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8中文网 > 平仙荡魔记 > 第三章 戚广川

第三章 戚广川


  回到前楼,郭胜早已趴在桌上睡着了,口水流了一桌子。林书鸣笑着把他拍醒,郭胜兴奋地拉着林书鸣问长问短,在他想来这男女二人必定发生了什么风花雪月的事情。
  林书鸣也懒得和他解释,拉着他返回了柳木村。
  回到家中,林书鸣想到凤鸣姑娘凄苦的身世,暗下决心绝不辜负了她的期望,当下又开始用功苦读起来。
  转眼间便到了七月下旬,这期间郭胜再也没来过他家,听说随父亲外出做生意去了,也不知道是他转了性子,还是被父亲强行押走了。
  林书鸣心里时常想起凤鸣姑娘来,但他觉得自己没有考上功名,哪有脸面去见人家?只能把这份思念压在心底,等秋试之后高中皇榜,衣锦还乡之时再去见她。
  于是又埋头苦读十几日,秋试也终于临近了。
  ……
  古城平川自郑国开祖皇帝定都于此已有七百余年历史,巍峨耸立的城墙,高大厚重的城门无不显示它帝都的尊贵和威严。
  一个青衣粗布的少年站在高大的城门前喃喃道:“终于到了。”这少年便是上京赶考的林书鸣。
  时下交通不便,京城远在千里之外,一路上除了车马劳顿让人身心疲惫,盗寇猛兽也给旅途增添很多危险。
  林书鸣家境贫寒,自然不能像大户人家那样雇一辆大马车,丫鬟书童身边伺候,全靠自己的双腿走到京城,这一去便得半个多月。好在这条上京路他已经走过三遍,沿途情形比较熟悉,倒也平安无事,终于在这一日傍晚赶到了平川城。
  京城平川方圆千里,利州城与之一比便如同村落一般。城内车道宽广,四通八达,数不尽的马车在街上奔驰,到处是熙熙攘攘的人群,真是一派太平盛世景象。
  林书鸣长途跋涉浑身满是尘土,此时早已疲惫不堪。记得上次赶考时住的客栈条件还不错,价钱也合理,这次不如还住在那家,想罢便向那福榜楼走去。
  福榜楼的老板精通商道,这客栈的名字甚是讲究,正取了考生们想高中皇榜的念想,再加上曾经有位住在这里的书生考中状元,众人又一番吹捧,所以每年考试的时候生意都特别好。
  林书鸣走进客栈询问道:“店家,可还有房间?”掌柜把手中的算盘打个啪啪直响,头也不抬,说道:“没了,没了,去别家罢!”林书鸣皱皱眉,正要再说什么,身后忽然传来一个蛮横的声音:“我们家公子定的上房准备好了吗?还有啊,旁边的几间我们也包了!”
  掌柜抬头一看来人,马上来了个大变脸:“诶呀,这不是林公子吗,小的候您多时了!房间早收拾干净,您尽管放心罢,住在我们店里保您金榜题名!”
  林书鸣回头一看,只见几个家仆打扮的人拥着一个二十多岁的男子站在他身后,那男子身材修长,浓眉大眼仪表堂堂,但却满脸骄横之色。
  这个林公子叫林立平,家住华泰城,其父林翰乃是当朝一品大员,位高权重。林立平是其独子,从小便娇生惯养,平日里欺男霸女无恶不作。
  林立平对掌柜的话很满意,随手掏出一锭白银扔在桌上,转身便要离去。
  林书鸣急忙拦住他,躬身作揖道:“这位兄台,在下林书鸣,此次也是来赶考的,我本想找个住处,不料这客栈却满员了,现在天色已晚再换一家也来不及。刚才闻听兄台定了好几间屋子,不知能否让给我一间,在下感激不尽。哦,兄台尽管放心,钱两肯定是不会差的。”
  “哦?你也姓林?”林立平斜看了他一眼,满脸不屑之色。他眼睛一转,微笑道:“好啊,既然大家都姓林,也都是考取功名为国效力来的,兄弟我也不能太小气了,不过是一间房嘛,没问题!”林书鸣闻言大喜,连连称谢。
  谁知林立平却话锋一转,道:“我骑的那头牲口自己独占一屋,很是孤单,不如兄台与它同住一屋,长夜漫漫你与它也不会寂寞,钱就不必给了,我这人可大方得紧!哈哈哈。”其随行的下人都随之轰然大笑,看向林书鸣的眼神中全是讥讽嘲笑之意。
  林书鸣大怒,他猛地冲上去要和林立平理论,突然一个身材魁梧的家丁拦在他面前用力一推,将他推了个跟头。
  林书鸣常年读书,平时很少运动再加上身体羸弱,哪是这粗壮家丁的对手。那家丁瞪着林书鸣狠狠说道:“滚一边去!若是惹恼了我家公子,老子现在便把你打发回老家!”说罢,对他挥了挥拳头,然后跟着他的主子上了楼。
  林书鸣慢慢爬起来揉了揉后腰,暗骂一声狗仗人势。这时围观的人都已经散去,好像刚才什么也没发生过一般。
