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8中文网 > 平仙荡魔记 > 第十一章 鹏万里

第十一章 鹏万里


  几日后利州城里突然发生了几件惊天动地大事,知府大人刘锐被人发现死在衙门前的站笼里,他混身筋骨寸断,表情极度扭曲仿佛看到了什么非常恐怖的东西。
  刘锐一死,利州城的百姓家家都张灯结彩,燃放鞭炮,由此可见他平时对百姓有多么残暴。
  而德月楼王老板也在一夜之间变得痴痴呆呆,满嘴都是赎罪忏悔之言,没过几日也一命呜呼了,人们都说这是那凤鸣来索命了,得月楼也因此逐渐没落最后被变卖易主。
  处理完这两个恶人,林书鸣等三人都觉得莲儿很可怜,不想再让她留在此处,但又不能把她带在身边。
  最后林书鸣提议道:“家里老母亲年迈无人照料,不如让她住到我家,不知道她肯不肯。”兰小环和灵儿闻言也觉得很合适。
  兰小环便去询问莲儿的意思,莲儿从小孤苦伶仃无依无靠,从没有过自己的家。如今机会摆在眼前马上便同意了,当下兰小环帮她赎了身送到柳木村林书鸣家中。
  到了林家,二女看到林母满面慈祥和蔼可亲,顿时都大生亲近之感。
  兰小环心道:难怪这书生品性高雅原来是母亲教导有方。她不忍林母伤心又将那善意的谎言说了一遍,当善良的林母听说莲儿的遭遇后欣然同意收她做义女,莲儿喜极而泣当即跪拜,众人皆大欢喜。
  安顿好林母和莲儿后,兰小环辞别二人出了村子。灵儿突然道:“小环姐姐,你变了。”兰小环一愣,她以前一心修炼,哪里管过人世间的是非,但在这短短几个月里接连插手凡世的恩怨,她也不知道为何会这样,只是她心里却并不后悔。
  此时天色已黑,兰小环将林书鸣放出来,林书鸣向兰小环深施一礼说道:“姐姐侠胆仁心,除强扶弱,小生甚为感激。世人都说妖鬼害人,如今看来多有谬论,反观那些披着伪善外衣的凡人倒比你们妖鬼毒辣万倍。”
  兰小环笑道:“小书生,你不恨我这个夺你性命的妖女了?”林书鸣道:“姐姐本意也是为友报仇,非有意谋害林某,事后也想方设法帮我复生,虽最终失败但林某也都看在眼里,况且姐姐还帮林某除了两大恶人我感激还来不及怎敢再怪罪姐姐?只可惜我曾立志考取功名为国效力,看来也只能等来生再去实现我的宏志了。”
  灵儿嗤之以鼻,说道:“别傻了,即便你活转过来也别想考上!那林立平父子早已买通上下哪还轮到你们这些穷书生?”当下把那日在林府听到的话全都告诉了林书鸣,林书鸣听罢长叹一声,他从小便立志要当一个为民做主,为主分忧的清官忠臣名流清史。如今奸臣当道朝廷腐败,他的梦想永无实现之日,不禁心灰意冷。
  林书鸣道:“想不到短短数日,林某身上发生诸多事情,让我恍如隔世,虽不知是福是祸但我收获颇丰。我此生朋友不多只有郭胜、凤鸣姑娘、戚广川大哥等寥寥数人,如今又有幸结识姐姐二人。常言道人生得一已知足以,我却有这么多,虽死无憾耳!现在便请姐姐送林某投胎去罢,有缘来世再见!”言辞甚是悲壮。
  兰小环二人一听到戚广川的名字俱是一愣,忙详细询问。林书鸣便把与戚广川相识的事情告诉二女,灵儿拍手笑道:“带走了你肉身的人正是这个戚广川,找到他你便有救了!”
  林书鸣惊喜交加,刚才还准备投胎,现在又有希望可以复生,只觉得自己犹如做梦一般。兰小环却面有难色,说道:“那戚广川是玄虚宫的人,怕是把你的肉身带回自己的门派去了,此派势力强大守卫森严,以我等实力恐难得手……”
  她转过头望向林书鸣,只见他眼中闪着求生的渴望,兰小环突然心中有一丝不忍,暗道:这小书生也挺可怜的,而且心肠又好,不如我帮人帮到底罢!
  她秀眉一挑,一转话锋,说道:“不过,姐姐既然取了你的命,定会想办法还给你,我们这便出发去九云山!”
