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8中文网 > 平仙荡魔记 > 第八章 尉迟冰妍

第八章 尉迟冰妍


  安置完林书鸣,戚广川马上赶到了尚武堂,待向守堂弟子说明来意后,守堂弟子便进去通报。又过了一会,那弟子出来说堂主让他进去,戚广川整理衣衫,迈步走进尚武堂中。
  大堂十分宽敞明亮,左右各摆了一排座椅,一幅大大的字画挂在堂前,上书一个古拙的“武”字,字体苍劲有力,书写之人的功力可见一般。
  此时堂上端坐一人,身材高大但体型精瘦,脸庞坚毅双眉如剑,眼中精光四射。这人便是号称玄虚宫之矛的尚武堂堂主毕峥。
  毕峥看到戚广川,笑道:“你师父最近在忙什么,怎么不来找我喝酒了?莫不是怕我笑他酒量小?哈哈哈。”笑声甚是爽朗。
  戚广川拜礼后,道:“回毕师叔,斗法盛会临近,师傅近日正对九岐五行阵进行修缮。”毕铮道:“原来如此,那九歧五行阵繁杂无比,我见过內阵布置图,看的我脑袋都大了,还是你们这些文人墨客搞罢。哎,看来最近一阵子他是没空陪我喝酒了。”言罢长叹短嘘,一副遗憾无比的样子。
  戚广川知道这毕堂主做事放浪不羁,连掌门看来都皱眉,但此人功力深不可测,掌门已经闭关多年,这期间正因为玄虚宫有他坐镇,外人才不敢前来滋事。
  毕铮道:“听说你要下山除妖救人,怎么回事,说来听听。”
  戚广川又把事情说了一遍。毕铮点点头道:“大丈夫正应该为朋友两肋插刀,你做的很对!”沉吟片刻,道:“便让她去罢。”随后安排身旁的弟子去找人。
  戚广川心中暗自猜想毕铮安排的到底是谁。
  过了一会,那弟子上来禀告:“回师傅,尉迟师姐正在堂外等候。”毕铮点头道:“让她进来罢。”戚广川心中一动,难道是最近风头正盛的尉迟冰妍?听说此女子入门不过十年,竟已经将六元冲虚决练至七成!远超同门成为新一代的骁楚。
  正想着,便听身后脚步声传来,戚广川回头看去,只见一黄衫女子走进屋来,她年约双十,鸭蛋脸,头扎马尾辫,峨眉细长,皓齿明眸,容颜娇美。只是此女神情冷淡,看也不看戚广川一眼,径直走到毕铮面前拜礼,仿佛这大堂上除了毕峥一人之外,再也没有其他人。
  戚广川没想到这女子竟如此目中无人,对她的印象立时大打折扣。毕铮看出戚广川心中不悦,说道:“广川,这是我门下弟子尉迟冰妍,妍儿,这位是惠文堂的戚广川师兄,他是你王师叔座下首席弟子,道法医术样样精通,你平时可多向他请教,莫要失了礼数。”
  尉迟冰妍这才向戚广川一施礼,淡淡说道:“戚师兄你好。”戚广川回礼道:“尉迟师妹不必多礼。”
  毕铮笑道:“你戚师哥近日准备下山救人除妖,你去助他一臂之力,正好斗法盛会快要临近,你也再磨练一下功法。其他详情你戚师兄会告诉你,记住,如遇自己无法处理的危难险境不要逞强,保存实力才是正道。”尉迟冰妍俯首称是。
  待戚广川和尉迟冰妍约定第二日下山的事宜后,尉迟冰妍便向二人告退离开尚武堂准备行装去了。
  毕铮待尉迟冰妍走后对戚广川道:“广川啊,十多年前我外出游历,路过一个被妖族袭击的村落,村子里除了一个七八岁的小女孩外全都惨遭毒手,我看那女孩可怜便把她带回九云山收养,你定能猜到这女孩就是尉迟冰妍。正因为她遭遇人间惨案,所以才造成她拒人千里之外的性子,你可不要见怪啊。”
  戚广川道:“毕师叔放心,广川不是斤斤计较之人。”毕铮点点头,道:“这孩子虽不善与人交流,但她心地善良,就是性子很要强,做事有点不计后果,你要多提醒她。”戚广川点头称是。二人又闲聊几句,随后戚广川起身告退。
  一夜无话。
  第二日,二人拜别师门离开九云山。戚广川手掐腾云决站在一片五彩的霞光之上,他向旁边的尉迟冰妍望了一眼,只见她面色肃穆,不带一丝笑意更不向他看上一眼,便把嘴边的话都咽到肚子里。心想:这女子性格实在古怪,万一哪句话说得不对岂不尴尬之极,还是不要多嘴的好。
  又向她脚踏的仙剑看去,心里一惊,暗道:毕师叔竟把霜霞剑赠给她,可见对这个弟子很是重视。
  霜霞剑虽不是高阶极品神剑,但在中阶法器中也算顶级了。听说此剑可操控寒霜冰气,剑气所到之处冰霜满天寒气逼人,阳光下霞光闪耀艳丽无比,故取名霜霞剑,这剑倒是与她那冰冷的性格很相配。
  正想着,尉迟冰妍突然开口问道:“戚师兄,那害你朋友的妖魔现在何处?我们如何能找到?”