  林书鸣望着屋外的天色,心中犯了愁,这么晚了其他客栈早已关了门,今晚怕是要露宿街头了。
  “这位小兄弟,如不嫌弃,便和我住一个屋子罢。”一个三十多岁身穿黄衫的中年男子站在林书鸣面前,微笑说道。
  “我怎么会嫌弃,只怕给这位大哥添麻烦。”林书鸣急忙摆手道。
  “无妨,我本是粗人一个,没什么麻烦不麻烦的。”那中年人憨厚笑道。如此一来林书鸣便暂时有了安身之处。
  这中年人名叫戚广川,自称是玄虚宫慧文堂的弟子,林书鸣只读圣贤书不闻窗外事,对这世上修真门派一无所知。
  当今世上虽门派林立,但论资历势力以及影响力当推九云山玄虚宫、清月城无极门和浑天阁灵宝宗。
  三门中玄虚宫势力最盛,此门至今已传千年,门中人才辈出,期间经过多位杰出掌门人的悉心经营声势不断壮大,传至现在第十一代掌门空元真人时玄虚宫已是修真界之首,势力更是远超其他门派。
  玄虚宫自第八代掌门开始将门内众弟子划分为两类,一类研习医术、演练阵法、专研符箓,遂成立慧文堂。一类练习武功、精通剑法、擅长气道,成立尚武堂。
  正是这个英明的决策,使门内弟子术业更加精通,而其他门派弟子所学虽多,但杂而不精。这也为玄虚宫以后称霸修真界奠定了基础。
  排名第二的无极门也有近千年的历史,近年来发展甚是迅猛,隐隐有与玄虚宫分庭抗礼的架势。创始人方无极自创无极剑法,讲究人剑相通功守合一,威力巨大。传说此剑法练至顶层,招式极其诡异,以致竟无人能躲,一剑毙命!
  只可惜五百多年前无极门遭逢大难,几乎灭门。后虽然逢凶化吉但也损失惨重,无极剑谱在战火中遗失了一小部分变成残谱,饶是如此,后续掌门人仍凭借这部残缺的剑谱在修真界闯出一番天地,足见此剑法的精妙。
  现今掌门解不凡以其绝世英才,将无极剑法练至残谱中的最后一层,虽然已经可以傲视天下,但仍时常以未找到剩余剑谱为憾。
  再来说灵宝宗,此门虽成立不过三百余年,但现已成修真界第三大门派,灵宝宗宗主南宫盛为人谦逊,门下弟子做事也十分低调,因此在其他门派眼中颇为神秘。
  真正让灵宝宗闻名修真界的是它拥有灵宝修炼锻造的秘术,据传该门中弟子一生只能拥有一件灵宝,所谓灵宝可以是任何物品,小到针线、大到山石全无限制,但若是品阶低劣之物威力自是不高,而精贵高档的灵物则威力惊人。已经认主的灵宝可以帮助主人逢敌预警、抵御邪气、击杀敌人,一些高阶灵宝甚至拥有更加匪夷所思的功能。
  戚广川见林书鸣听得津津有味又给他多讲了些修真界的奇闻异事,二人相谈甚欢,一直聊到深夜才睡。
  夜半三更时分,林书鸣正睡得迷迷糊糊的时候,只听得窗外狂风怒号,吹得窗户哗啦啦直响,他正要起床将窗户关紧,一只大手按住了他,戚广川比划了个手势让他不要出声,然后从怀里掏出一个物件。
  此刻屋内没有点灯,黑暗中林书鸣依稀辨出那是个圆盘一样的东西,只听戚广川口中低声念了几句听不懂的口诀,那东西竟慢慢的散出淡淡的金光来。借着这微弱的光芒依稀看到圆盘上刻满了奇形怪状的符号,随着口诀越念越快,字符也开始发出淡红色的光芒!
  正在这时,便听咣当一声,窗户被一阵狂风吹开,似乎一个细长形状的东西也随风一起卷进了屋子!林书鸣瞪大了眼睛想仔细看清东西的摸样,却听到四周传来桀桀怪笑,那声音让人听了心神不宁,遍体生寒!
  突然,林书鸣感觉到一双冰冷的手抚摸在自己的脸颊之上,细长如刀锋般的指甲划得脸上火辣辣的疼!
  “嗤嗤,好俊的公子啊!”一个女子阴冷的声音从耳畔传来,林书鸣只觉一股寒意从头串到脚。
  “嗤嗤,公子陪陪奴家罢,奴家好孤单,嗤嗤。”一张苍白的面孔慢慢浮现在林书鸣的眼前,这是一张很秀美的脸庞,青丝低垂半遮着脸,只是那双眼睛却闪着荧荧绿光。
  那女脸咧嘴一笑,一条寸许长的蛇信子猛从那口中吐出,直舔在林书鸣的脸上!林书鸣大叫一声想要躲闪,却发现自己无法动弹,低头一看,只见一条大腿粗细的青色蛇身紧紧的缠住自己的身体。。
  “嗤嗤,公子别离开我,我好怕,嗤嗤”那人首蛇身的怪物将林书鸣的身子缠得更紧了,忽然女脸两边嘴角出现一道裂纹,一股腥臭之气从那裂缝中喷出来,直熏得林书鸣恶心欲呕。那裂纹越裂越大,直至整个下巴都已经和脸分离开来,露出血红大口直向林书鸣的头吞去!
  林书鸣吓得魂飞天外,暗呼我命休矣!