  灵儿为难道:“听说九云山远在天启国边境,据此地足有几千里路程,姐姐速度虽快怕也得半个月才能到罢。”兰小环道:“不必担心,我自有办法。”说罢从腰间锦袋中摸出一个金色的哨子来,那哨子约半寸长,尾部镶有一对展翅的羽翼。
  兰小环吹动金哨,尖锐的哨声直穿云霄。约一柱香时间,天空中突然风雷声大作,一个巨大的黑影从云端闪出,直向地面上众人扑来,兰小环面带微笑注视着那黑影竟毫无惧色。
  待那黑影临近,众人这才看清那是一只黑灰色的巨鸟,它双翼平展足有三四丈长,风雷之声便出自它扇动的双翅。
  巨鸟距地面数丈的时候身形一晃从空中陡然消失,而片刻后一个三十多岁的灰袍中年人轻盈地落在地上,他满面胡须面有喜色快步向兰小环走来。
  兰小环笑道:“恭喜鹏大哥练成凝元大法六层!”
  中年人哈哈大笑,说道:“同喜同喜,兰家妹子你也结成妖丹了。说起来,还是妹子你厉害,两百年前我便已经到大法五层顶峰,而你才到三层,如今竟和我一同突破到六层,真是后生可畏啊。”
  兰小环谦逊道:“大哥谬赞了,小环也是受了祖上的荫庇,以后还有很多东西要向大哥你请教呢。”中年人道:“妹子不必谦虚,当年若不是妹子你收留深受重伤的我,那还有现在的鹏万里?你的恩情大哥可是一辈子都不会忘,这金鹏哨便是你我二人情义的见证!不知妹子你找我有什么事情?”
  兰小环将林书鸣之事说与鹏万里听,鹏万里听完皱皱眉,道:“妹子,不是哥哥找托词,那九云山玄虚宫可不是咱们能惹得起的,别说你我二人联手,便算十个你我加起来都不够看,妹子何必自讨苦吃?”
  兰小环道:“小妹怎会让大哥以身犯险,大哥只需送我们到九云山附近即可,剩下的我们自己去做。”鹏万里道:“瞧妹妹这话说的,倒好像我鹏万里贪生怕死似的,好,既然妹子心意已决哥哥我便舍命陪君子,刀山火海一起闯!”
  兰小环又解释了几句,鹏万里道:“妹妹若认我这大哥便不用多说了。”兰小环知道这鹏万里的秉性,当下也不再多说。
  林书鸣听他二人谈话,心想:这叫鹏万里的汉子明知自己不敌也要一同前去,当真是义薄云天。
  他从小便佩服重义气的英雄好汉,当下便上前想结识一番,谁知那鹏万里怪眼一翻竟对他毫不理会。林书鸣讨了老大没趣,虽低头丧气但心里却并不太气恼,他觉得凡是英雄好汉的脾气肯定与常人不同。
  兰小环笑道:“小书生不必气恼,鹏大哥其实很爱结交朋友,只是他曾被人族修士击伤过所以……”林书鸣这才恍然大悟。鹏万里一摆手,说道:“别啰嗦了,要去我们现在便出发,一会你们坐到我的背上来。”说完,一跃而起身体在半空中一扭,变化成原来灰色巨鸟,它双翅着地,众人顺着翅膀攀上它宽广的后背。
  待众人坐好后它双足一蹬地,两翼展翅,转眼间便飞出数十丈远,伴随着阵阵风雷声消失在云边。
  鹏万里带着几人昼夜不停连飞数日,白日里林书鸣和灵儿便躲在兰小环身上,夜晚几人现身出来畅谈闲聊,一路上谈天说地好不快活。鹏万里起初仍是对林书鸣心怀芥蒂,后来听他们几人谈话慢慢也插入进来,到最后竟与林书鸣两个人相谈甚欢更以兄弟相称,大有相见恨晚之意。
  兰小环看着那二人谈笑风生,心里没来由的一暖,暗道:世人见到妖怪都恐惧厌恶,这书生竟能撇开偏见与我们这些妖魔为伍当真与众不同。
  又过几日,这一夜众人飞到平川城上方,正赶上郑国的火灯节,家家户户点燃灯火,人们提着灯笼走上街头庆祝节日。
  林书鸣从空中俯瞰,只见城中楼台殿宇灯火通明,提灯赶路的行人汇聚成在一起犹如一条发光的河水在城内缓缓流动,他从未见过如此景象,兴奋地看个不停。。
  灵儿气鼓鼓道:“那林立平现在肯定志得意满,当他的状元郎去了!真是可恨之极!”兰小环道:“只因为郑国朝廷腐败才会有这种以权谋私的贪官污吏。那种恶人作恶多端诸多业报迟早要还。”鹏万里道:“郑国的皇帝老儿昏庸无道,他灭国是早晚的事,前阵子我还看到那罗国正在边境集结人马怕是不久便要打过来,这里又要尸横遍野血流成河了!”
  林书鸣满面愁容,叹道:“最终受苦受难的永远都是老百姓。”他突然觉得自己以前的宏图大志在这残酷的现实面前显得十分幼稚可笑,一时间竟茫然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