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8中文网 > 平仙荡魔记 > 第五章 痴情

第五章 痴情


  柳清茗道:“我还是不去的好,听说那金蟾子生性残暴极其厌恶我等孤魂野鬼,只怕去了给小兰添麻烦。”
  “哼,你是我的好友,谁敢给你脸色便是瞧不起我兰小环,我定要让他尝尝我的手段!”兰小环脸色一沉,周身妖气翻滚秀发飘散,原来娇嫩的玉手突变成狰狞厉爪,锋利细长的指甲闪着幽幽蓝光!
  灵儿飞到柳清茗的身后探出小脑袋,满脸惊恐:“小环姐姐一生起气来,翻脸比翻书都快,可吓死我了!”柳清茗心中感动,她与兰小环相识时间虽不长,但二人感情十分深厚。
  柳清茗幽幽道:“我知道小兰你与其他妖主不同,你从不欺辱奴役我们这些弱小的妖鬼,大家心里都念着你的好。但我还是不能去,因为……因为也许林郎会来这里看我,我不想错过他。”兰小环心里一阵酸楚,低声道:“姐姐,你这又是何苦呢。”
  灵儿却怒道:“清茗姐姐你怎么还这么傻?那林立平根本就是一个无耻的骗子!你为他牺牲了那么多,他却根本没把你放心上,明日他便要与别人家的女子成亲了,哪里还记得你这个为他牵肠挂肚的人?”
  柳清茗闻言顿觉天地变色,脑中一片空白,口中只是一句一句地重复着:“不会的,这不是真的!”兰小环心中不忍,怒斥灵儿道:“明知姐姐放下不,还说这些做什么!”
  “我不忍姐姐连做鬼都做的糊涂!那林立平连鬼都不如,就是一只披着人皮的禽兽!不,连禽兽都不如!”灵儿气鼓鼓地说道。兰小环看柳清茗神情恍惚双目无神,知其心神深受打击,心里又把那林立平骂了一遍。
  柳清茗自言自语道:“林郎不会忘记我的,他定是有他的苦衷,我,我要当面去问个明白!”她突然抓住兰小环的手,双目闪出光彩,激动地说道:“小兰妹妹,姐姐有一事相求,我知道我的要求或许很过分,但看在你我二人的情分上,请你一定要帮我!”
  兰小环心中已经猜到大半,但仍说道:“姐姐你还放不下吗?现在你与他已经人鬼殊途,根本不会有结果,你又何必如此折磨自己?”
  柳清茗痴痴道:“我知道我是痴心妄想,可我心里忘不了他,他现在是胖了,是廋了,日子过得是否开心?只要再让我看他一眼我便心满意足了。”
  兰小环道:“姐姐你乃阴魂之体,若暴晒在日光下定会魂飞魄散!”
  “我知道妹妹你神通广大,我只求能再见我的林郎一面,只要你使个法术定能让我得偿所愿。”柳清茗哀求道。
  兰小环叹口气,说道:“姐姐,你这样做值得吗?”柳清茗道:“妹妹,你未尝过那爱的滋味,终有一日你会明白我现在的心情。”
  兰小环心道:那所谓的爱便真的那么神奇,能让人舍弃了一切,生死不相忘?她想不明白也属正常,虽然她已经修炼几百年,但始终孤身一人,身边根本没有合适的异性,自然不能明了这个中滋味。
  经不住柳清茗的苦苦哀求,兰小环暗想:也罢,不如趁这次机会绝了姐姐的念想,也省得她再受苦。
  想罢低叹一声,道:“我这里倒是有个法子,让你明日能去见你的林郎。”柳清茗欣喜若狂,忙问:“妹子快说是何法子?”
  兰小环道:“我可施法让你的魂魄附在我身上,我带你去林府!”柳清茗道:“小兰你大法未成,日光之下便会显出原形,此法太过凶险,再说你马上便要闭关,怎可因我误了你的大事?不可,不可。”
  兰小环道:“你我情同亲姐妹,说这些话就见外了,修炼一事我可再等十年,至于白日现形只要我多加小心即可,姐姐不必担心。”但柳清茗仍是不住摇头。
  灵儿道:“两位姐姐怎么把我给忘了?不如让我带清茗姐姐去罢。”柳清茗喜道:“怎么把会飞的灵儿妹妹给忘了,小兰,便让灵儿带我去罢。”
  兰小环略一思量,道:“也好,灵儿的本体微小不易被人察觉。只是有一事我必须要跟姐姐你说明白,你虽附在灵儿身上,但万不可擅自脱离灵儿躯体,一旦你的魂魄被日光照到便是神仙也救不了你了!切记切记!”柳清茗点头称记下了。灵儿则道:“我办事小环姐姐尽管放心。”
  当下兰小环开始施展秘法将柳清茗的魂魄封在灵儿体内,又嘱咐了几句后,灵儿化身飞虫带着柳清茗飞出万家冢直奔林府而去。
  ……
  林府今日里里外外张灯结彩,人人面带喜色。林家大少爷林立平要迎娶宰相之女的消息早已传遍了整座华泰城,林家本便是名门望族,现在又与当朝宰喜结连理,权势更是如日中天!
