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8中文网 > 平仙荡魔记 > 第九章 遗愿

第九章 遗愿


  兰小环道:“你这小书生太不知好歹,我灭了你不费吹灰之力,但看你还有几分骨气,只要你喊我几声:‘姐姐’,我便帮你恢复肉身,如何?”
  林书鸣怒道:“士可杀不可辱!你要怎么对待林某随你!哼,看你年纪比我还小,论辈分我也应该是你哥哥,你怎么又会成我姐姐?不通不通!”
  兰小环笑道:“小书生,我乃是修炼六百余年的妖狐,你今年才多大?你好好算一算,你不叫我姐姐,难道还想叫我姑姑?婆婆?”
  林书鸣一愣,心里暗想:看她摸样也不过十六七岁,怎么会有六百岁的高寿?是了,她说自己是妖狐,妖怪寿命都是极长的,那我岂不是比她年纪小?于礼是该称呼人家长辈的,可若我叫了不正中她下怀?哎呦,这可让我如何是好?
  他并不是指望兰小环能帮他,但平时书中所学的礼仪教条让他对此非常在意。他拼命去想化解之法,却始终不得要领。看他挠头苦思的摸样,二女相视一眼,都扑哧笑了出来。
  过了半晌,林书鸣无奈的拱手道:“既然你年纪比我大这么多,于礼我是该称呼你姐姐的,但我绝非想借你之力救自己性命!还请你把是非分辨清楚。”
  兰小环强忍笑意道:“我知晓了,好弟弟,快快叫来听听!”林书鸣憋得脸通红,半天才吐出“姐姐”二字,耳根都红透了,只想找个地缝钻进去。二女闻听掩口轻笑起来,都觉这个林公子迂腐得可爱。
  既然知道这林书鸣不是她们要找的恶人,二女心里便对他不再像当初那么痛恨和厌恶。
  兰小环笑了一会,道:“既然你都叫了姐姐,我可不能白受,我们这便出发罢。”林书鸣急道:“我可没有求你相助之意,我……”兰小环领教过他啰嗦的本事,当下不等他说完手腕一晃将他收入迷魂镯中,二女动身返回平川城。
  几日后兰小环和灵儿赶到平川,二人径直来到贡院,此时秋试已经结束,只有两个官役懒洋洋的坐在大门前看守庭院。
  哥两个正在闲扯,忽见对面走来一个俏丽的白衣女子,笑颜如花,艳丽无双。两个官役对视一眼,都暗想:也不知道这是谁家的小娘子,模样如此俊俏。
  那女子款款走到他们面前施了一礼,柔柔道:“二位官爷,小女子想打听个人,不知道二位爷听没听过。”
  其中一个官役嘿嘿一笑,眼中尽是轻浮之意,说道:“小娘子要打听谁?我李五可是平川城里有名的百事通,你找我算是找对人了!”说完眼睛便肆无忌惮的在那女子身上扫视。
  白衣女子似乎被官役的眼神看得浑身不自在,面带羞涩地说道:“小女子要找一个上京赶考的书生,他叫林书鸣。不知官爷听过没有。”李五楞一下,回头问另一个官役:“林书鸣?张二狗,你听过这人吗?”
  那叫张二狗的官役想了一下,一拍大腿道:“不正是前几日死的那个短命鬼吗?”二人回头看向那女子,暗道:看样子,这漂亮小妞是那短命书生的亲戚了。张二狗问道:“小娘子,你和那书生是什么关系?”
  那白衣女子低声羞涩道:“那姓林的书生正是我的夫君。”李五摇头叹道:“你丈夫前几日夜间突发急症已经死了,啧啧,可惜了你年纪轻轻便要守活寡。”白衣女子急道:“活要见人死要见尸,如今尸体何在?”
  那日值守的官役正是张二狗,张二狗便把当日戚广川带走林书鸣尸体的事情说了一遍。白衣女子听完沉思不语,脸上却看不出有任何悲痛之色,倒像死了一个不相干的人。女子又问道:“官爷可知道那戚广川是何人,家住哪里?”
