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8中文网 > 平仙荡魔记 > 第十九章 盛会

第十九章 盛会


  玄虚宫的金灵续命膏效果奇好,不出几日小寒已活动自如。林书鸣笑道:“身子恢复得不错,看来再过几日便会痊愈,到时我再寻个机会送你下山,以后可要多加小心切莫如此莽撞了。”
  小寒瞪着红红的眼睛盯着林书鸣,突然扑倒在地,叫道:“林,林大哥你是好人!我小寒虽为妖族却也知感恩图报之理,你前后两次救我性命,我无以回报,愿认你为主,今后任你差遣!”
  林书鸣忙摆手道:“使不得,使不得,前一次是小环吓唬你,并非有意要取你性命,这一次也只是我举手之劳而已,谈不上大恩大德,你不必如此在意。”小寒道:“不管怎么说,你都救了我的命,我小寒从不欠人情,这恩我报定了!”说罢竟磕起头来。
  无论林书鸣怎么劝,小寒全不理会,磕完十个响头,两只前爪高举,口中疾呼:“林主人!”弄得林书鸣哭笑不得,无奈也只得收下了这只兔精。
  哪知道这兔子极为健谈,一天到晚围着林书鸣絮絮叨叨说个不停,搞得他根本无法看书,他看着那只兀自夸夸其谈的兔子,心想:若小环知道我收了小寒不知作何感想?
  ……
  转眼间六月初六已到,玄虚宫掌门、堂主以及各长老执事齐聚玄虚殿前,空元真人面色肃穆眼跳远处,不多时,一名弟子从远处御剑飞来,他纵身落下,快步走到空元真人等人面前施礼道:“禀告掌门,无极门解门主已经到了。”空元真人道:“有请。”
  不多时,便见空中风云涌动,一把巨大的飞剑破开云层,缓缓移到玄虚殿上空,此剑通体墨黑长约百丈,遮天蔽日气势惊人。众人向那巨剑上望去,只见数十人站在其上,为首一人体型肥胖,身穿淡金色长衫,肤色黝黑一脸傲气。
  他俯视玄虚宫众人略一拱手道:“空元真人别来无恙,我无极门又来讨教了!”他语气生硬暗含挑衅之意。空元真人眼中怒色一闪而过,但仍淡淡说道:“解门主大驾光临,敝派蓬荜生辉。讨教一说实不敢当,只不过是门下弟子互相切磋技艺罢了,希望这次无极门能凯旋而归。”
  解不凡哼了一声,不再说话。他生性要强,气量却很小,上次斗法盛会,无极门便败在玄虚宫手下,惹得他大发雷霆,盛会尚未结束便带着门人返回了清月城。
  墨黑巨剑缓缓落在广场上,无极门众人一一走下,解不凡掐了剑诀,巨剑腾空而起瞬间缩小,犹如黑色蛟龙一般在广场上盘旋一周后,才落入解不凡背后的剑匣之内。
  毕峥低声对王远之道:“这黑胖子的修为似乎又精进了许多。”王远之默默点头。空元真人安排弟子引无极门众人去客房休息,不多时又有弟子来报,灵宝宗宗主南宫盛也到了。空元真人一直板着的脸才露出一丝微笑,道:“好,快请。”
  正在众人眼望天空等待灵宝宗到来时,却发现他们从盘山道走上来,灵宝宗并未凌空御器而是徒步上山,给足了玄虚宫的面子,空元真人面带微笑,快步迎上去。
  还离得很远,灵宝宗为首一人已深施一礼,道:“灵宝宗南宫盛携门下弟子拜访贵派,如有叨扰还望空元真人海涵。”
  这人一身紫色长袍,神情谦虚,手持羽扇,柳须飘摆,甚是潇洒。南宫盛的谦逊和气在修真界是出了名的,且出手阔绰仗义执言,乃人人公认的仁义君子,各门派都对他印象极佳,相比之下,无极门便差得远了。
  空元真人笑道:“南宫宗主客气了,本派作为东主理应款待各位贵宾,何来叨扰一说,若有招待不周之处还望南宫宗主不要见怪才是。”南宫盛连称不敢。
  空元真人见南宫盛身后站着一位少女,年纪不大,身穿浅粉色长锦衣,头梳燕尾髻耳带流云环,肌肤粉嫩容颜俏丽,只是眼不斜视脸色冷漠,全没有同龄女子调皮可爱的模样。空元真人看她紧随南宫盛左右,与其他弟子的装扮大不相同,不禁问道:“这位是……”
  南宫盛满眼慈爱之色,道:“这是在下小女,名秀儿,今年刚满十八岁。秀儿,过来拜见空元真人师伯。”那少女走上前来,施礼道:“空元真人师伯好。”声音十分冷淡。
  空元真人暗想:看此女样貌不过十四五岁,怎地南宫宗主说她已经十八?但也并未在意,只是微笑点头回应。二人又寒暄几句,空元真人便安排弟子引他们休息去了。