  一大早林府门前的马车便已排起长龙,本地豪绅当朝官吏,甚至连王府都纷纷派人送来贺礼。
  林翰一身华服站在大门前,满脸喜色迎接四方来访的宾客。府里下人家丁忙碌不停,像这种大喜日子老爷都会给下人们很多赏赐,所以大家都格外卖力。又过了约莫两个时辰,府门外突然鞭炮齐响锣鼓齐鸣,原来是新娘子的花轿到了。
  林翰立刻率林府众人迎上去,两家人满面笑容互相道喜。林立平头戴状元帽身穿大红袍,骑在高头大马上更显英俊挺拔。他得意洋洋地从马上一跃而下,走到轿子旁扶出新娘,二人缓步向府内走去。
  众人看那新娘子身材婀娜,举止优雅,虽是红布罩脸但样貌也绝对不会差了。这二人站在一起端的是天造地设的绝配,人群中男的嫉妒林少爷有艳福,女的羡慕新娘嫁得如意郎君,一时间赞叹羡慕声四起。
  只有一个微小清脆的声音怒骂道:“呸,卑鄙无耻的恶人!”说这话的正是化为飞虫的灵儿,此时她正落在林府的金字牌匾之上,门前发生的事情尽收眼底。
  柳清茗自打花轿到了林府后便默不作声,灵儿好几次与她搭话却不得回应。灵儿心想:姐姐心情肯定不好,我该如此劝慰她呢?哎,姐姐心肠太软,若我是姐姐早扑上去抓花他的脸再啐他一脸唾沫,把他干的好事全抖落出来,好让天下人都知道他到底是个什么东西!
  可柳清茗不做声,她也不好再说什么,只得随着迎亲的人群飞到了大堂里。
  堂前高挂红色灯笼与彩带,布置得喜气洋洋,大堂正中摆了数十张桌子,众宾客在林府下人引导下纷纷落座。
  新人双方的父母在前面高堂之上面向众人而坐,一群丫鬟婆子簇拥着二人走到双方二老面前,此刻吉时已到二人便要行婚姻大礼。
  “林郎!林郎!”许久未开口的柳清茗突然轻声念道,她的声音充满爱恋、悲痛与一丝决然!
  柳清茗不断呼唤着,喊声越来越大,灵儿心中突生不详之感,她忙问道:“姐姐,你怎么了?”
  可柳清茗并不回应她,随着喊声越来越大,她的魂魄也在灵儿的体内上下冲撞,竟要突破兰小环的禁制脱离灵儿的躯体!灵儿大惊失色,此时日头高悬,若柳清茗魂魄离体必定难逃魂飞魄散的下场。可无论她怎么安慰哀求,柳清茗都无动于衷反而冲撞得更加厉害!
  突然一阵破裂之声传来,灵儿心里一沉,她万万没有想到柳清茗竟能强行突破兰小环的禁制,这一刻对情郎的思念让柳清茗产生了巨大的能量,她魂魄迅速从那破裂的缝隙中窜出,化为一道阴风直向那对新人卷去!
  灵儿急忙跟上去,但她心里已知柳清茗定是报了必死的决心,再说什么也没用了。
  大堂中,众人只觉一阵冷风刮过,都不禁打了寒战,暗想这夏日暖阳,哪里来的寒气?正在众人疑惑之际,便见一股旋风在大堂中刮起,那旋风中竟隐隐有人影浮现!
  阴风散去,一个淡红色的人影立在众人面前,人影周身似有雾气笼罩若隐若现,只听那人影道:“林郎,我想你想的好苦!”林立平心中疑惑,听声音甚是耳熟却想不起是谁。
  雾气慢慢消散露出一个红衣女子来,那女子脸色苍白眼中充满爱恋。
  “你,你是柳清茗!”林立平只觉得浑身寒毛倒竖,嘴唇不自禁的哆嗦起来,脸刷地白了。
  人群中有知道柳清茗已死的,顿时大叫:“鬼!鬼啊!”他这一叫人群中仿佛炸开了锅,人们顿时四散逃开,一时间众人互相推搡拥挤,桌子椅子都被撞翻,盘子碗哗啦啦碎了满地,整个大堂哭爹喊娘乱成一团。
  那犹如雾气凝结成的女子缓缓地围着林立平转动起来,柳清茗的声音空灵般地在四周响起:“林郎,我天天都在等你,你为什么不来娶我?那时你说要和我永不分离,你知道我有多开心!我只觉得我是世上最幸福的女子,我要把我最好的都给你,你便是我的天!”
  柳清茗幽怨望着她朝思暮想的林郎轻声道:“我知道你有你的难处,我不怪你。就算你娶不了我只要天天让我看到你我也心满意足了,可你为什么要躲着我?为什么不来见我?”
  林立平满头大汗,想起那时哄骗柳清茗时说的谎话,不禁暗暗叫苦,心想这女鬼定是来讨债索命的!
  柳清茗看了看那早被吓得瘫倒在地上的新娘,长叹一声,道:“现在你我阴阳两隔,我再也不能像以前一般投入你的怀里,再也不能抚摸你的脸颊,林郎!我好想你和你在一起!”
  说话间柳清茗的身影慢慢地淡薄起来,灵儿一见心知是柳清茗大限将至,魂魄在日光下马上便要消散!她急得围着柳清茗不停地飞舞呼喊她的名字,但柳清茗仿佛什么也没有感觉到,仍怔怔地望着林立平。
  “林郎!我的林郎!”柳清茗突然向林立平扑去,她的身影几乎已经透明,仍张开双手抱向他。
  林立平吓得双手抱头高声大叫:“鬼娘娘饶命!鬼娘娘饶命!”喊了半晌才觉察浑身没有什么异样,抬起头来一看,哪里还有柳清茗的影子,不禁心头一松一屁股坐在地上再也爬不起来。。
  灵儿在大堂里一边飞舞一边哭喊着柳清茗的名字,但她心里明白柳清茗再也不会回应她,也再也不会回来,她已经魂飞魄散彻底消失了。
  人云:有情人朝思暮想盼情郎,负心汉喜新厌旧换娇娘。天恨也,绝情到底丧天良。凄苦也,痴情最终把命亡。哎,只落得空悲切魂断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