,只见那盾牌上坑坑洼洼,竟在对方剑气撞击下变了形。
  奇夜纵身倒飞出数丈,一脸惊骇地盯着穆剑恒。而对方却根本没有追击的意思,只是冷笑道:“我们这不过如此的无极剑法,阁下觉得如何啊?”
  奇夜的脸一阵白一阵红,他哼了一声,右手从怀里掏出一个红色的圆球,手指用力,砰的一声捏的粉碎,一股妖异的红雾从球中散发出来,奇夜鼻子微动将红雾全都吸入体内,右手抛开刀子,双手抱头发出低吼之声,他浑身抖个不停,夹杂着痛苦的低吼之声越来越大,另两名教徒也各自掏出一个绿色的圆球,像奇夜一般吸入鼻内。
  穆剑恒眉头一紧,脸色郑重起来,他一摆手:“你们先退到一边吧,下面让我来。”两名无极门弟子马上离开战圈,一边包扎伤口一边观战。
  林书鸣问戚广川道:“戚师哥,他们这是在做什么?”戚广川道:“我也头一次看到,估摸那圆球中雾气有古怪。”
  只见那奇夜双手渐渐发生变化,密密麻麻的黑毛从皮肤里钻出来,指甲也变长变尖,身上的肌肉开始慢慢膨胀隆起,“撕拉”几声衣服已被撑开数道口子,只见露出来的身体也长满了黑毛。
  奇夜抬起头,双目血红,一嘴獠牙,全没了人摸样,简直与妖鬼无异!其余两名教徒的样子也与他大同小异,全是狰狞恐怖的嘴脸。场外众人无不看得瞠目结舌,暗想这布叶教竟修炼这等人不人鬼不鬼的功法,说其是邪教也不为过了。
  三名布叶教徒将穆剑恒围在中间,目露凶光,口中獠牙交错发出令人牙酸的嘎吱嘎吱声,作势便要扑上去把他撕成碎片。场外众人无不为穆剑恒捏把冷汗,几名年轻女弟子手捂着脸不忍去看。
  穆剑恒目光扫过三人,冷哼一声,说道:“放着好好的人不做,偏要去做鬼,我便成全你们,送你们去阴曹地府!”也不知道那三名教徒是否还能听懂人话,三人一起怒吼起来,刷刷几声,身影在原地消失,分别攻向穆剑恒的上中下三路。
  穆剑恒眼中厉色闪过,手中掐个剑诀,只见他身子未动,一个虚影竟从他体内飞射出去,那虚影的样子与穆剑恒一般无二,手持长剑直扑向对面一个布叶教徒。正在众人惊诧之时,又有六七道虚影飞射而出,分别扑向那三名布叶教徒。
  其中一个教徒怒吼一声,利爪向那虚影抓去,竟抓了一空,正在他愣神刹那,虚影挥剑砍在他的肩头,登时鲜血迸射。另一个虚影从侧面挥剑砍来,那教徒双爪交错格挡,剑影却透过双爪直砍在他头上,变异后的教徒皮糙肉厚远超常人,这一剑砍上头上虽并未受太重的伤,但仍让他哀嚎不已。
  此时每名布叶教徒都与几道虚影缠斗在一起,可这持剑虚影抓也抓不着,档也档不住,虚虚实实着实让三人头痛不已,只一盏茶功夫,三人浑身带伤,鲜血洒落满地。穆剑恒立在场中,闭目不语,右手食指中指并拢如剑紧挨额头,仿佛石头一般纹丝不动。
  奇夜狂吼一声,撇开那几道虚影,直向穆剑恒扑去。在他看来,只要破了穆剑恒的法术,这些虚影定会不攻自破。只可惜不等他的利爪落在穆剑恒的头上,四下里忽又冒出五六道虚影挺剑刺入他的身体,把他活活钉在空中,虽避开了要害,但仍让奇夜身受重伤,无法再动弹分毫。。
  另两名布叶教徒也被虚影攻得精疲力竭浑身是伤,再看到奇夜已被重创倒地无力再战,也只得投降认输。穆剑恒变幻剑诀,数道虚影全部回归本体。
  他睁开眼睛,笑嘻嘻地对奇夜说道:“你倒挺机灵的,知道我便是这招魂影幻剑式的关键所在,可惜你却把我想得太简单了,我怎能不留后招防你来袭?”说罢,转身哈哈大笑走下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