  在这之后,其他门派也陆续赶到,空元真人一一接待,无论门派大小全都一视同仁。待将所有到访门派安排妥当后,身旁一位记事弟子上前禀告:“掌门,我们发出请柬的门派都已到齐,共计五十一派。”
  空元真人点点头,道:“两个时辰后,请各门派掌门到玄虚殿内,共议明日斗法盛会之事。”那弟子应声去了。空元真人转过身对王毕二人道:“你们可曾注意到,其他门派暂且不论,只无极门与灵宝宗门下弟子,资质上乘者便不下数十人。我玄虚宫切莫坐井观天,妄自尊大,还需继续励精图治以保我玄虚宫长青之位。”王毕二人称是。
  三人进入玄虚殿内,此殿分内外两部分,前殿为议事待客之处,后殿为掌门修炼闭关之所。大殿内十分宽敞,屋顶距地面足有数十丈高,四座天王像矗立在殿内四个方位,每座石像都是一副宝相庄严,不怒自威的摸样,四条手臂各持刀、叉、铃、盾四种法器,象征着除魔卫道、守护众生之意。
  两个时辰很快过去,各门派掌门陆续赶来,众人互打招呼寒暄问好。待所有人到齐之后,空元真人朗声道:“诸位道友长途跋涉不辞辛苦,光临本派参加斗法盛会,在下甚感荣幸,明日便是盛会的正日子,希望各派能旗开得胜,一举称雄。现在先按惯例由各位抽签决定出场对阵的次序。”
  一个道童手捧签筒一一在众人面前走过,所有人都从中抽出一签,另有一弟子在旁边记录。不多时,那记录的弟子便把出场顺序排列完毕,并高声宣读。众人表情各异,虽然心中都期望不要和玄虚宫等强派一组,但排序已定只能寄希望于自己门内弟子了。
  空元真人与众人又谈论些斗法细则后,便大摆筵席,款待宾客。席间众人纷纷到空元真人桌前敬酒,一些小门小派更是阿谀奉承,讨好献媚,期望能与这修真大派拉上关系。
  解不凡看在眼里,冷哼一声,将杯中酒一饮而尽,忽有一人道:“解兄怎么一个人喝闷酒?来来,兄弟陪你喝一杯。”
  解不凡转头一看,正是灵宝宗宗主南宫盛,只见他手持酒杯面带微笑,身旁站着一个粉衣少女。解不凡冷声道:“南宫兄怎么没去空元真人那里,找我这个败兵之将有何贵干?”南宫盛道:“解兄此言差矣,无极门功法博大精深,无极剑法更是神妙无比,在下一直仰慕得很。上次斗法虽然失利,但我看贵派实力雄厚,解兄教导有方,又经百年沉淀,此次斗法定可厚积薄发,大获全胜!”
  一席话说得解不凡心里十分舒坦,脸色也缓和了不少,他站起身笑道:“南宫兄过奖了,灵宝宗近年来也名声远播,以贵派的实力此次斗法胜算也是很大的。”
  “解兄谬赞,与贵派相比,灵宝宗还差得远,以后还望解兄多多提携。”南宫盛谦虚道。二人推杯换盏有说有笑,那粉衣少女站立一旁,面无表情不知在想些什么。
  ……
  第二日斗法盛会正式开始,偌大的广场上人山人海,身穿自己门派服饰的弟子聚在一起,向广场上张望。广场中央划出一块宽敞的空地,空地边缘画红色线条做边界,越过此界便算输了。
  此时,已经有两只队伍正在场上争斗,场下观望的人群不时发出惊呼之声。斗法比试十分惨烈,每次都会有人丧命,但为了门派利益也在所不惜。不过,在比试中若有一方请求认输,也会立即终止比试,判定输赢。
  林书鸣站在戚广川身边驻足观看,戚广川不时向他介绍场上比试的队伍所属门派,擅长法术等。由于斗法的队伍多达五十余个,所以分数天比试,玄虚宫排在最后几天,如此戚广川等人才有空闲观摩斗法。
  林书鸣对斗法兴趣索然,他随意地看看四周,发现姜文宇和尉迟冰妍也站在人群中,姜文宇满面笑容站在尉迟冰妍的身旁,不知说些什么。而尉迟冰妍面色冷淡,偶尔敷衍一声,美目却不瞧他一眼,只是盯着场上看,林书鸣见她左手轻轻摩挲那只碧绿手镯,心里又想起兰小环来,已经数日不见,不知她身在何处??
  忽然一个念头从他心里冒上来,若能把这镯子要回来还给小环,她一定很开心。可是,那尉迟冰妍一副冷若冰霜的样子,恐怕不会答应。这该如何是好呢?
  林书鸣愣愣的盯着尉迟冰妍的背影发呆,那女子似乎有所察觉般,竟也转过头向这边望来,二人四目相对,吓得林书鸣忙把目光移到别处,尉迟冰妍望了他片刻又把头转了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