  戚广川道:“师妹不必担心,我取了林兄弟存留的一丝精气做引,可使用秘术追踪到他的魂魄所在,只是每隔一段时辰便得施法一次,以便确定方位。眼下,我们先到平川城查看一番,也许能找到什么线索。”
  尉迟冰妍点点头不再言语,二人向平川方向飞驰而去。
  ……
  一道白色光影穿梭在山林之间,每闪烁一次白影都窜出数百米。这白影正是兰小环,她连续狂奔了数日,眼见便到万家冢了,她一想到灵儿看到那恶人的摸样不禁嘴角微翘,脚下速度更快了。
  又过了几个时辰兰小环终于回到自己的洞府,刚进洞灵儿便迎了上来,围着兰小环问长问短。
  “姐姐,那恶人呢?逮到了吗?”
  兰小环微笑点头,手腕一抖,从迷魂镯中放出林书鸣。
  林书鸣刚从迷魂镯中出来还处于迷迷糊糊之中,当他清醒过来便赫然发现眼前有一双硕大的眼睛忽闪忽闪地盯着自己看,吓得他大叫一声向后连退几步,谁知那“大眼睛”也大叫一声倒退出去,叫声清脆似孩童一般。
  林书鸣叫道:“什么东西?”
  那“眼睛”也大叫:“什么东西?”
  二人俱是一愣,这才互相打量起来。原来是灵儿飞到林书鸣面前,二人离得太近几乎是眼对眼倒把互相吓了一跳。兰小环把这二人丑态看在眼里捂嘴轻笑起来。
  待灵儿看清林书鸣的容貌之后,面露惊讶之色,她急忙飞到兰小环耳边急促地说着什么,兰小环起初还笑吟吟的面容慢慢僵硬起来,她急道:“灵儿,你不是说他在一百三十七号房吗?怎么又不对了?”
  灵儿挠挠头,道:“那考官名录上是这样写的啊,怎会弄错!”林书鸣看那二人交头接耳,不时还撇自己几眼,心里顿感不妙,暗想:难道这些妖女要杀我不成?可我已经死了还怎么杀法?是了,她们是要吞掉我的魂魄,让我永世不得超生!
  正胡思乱想间,只听那白衣妖女问道:“你到底是不是林立平?为何会在他的号房里?”林书鸣道:“我叫林书鸣,可不是什么林立平。他原本是在一百三十七号房里的,后来不知为何考官把他和我的号房调换了。”
  听完他的话,二女面面相觑,满脸惊讶之色。灵儿道:“怎么会这样?难道他知道我们要寻他报仇?”兰小环沉吟片刻,缓缓摇头道:“不可能,此事只有你我二人知晓根本不能外泄。看来,天意如此,这恶人阳寿未尽,一时是杀不得他了!”
  灵儿怒道:“这恶人作恶多端,老天爷怎么还护着他?瞎了眼吗?”兰小环安慰道:“莫要胡说八道,天道运数岂是你我能参透的?别着急,不是不报,时候未到,我们等着瞧罢!”
  灵儿道:“只希望那时候早点到来,可是姐姐,这个人怎么办?”说罢,二女同时看向林书鸣,直看得他毛骨悚然,口中叫道:“妖女,你,你们要做什么?”
  灵儿道:“什么妖女不妖女的,我们可有名字的。这位姐姐叫兰小环,是我们万家冢的妖主,我叫灵儿,你以后在万家冢被人欺负便报我们的名号,保你平安无事!”林书鸣听的一头雾水,兰小环笑道:“胡扯什么?既然此林公子非彼林公子,我自然要送他魂魄回归肉身。这位林公子,多有得罪还望你多多包涵,明日我便把你送回去。”
  虽是道歉的话,可话语里却全没有一丝诚意。林书鸣哼了一声也不回应,兰小环本便对人族没有什么好感,尤其是经历柳清茗之事后对男人更是厌恶之极,眼前这凡夫俗子竟然在自己面前如此倨傲,心中升起无名火来。
  她冷笑一声,说道:“怎么?林公子不想回到自己的肉身了?也罢,正好我这万家冢里缺个值更的更夫,你便留在这里与我们妖鬼为伴罢!”林书鸣脸色一白,却紧咬嘴唇不发一言。。
  灵儿抚掌笑道:“林公子才高八斗学富五车,做更夫可惜了,正好这里识字的妖鬼甚少,清茗姐姐又走了,不如让他教我们识字罢!小环姐姐,你看如何?”
  林书鸣一听脸色更白了,但他生性倔强,平日里更是嫉恶如仇,眼见这些妖女为非作歹害他丢了性命,心里更是气恼不已,倔劲上涌竟头一仰眼一闭,一副你想怎样便怎样的神态。二女原以为这软弱的书生肯定吓得跪地求饶痛哭流涕,没想到他还是个倔脾气,竟悍不畏死。心里恼怒之余也有一丝佩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