  张二狗摇头道:“我哪里识得,只看他雇了马车往城门方向走了,估计是出城返乡了罢。”女子不再多言,道谢后便要离去,谁知眼前有一个人拦住她的去路,正是官役李五。
  李五嘻嘻笑道:“小娘子,这便要走了?我兄弟二人费劲唇舌,说得口干舌燥,你怎么也得意思一下罢。”白衣女子不屑地看他一眼,从腰间锦袋里掏出一锭白银抛入他的怀中,转身便走了。
  李五被她的举动吓了一跳,原本想戏弄她一番讨点乐子,没想到这女子出手如此大方,竟给了这么多银子,这可够哥俩挥霍几日的,当下眉开眼笑起来。
  待换了班,二人便欢天喜地地跑到平川城最大的酒楼胡吃海喝了一顿,临到结账掏出那锭白银时,二人顿时傻了眼,这哪是什么白银分明是一块坟头压黄纸的石头!二人有苦说不出,被酒楼的打手押回家取钱付了帐,这半年的俸禄全都花光,日后只能靠借钱典当维持度日。
  ……
  灵儿笑道:“姐姐你什么时候成了小书生的娘子了?”兰小环道:“只是随口说说,谁要嫁给那个傻得冒泡的家伙。”说完眼中闪一丝笑意。
  灵儿道:“只是不知小书生的肉身现在何处?不会真被人给埋了罢?”兰小环道:“我们先去城外搜寻一番,看看能不能找到什么蛛丝马迹。”
  二人在平川城外细细找了一遍却没有任何收获,兰小环低叹一声,说道:“看来他的肉身凶多吉少了怕是已经被……”灵儿道:“那怎么办?小书生也挺可怜的。”兰小环道:“此事因我们而起,不管怎样也要给他个交代。”
  当下找了阴暗无人的角落,将林书鸣放了出来。林书鸣看二女脸色难看,心里不由得一沉,一种不妙的感觉升上心头。果然,便听那兰小环说道:“小书生,你的肉体被人带走,怕是找不回来了!”林书鸣一听惊得呆若木鸡,半晌无语。
  灵儿心中不忍,道:“小书生,人死不能复生,你要节哀啊。”她这话说的驴唇不对马嘴,倒好像死去的不是林书鸣而是其他人一般。
  兰小环心里有愧,但让她跟一个凡人男子请罪赔礼却是万万做不到的。她低声道:“虽然你不能复生,但我可以帮你了却人间遗愿助你往生轮回,若你不想转世投胎也可长住我万家冢,我保你在那里自由快活。”说完,心中暗想:以这书生脾气定又要大骂我一顿,也罢,说起来错都在我,让他出出气也就算啦。
  二女等了半天也不见林书鸣答话,心里暗道:糟了,难道这小书生被吓傻了,万一以后变得疯疯癫癫的,带回去岂不是要搅得万家冢永无宁日?二人正在头痛之际,忽听林书鸣仰天长叹:“哎,可恨我林书鸣如此短命,身怀抱负却不得志,娘亲,孩儿不孝,不能为您养老送终了!”说完向着柳木村的方向跪拜磕头,拜完林书鸣站起身来对兰小环道:“姐姐,林某遭此大难也许是我命该如此怨不得别人,只是我不想这样糊里糊涂的死去,劳烦你告诉我事情的来龙去脉也好叫我死个明白。”
  兰小环看他的样子还算正常,放下心来,点点头将柳清茗的事情一一道来。说到后来柳清茗魂飞魄散之时,心中难过眼圈红了起来。林书鸣听完低叹道:“原来姐姐的这位朋友竟被害的这么惨!也难怪你们要寻林立平报仇,我也听说过这人的诸般恶性,当真死有余辜!只可惜那恶人现在逍遥自在,我却要替他偿命,真是造化弄人!”言罢唏嘘不已。
  兰小环道:“小书生,我答应的条件绝不食言,你有什么要求尽管提罢。”语气十分诚恳。林书鸣沉思一会,道:“小生确实有个请求,希望姐姐能够答应。”兰小环道:“但说无妨。”她虽嘴上这么说,但心中暗想:若他提什么非分之想或是伤天害理之事,我便出手灭了他!
  只听林书鸣道:“我有一位朋友,身世凄苦。林某曾答应她日后若有能力要帮她脱离苦海重获自由之身,如今我已成孤魂野鬼,只能请求姐姐你帮我实现这个诺言。”当下便把凤鸣的事情说了出来。二女听完,都对凤鸣的遭遇同情之极,也对林书鸣恪守信义的品性多了一份敬意。
  兰小环看着林书鸣心中暗道:没想到这书生虽然迂腐,心中倒也充满正气,这份品格难能可贵。不由得对他的印象好了几分。
  灵儿道:“唉,为何人间的女子都如此凄苦?小书生说的凤鸣姐姐和柳清茗姐姐都是这样。幸亏灵儿是妖精不用受那般折磨!”
  兰小环对林书鸣道:“你尽可放心,我会帮你完成这个心愿,等这个愿望达成后,你有何打算?”林书鸣道:“救了凤鸣后我打算回家探望一下母亲,便投胎往生去了。”兰小环听完,心中隐隐有些说不出的滋味,当下并未再说什么,只得默默点头。。
  三人商议完后,林书鸣又回到迷魂镯中,兰小环将迷魂镯中的禁制打开不再封闭与外界的联系,以便让林书鸣可以感知外面的事物。
  在确定了利州城的方位后兰小环化成一道白光疾驰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